仙疆魔域

第38章 会武3

第三十八章 会武3

宣静白了一眼苏冰,那意思是叫她不要多话,省的得罪了这个鬼灵精,那就不好办了。

宣静赔笑道:“贤侄,你不要多想,你尽管说吧。”

罗贞也拉了拉师妹,罗贞是三师姐,也是没有嫁人的玉龙九女之一的一个。

罗贞笑道:“贤侄,请说吧,只要不太过分,我们都尽量满足你,你看怎样?”

凌玉霄点头道:“当然,我怎能提出无理条件呢?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悠悠想什么时候来找我,不准阻拦我们,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你们不要阻止我们来往,这条件不过分吧?苏老师叔,你说呢?”

苏冰一听叫她苏老师叔,气的哼了一声,暗骂玉霄的嘴真是太损了。

凌玉霄不高兴的道:“怎么?不答应我?我这条件很过分吗?你哼是什么意思?”

宣静哈哈一笑道:“这个我们答应,这乃是人之常情,你就是不说,我们也不会阻止你们见面的,对不对苏师妹?”

苏冰心里暗气,但这时候却不能不应声,而且玉霄这条件还真不过分,若是以山海经的价值换取这个,简直就是太便宜了。

苏冰只好点头道:“我答应就是,既然你们都是傲人族的同族人,又是自小的朋友,我虽然很讨厌你,但不会阻止你们,你满意了?”

凌玉霄微微一笑,道:“满意,满意了,不过呢,我虽然也是很讨厌你,但是,你必经是悠悠的师傅,只要你不过分的欺负她,我不会找你算账的,但是,你要是折磨她欺负她,哼哼,我可不管你是谁,哪怕你是躺在棺材里的祖师爷,我都不会客气!”

众人这个气,凌玉霄比喻着,竟然比到了祖师爷的身上,这若是别的弟子,恐怕早就以对祖师爷不敬的罪名好好惩罚了,但玉霄太过特殊,还不能惹他,众人只好装作没听见。

陶天喜轻轻照着玉霄的头拍了一下,轻轻道:“臭小子,算了,别闹了,说话要有分寸,祖师爷惹你了?不要胡说八道。”

曲天赋虽然也生气,不过毕竟玉霄献出山海经功劳奇大,而且他又是顽皮惯了,这次只是随便说说,实在犯不上怪他,只好道:“那各位师妹,等我一一抄录完毕,一定给师妹们送来一部就是,咱们还是走吧,不要再打扰祖师们的清修了。”

凌玉霄对着墓碑长叹道:“唉,祖师爷,祖师婆婆,唉,你们俩呀,真是糊涂透顶呀,人最应该的就是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可是你们呢?互相斗气百年之久,何苦呢?等到失去的时候,你们才后悔了,那不太迟了吗?可怜祖师爷,你为了追回逝去的时间,搭上了性命,你若是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恐怕你和祖师婆婆一定会像玉霄一样,会珍惜所有的一切,不去修仙,不去修道,也不去斗气了,对不对?但愿二位老人家,想通了,明白了人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在天堂可不要再斗气了……”

他喃喃自语,众人一开始听他骂祖师爷糊涂,本想呵斥他几句,但又听到后来的话,一个个不由得也是感怀身受,暗暗的道:“他说的又何尝没有道理呢?二位老人家若不因为斗气,恐怕早就成了一对夫妻,那祖师爷,也不必为了拟补遗憾,不顾性命的去追回逝去的时光了,祖师爷既然不顾性命去追日,只为了那仅有的六个时辰,唉……祖师爷二人大好生命都浪费掉,浪费的岂止是六个时辰?早这么珍惜的话,又哪里有如今的遗憾?”

众人均是感慨万千,但也只好引以为鉴,因为逝去的永远就是逝去了,遗憾永远都是遗憾了,人生不可能再重新开始。

假如,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人会不会懂得珍惜呢?假如人生可以重新开始,有遗憾的你,会不会懂得珍惜?

假如人生可以重来,你会不会对深爱着的她诉说心声?会不会珍惜快乐过的每一刻每一秒?会不会不再犯错?会不会拟补这些遗憾?

也许,人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这世上什么对你才重要。

只可惜,人生是没有如果的,有了遗憾,注定就是一辈子。

所有人纷纷恭恭敬敬的又给墓碑施了一礼,然后才退了出去,往比武地点而来。

半路上,三个小姑娘可就不干了,刚刚在祖师爷的墓碑前,她们不敢再多嘴,就因为多了几句嘴,平白无故的被玉霄捉弄多磕了九个头,这亏可吃大了,三个小姑娘被玉霄气坏了,早就憋着一股劲,等结束了,好好找玉霄算算账。

曲仙儿第一个就跳了上去,怒道:“臭玉霄,你别走!”

洪袖儿紧随其后,骂道:“凌玉霄,你这混蛋,我们惹你了?你害我们?”

楚桂儿嗔道:“抓到他好好收拾他,不捏扁了他的鼻子,我就不算完!”

但玉霄早就有准备,哪能叫她们抓住,默念追日靴的口诀,只见一道白光,就来到了曲仙儿的后边,然后重重敲了曲仙儿一下,哈哈笑道:“来呀,来抓我呀?”

他又一转身,又来到洪袖儿的身边,飞快的伸手就拧了洪袖儿耳朵一下,然后飞身就走,又来到楚桂儿身边,狠狠的捏了楚桂儿鼻子一下。

三个小姑娘这个气,这一来,不但没有出了气,反而又吃了亏,一个个从后就追。

凌玉霄从前面就跑,忽然骑上了天马,高高兴兴的笑道:“哈哈,你们不管是在平地还是空中,都抓不到我的,在地上我有追日靴,在天上我有天马飞飞,哈哈哈……”

众人是又好笑又羡慕,原信智跟三个小师姐和玉霄都住过一段时间,对三个小师姐可是念念不忘,早就心怀爱慕之意,这时一看,不由得更是叹息,又是对玉霄羡慕,又是对玉霄嫉妒。

卓悠悠的心也不好受,看到玉霄跟三个小师姐这么亲密,她的心当真是难受的很,犹如被堵了个疙瘩。

而三个小姑娘可被气的不轻,气的曲仙儿气呼呼的坐在地上,冲着天上嗔道:“哼,你不叫我敲回来,我不走啦!”

洪袖儿嗔道:“我们都不走了,今天就在这睡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好呀,那你们就在这睡吧,这里有老鼠,有蚊子,咬死你们。”

楚桂儿气的甩手坐在了地上,不断的甩着双手,踢着双脚,佯装哭道:“呜呜呜呜,你欺负我们,你不叫我们打回来,我们就不走了,呜呜呜呜……”

她冲着曲仙儿和洪袖儿使了个眼色,曲仙儿明白了,接着也装着哭,摸着泪直哼哼。

洪袖儿也是一样,三个小姑娘就这么哭成了一团,撒娇耍赖,她们惯用这招对付玉霄而且是百试百灵。

秦扬等几个人,看到自己的女儿跟玉霄这么胡闹,现在又开始哭鼻子,一个个啼笑皆非,知道这四个孩子胡闹惯了,也不理她们,就在旁边看热闹。

哭这一招,还真好用,这一次也不例外,玉霄没有办法,只好下了天马,苦着脸道:“喂喂喂,你们多大了,还哭鼻子呢?好吧好吧,让你们打回来这总行了吧?不过,咱们说好了呀,只准打一下,好不好?”

凌玉霄一向故意逗她们生气,可虽然是逗她们玩,但他却很珍惜彼此的友谊,只要见到她们吃了亏,真生气了,又是哭鼻子什么的,明知道是骗他的,但他还是要去上当,让她们赚便宜,逗她们开心,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太多,越发的懂得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幸福和快乐,不想让自己身边每一个人都不开心,因为他明白,人只要能在一起,就是缘分。

曲仙儿嫣然笑道:“好,我们同意。”

洪袖儿也展颜笑道:“我们就打一下,你满意了吧?”

楚桂儿嗔道:“还不过来?你再不过来,我还哭,我哭个没完……”

凌玉霄苦笑道:“好好好,算我错了行了吧?”

他苦着脸走到三个人的身边,笑嘻嘻的道:“喂,只准打一下啊。”

曲仙儿二话不多,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三下,嗔道:“什么算你错了?你本来就错了!大错特错,错的混蛋加三级,害我们多磕了九个头,就打你十下!”

凌玉霄叫道:“喂,不是说好了只打一下的吗?而且这算数也不对呀?一个头一下,不是九下嘛?怎么十下呢?”

曲仙儿吃吃笑道:“我们跟你拉钩了没?没拉钩说话就可以不算数,姐妹们,好好的打!”

楚桂儿解释道:“怎么打十下你不明白呀?刚刚你打我们的那下不算呀?还没问你讨要利息呢,你就知足吧。”

曲仙儿说着,连着就敲了玉霄好几下,洪袖儿就扭玉霄的耳朵,楚桂儿就捏他的鼻子,三个人又笑又闹,好好捉弄了玉霄一边,这才破涕为笑。

凌玉霄揉着头,摸着鼻子,皱眉道:“喂喂喂,你们说打十下的,你们究竟打了我几下了?早就超额啦,不行,我要打回来!”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女孩子说话算数的?”

洪袖儿笑道:“我们就说话不算数怎么了?”

楚桂儿嘻嘻道:“同意女孩子说话不算数的举手!”

三个小女孩立刻一起举手,洪袖儿捂着嘴笑道:“好了,咱们四个人,总是投票决定,现在是三比一,我们说的是真理。”

凌玉霄苦着脸道:“你们也太霸道了吧?天呀,这还有公理吗?”

众人看到这有趣的一幕,真是被四个人逗的啼笑皆非,秦扬等几个师妹几个看着,刚刚笑的很开怀,但随之而来,一个个的又高兴不起来了。

她们看的出,自己的宝贝女儿们,从小跟玉霄打闹到大,不知不觉中,早就对玉霄有了深深的感情,有一种依赖感了,这以后究竟该怎么办?三个人,究竟谁能得到玉霄的爱?凌玉霄又会喜欢谁?她们一想到这头疼的问题,真是愁眉不展。

众人均来到了比武场中,这里是一处广阔的开阔地,四周光秃秃的,就是为了比武准备的,而且也没有搭建什么台子,因为这些人比的都是道术,一般都在空中斗法,根本很少在台子上,所以搭建台子是多次一举的。

天帝九子来参赛的弟子共有十八名,天帝九子每个人中选出两个徒弟来,共有十八名弟子,不过,玉霄虽然参加,可是玉霄却算是以陶天喜的徒弟身份参战。

因为,只有陶天喜的徒弟不成器,其他的人选出俩来,倒是没什么,可若是玉霄代替其他的师傅徒弟参加,那其他人就少了个名额了,所以,思之再三,就叫玉霄以陶天喜的门人参战,这么样,别的人就可以派出两名弟子了。

曲天赋有五个徒弟,而自己的女儿一定要参加,所以只好让自己的女儿和四徒弟史微参加了,其他的弟子就留守玉清宫。

睚眦峰的熊天燚派二徒弟落日和三徒弟索命参加。

原天宁派儿子原信智和二徒弟武略参战。

龙天罡派大徒弟蒲游和二徒弟海潮参加。

齐天寿派出了大徒弟沈渊二徒弟陈宿参加。

洪天福派大徒弟石力和女儿洪袖儿参加。

应天生派出了儿子应刑和大徒弟廉政参加。

楚天祥派出了女儿楚桂儿和大徒弟华楼参加。

陶天喜只有大徒弟欢欢道术还行,然后就由玉霄代替参加。

其实,三个小姑娘,他们的父母本不想叫她们参与,但是,拗不过宝贝女儿,只好同意。

九子对这场比试十分的重视,均是派出了最得意的弟子参加,共计十八名弟子,一个个都是师傅们最得意的门生。

那边玉龙九女也是一样,共挑选了精英女弟子十八名,也参与此比试。

于是,双方约定好,就开始抽签决定对手。

规则是这样的,天帝九子从一号到十八号,抽取的人就按号码等候,而龙女派的弟子也是从一到十八号,只是不同的是,天帝山的弟子,一号跟龙女山十八号比试,然后二号和十七号,以此类推,最后九人,然后再分成五对比试,只是少了一人,则由那些没有入围的弟子抽签决定那最后一个人选。

就这么,众弟子纷纷开始抽签,一场比试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