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9章 斗法3

第三十九章 斗法3

曲天赋沉声道:“仙儿,胡闹!不准你胡闹,还不快给我下来!”

洪天福也呵斥女儿道:“袖儿,没轮到你,你凑什么热闹?”

楚天祥道:“桂儿,再要胡闹,取消你的比试资格!”

三个小姑娘气呼呼的瞪着卓悠悠,卓悠悠微笑道:“怎么?不服气呀?不服气你们就争点气,跟我一起打进九强,到时候,咱们再比,你们三千万不要第一回合就败了,那么就不够资格跟我打了!”

三个小姑娘气的连连对着卓悠悠扮鬼脸吐舌头,凌玉霄连拉带推,总算把三个人给拽了下来,凌玉霄走到石力身边,微笑道:“师兄,请手下留情,点到即止就可。”

卓悠悠就在不远处,听的清楚,嗔道:“臭玉霄!不准你替我说什么,我需要别人让?哼,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还是担心你师兄吧!”

石力憨憨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下死手,不过呢,我看我能不能赢都不一定,即使尽了全力,说不定都输给她呢。”

凌玉霄抱拳道:“反正不管怎么样,还是请师兄在能赢得时候,留情就是,玉霄一定感激在心。”

石力道:“没问题!”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大师兄,别听他的,打她,把她打的哭鼻子,我给你好东西吃,好好替我们出出气。”

凌玉霄气的扭住了洪袖儿的耳朵,笑骂道:“还不走,难道要我牵着你走?”

洪袖儿嗔道:“你才是牛呢!”

四个人又打又闹的赶了回去,纷纷瞪着眼睛望着场中比武的情景。

卓悠悠一看人都下去了,对着石力道:“喂,大笨蛋,别听臭玉霄的,你不必留情,能打败我,算你本事!”

石力暗自生气,暗暗的道:“这女娃,简直是不知好歹,人家小师弟是看在你们的情面上,叮嘱我几句,就算曲仙儿她们得罪你,你也不能对我无礼呀?”

石力用的是雌雄霸王鞭,双鞭一晃,道:“喂,请吧。”

卓悠悠点头道:“好,得罪啦!”

卓悠悠暗自咬牙,暗暗的道:“我绝不能败,这一回若是败了,第一轮就被淘汰,那我可没机会斗那三个死丫头了,不行,我非要再跟她们比比不可,我就不信不如她们!”

女人好胜的心一上来,那真是不得了,卓悠悠就觉得全身有无穷无尽的精力!

卓悠悠一看石力就是力大无穷的人,暗暗的一咬牙,心道:“我就试试你到底有多大力气,就跟你碰一下!”

她娇叱一声,然后飞上了半空,接着,头下脚上,双手紧握霜寒剑从半空中俯冲而下,直直的当空劈了下来,劈向了石力!

这一招正是玉女玄冰诀中的一招玉龙倒下九重天!

她人剑合一,以上试下,手中剑犹如一条银龙一般,闪着阵阵寒光咆哮着就劈了下来!

石力暗吃一惊,心道:“这女孩儿真是不要命,竟然决定跟我硬碰硬碰一下,好,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能为!”

石力不躲不避,双手也紧握双鞭,十字插花,就往上招架!

凌玉霄一看这个气,暗暗的道:“悠悠呀悠悠,你何时变得这么好胜?他明显就是力大无比,你竟然跟他碰一碰,你真是不要命了!”

但根本无法阻止,玉霄只好心惊胆战的观看着!

就见霜寒剑被一层薄薄的白气笼罩其中,就连卓悠悠娇弱的身子也笼罩在气体中。

只见一柄剑只有四尺多长,两寸来宽的霜寒剑,可护体真气笼罩在了剑身上,再看那把剑竟好似有十几丈长,十几丈长的剑刃就劈向了石力!

石力的双鞭上也荡起一股凌厉的清虚真气护住了双鞭,两个人的兵器还没有碰到一起,彼此赋予兵刃上的护体真气却是先撞在了一起!

就见那层虚幻由玉女玄冰真气幻化出的剑芒,就这么劈在了双鞭荡起的护体真气上!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卓悠悠就觉得浑身一震,胸口发热,暗暗的道:“好大的力气!”

石力也是如此,他也没想到,卓悠悠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此,功力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再看,彼此的护体真气都渐渐的消失,长约几十丈的剑芒幻影也渐渐的消失,一层又一层的真气激荡直撞,撞在了一起,然后一寸一寸的消失,彼此的真兵器却是越来越近,一寸一寸的接近,护体真气却是越来越少,一尺一尺的减少,眼看着,霜寒剑一寸一寸的接近了双鞭,就要真真实实的劈在了双鞭上了!

卓悠悠的身子不免抖了一下,她察觉的到,论气力和功力,的确还差着对方一点!

而且她爱惜自己的霜寒剑,若是霜寒剑斩在了双鞭上,万一硬碰硬的损毁了宝剑,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就在霜寒剑还差一尺就要真真实实的和双鞭碰在了一起的时候,卓悠悠当机立断,放弃跟他比气力,赶忙左手一掐剑诀,轻叱一声,然后就见霜寒剑化作一道光载着她飞向了一边!

凌玉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暗暗的道:“还算你聪明,及时的撤剑,否则,你没有对方力气大,不受内伤才怪!”

石力一看对方变了招,急忙把左手的雌霸王鞭祭出,在后就飞向了卓悠悠,朝着卓悠悠逃离的方向追去!

然后他紧接着又连右手的雄霸王鞭也祭出,雌雄霸王鞭,空中交织在了一起,犹如一把大剪刀一般,交叉着就剪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早有准备,赶忙先是用手一挥,接连射出两柄以气化成的冰剑,先顶住了交叉而来的这把银龙大剪刀,然后人剑合一,就从这两柄铁鞭的中间穿了过去!

雌雄霸王鞭被这两股气剑一顶,来势缓了一缓,然后卓悠悠来了个以巧破千斤的路数,在中间最薄若的环节突破而走!

石力暗自称赞,左手一引,右手一招,只见双鞭又回到了手中。

卓悠悠也手握霜寒剑,然后驭剑而行,两个人又斗在了一起!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几乎半个时辰,渐渐的卓悠悠有点冒汗了,可是石力虽然力量充沛,可是心里也是暗自吃惊,他发现,卓悠悠看似纤弱,其实,道术竟然不在他之下,他只是仗着力气大一些,才支撑了这许久,否则,恐怕早就败在了这卓悠悠的手中!

这时不要说对她手下留情,石力全力以赴,也只是勉强跟卓悠悠打了个平手而已,凌玉霄看到这里,这才放下了心,暗暗的道:“没想到悠悠的本事真是不错,这一场她输不了了。”

气的曲仙儿三个人连连跺脚,不住的给石力助威加油,可是也看的出来,卓悠悠已经占了上风。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哎呀,石师兄,你怎么这么笨?使劲呀,唉!”

再看卓悠悠似乎比刚才更有精神了,虽然很疲惫,可是似乎看出来石力力气大,但却行动不那么灵活的弱点了,于是频频发起猛攻,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驾驭着寒霜剑,运用护体真气托着自己,犹如一条银龙一般,就在石力周身左右来回的穿插,犹如轻盈的蝴蝶飞舞在花丛中一般,弄的石力手忙脚乱,眼花缭乱!

打着打着,忽见石力长啸一声,然后驭双鞭飞出了圈外,摆手道:“好了,住手,你赢了,姑娘道术高深,我输了,再会吧!”

卓悠悠擦擦额角上的汗珠,微笑道:“多谢师兄,承让了。”

石力苦笑道:“哪里,我已经尽了全力,是你技高一筹,我输的心服口服!”

石力说着,大踏步回到了本队,气的洪袖使劲跺跺脚,嗔道:“真是的,石师兄真没用,你明明还能打一会的,就算不能赢,也累累她,也不能叫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赢了,真是气死我啦!”

三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等石力一回来,一个个就围上了他。

石力苦笑道:“我的三位小祖宗,没看到人家跟我兜圈子了?非要等到人家耗尽我的力气,把我打趴下,我才认输呀?不丢人呀?”

洪天福点头道:“力儿说得对,又不是敌人,没必要拼命,既然她技高一筹,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彼此都没受伤那就好。”

凌玉霄抱拳道:“在下多谢师兄想让。”

石力黯然道:“哪里的话,我已经尽了全力,你的这个小伙伴,果然是资质奇佳,我的确不如她,根本也没让她。”

卓悠悠战胜回队,看了看三个小姑娘,冷冷一笑。

气的曲仙儿三人连连扮着鬼脸,隔着这么远,依旧斗着气。

凌玉霄也不管她们,任凭她们互相斗气扮着鬼脸,再也懒得多说。

就听场上有人道:“天帝山四号对十五号!”

只见天帝山的弟子中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应天生的儿子,玉龙九女最小的小师妹舒韵和应天生所生的儿子应刑。

舒韵是玉龙九女中最小的小师妹,舒韵一看儿子要上场,不由得叮嘱道:“刑儿,一切小心,不要勉强,能胜则胜,不能胜,就要和你石师兄蒲师兄似的,也要败的洒脱一些,不必硬拼。”

应刑答应一声,但心里却不服气,应刑年纪跟洪袖儿等人相若,几个人也都见过面,只是不那么熟罢了。

应刑酷像自己的父亲,只是眼角眉梢中也有点母亲的韵味,虽然不能说是美男子,可是也算是一个俊秀的人物。

他跟母亲的兵器完全不一样,舒韵善于刺绣,善用针做暗器,她的暗器名叫龙须凤眼针,共有九九八十一根,每一根针都长约一寸,兵器用的是素白慧心剑。

应刑用的兵器跟父亲一样,一样用的是判官笔,轮回牌,他的这把判官笔名叫五更催命笔,他的这面黑漆漆看似跟阎王生死薄一样的牌子,名叫幽冥生死薄。

应刑信心十足的走到场中,等候着龙女派的美女前来比试。

就见龙女派有一个身穿绿色衣裙的少女应声走到场中。

就见这少女,也是秀丽端庄,柔弱文雅,一看就是个斯文的女孩子。

这是玉龙九女三女的二徒弟谢雨霏。

罗贞也有五个亲传弟子,大徒弟叫做魏晓晨,二徒弟就是谢雨霏。

三徒弟叫做颜莉娟,四徒弟是宋瑶佳,五徒弟是倪梨姗。

她这五个徒弟也是非同凡响,尤其是大徒弟和二徒弟,更是青出于蓝,不过于雪紫儿不同的是,几个人多了几分柔媚少了一份霸气。

凌玉霄暗自好笑,暗暗的道:“没想到龙女派的女子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难道她们就是给我们天帝山的男人准备的?哈哈,干脆别比武了,来一个相亲大会,那倒是有趣的多了。”

谢雨霏文静的很,她的这把剑名叫飘雨迷蒙剑,剑身又细又小,十分的轻灵。

就见应刑呆了一呆,然后尴尬一笑,二人互通姓名,这就要动手比试了。

第四场比试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