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0章 玉女1

第四十章 玉女1

谢雨霏人如其名,秀丽,文雅,温柔,恬静,就连那一把又细又长的飘雨迷蒙剑,也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气息,当真给人一种诗情画意的美感。

应刑跟父亲一样,不苟言笑,但也被谢雨霏的气质所触动,暗暗的称赞道:“当真是一位才貌双全的秀丽女子!”

谢雨霏莺声细语,温柔的道:“小女子谢雨霏,乃是玉龙九女贞烈仙子罗师傅的二弟子,请师兄多多指教。”

应刑抱拳道:“在下应刑,我母亲是玉龙九女中的小师妹,刺破乾坤舒韵,我父亲是铁面无私应天生,请师妹指教!”

凌玉霄远远一看,不由得扑哧一笑道:“哈哈,这二人回答好无趣。”

三个小姑娘就跟他在一棵树下远远观看,曲仙儿问道:“那怎么回答才有趣呢?”

凌玉霄嘻嘻笑道:“应该这么说,咳咳咳,我乃是某某某之子女,然后说,小生今年十七岁,尚未婚配,那女子应该说,小女子芳龄二八,青春美貌,也尚未婚嫁,然后应刑说,咳咳咳,那既然小姐未嫁,小生未娶,不如咱俩鸳鸯戏水配一对如何?哈哈哈哈……”

三个小姑娘这个气,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嗔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是大色狼,小流氓呀!”

洪袖儿道:“他这混蛋,就爱胡说八道的!”

楚桂儿道:“亏你也想的出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有什么,等我上台比试的时候,我看那个姑娘漂亮,就好好的问问她,芳龄几何呀,是否婚配呀……”

曲仙儿嗔道:“你去死吧!无赖……”

楚桂儿道:“你要比试的时候,你敢乱说,看我们姐妹能饶了你!”

“喂喂喂,我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着想,找个媳妇还要经过你们的允许呀?怎么,你们要做我小媳妇吗?”

“谁做你小媳妇,你混蛋,男人都死光了,我们也不嫁给你……”

“这可是你们说的呀,那我可娶悠悠啦……”

“你敢!不准你以后跟悠悠来往……”

三个人追着玉霄又是吵又是闹,四个人又闹在了一起,没人注意他们,这时,场中已经动了手。

四个人又是闹了一会,这才住了手,凌玉霄道:“好啦,别闹了,开始打开了,袖儿,下场轮到你啦,好好准备一下吧。”

洪袖儿微笑道:“你放心,我败不了。”

凌玉霄故意道:“我就不放心你赢呢,你为什么不败呢?”

洪袖儿气道:“你这坏蛋,你想我败呀?我偏偏不败,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洪袖儿在衣裙裙摆下摸出一把弯弯的一尺多长的小刀,然后抽将出来,递给了玉霄。

凌玉霄一看,只见这是一把断刃刀,刀尖已经折断,刀身淡紫色,弯弯的好似一轮弯月。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这是在那个破垃圾堆里捡的呀?”

洪袖儿照着玉霄的头拍了一下,嗔道:“你真是不识货,生了一双瞎眼,这可是我娘的宝贝呢!”

凌玉霄不认识,可是曲仙儿和楚桂儿却知道这把刀,一个个面露喜色,楚桂儿接过刀,喜道:“呀,怎么六师母连这紫气断刃刀都舍得给了你呀?”

洪袖儿得意的道:“我娘这么喜欢我,她说送给我了,我有了流云飞霞袖,又有紫气断刃刀,你说我能输的了吗?”

曲仙儿道:“恩,看来咱们三姐妹打进决赛是没问题了,我有凤凰栖霞披,凤鸣碧玉箫,你有流云飞霞袖,紫气断刃刀,桂儿有七色彩虹桥,玉龙点睛笔,咱们三个又这么优秀,是不应该输的。”

凌玉霄俯下身子装作要吐的样子,喃喃道:“真是不知羞呀,呕……”

三个人气的又跟玉霄吵闹了起来,凌玉霄叹道:“看来呀,人有个好父母很重要呀,有个好父母,当真是好呀,只可惜悠悠就只有一把霜寒剑,那有你们这些宝贝。”

曲仙儿嗔道:“悠悠,悠悠,你总想着你的悠悠,别在我们面前提悠悠,讨厌,我讨厌这个名字!”

凌玉霄不理她,自己来到天马身边,然后坐上了天马,轻轻的靠在天马的背上,懒洋洋的开始看斗法。

楚桂儿道:“看你那懒样,哼……”

凌玉霄喃喃道:“好了,好好看决斗吧。”

再看场中,已经打的不可开交。

应刑本以为她一个弱小女子,没有什么,可是一动手就知道自己错了。

只见谢雨霏,手中这把飘雨迷蒙剑,带着一层层薄雾轻烟,朦朦胧胧的挟风带雨,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她手中的飘雨迷蒙剑弄的湿漉漉的,无数的露水就这么充满了整个空中。

应刑的五更催命笔,笔头并不是什么羽毛做的,而是纯钢打造,笔尖锋利无比,犹如利剑,而他的幽冥生死薄,其实就是一块黑黝黝闪着幽碧色的铁牌。

他就用这铁牌做兵器,也做盾牌,不时的用手中催命笔在铁牌上一扫,然后就是一道道流星,犹如幽冥中的幽魂一般,化作无形之气撞向了谢雨霏。

谢雨霏看似文静,看似柔弱,可是道术却并不在应刑之下。

谢雨霏一抖手中软的犹如面条一般的飘雨迷蒙剑,就见剑上散发出阵阵潮气,然后她左手做兰花指状,口念法诀,只见一阵阵迷蒙的烟雾就掩盖了她,她若隐若现的就在迷蒙中飞来飞去,而这阵阵烟雾又化作细小的露珠,就把这阵阵飞来的无形幽魂给灭于无形之中!

也许,只有和风细雨,才能洗清幽冥鬼魂的邪恶吧。

应刑再也不客气,将幽冥生死薄祭在空中,只见幽冥生死薄见风就长,愈长愈大,赫然在生死牌上出现了三个血红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字——生死薄!

再看生死薄上,似乎有图画浮现,一道道血红的炼狱魔鬼,犹如喷薄而出似的,令看到的人心惊胆颤!

凌玉霄远远观看,暗暗的道:“应师傅的道术怎么这么诡异?”

他没有跟应天生学过,对于应天生的道术并不太了解。

谢雨霏望着生死薄张开,似乎隐隐中竟然有自己的名字一般,她暗吃了一惊,也被这诡异恐怖的法术所吃惊。

但虽然这样,她也并不惊慌,赶忙默念口诀,将手中飘雨迷蒙剑祭出,然后她双手画弧,在自己周围画了个完美无缺的弧形,就见一道道无形的轻雾就笼罩在自己四周,而那把在头顶上盘旋的飘雨迷蒙剑,不住的转来转去,犹如一条飞龙在云雾中兴云布雨似的,忽见一道道历闪闪过,就连天空似乎都阴暗了下来!

再看在她头顶,隐隐笼罩着一层层氤氲,那把来回盘旋的飘雨迷蒙剑,犹如降雨的神龙在滚滚黑云闪电中正在行云布雨!

再看刹那间,她头上开始下起了迷蒙细雨,烟雾弥漫,细雨朦胧,就笼罩在她的身前身后!

生死薄中隐隐出现的那些可怖的影像就犹如群鬼失去禁锢,从九幽十府中蜂拥而出,无数的诡异妖魔就扑向了那迷蒙中的倩影!

就听到一阵阵轻响,再看那些鬼魂,一个一个的撞了过去,就被天上的细雨薄雾飘落在身上,就听到滋滋滋滋之声不绝于耳,那些鬼魂妖魔始终冲不破那一层层薄冰,还没等冲破薄冰,就被这清洁的细雨给融化,化作飞烟泯灭!

应刑真是大吃一惊,实在没想到谢雨霏道术居然这么高,自己的法术就这么被破,那面生死薄也渐渐失去了幽碧色的光泽,也被雨露打湿!

谢雨霏心中高兴,连忙双手连挥,又是一阵阵迷蒙的烟雾散出,再看整个空气中到处都是迷蒙的雾气,她就在迷蒙的薄雾中若隐若现。

谢雨霏娇叱一声,再看她周围的那些雾气,又化作了雨露,然后雨点一般的就砸向了应刑!

当雨露扑上来时,还是雨露,可是到了眼前,却发现,雨露已经变成了冰雹!

应刑赶忙用判官笔在身前一画,把生死薄挡在了胸前!

就听哔哔啵啵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的冰雹就这么散去,但散去却是散去,但又变成了一层层薄雾迷蒙了他的眼睛!

凌玉霄暗暗赞叹,他没想到,龙女派的道术果然不一般,有独到之处。

这谢雨霏果真是人如其名,出手不是雾就是雨,弄的人眼前朦朦胧胧的,简直是太难应付了。

他看的出,应刑绝不是谢雨霏的对手,最后败的人一定是应刑。

应刑又勉强斗了几个回合,然后长叹一声,收起法术,跳了出去,抱拳道:“谢姑娘道术精奇,在下佩服,我败了。”

谢雨霏盈盈而笑,轻轻一个万福,道:“多谢师兄相让。”

应刑回到本队,见到了父亲和母亲,应天生点点头道:“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了吧?回去多加修炼,你还差的远呢。”

舒韵微笑道:“我早说了,我们玉龙九女的弟子可并不是好惹的,我没说错吧,我三师姐的高徒,当真是厉害。”

应天生笑道:“你都成了我夫人了,怎么还向着你们龙女派呀。”

舒韵盈盈笑道:“那是自然了,不过呢,我宝贝儿子今天打的也不错,很有大丈夫风度,很好。”

应天生微笑道:“我看谢雨霏的修为,跟那个雪紫儿几乎差不多了,咱们天帝山中能胜过她们两人的,恐怕只有霄儿了。”

应刑皱眉道:“爹爹,你是说那个顽皮鬼凌玉霄?”

应天生微笑道:“不错,你可别小看他,他的悟性和聪明,并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到的,我们天帝九子的本事,除了我的本事他没学之外,你其余的师叔伯们的本事都被他学了个一干二净,他能在八年中,就把我们的本事学个差不多,你说他悟性怎么样?聪明不聪明?”

舒韵望着远处树下三个小姑娘围着的凌玉霄,就见凌玉霄悠然的靠在天马上。

舒韵轻轻道:“这孩子机缘深厚,这次又得到九子凝冰剑,可谓是如虎添翼,这次夺魁恐怕非他莫属了,虽然我没见过他动手,只是从他祭出九子凝冰剑架住了雪紫儿的那一剑,就可以看的出他的修为不在雪紫儿,谢雨霏以及那个卓悠悠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