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0章 玉女2

第四十章 玉女2

应天生道:“不要说霄儿了,政儿也快要上场了,政儿本事可比刑儿强,要进九强,恐怕是没问题的。

他说的是他的大徒弟廉政,廉政人送外号刚正不阿,作风正派,颇有应天生的作风,而且此人刻苦努力,又是悟性奇高,在九子的徒弟中,可谓是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

他用一把剑,那把剑名叫正气鸿蒙阴阳剑,剑身分两种颜色,一面是黑色,漆黑如墨,一面是白色,洁白如雪,当真是一件神兵利器!

正在这时,就听有女徒弟道:“现在,请天帝山的五号对龙女山的十四号。”

五号正是洪袖儿,凌玉霄一推洪袖儿道:“师姐,该你上场了,小师弟助你旗开失败,马到垂成,助你败北,哭的惨兮兮,流鼻涕……”

洪袖儿这个气,有人预祝成功的,那有人预祝失败的?

这要是别人说,她是真生气,非要好好把胡说八道的人好好收拾一顿才出气,可是对于玉霄她是无可奈何,气的她狠狠的在玉霄的头上就敲了一下,嗔道:“闭住你的臭嘴!对不起,让你失望啦,我一定会赢得!”

她说着气呼呼的就走,曲仙儿和楚桂儿两个人又跟玉霄打闹了一番,这才道:“师姐,我们替你收拾他了,你要加把劲。”

曲仙儿笑道:“袖儿,师姐还是给你伴奏,你就好好的跳舞吧。”

洪袖儿甩着红袖,然后驭红袖就飞到了场中,嘴里道:“好呀,多谢六师姐啦。”

再看龙女派中一名女弟子也应声而出,来到了场中。

来得是宣静二徒弟出谷黄莺陈莺,陈莺声音甜甜的,善于唱歌,故此才有黄莺鸟的美誉,她手上用的是两支犹如鹰爪一般的铁爪。

洪袖儿和陈莺互通姓名,两个女子就斗了起来。

凌玉霄微笑道:“咱们打个赌如何?猜猜袖儿是胜是败呀?”

曲仙儿嗔道:“赌就赌,赌什么?”

楚桂儿道:“就是,我们对袖儿有信心,随便你怎么赌!”

凌玉霄微笑道:“好,那咱们就赌了,我要是输了,我就被仙儿你敲十下,桂儿你拧耳朵十下,好不好?”

曲仙儿来了兴趣,嫣然道:“好呀!一言为定!”

楚桂儿道:“咱们拉钩!”

三个人跟小孩子似的拉了勾,凌玉霄微笑道:“那我赢了的话,就敲你仙儿头十下,拧你桂儿脸蛋十下如何?”

楚桂儿道:“好,就依你!”

曲仙儿道:“我们赌了,就依你,就这么办!”

凌玉霄悠然道:“那好,我赌洪袖儿……赢!”

两个人失声道:“啊!你赌她赢?”

凌玉霄笑道:“是呀,我赌袖儿赢怎么了?咱们又没说不准让我赌赢,既然我先说了,你们就后说,你们就只能赌她输了,对不对?”

曲仙儿气的跳了起来,楚桂儿也被气的跳了起来。

这二人原本以为玉霄一定会赌洪袖儿输的,因为刚刚玉霄出言说洪袖儿败北,她们都以为他不信洪袖儿能赢的,还以为他要跟她们赌洪袖儿输的,可万万没想到玉霄竟然赌洪袖儿赢,这简直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

二人这才发觉又被玉霄捉弄了,楚桂儿虽然聪明,可也没想到玉霄故意的气洪袖儿,原来是特意设了个陷阱叫她们往里跳,简直二人都晕了。

曲仙儿跳起来嗔道:“喂,你怎么能赌她赢呢?”

楚桂儿嗔道:“你不可以赌她赢得,你为什么要赌她赢?你怎么能赌她赢呢?”

凌玉霄悠然笑道:“咱们打赌的时候,可并没有说不准我赌她赢得呀,对不对?做人要讲道理嘛,你们也这么大了,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楚桂儿苦着脸道:“那咱们换换好不好?你赌她输吧。”

凌玉霄嘻嘻笑道:“洪袖儿怎么也是我师姐,我哪里能这么没良心,这么不看好她呢?所以,我就赌她赢,你们可以下注啦。”

曲仙儿皱眉道:“那……那我们也赌她赢行吗?”

凌玉霄道:“废话,都赌她赢,那还赌个屁呀,现在呢,摆在你们面前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赌她输,一个是赌她打平,不管是她输,还是她跟别人打成平手,都算我输如何?看看,看看,我多大方?”

曲仙儿气的在玉霄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大方你个大头鬼!你简直坏透啦!”

凌玉霄微笑道:“很好,我要敲你十一下了,这一下我记着了,哈哈,你还是求神拜佛的求袖儿输吧,喂,你们不是好姐妹吗?快,叫她输,她顾念着姐妹之情,说不定会输的,那你们就赢了我了。”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做你的春秋大梦,我们就算输,也希望袖儿赢!顶多输了就是,你就打吧,掐吧,我们认啦!”

凌玉霄嘻嘻笑着,道:“桂儿师姐这水灵灵的脸蛋真能捏出水来,那我就不气啦,哈哈……”

两个人这个气,平白无故的又被玉霄捉弄,白白的要被玉霄敲几下,捏几下,虽然几下不要紧,可是这也输的太憋气了。

再看洪袖儿,甩着两条流云飞霞袖,犹若翩翩起舞的月宫仙子一般,从容洒脱,飘逸俊秀,众人一看就知道已经占了上风了。

洪袖儿打着打着,不由得叫道:“喂,仙儿师姐,你不是说给我吹奏一曲吗?怎么不吹了,愣着做什么呢?”

曲仙儿噘着嘴,嗔道:“还说呢,为了你,我们都输啦。”

但好姐妹的要求她那里能拒绝,只好拿出凤鸣碧玉箫,然后飞身上了一根树杈,飘身坐在树上开始吹奏曲子为洪袖儿伴奏起来。

众人不由得啼笑皆非,这比武的真是有趣,这比武像跳舞,而且还有人伴奏,简直是太有意了。

洪袖儿有了音乐伴奏,跳的是更起劲了。

众人纷纷打心底赞誉,洪袖儿的舞犹如仙女之舞,简直太美了。

就连坐在一起观看比武的玉龙九女姐妹九个人,也不仅称赞不已。

宣静赞道:“五师妹,你真是后继有人了,袖儿这舞跳的当真是比你当年还要美,看不出,袖儿小小年纪,竟然把你的绝艺都学会了,而且还是青出于蓝,看来,莺儿想要赢了袖儿,差的太多了。”

阳娇微笑道:“大师姐过誉了。”

再看场中,洪袖儿已经完全占了上风,频频甩动长袖发动进攻,两条红袖如车乱一般轮着发出进攻,她只是凭着两条长袖攻击,她那把紫气断刃刀始终还没有用。

楚桂儿和曲仙儿看的清楚,知道洪袖儿获胜的可能性几乎可以确定了,一个个虽然高兴,可也忍不住噘起了嘴。

凌玉霄嘻嘻笑着,捏了捏楚桂儿的脸蛋,笑道:“喂,小师姐,你这嘴鼓的都可以挂油壶了,怎么样,我的眼力不错吧,跟我打赌能赢了我的人,我还没遇到呢。”

楚桂儿嗔道:“去去去,别理我,有你这么坏的吗?好好的又捉弄人家,人家还以为你要赌袖儿输呢,谁知道你赌她赢,你真坏死啦,你这么坏,谁能赢你?难怪三老吓得都戒赌了呢,都是被你坑的。”

凌玉霄哑然失笑道:“他们跟我赌,还不是自讨苦吃呀,这些年,他们再也不敢跟我赌了,其实呢,你该庆幸才对。”

“我庆幸你个大头鬼!”

凌玉霄悠然道:“我也就是看着人多,没有跟你们认真赌,不想你们出丑,要是我跟你们赌在脸上画乌龟的话,哈哈,那就好玩了。”

楚桂儿嘴上不说,心里却暗自庆幸,暗暗的道:“看来再要赌,真要好好想想,这臭玉霄鬼心眼太多啦,不小心就上当。”

但她虽然上当,装作生气,其实心里也不知为什么却是甜丝丝的,竟然喜欢跟玉霄玩笑,有时候,明知道玉霄又在捉弄她,可是她还偏偏喜欢上一当。

再看场中,陈莺已经冒了汗,洪袖儿两条流云飞霞袖太长,隔着十几丈远就可以进攻,可是她的飞鹰铁爪实在是够不到,真是被动的很!

一条流云飞霞袖化作一道红光又撞向了她,她还是赶忙闪避,就见那道红光撞在了地上,轰的一声巨响,就把青石给击碎!

陈莺就觉得九霄云外阵阵红涛巨浪滚滚而来,一道道彩霞盈满了整个天际,到处都是红飘带在飘舞,都辨不清那一条是真,那一条是假了。

陈莺暗自咬牙,暗暗的道:“没想到我竟然在这小姑娘面前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太令人憋气了,不行,我非要跟她拼一拼不可,绝不能败的这么惨!”

她脱手祭出了一只飞爪,再看洪袖儿,不慌不忙,双手一甩,一道道红云就卷向了飞爪,看样子,若不召回法器,就会被流云飞霞袖卷入其内,就连兵器都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