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0章 玉女3

第四十章 玉女3

陈莺赶忙召回兵器,然后在一支飞爪后一拧,再看这两支犹如飞鹰的爪子似的飞爪,就从铁杆里抖出两条铁链子来,原来,这两支飞爪的一尺多长的铁杆内暗藏着铁链子,只要把铁链子扣在一起,也是一件长兵器!

陈莺迅速的把两条铁链子扣在了一起,然后轮动飞爪,就迎着流云飞霞袖抓去!

洪袖儿吃了一惊,心道:“原来你还有这一手,但就算你也有飞爪,我就怕了你吗?”

这一来,二人均是手持长兵器远距离攻击,流云飞霞袖砸来,飞爪就迎了上去,就往飞霞袖扣去,陈莺暗暗的道:“我这飞爪是活动的,只要我的飞爪抓到了你的红袖,一用力拽,就扣住了你的红袖了,你的红袖必经是布的,这么使劲一夺,必然可令你的红袖损毁!”

洪袖儿当然明白她的用意,虽然知道她的红袖不见得就会怕这铁爪,但是,她却清楚,若是红袖和飞爪这一丈长的铁链子缠绕在了一起,那就不好抖落开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就见洪袖儿召回一条红袖,然后飞身踩在了红袖上,然后驱动红袖飞行,在半空中飞旋了起来。

然后她顺手拿出了那把紫气断刃刀!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把神器,她踩着一条红袖飞行,然后甩着一条红袖荡出层层波涛红云护住了自己,然后祭出了紫气断刃刀!

就见紫气断刃刀,虽然看上去并不大,可是一祭出,迎风就长,犹如一把巨大的砍刀,当空就劈了下去!

众人齐声惊呼,只见一道紫芒闪过,紫气断刃刀就半空劈下,犹如一条紫色的巨龙咆哮着扑向了陈莺!

陈莺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这小姑娘还留着一手,再看一把闪耀着紫气的弯刀就这么斩向了自己!

她赶忙驱动铁爪,飞身避开了这一刀!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断刃刀,就这么一刀斩在了青石地面上!

再看青石地面,早就被斩出一道深可及尺的鸿沟!

断刃刀虽然斩在了青石地上,可却是刀气接触,真正的刀刃还没有接触到地面,就已经被洪袖儿召回!

再看洪袖儿,就连那条红袖也不再抖了,而是踩在了两条红袖上,驾驭着两条红袖犹如乘坐着两条飞龙一般,飞来飞去,飞上飞下,手中的紫气断刃刀,也随着她的驱动在陈莺四周飞来飞去,不住的化作一道紫芒斩向了陈莺!

陈莺咬紧银牙,勉强又斗了十几个回合,终于,紫气断刃刀凭空斩落,她再也闪避不开了,只好一咬牙,把飞爪就祭出迎向了紫气断刃刀!

陈莺暗暗的心痛,心道:“完了,我的飞爪若是被紫气断刃刀劈中,说不定被毁,这一刀要是斩在飞爪上,飞爪毁掉,若是斩在链子上,铁链必然断掉,总之,绝难幸免了。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就在紫气断刃刀就要跟飞鹰神爪接触到的一刹那,就见洪袖猛然召回了紫气断刃刀,可是飞鹰神爪余力不衰,依旧射向了洪袖儿!

洪袖儿似乎早有防备,召回紫气断刃刀的一刹那,脚下用力一蹬那两条红袖,就见两条红袖好似两条彩霞飞龙一般,荡起层层涟漪,一圈又一圈的转着圈子就把那把飞爪给缠绕了起来!

洪袖儿把紫气断刃刀召回到身边,然后用手一指两条红袖儿,就见流云飞霞袖卷着两把飞爪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洪袖儿把断刃刀插回腰间,而从飘带中抖落了两把飞鹰神爪,对着陈莺微微一笑道:“师姐,得罪了,小妹怕有损师姐的兵刃,故此并没有斩落,而用我的软袖儿卷住,师姐,兵刃奉还,咱们再比就是。”

陈莺脸色一红,兵刃丢掉,到了别人的手中,那分明就是输了,而且对方顾及着自己的兵刃,不忍给她损坏,这当真令她心服口服,暗暗的道:“看来五师叔的女儿真有点本事,而且还没有给我难堪,难怪以冷凝如此高的道术修为败给了她,看来,她的修为已经不在我师姐雪紫儿之下了。”

陈莺伸手接住飞来的兵器,抱拳道:“师妹果然厉害,我输了,再见!”

洪袖儿赢了这一场,高高兴兴的走到母亲的身边,笑道:“娘,女儿怎么样?”

玉龙九女就坐在一起,旁边就是宣静,阳娇道:“胜不骄,败不馁,娘怎么教你的?”

宣静点头赞誉道:“恩,不错,不错,袖儿当真是长大了,而且给你师姐留着脸面,很好,好孩子。”

阳娇道:“师姐,您别夸她了,她呀,三个小丫头越玩越疯了,成了野丫头了。”

洪袖儿跟母亲说了几句话,然后高高兴兴的来到四个人的小圈子中。

再看曲仙儿和楚桂儿一个个噘着嘴,正不高兴。

洪袖儿笑道:“喂,我赢了,你们就这么不高兴呀?”

楚桂儿愁眉苦脸的道:“高兴,太高兴了。”

曲仙儿无精打采的鼓掌道:“精彩,太精彩了。”

洪袖儿挠挠头,不知道师姐和师妹怎么了,怎么这个模样。

而玉霄恰恰相反,反而鼓掌赞道:“哈哈,哈哈,袖儿师姐果然赢了,很好,很好。”

洪袖儿嗔道:“你不是说我会输的吗?”

凌玉霄微笑道:“嘿嘿,我那叫激将法,你难道不懂呀?”

楚桂儿嗔道:“去你的大头鬼,你激将法个屁,你是早有预谋,捉弄我们俩。”

凌玉霄哈哈笑道:“愿赌服输,仙儿,过来!”

曲仙儿噘着嘴走到玉霄面前,凌玉霄微笑道:“来,仙儿师姐,我给你个机会,这样吧,叫两声玉霄好哥哥,就顶了一下,怎么样?这买卖不错吧?”

曲仙儿嗔道:“我叫你的大头鬼!”

凌玉霄笑道:“好吧,有骨气,我喜欢,既然你喜欢被敲,那我就不气啦。”

曲仙儿皱着眉头,苦着脸,咬着牙,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已经做好了挨打受痛的准备了。

他伸手就要兑现赌约,洪袖儿急忙拉住了玉霄的手,皱眉道:“喂,你这是怎么了?凭什么打师姐?师姐,你也是,他敲你,你就叫他敲呀?”

曲仙儿嗔道:“还不是因为你,害我们输的好惨。”

洪袖儿失声道:“因为我?”

曲仙儿道:“可不是嘛……”

她和楚桂儿就把这打赌的事诉说了一边,气的洪袖儿也跳了起来,嗔道:“凌玉霄!有你这么坏的吗?你不是说祝我输的吗?可为什么你又赌我赢?你有毛病呀?你这不是故意捉弄人嘛?”

凌玉霄哈哈笑道:“是她们自己愿意赌的,我又没强迫她们,其实,还不是怪你自己嘛,谁叫你赢的,你要是输了,不就没事了嘛。”

三个人这个气,知道又被玉霄捉弄,可是实在没有办法应付。

凌玉霄哼着小曲,丝毫不气的在曲仙儿头上一下一下的敲着,嘴里还不住的道:“咚咚,咚咚,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