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1章 正气1

第四十一章 正气1

上午比试了五场,就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了,所以,暂时停止了比试,等下午吃完饭再进行比试,虽说这些人都会法术,可毕竟是人,还是需要吃东西的。

这五场中胜出的弟子有冷凝、卓悠悠、雪紫儿、谢雨霏以及洪袖儿。

龙女派的人竟然连胜了四场,当真是令人不可小窥。

可也并不奇怪,因为这四个人在龙女派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遇到的又是一些不算厉害的对手,所以,轻松胜出,过了第一关。

众人吃罢午饭,休息一阵,然后又开始了比试。

最末一场是凌玉霄出场,曲仙儿是第七场。

下午一开始,就有龙女派的弟子按照名单叫道:“天帝山六号和龙女派十三号,请二位弟子上场。”

她话音刚落,就见从天帝山这边的队伍中走出一个青衣少年,这少年年纪约莫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比凌玉霄大着一些。

只见这少年,青衣长衫,皮肤白里透着淡淡的黄色,鼻直口方,四方大脸,剑眉虎目,不怒而自威,这少年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美男子,可是生的端正至极,也算是一表的人才,就见这少年,手拿着一把长剑,面无表情,缓步走进场中。

凌玉霄只是觉得面熟,但却不认识,他不知道,这少年正是铁面无私应天生的顶门大弟子人称刚正不阿的廉政!

凌玉霄礼貌上拜见过应天生,应天生本想留下玉霄,一来传给他点自己的法术,再就是给玉霄讲一讲教规什么的,可是玉霄也就是刚去不久,还没有一天,就被陶天喜给拉走了,应天生对这小师弟没有办法,也知道,陶天喜的本事比自己要高,既然陶天喜要传授玉霄技艺,那他何乐而不为?

所以,凌玉霄就跟陶天喜而去,住在了陶天喜处,跟陶天喜学了一年,由于在应天生那的时间短,所以,对应天生那边的人不大清楚。

可是三个小姑娘却认识廉政,也知道廉政的本事,曲仙儿道:“这局,咱们天帝山必胜无疑了。”

凌玉霄道:“哦?他是谁?很厉害吗?”

洪袖儿点头道:“他人送外号刚正不阿名叫廉政,是天帝山三代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咱们天帝山中,要数道术最高的几个后辈,有你曲师傅的二徒弟岳商,有二师傅的大徒弟血红,以及残阳,只是可惜的很,师傅们觉得,应该叫几个小徒弟锻炼一下,故此岳商师兄和血红师兄才没有到场,否则,又怎能叫她们胜了四场?除了血红师兄和岳商师兄之外,在所有的弟子中,就数廉政师兄了,廉政师兄的道术不在血红师兄和岳商师兄之下,更不在你凌玉霄之下!”

楚桂儿道:“也许,你还打不过廉政师兄呢,廉政师兄为人诚实,不苟言笑,不像你,油嘴滑舌的没个正经,他善用一把剑,那把剑的剑身一面是白色,另一面是黑色,这这把剑全名就叫做正气鸿蒙阴阳剑!这可是一把宝剑呢,应伯伯可是最看重他这宝贝徒弟,甚至都高过他的儿子呢,把一身的本事几乎都倾囊而授,所以,这一局我们才说赢定了的。”

凌玉霄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我也听说过他的名字,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只见廉政走到场中,静候对手出场,再看龙女派中也走出一个秀丽的女子,这女子正是玉龙九女中三女罗贞的三徒弟颜莉娟。

廉政抱拳道:“我师傅是铁面无私应天生,在下名叫廉政,请指教!”

颜莉娟是一位挺爱说话的人,善用一把柳叶弯刀,她自己取名为笑言刀,当下一见廉政一本正经,暗暗的道:“这人可真有意思,上来左不看,右不瞧,只是站在那里,见到我,也不笑,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报出自己的名字,就等着动手,真是个怪人。”

颜莉娟盈盈施了一礼,甜甜的道:“原来是廉师兄,小女子是罗贞门下第三个徒弟,人送外号笑语银刀我叫颜莉娟,还请师兄手下留情,多多指教才对,常言道……”

廉政没等她说完,就不想再多说,暗自心道:“这女子怎么这么罗嗦,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他一摆手道:“原来是颜师妹,请,廉某自会点到即止,不劳嘱咐!”

他说着,抽出了正气鸿蒙阴阳剑,只见这把剑,竟然是两种颜色,一面是黑色,漆黑如墨,一面是白色,白如霜雪,黑面中,黑漆漆的犹如黑夜,白的犹如青天白日,当真是一把怪剑!

只见黑面的那面,在剑身上,竟然有七颗闪亮的珍珠镶嵌在剑身内,好像跟剑成为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在那漆黑如墨犹如黑夜的剑身上,这七颗镶嵌在剑内的珍珠,赫然正是一个北斗七星的模样,这七颗闪闪发亮的珍珠,犹如漆黑如墨的天空中闪闪发亮的北斗星一般,就像北斗七星一般的璀璨夺目!

而白的那一面,竟然还有一个圆圆的火红色的光圈,就好似白天挂在天际的那面炙热的太阳一般!

天地分阴阳,有黑天也有白天,白日为阳,黑日为阴。

众生万物也分阴阳,阴的为母,阳的为公,阴阳结合,才生生不息。

世间的正义和邪恶,也分为阴阳,好人,正义,属于阳,恶人,坏人,妖魔属于阴,世间万物均分为阴阳正邪。

就好似他这把剑一样,有黑有白,有正有邪,做坏事杀人时,就是邪恶,属于阴,可若是用来做好事救人时,这把剑就属阳。

所谓的阴阳正邪,不过就在一念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面是阴,一面是阳,正与邪,好与坏,不过就是一线之隔罢了。

颜莉娟真是好生不高兴,但一看他的这把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微笑道:“廉师兄的这把剑可真是怪呀,竟然是两种颜色,有趣,有趣。”

廉政冷笑一声道:“剑为两色,一正一邪,而人又何尝不是?剑怪,人难道就不怪?”

颜莉娟为之语塞,暗自点头道:“他说的真不错,剑是黑白剑,而每日也是黑白交替,人也分为好人坏人,天地万物的确是怪的很。”

廉政说完,再也不愿多说,而是一摆剑,喝道:“师妹请吧!”

颜莉娟虽然喜欢说话,也爱说笑,可是遇到这么个一句话都不愿多说的人,实在也没什么共同语言的了,而且现在也的确不是闲聊天的时候,故此,她也抽出自己的弯刀,道:“那就得罪啦!廉师兄请!”

廉政摇摇头,道:“你是师妹,我当让你三招不还手!”

颜莉娟这个气,心道:“你这人不但不爱说话,而且还太狂了,咱们修道之人动手,先机最重要,别说让三招,让一招不还手,都是危险的很了,既然你这么狂,那我还客气什么?”

颜莉娟气道:“好,那我就领情了,看刀!”

她说着,弯刀一摆,就脱手飞了出去,奔廉政的面门斩落!

颜莉娟暗自冷笑道:“让我三招,我看你怎么让!”

就见廉政果真是说到做到,竟然没有祭出手中剑迎战这把弯刀,也没有运用护体真气抵御,而是飞身跃起,这把刀就走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