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2章 幻影1

第四十二章 幻影1

神龙摆尾梨花枪,神出鬼没最难防,这乃是仙家绝技,这梨花枪的枪法也就是后来威名赫赫杨家将、罗家枪等闻名于世的根源。

而这神龙摆尾败中取胜的这一招,后就是马上作战令人闻名丧胆的卧马回身绝命枪,也就是回马枪!

这一招绝命枪下,也不知挑死了多少英豪,可谓是盖世绝伦的一枪!

至于回马枪的出现,比那个时候晚了何止几千年,因为那个时候,还有妖魔鬼怪,各种珍禽异兽,山海经也刚刚写成,那时候,就连纸还没有发明。

所以,凌玉霄这些人读书写字,用的都是竹简,而山海经也是写在一张羊皮上,至于说,人们方便时所用的草纸,那就更没有了。

有人一定要问,那人们方便完毕用什么呢?

粗俗的说,穷困人家则用石头瓦砾替代草纸擦屁股,或者用树叶等物替代草纸,而富贵的人,则用粗布兽皮,像三个小姑娘这种娇贵的千金小姐,基本上都是用织就而成的粗布,把粗布割成一块块的,代替草纸,所以,不管是玉龙九女,还是天帝山的人,每个人身上必有几块粗布,就是当作草纸用的。

倪梨姗本以为自己的绝招神龙摆尾,是万无一失,一定会击败原信智,可万万没想到却失败。

更令她心惊肉跳的是,原信智这时候祭出了手中纯白玉做成的仙剑玉清无暇剑,而她这时候,撤枪招架根本就来不及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目等死!

她的心都彻底的凉了,没想到这绝招会要了自己的命!

可是,一切又出乎她意料之外!

就觉得眼前白光不住在眼前晃动,可是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睁眼一看,只见玉清无暇剑犹如一条灵蛇一般,不住的颤动,就在她眼前颤动不已,可是却停止了前进!

再看原信智虽然身子后仰,可是右手掐着法诀,显见是他在最关键时止住了玉清无暇剑,在最危急的时候,停住了进攻!

倪梨姗也赶忙撤枪退后,原信智这才直起了身子,用手一招,召回了玉清无暇剑。

原信智赞道:“倪师妹枪法奥妙无穷,佩服,佩服,我输了。”

倪梨姗苦笑道:“师兄此言差矣,输的人是我,小妹输了!小妹多谢师兄手下留情之恩。”

原信智微笑道:“咱们以武会友,点到即止,若不是师妹心有顾及,没有使出全力,想在关键时留住手,不伤我性命,否则只要全力而为,我必然死于师妹手中,应当道谢的人是我。”

倪梨姗脸色微红,暗暗的道:“没想到他还真是聪明。”

她的确是心有点顾忌,想在关键时点到即止,所以,的确是没尽全力,若是原信智自傲自大的不知好歹,跟她争辩几句,也许她会再跟他比比,但原信智并没有跟她争辩,而是实事求是,坦言说出,倪梨姗倒是不好意思了,也不好再跟他动手了。

倪梨姗笑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有为什么,这局确实是我输了,师兄,多谢指教,再见!”

她说着,转身就走,承认败北,原信智叹了口气,道:“多谢师妹相让,在下感激在心。”

其实论二人的道术其实不相上下,倪梨姗似乎比原信智高了一筹,但众目睽睽,倪梨姗自愿认输,所以这一局就算是原信智胜。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真是有趣,有趣。”

曲仙儿微笑道:“你别看热闹了,这第八场打完了,下一场该你上场了!”

洪袖儿嘻嘻笑道:“小师弟,你可别败了后哭鼻子呀。”

楚桂儿道:“就是,你可不小了,再要哭鼻子,可丢死人啦。”

凌玉霄故作惊讶道:“啊,这么快?这就轮到我上场啦?你们没算错吧?”

曲仙儿道:“怎么能算错呢?我是第七场,廉师兄是第六场,现在智兄弟又打完了第八场,你说这是第几了?”

凌玉霄苦笑道:“好像是第九场了。”

这时,就见卓悠悠悄悄的走了过来,含情脉脉的看着玉霄,柔声道:“霄哥哥,该你上场了,你……你有把握吗?”

凌玉霄微微一笑道:“自小到大,凌玉霄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除了你我打不过之外,你的那些师姐即使一起上,我都不放在眼内,就算你的师傅们一起上,我都把她们打的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卓悠悠气呼呼的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嗔道:“喂,还闹?都这时候了还闹?”

曲仙儿敲了玉霄头两下,道:“她打你一下,我就打你两下,总不能让她赚便宜,还打的别人满地找牙,我先打的你满地找牙,真是大言不惭,总是喜欢吹大气。”

凌玉霄苦笑道:“怎么她赚便宜?好像吃亏的是我吧,这可是我的头呀。”

这时候,就听到有人喊道:“天帝山九号对龙女山十号,请双方弟子上场。”

洪袖儿一推玉霄道:“去吧去吧,别贫嘴啦,叫你呢。”

凌玉霄嘻嘻笑道:“喂,你们四个,要不要跟我赌一赌呢?”

楚桂儿捏了他鼻子一下道:“赌你个大头鬼,快去吧!”

凌玉霄微微一笑,边慢慢往前走,边道:“既然不赌,那我可走啦,唉,咱们永别了,说不定我上去就被人杀了,仙儿师姐,我要死了,不要为我难过,只准你哭一声啊,以后就别再哭啦。”

曲仙儿气的骂道:“我哭你个大头鬼,还闹?”

凌玉霄叹道:“袖儿和桂儿师姐,你们也一样呀,记住,不要太伤心了,从此之后,你们眼中最讨厌的人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就欢呼吧,呐喊吧。”

楚桂儿嗔道:“喂,你就这么没信心呀?”

凌玉霄不理她们,接着道:“悠悠,尤其是你,最爱哭鼻子,我死了,你可不要哭呀,我死了去找爹娘去了,是件高兴事,噢噢噢噢,可以见到爹娘啦,可以见到爷爷奶奶啦,你自己保重吧。”

众人简直被气的啼笑皆非,他嘴里说是去死,但却是欢呼雀跃,仿佛死了后可以跟亲人团聚,竟然是一件开心事。

他连头都不回,从前头摆摆手道:“再见,再见……”

然后他哼着小曲,唱道:“啊,师姐再见,啊,悠悠再见,再见,再见,永别啦……”

卓悠悠跺脚道:“喂,你干脆别去啦!你干脆别比了算了,好不好?”

卓悠悠实在不知道玉霄究竟道术如何,听玉霄这么说,就觉得心里堵着个疙瘩,真是忐忑不安,十分挂心。

曲仙儿师姐妹三人却知道玉霄的本事,虽然没有正式跟玉霄比试过,但她们自己也明白,要论如今的修为,她们还比不上玉霄,玉霄基本是不可能输的。

曲仙儿冷笑道:“亏你还认识他这么久,他若是没把握能跟你说这些吗?傻瓜,她是逗你玩的,我还以为你悠悠有什么了不起呢,现在看来,你就是个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