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3章 锋芒4

第四十三章 锋芒4

凌玉霄点点头,道:“多谢二师傅借剑之恩,二师傅放心,霄儿一定给各位师傅露脸争光的,这次夺冠必然是我!”

“好小子,对,就要有这种勇往直前的勇气和战无不胜的信心才行!”

信心和勇气,这就是熊天燚传给玉霄技艺时的精髓,也是睚眦的精神,玉霄一直铭记于心,故此,就连他出剑,口诀都是冲和破这两个字。

冲字,象征着勇往直前的勇气!

破字,象征着战无不胜的信心!

玉霄打的是第九场,他打完这一场,这一天的比试就算结束了,而明天还有九场要打,再决出九个胜者,然后再统计一番,十八个人然后不分是天帝山的人还是龙女派的人,十八个胜出者再抽一次签,再按照一对十八,二对十七的顺序比试,抽到跟谁对敌,就跟谁对敌,就算是同门也不例外。

经过凌玉霄今日这一战,初露锋芒,几个三代弟子中的高手,当真是心中佩服,但又担心的很。

龙女派五大高手,像雪紫儿、谢雨霏、魏晓晨、岳盈以及卓悠悠等人,心中都不住的思量,暗自把自己跟凌玉霄做了对比,一个个不由得是心凉了半截。

若是任何人遇到的对手是凌玉霄,她们也知道,那就是一场苦战!

至于稍微差一些的如冷凝,程蓝等人,连胜了玉霄身边三个小师姐的把握都没有,更别说胜过玉霄了,所以知道根本就没有希望。

卓悠悠当然高兴,就算玉霄不是她对手,若是抽签遇到了玉霄,她也会自动退却,让玉霄赢,因为从小到大,在她的心中,玉霄一向是傲人族中最聪明的人,是不能败给别人的人。

就连这次天帝山前来比武中的几个高手,一个个都不仅心服。

这次天帝山来比武的弟子中,几个高手也就数还没出场的落日和索命,还有原信智,沈渊,廉政了,这五个人可谓是这些弟子中的佼佼者,其中,要论修为最高的人,无疑只有一个廉政,就连廉政看了玉霄的道术和修为,他也是自愧不如,也是暗自思量,假如抽签遇到的是玉霄,恐怕败北的一定是他了。

比试结束了,天帝山的人并没有回去,因为明日还要继续比试,而且要是一天比九场的话,最起码也要比个四天的时间,所以,最少在龙女山待上四天才行。

凌玉霄被安排到一处很安静的房间内休息,但他却没有睡。

天已经黑了下来,但他却依旧打坐调息,苦修玄门内功。

正在这时,忽听到有人敲门,就听有人轻轻道:“喂,玉霄,你睡了吗?”

凌玉霄房间内灯光微弱,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他还没有睡。

凌玉霄本以为是三位师姐或者是悠悠前来找自己玩,可是听这声音,虽然是一位女子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那四个小姑娘。

凌玉霄问道:“我没睡,是谁呀?找我有什么事?”

他站了起来,过来打开了门,只见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虽然这人已经在中年,可是却宛如少女一般的清秀可爱,丝毫看不出三十多岁的样子。

凌玉霄一看,这女子他认识,而且这女子给他的印象很不错,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玉龙九女中的第八女姚霞。

姚霞为人活泼开朗,幽默爽快,玉霄对她很有好感,要论辈分,他还要尊称姚霞一声师叔。

凌玉霄微笑道:“原来是姚师叔,深更半夜找霄儿有什么事呢?”

就见姚霞苦着脸,把一根手指放到嘴边,轻声道:“嘘,嘘。”

她神神秘秘的关上了门,然后才道:“霄儿,师娘有件事想请你帮着出个主意,我知道你聪明,鬼点子也多,就请你帮帮我。”

凌玉霄暗笑,若是叫她一声师娘,其实也不过分,必经她是自己师娘的师妹,这么算,其实也算是自己的师娘。

凌玉霄微笑道:“那小师娘尽管说说看,霄儿一定尽量帮师娘就是了。”

姚霞的脸一红,轻声道:“什么小师娘,我又没嫁给你小师傅。”

她虽然嘴里嗔怪,但谁也听得出,她其实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凌玉霄暗自好笑,微笑道:“其实呢,你跟我小师傅嘻嘻哈哈的事,我都清楚,在霄儿心目中,你就是我的小师娘,师娘请吩咐吧。”

姚霞叹了口气,道:“唉,我正是为了你小师傅的事而来,其实,你在祖师爷坟墓前说的很对,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当发现错了时,想要追回逝去的时光,浪费了的时间,当真是追不回来,空留一身遗憾了,不瞒你说,我跟你小师傅,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十几年前我们比试过后,我就对他是很……唉……只是他开始时对我很好,我也看得出,他并不讨厌我,可也不知为什么,渐渐的他总躲着我,就算我想跟他玩,跟他好好谈谈心,他都不想理我,你说说看,他的心里究竟有没有我?”

凌玉霄也叹了口气道:“师娘,不瞒你说,依我观看,我小师傅还是挺关心你的。”

姚霞喜道:“真的?”

凌玉霄点头道:“不错,是真的,只是呢,他这个人就跟孩子似的,一生总喜欢自由自在,不想有什么牵挂,也许他不想成家,是怕不自由吧。”

姚霞皱眉道:“我……我并不是一定要嫁给他,我们就算不能做夫妻,做朋友也是好的,爱一个人,不一定就是得到,只要能天天见到那个人,能天天在一起玩耍,这就已经足够了,可是他,他就是不跟我玩,唉……你帮我出个主意,我该怎么办?我想单独跟他好好谈谈,可他就是不给我机会跟我谈呀,唉……”

凌玉霄道:“哦,原来如此,师娘是叫霄儿给你想个主意,你们能好好的单独谈谈,而他不会逃走是吧?”

姚霞笑道:“正是如此,我要好好问问他,若是他真的这么讨厌我,那我何苦再跟他纠缠?唉……不当面问清楚,我这一辈子都不心安,我只想听他一句实话。”

人的心究竟能有多深,谁又能真的懂一个人的心?

人心最难懂,她只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这就已经足够。

凌玉霄不由得十分的替小师傅和姚霞两个人惋惜,难道这两个人真的像祖师爷夫妻那样,等到快要死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吗?

只可惜,到了那时候,又有多少时间可以追回?

就算死去,又有多少遗憾?

凌玉霄叹了口气,这个忙他一定要帮,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师傅也要帮,他始终对陶天喜心存感激,陶天喜对他倾囊而授,而且待他如兄弟,似朋友一般,这种师傅能有几个?

他也不希望师傅即将离开世间,当生命枯竭老去,就要死的那一刻,想起往事,会遗憾终身而去,而且他也对这小师娘很有好感,也不希望她的人生有遗憾,所以,他决定帮定了这个忙了。

但如何帮呢?又该怎么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