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4章 嗞梨花4

第四十四章 嗞梨花4

楚桂儿拍手叫道:“快快,咱们去抓萤火虫,把我们都装进去玩玩,我们要进去放嗞梨花玩去。冰@火!中文”

凌玉霄照着三个人轻轻拍了一下,微笑道:“想玩呢也可以,不过,眼下是小师娘的事重要,你们要帮我的忙,你们三个呢,就去把我师傅骗来,然后咱们就玩嗞梨花,叫他看着好玩过瘾,也想玩玩,然后呢,你们就说天不黑,看的不清楚,不太好看,我呢就出主意,说我这葫芦里可以装人,他这人好玩,一时高兴,好奇,就会拿着嗞梨花到葫芦里玩耍去了,这样,咱们就可以帮了姚师娘了,你们说好不好?”

曲仙儿道:“好吧,不过,你可答应我们了,要给我们玩的,不准反悔。”

凌玉霄微笑道:“当然了。”

楚桂儿道:“你答应我们,咱们去抓萤火虫,在葫芦里跟我们一起玩,不准反悔。”

凌玉霄道:“绝不反悔。”

洪袖儿道:“这次比试完毕,咱们回家后,就立刻玩玩。”

凌玉霄道:“一言为定,咱们拉钩。”

四个人认真的开始拉起了钩,三个小姑娘还跟小时候似的唱着拉钩的歌谣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四个人又好好的计划了一下,三个小姑娘按照玉霄所说,提着一篮子做好的嗞梨花来到这空旷之处,然后三个人手拉手的就去找陶天喜去了。

时间不大,就见三个姑娘是连拉带拽,生生的就把嘻嘻哈哈陶天喜给拉了出来,就连三老也跟着来到了那僻静的地方。

三老和陶天喜是形影不离的,一向是在一起,连住都在一起。

陶天喜这个不高兴,嘟囔着道:“喂喂喂,你们究竟要干什么?神神秘秘的,晚上不睡觉,我可告诉你们,别骗我呀,骗我我可打屁股,你们三是不是想挨揍了?”

曲仙儿照着他的头拍了一下,嗔道:“叫你来你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我们姐妹觉得陶叔叔人好,故此才叫你来的。”

楚桂儿道:“还有,是你的好徒弟喜欢你这师傅,忘不了你这师傅的传艺之恩,这才让叫上你的,你以为谁都能见到这好玩的?”

洪袖儿对着三老道:“你们呢,也就是沾光罢了,小师弟觉得你们也挺好,故此就说,你们要是愿意来玩,也不阻拦。”

陶天喜皱眉道:“是玉霄?那根本就没好事,这小子好事那能想起我?他不知道又想什么坏主意捉弄我呢,不去啦,不去啦。”

楚桂儿捏住了陶天喜的鼻子,嗔道:“你真是脏心烂肺,不识好人心!”

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谚语,因为那时候,吕洞宾在他娘肚子里还没生出来呢,连吕洞宾他娘,生他娘的祖宗,都是几千年之后才出生的,所以,他们那个年代那有吕洞宾。

吕洞宾出生的年代,是唐朝时,而玉霄所在的那个年代,约是夏朝的时期,相差几千年久远,当然没有什么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了。

三个人连拉带拽,又是撒娇又是耍赖,这才把陶天喜给生生的拉了过来。

凌玉霄一见小师傅来了,满脸是笑的迎了上去,微笑道:“哎吆,小师傅来了,还有三位老弟,真是欢迎欢迎……”

小糊涂仙咳嗽一声,道:“喂,你管谁叫老弟?没大没小的!”

谈天笑道:“你不叫叔叔,你糊涂啦?”

曲仙儿吃吃笑道:“行啦行啦,这里没外人,就别装啦。”

楚桂儿嘻嘻笑道:“小师弟都告诉我们啦,就咱们几个人知道这秘密,没人知道的,你们就别掩饰啦。”

谈天笑气呼呼的来到玉霄面前,怒道:“喂喂,你怎么告诉这三个臭丫头?你不是说保守秘密的?”

叶方士气道:“你不是说,除了咱们四个之外,不叫第五个人知道的?”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们为什么告诉我小师傅呢?”

叶方士道:“他……他这个……”

陶天喜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怒道:“告诉我怎么啦?我们亲如兄弟。”

曲仙儿照着陶天喜敲了一下,嗔道:“你凭什么打我小师弟?你们亲如兄弟,我们还亲如……姐弟呢……”

陶天喜苦笑道:“你们不是讨厌他嘛?我替你们教训他不行呀?”

楚桂儿嗔道:“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说讨厌他了?”

“就是,是你说的,我们可没说,再说了,我们打小师弟行,你打就不行……”

陶天喜连连道:“好了好了,唉……女人,真是搞不懂,我这拍马屁总是拍在马蹄子上,真是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其实呢,三位小老弟别生气呀,玉霄并没有失信呀。”

小糊涂仙气的跳了起来,怒道:“你还没失信?你告诉了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还不算失信?”

叶方士怒道:“就是,你这不叫失信叫什么?”

凌玉霄摸摸叶方士的白胡子,微笑道:“叶三弟,别生气嘛,你好好想想,我当时怎么说的?”

谈天笑道:“你说过不说的,你说,要是你把这件秘密告诉第五个人知道的话,你就是乌龟王八蛋的,你难道忘啦?”

凌玉霄悠然笑道:“当然没忘了,三位老弟,请先数一数咱们一共几个人呀?”

谈天笑皱眉道:“数什么?不就咱们这几个人,一二三四五……八个人呀,不就咱们八个人,这有什么好数的?”

凌玉霄大笑道:“着呀,我当时说了嘛,这件事除了咱们哥四个之外,我若是告诉第五个人知道的话,我就是乌龟王八蛋,所以说,我并没有失言呀。”

三个人简直都跳了起来,谈天笑怒道:“还没有失言?”

叶方士道:“这都超了人数了,不算嘻嘻哈哈,多出来了三个人,怎么没失言呢?”

小糊涂仙道:“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凌玉霄微笑道:“我若是说的有道理,那你们就要好好的叫我几声大哥,给我道个歉,这个赌不算什么吧,你们这个可敢赌吗?”

陶天喜道:“就是,跟他赌,他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明明就是失信了,他明明就是输的。”

三老也是这般认为,叶方士道:“好,我们好几年没赌了,就跟你好好赌一赌这局,看你怎么解释!”

凌玉霄微笑道:“小师傅,不知道你赌不赌呀?”

陶天喜跳起来叫道:“赌,赌就赌,你要赌什么?”

凌玉霄嘻嘻笑道:“这样吧,很简单,小师傅输了的话,就请小师傅恭恭敬敬的也叫我声大哥,这个也不难吧。”

陶天喜气的跳起来在玉霄的头上就敲了一巴掌,嗔怒道:“喂喂喂,你这是欺师灭祖!我可是你师傅!你叫我叫你大哥?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