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7章 倾诉

第四十七章 倾诉

陶天喜高兴的捧起这些酒,就大喝了起来,高兴的他大笑道:“还好,咱们是在酒这边,要是到水那边去,估计咱们就淹死了,那边有不少水呢,在咱们的眼中,可就是汪洋大海了,咦,对了,那边既然有水,肯定就有鱼了,那咱们就有吃的了!”

他高兴的又蹦又跳,又开始摸索了起来,摸了半天,终于在几十丈远的地方摸到了那个小篮子。

他高高兴兴的道:“喂,找到了,喂,你在那个位置?”

“我原地没动,就在你前面。”

陶天喜摸索了半天,终于又找到了姚霞的位置,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苦笑道:“唉,没有光的世界真是痛苦呀,现在我才懂得做瞎子的痛苦了,咱们现在跟活瞎子又有什么区别?”

他高高兴兴的把一支烟花棒递给了姚霞,微笑道:“这个就是那好玩的东西。”

姚霞摸了半天,微笑道:“这是什么呀?能不能吃?”

陶天喜赶忙道:“喂喂喂,这可不能吃的呀,你可千万别吃,这个呢,是要用火点燃的,点着了就会好漂亮,好漂亮的……”

姚霞微笑道:“那你点着呀,我想要看看。”

“好吧,你等着,我点着它。”

陶天喜摸索了半天,皱眉道:“哎呀,倒霉,糟糕透了!我只带了香烛,可是没带火,坏了,坏了,没法放了,唉……”

姚霞道:“喂,我有办法放,不过呢,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陶天喜道:“你……你有火?”

姚霞道:“是呀,不过,你要答应我件事才行。”

陶天喜连连摆手道:“你……你是想让我陪你睡觉?不不不,咱们不能这么做呀,会生孩子的,这可不行……”

姚霞的脸一红,轻声道:“不是这件事,我是要你答应我,在这葫芦里一天,你就陪我一天,一辈子,你就陪我一辈子,不能离开我,因为……因为我好怕……”

陶天喜连连道:“这是自然了,这里就咱俩,我怎么能离开你呢?别说你怕,我也怕呀,这么黑,什么事也不能做,我答应你就是了,咱们在葫芦里一天我就陪你一天不离开。”

姚霞微笑道:“那好,这可是你说的。”

陶天喜道:“当然了,说话不算数是小狗,是乌龟,行了吧?快快,火呢?点着了可好看了。”

姚霞从怀中掏出了引火之物,递给了陶天喜,陶天喜匆忙的点燃了火,然后把篮子里的烟花棒都倒在了葫芦的地上,然后引燃了这个竹篮子。

刹那间,火光亮了起来,他也看清了周围的情景,只见周围无边无际的,望不到头,什么也没有,空空的就是望不到头的空地方!

只是有不少湿漉漉的酒露珠,也就是小小的酒池,望着这一望无际的空无,他的心真是没有一点着落,也空了起来。

他提着着了火的篮子照了照跟自己一样被关在这里的女子,不由得妈呀一声,连手里的篮子都丢了!

陶天喜借着微弱的光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女人正是姚霞!

姚霞微笑道:“怎么,你看出我是谁了吧?”

陶天喜气的跳了起来,怒道:“原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哦,对了,是不是你跟我徒弟设计要害死我的?”

姚霞眼珠一转,嗔道:“你还说呢,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我跟他合伙害死你?你有毛病呀?你没看我都在这里了,我这不是害自己?你用你的猪脑好好想想!”

陶天喜捡起着了火的竹篮,飞奔到姚霞近前,颤声道:“你是说,你也是被他关进来的?”

姚霞嗔道:“废话,难不成我自己爬进来的不成?”

陶天气气的咬牙道:“为什么?他为什么关你在这里?”

姚霞叹道:“唉,别提了,他说看我不顺眼,趁着我不注意,就念法诀把我关到了这里,他还趴在葫芦口上说,把我当宠物养着,按时喂我点吃的……”

陶天喜气的跳起来,狠狠的一脚蹬在了葫芦底上,怒道:“这畜生!简直混蛋!亏我对他这么好,他居然这么对付咱们!”

姚霞叹道:“他还说,说我不用怕寂寞,他说再把你关进来,说你最讨厌我,我也最讨厌你,叫咱们两个最讨厌的人在里面没事就打架,就好像斗蛐蛐一样的有趣好玩呢,他还说,要是咱俩在里面生个……小蛐蛐,那……那就更好玩了。”

气的陶天喜飞起来一脚踢在了葫芦上,怒吼道:“我要踢碎这破葫芦,我要出去,等我出去我再找他算账!”

姚霞暗暗的叹道:“唉,玉霄呀玉霄,我只能说你的坏话了,等到出去的时候,我再跟他解释了,唉,看这样子,他真生气了,恐怕出去都能把霄儿杀了。”

陶天喜用道术,发出一道又一道的真气就轰击在葫芦底上,但就见葫芦丝毫不动,姚霞叹道:“喂,你就别费事啦,你也不想想,现在的我们,犹如蚂蚁一般的大小,咱们关在这里,就好似咱们做人的时候,生活在天地之间的道理是一样的,你道术再高,能把天地毁了吗?现在呢,这葫芦就是咱们的天地,你说你能毁了天地吗?就算你仙剑在手,也刺不破这厚厚的有几寸的葫芦,虽然几寸,但在咱们现在的眼中有葫芦底足有几千尺厚呢,别废力气啦。”

陶天喜气的连蹦带跳,但也知道无可奈何了,不由得叹道:“真是……真是对不起,是我教出这种徒弟,害的你也受苦了。”

姚霞叹道:“算了,算了,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唉,咱们难道真的要被关一生一世吗?你那徒弟说了,要关我几年让我再也不敢对他无礼,现在他又把你关了起来,更不敢放出咱们去了,你想想,要是把咱们放了出去,那他不就死路一条呀?”

陶天喜哭丧着脸道:“那可怎么办?唉……幸好你也被关在这,要是我一个人被他这么关起来,那我干脆一头撞死得了,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玉霄怎么变的这么坏了?”

姚霞叹道:“谁知道呀,算了,管他呢,咱们既然被关在一起,还好有个伴,那咱们就好好的在这里玩。”

陶天喜道:“对对对,我要在他这葫芦里拉屎撒尿给他把葫芦弄脏了,气死他……”

姚霞嗔道:“你呀,真是傻瓜,现在我们这么小,你就算那个……还不是跟一根头发似的,又有什么用?对了,咱们还是玩吧,幸好我来的时候,手上有篮子,篮子里还有些吃的,来来来,咱们先放你说的这玩意玩呀。”

陶天喜本就是天真的人,根本没想到姚霞完全是骗他,还以为姚霞也是跟他一样被玉霄捉弄关到了这里折磨她呢,故此,同病相怜,当真是见到她格外的亲切,而且他内心中本就很喜欢姚霞,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要是姚霞不是女人,恐怕他们早就是好哥们了。

陶天喜一听这好玩的东西,一时又忘记了寂寞,赶忙引燃了这些烟花棒,就见黑暗的空间里一时间被烟花映的灿烂辉煌,美丽的火花照亮了整个黑暗的空间。

两个人就这么开开心心拉着手又蹦又跳的在烟花中玩了一会,等到烟花灭了,二人才意犹未尽的坐了下来。

陶天喜苦着脸道:“唉,这里没有光,黑漆漆的,你说咱们可怎么办?喂,你说,我的三个好朋友知道我被关在这里,他们会不会救我?哦……对了他们看来是毫无办法的了,他们现在的本事根本不是我徒弟的对手了,而且他们还怕他,唉……朋友,这什么狗屁朋友,还有我表弟,这什么破表弟……”

他唠唠叨叨的埋怨这个,埋怨那个,忽然道:“喂,你说,凌玉霄这臭小子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姚霞心中这个笑,但却劝道:“算了,你操这份心做什么?你都自身难保了。”

陶天喜道:“还有那三个臭丫头,我是她们的叔叔呀,我对她们多好,看到我被关了起来,也不来救我,哦,难不成刚刚葫芦一阵乱晃,就是他们打起来了不成?唉……玉霄的本事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他们都打不过他的,唉……”

姚霞微笑道:“算了,你放心,这里不会很暗的,我有这个呢!”

她说着,从脖子上轻轻取下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原来,那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一颗硕大的珠子,这珠子她挂在脖子上,藏在了里边的衣服内,故此没有人能看得见。

姚霞微笑着擦了擦那颗珠子,笑道:“这珠子叫做龙珠,是我师傅的东西,她一共有九颗这种珠子,原先是她的项链来,她把自己的这九颗珠子送给了我们九个徒弟,我们玉龙九女每人一颗,这颗珠子,可以照亮用,你要是怕黑的话,拿出它来照亮,就好多了。”

陶天喜大喜,只见姚霞手中的珠子足有小鸡蛋那么大,就见珠子清气萦绕,闪闪放光,虽然不算多么耀眼,可是周围两三丈之内,依稀可以看得清东西了。

陶天喜明白,这珠子名叫夜明珠,可是无价之宝,有了这颗夜明珠照亮,的确再也不觉得那么黑了。

姚霞把珠子塞到了陶天喜的手中,微笑道:“你带着它吧,有了它就能照亮了,就不会那么黑了。”

她轻轻的给陶天喜挂在了脖子上,陶天喜哪里肯戴着,赶忙摘下来道:“这……这是你的宝贝,我怎么能收?我不要,你收着吧。”

姚霞嗔道:“喂,我是叫你先用来照亮用,你要是方便时,也好用,别万一掉进酒池里,懂吗,咱们要是能出去,你还要还给我的,先借你用用,又不是给你,少废话……”

陶天喜只好道:“哦,那我先带着了,等咱们出去了,我替你好好教训那个坏小子,那臭小子现在很厉害了,我们九子中,恐怕只有我能打的过他了,我其他的师兄弟,想要胜他都难了,唉……也不知比武怎么样了,其实不用看,夺魁的人一定是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玉霄!”

姚霞道:“凌玉霄真的这么厉害吗?他能夺魁?”

陶天喜道:“你没看到吗?他的本事还没全用出来呢,这次夺魁必然是他无疑的,其实,这孩子真的很聪明,悟性又很高,比我都高,而且他又刻苦,所以,他的修为,已经差不多达到了第七层的境界了,而且还是清虚紫府双修,我不过才到了第八层,你说说,后辈的弟子谁能是他的对手?而且他又有九子凝冰剑,又有赤霄燚焱剑,谁能打得过他?不是他夺魁又有谁?”

姚霞道:“看不出,他真的很聪明。”

陶天喜气道:“聪明是聪明,可就是太坏啦,就算开玩笑也没这么开的,我倒要看看他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姚霞道:“其实,这几个孩子都挺聪明的,尤其是你九个一起教出来得坏徒弟玉霄更是聪明绝顶,仙儿,袖儿,桂儿,也挺聪明的,道术现在也很高了。”

陶天喜嘿嘿笑道:“她们?她们的本事,三个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的败凌玉霄!”

姚霞失声道:“啊?曲仙儿她们这么厉害,三个人打不过一个凌玉霄?”

陶天喜道:“那是自然,自小到大,论聪明,这三个丫头不及他,论悟性不及他,现在修为还是不及他。”

陶天喜喃喃道:“唉,也不知外面比武怎么样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姚霞道:“肯定是晚上呀,你要是困了,就睡一觉吧。”

姚霞依偎在陶天喜身边,二人都有点困意,相互靠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比武依旧在继续,只是众人奇怪的是,姚霞和陶天喜不见了,幸好这俩人胡闹惯了,八子和八女并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最后的九场比试也结束了,胜出的十八人有雪紫儿,谢玉霏,冷凝,卓悠悠,洪袖儿,廉政,曲仙儿,原信智,凌玉霄,楚桂儿,落日,岳盈,程蓝,索命,沈渊,华楼,魏晓晨以及薛冻。

十八个人中,有十个天帝山的弟子,有八个龙女派的人。

十八个人选出之后,接下来就要从这十八个人中,再抽签比试,再选出九个弟子。

这一次比试,再也不用分为两派了,而是按抽签决定,抽到谁谁就跟谁比试,根本不必再分什么门派了。

第二轮比试又要开始了。

凌玉霄抽取的又是九号,又是最后一场。

他好像跟九字特别有缘,但他却是牵挂着葫芦里的师傅和姚霞,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小师傅会不会恨自己?会不会生气?

但不管他怎么恨怨自己,他都决定就算他要是愤怒起来要杀了自己,那也就罢了,反正是任凭他处罚就是了。

他知道在葫芦里的滋味哪里能好受呢?

第四十八章再比

陶天喜和姚霞靠在一起,这黑暗寂寞的夜里似乎也不再那么寂寞,他们也不知睡了多久,终于睡醒了,两个人胡乱吃了点东西。

陶天喜叹道:“也不知道比试开始了没?估计要是比试的时候,玉霄带着这个葫芦,恐怕咱们要倒霉了。”

姚霞皱眉道:“为什么这么说?”

陶天喜苦笑道:“你想想看,比试到了最后,越来越多高手,凌玉霄虽然比你们门派的魏晓晨,雪紫儿稍微高点,可是几个人修为相差无几,万一要是动起手来,这个葫芦在他身上摇来晃去的,那咱们这里就好似地震了,你说咱们能不倒霉吗?”

姚霞也是苦笑,叹道:“但愿他能别带着这葫芦。”

陶天喜道:“他不带着才怪,这小葫芦他带了多年了,是片刻不离身的,唉,没办法,咱们只能受点罪了。”

姚霞忽然紧紧的抱住了陶天喜,柔声道:“天喜,不管怎么说,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是活在天摇地动的世界里,我也不在乎,哪怕咱们被摇死,摔死,我也心甘情愿,你说对吗?”

陶天喜的身子一阵颤抖,刚想离她远一点,姚霞又把他紧紧的抱住,叹道:“天喜,我对你的心你应该明白,自从咱们比武后的那一日我就对你动了情,不过你放心,我姚霞不奢求做你的妻子,也不奢求你能喜欢我,我只要能天天见到你,咱们只要能天天在一起玩,我就很满足了,爱一个人不一定就是得到,只要能见到,咱们能一起快乐的玩,一起终老,一起死,这就已经很幸福了,你不要把我当作女人好不好?咱们就做朋友,不一定就做夫妻,你能跟我一起玩吗?你能跟我不分开吗?我不想等咱们百年之后,像祖师他们那样,怀着遗憾而死,咱们只要在一起,玩到老,快乐到老,相伴到老,就算不做夫妻,没有夫妻关系,那我就很满足了,你说好不好?咱们就做朋友吧,我就做你的好朋友,你不要把我当作女人就行了……”

陶天喜眼睛湿润了,苦笑道:“你为什么这么傻?”

姚霞叹道:“人的一生活着不易,更难得是,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更是不易,我只求能每日里跟你相依相偎在一起,我也不需要什么名分,你若是喜欢男女之事,我……我可以随时满足你……你若是恶心男女之事,也不想要孩子,那我也不会强迫你,我只求你不要避开我,只求咱们能做个好朋友,在一起玩,在一起疯,在一起捉鸟,赛乌龟,抓鱼,我要像你一样,不做天地间的玩偶,咱们不做玩偶,咱们也不生孩子,也不叫咱们的后代做玩偶,受苦受罪受折磨,只要咱们俩开开心心的活一辈子我就满足了,难道这样不好吗?”

陶天喜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这红颜知己不求什么名分,只求跟他做朋友,能天天在一起,能在一起玩,一起闹,一起笑,他需要女人的时候,她可以做女人,讨厌女人嫌男女之事肮脏的时候,她可以离开,只求能跟他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忘掉烦恼,不做天地间的玩偶,这是什么情?世间这种红颜知己能有几个?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陶天喜情不自禁的亲在了姚霞的含有淡淡香气的唇上,二人相拥相吻,又拥抱在了一起。

终于,陶天喜道:“霞妹,我答应你,从此之后咱们就一起玩,也不必分什么男女了,咱们一起游山玩水,一起疯,一起闹,管他什么生儿育女的事,管他什么未来怎么样,以后怎么样,只要咱们活着的时候开心快乐,就算死了,咱们也没有后,不必挂心咱们的后人,也不用担心咱们的后人也饱受人间种种折磨了,走,咱们去玩!”

姚霞道:“去哪里玩?”

陶天喜道:“这里这么大,却是放酒的地方,咱们去那边,去那边放水的地方玩,咱们去游泳,去抓鱼,哈哈,你说多好玩?”

姚霞道:“好是好,可若是玉霄要放咱们出去,找不到咱们怎么办?”

陶天喜叫道:“这坏蛋,关起我来,能这么快放咱们出去吗?他不玩咱们就算是开了天恩了。”

姚霞脸一红,忽然紧紧的抱住了陶天喜,轻声道:“陶大哥,我有件事告诉你,你不要生气好吗?不要不跟我玩,好不好?”

陶天喜笑道:“你说吧,咱们既然是朋友,一生的朋友,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就说吧。”

姚霞叹了口气,就把自己想单独找他谈谈,去请玉霄帮忙,玉霄这才设计把他骗进来的事说了一遍。

姚霞轻声道:“其实,你的徒弟并不是坏蛋,是我求他的,而且他也不是折磨咱们,他说的清楚,关咱们三天的时间,让咱们俩好好谈谈,而且又让我带来了吃的,所以,你不要怪你的徒弟,不要怪我好吗?”

就见陶天喜蹦了起来,在地上来回的转了好几个圈子,一会生气,一会愤怒,姚霞的心一阵乱跳,还以为他被气坏了,要跟她绝交断义再也不跟她玩了,可却见陶天喜疯疯癫癫的胡闹了一会,忽然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我没看错,我的好徒弟怎么会没事害我呢?哼!都是你,女人,女人就是坏!”

姚霞挽住他的手,满怀歉意的道:“你,你生气啦?”

陶天喜气呼呼的道:“别理我,你坏死啦,哼,我不跟你玩啦!”

他甩开姚霞的手,吹胡子瞪眼的转身就走。

姚霞气的跺脚道:“喂,你真的不理我啦?呜呜呜呜……”

姚霞蹲下身子就哭,就见陶天喜走了几步,看到她哭泣,又回到她身边,连连道:“喂喂喂,你哭什么嘛?我最讨厌女人哭了,别哭啦,好吧好吧,我不怪你就是。”

姚霞哈哈一笑,对着他吐吐舌头,道:“逗你玩呢,谁哭啦。”

陶天喜怒道:“好呀你,你骗人呀!哼!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骗我,再骗我,我就不跟你玩啦!”

姚霞扑哧一声笑道:“你不是叫嘻嘻哈哈吗?不是最喜欢玩笑嘛?干嘛?这么认真做什么?”

陶天喜道:“我从此叫哈哈嘻嘻不行吗?哼,走走走……”

姚霞道:“去哪里?”

陶天喜道:“当然是去那边玩啦……”

姚霞道:“那玉霄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陶天喜嗔怒道:“找不到我,就叫我死在葫芦里好了,我死在葫芦里,臭了他的葫芦,他还背上弑师的恶名,哼,实在找不到我,要是真是我好徒弟,就自己钻进葫芦里来找我,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玩我可自己去啦?在这破地方,什么也没有,闷死啦!”

姚霞嗔道:“去就去了,反正三天还早着呢,走吧。”

陶天喜拉着姚霞的手,二人就往前走去……

葫芦外的比试也开始了。

第一轮,是廉政对程蓝,廉政击败程蓝,胜出。

第二轮是魏晓晨对薛冰,魏晓晨胜出。

第三轮是卓悠悠斗同门师姐妹冷凝,卓悠悠战胜师姐,胜出。

第四轮是谢雨霏战索命,谢雨霏胜出。

第五轮是曲仙儿跟师兄落日比试,两个人差不多,但落日战了一会,就认输。

第六轮是雪紫儿斗楚桂儿,楚桂儿跟雪紫儿一场苦斗,必经是雪紫儿技高一筹,胜出。

第七轮是洪袖儿跟沈渊比试,沈渊那里能赢洪袖儿,虽然彼此都差不多,他也不想赢了师妹,故此,洪袖儿胜出。

第八轮是岳盈斗原信智,岳盈比师妹梨花枪倪梨姗的修为还要高一些,故此,原信智败北。

而最后第九轮是凌玉霄跟楚天祥的徒弟华楼的一战。

凌玉霄一看对手是师兄华楼,不由得是十分为难。

华楼是楚天祥的大徒弟,也是楚桂儿的大师兄,凌玉霄虽然跟华楼不算太熟,可是也认识,要跟华楼一较高下,究竟该怎么办?

华楼微微一笑道:“小师弟,不必客气,咱们比武过招,不必让我,咱们公平一斗,我想看看小师弟的技艺究竟怎么样了,来吧!”

楚桂儿噘着嘴道:“大师兄,加把劲,打败他,替我好好教训他!”

楚桂儿败给了雪紫儿,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心里却不高兴,其实以她的修为能跟雪紫儿比斗一个多时辰不分上下,所有人早就心服了,只是她运气不佳,遇到的是绝顶高手,而且她功力尚浅,又缺少经验,这才败了一招,其实也没有什么。

华楼微笑道:“桂儿,这个恐怕你要失望了,小师弟的本事你也见到了,我怎么打的过小师弟呢?看来,你要想教训他,只能你自己去了。”

楚桂儿嗔道:“那咱们换换,我跟他打,哼,他不敢赢卓悠悠,我看他敢不敢赢我!”

凌玉霄又好气又好笑,使劲拧了拧她的脸蛋,笑道:“你要跟我打,我虽然不赢你,可是我专打你的屁股,我就脱下我的追日靴用鞋底打你的屁股,等打你三百鞋底后,再叫你赢,这个你满意吗?”

楚桂儿红着脸,嗔道:“你这混蛋,无赖……”

凌玉霄握住她捶打自己的手,微笑道:“好了,小师姐,别闹啦,我向你保证,等我打进决赛,遇到那个紫雪儿,我替你好好的教训她,好不好?”

楚桂儿高兴的道:“真的?”

凌玉霄笑道:“自然是真的。”

楚桂儿哈哈笑道:“那好,你要加把劲,打败我大师兄。”

华楼苦笑道:“喂喂,桂儿,他两句话你就帮他了呀?”

众人均是微微一笑,都知道楚桂儿输的其实不服,这口气还真没出。

华楼拉着凌玉霄道:“小师弟,来吧,咱们好好切磋切磋吧。”

凌玉霄点头,然后摘下了那个小葫芦,看了看曲仙儿,递给了曲仙儿道:“六师姐,你先帮我拿着点,记住,没事别乱晃呀……”

曲仙儿点头道:“我明白的。”

楚桂儿气道:“为什么不交给我?”

曲仙儿知道她气不顺,把葫芦递给她,道:“这行了吧?”

楚桂儿道:“这还差不多,哼,为什么不能晃?我就晃,就晃,哈哈,哈哈哈……”

凌玉霄赶忙夺过了葫芦,叱道:“你疯啦?”

她这一晃不要紧,陶天喜跟姚霞正在葫芦里手拉着手的找葫芦的那一面,忽然间觉得天摇地晃,晃得两个人失声惊叫,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陶天喜和姚霞幸好修为高,一看不好,二人急忙携手飞到了半空中,这才觉得好多了。

陶天喜紧紧抓住姚霞的手,苦笑道:“看来,这臭小子跟人家比武了,唉……他这么聪明,怎么这么糊涂呢?不会把葫芦交给别人先拿着?我的天,真要玩死咱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