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8章 再比

第四十八章 再比

但幸好只是晃了一会,葫芦又不再摇晃,二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楚桂儿笑的前仰后合,吃吃笑道:“哈哈,不知道他们被我搞的怎么样了……”

凌玉霄气的使劲拧了她脸蛋一下,叱道:“喂,你想要人命呀?你知道不,他们现在在里面就跟蚂蚁一般的大小,你这么晃,不要命呀?”

楚桂儿鼓着嘴哼了一声,凌玉霄苦笑摇摇头,又交给了曲仙儿叮嘱道:“六师姐,你拿着,千万别给小师姐拿着玩了,她被人家打败了,受了刺激了。”

楚桂儿气呼呼的敲了玉霄一下,嗔道:“去去去去,去比去吧,大师兄好好打他。”

凌玉霄跟华楼来到了场中,华楼微笑道:“小师弟,咱们点到即止,不必对我相让,我也不会让你的,怎样?”

凌玉霄点头道:“请师兄多指教。”

华楼用的兵器却是特殊的很,一不用刀,二不用剑,用的是一块汉白玉的棋盘,纵横十九道的围棋盘,四四方方足足有三尺大小,这兵器的确是够特殊的。

这白玉棋盘名叫黑白天机盘,纵横十九道,黑白阴阳子,可谓是奥妙无穷,包罗万象,故此,他的棋盘名叫黑白天机盘。

楚天祥是个才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他基本都精通,华楼就像师傅一样,对这些风雅的下棋,做画,他也是深得师傅真传,尤其是他喜欢下棋,故此就连手中的法器都是棋盘。

古人十分迷恋围棋,俗语道:“纵横十九道,迷煞多少人!”

华楼道:“人生如棋,其中的滋味谁又能懂?小师弟,请!”

他一晃自己的棋盘,就见围棋盘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

凌玉霄也不再客气,抱拳道:“师兄,得罪了。”

他知道,华楼作为师兄,一定不肯先动手,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师兄,他也不再胡闹玩笑了,只好正正经经的跟师兄过几招。

凌玉霄用左手一指,喝道:“冲!”

再看九子凝冰剑犹如一条银龙一般脱鞘而出,电射一般的就射向了华楼!

再看华楼,一弹自己的棋盘,就见棋盘天元位置,一道光就射了出来,再看华楼犹如在迷蒙的雾中相似,若隐若离,就好似布下了一个迷阵一般。

就见九子凝冰剑刚刚飞了去,十九道纵横交错的棋盘线,刹那间就变作了一张纵横十九道线的网罩向了九子凝冰剑,而且那网是越来越多,后面也不知有多少张天网!

凌玉霄早就知道,赶忙召回了九子凝冰剑,双剑合璧,画出一道道八卦太极图阵,迎住了这一张张的大网!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天网和幻化出的太极八卦图相撞!

一阵烟雾散去,所幻化出的幻象就这么消失。

就见华楼丝毫也不客气,把四四方方的棋盘往头上一丢,再看棋盘刹那间白光万道,他就凝立于棋盘下。

华楼手一挥,再看那十九道棋盘上,密密麻麻的就摆满了黑白子,一副残局就这么摆成。

华楼道:“小师弟,这局棋局是天机谱中的一个阵法,名叫天劫阵,请小师弟指教,不要客气,尽力破阵!”

他话说完,再看他的身畔左右,一阵阵黑雾腾起,就这么隐住了他的身子,摆在玉霄面前的好像就只有这十九道纵横交错的棋盘线,以及那黑白交替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局了。

华楼就把棋盘中的阵化做道术,他就藏于阵中,仿佛也化作了一颗棋子,但没有人知道那一颗棋子是他所化。

凌玉霄对于棋艺并不精通,当下一看这黑白棋阵,就觉得眼前星罗棋布,密密麻麻,看似不成章法,但却暗藏杀机!

看黑白棋的拼杀,似乎黑棋和白棋势均力敌,黑棋和白棋交错在一起,犹如两条长龙一般,就分布在这十九道棋盘上。

围棋据传说是轩辕黄帝无意中画了纵横十九道的棋盘线,然后创出了围棋这个奥妙无穷的东西。

凌玉霄刚一愣间,再看在棋盘上的黑白子,忽然间变化着方位,就扑向了他!

八个星位分八个不同的方向,就把玉霄困在了天劫阵中!

这路棋谱名叫天机谱,而这个棋阵则叫天劫阵!

凌玉霄当真是吃了一惊,再看身前身后,整个空中似乎都是黑白子了!

一会,黑子布成了阵袭击他,一会白子又攻他,更可怕的是,那十九道纵横交错的天网一层层,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就在这些黑白子的后面掩护。

一旦黑白子幻化出的影像被破,当剑飞出来时,无数张天网就罩向了飞剑!

再看整个天空都阴沉了下来,日月无光,黑云滚滚,杀气腾腾!

凌玉霄那敢大意,知道这迷阵极其的厉害,若是硬闯,不但破不了阵,说不定还闯进死门,中了埋伏,那样恐怕就败了!

他舞动双剑,击破了一张张天网,击碎了一块块黑白子,而他刚刚破了这一道道黑白子,再看旋转不止的棋盘上,赫然又出现了黑白棋阵!

凌玉霄不敢怠慢,还没等黑白棋阵再袭来,他赶忙双手舞剑一挥,就在虚无缥缈的空中,画了一个大圈子!

这一招就叫做画地为牢!

再看这个圈子刹那间一道道清气萦绕其中,围住了玉霄!

那无数的黑白棋就这么撞在了这道圈子上!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道圈子就被击破!

凌玉霄知道这道圈子挡不住黑白子的棋阵,而他画这道圈子也只是为了缓一缓罢了!

趁着这道圈子挡了一刹那的功夫,他赶忙运用清虚紫府真气,挥舞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又在这道圈子的里面,画了一个八卦的图形!

再看紫府真气幻化出的八卦阵,闪烁着紫红色的光芒,赫然就出现在空中!

凌玉霄不敢停留,赶忙把手中的赤霄燚焱剑插入了虚无缥缈的八卦阵中!

那把赤霄燚焱剑就插在了乾位之上,镇住了这紫府真气幻化出来的护体八卦阵!

然后玉霄又用九子凝冰剑画了个阴阳太极图,而他就站在阴阳太极图的中间。

凌玉霄一看护体真气已经布好,黑白棋阵想要立刻破了清虚紫府八卦太极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再看,无数的黑白棋又是飞了出来,分四面八方各个方位向他攻来!

黑白棋子攻击乾位,就见乾位刹那间浮云飘渺,黑白棋犹如泥入大海一般就无影无踪!

来到震位,就见震位上雷电闪烁,刹那间也把来犯的敌人消灭!

来到巽位,早就被狂风给吹的星罗棋散!

来到坎位,早就被洪水淹没……

再看八卦阵中乾坤坎离震兑巽艮,八个方位,八种不同的幻象,就把这些来犯的黑白子给剿灭!

华楼当然知道阴阳太极八卦阵的厉害,赶忙用手一指,再看棋盘上的棋子犹如狂风暴雨一般,一波又一波的不断冲击着太极八卦阵!

任凭清虚紫府真气幻化而成的太极八卦图阵再奥妙厉害,也禁不住这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凌玉霄暗自称赞,他也只是先用着图阵防御一下,也好抽出功夫进攻。

凌玉霄一看差不多了,赶忙召回赤霄燚焱剑和九子凝冰剑!

他双手左右交叉,再看悬浮在头上的两把赤白双剑,刹那间幻化出三把剑,再一变换,又出现了三把剑!

只是极短的时间内,一十八把赤白剑就悬浮在他的头上!

凌玉霄大喝道:“冲!破!”

他用手一指,只见这些无形剑气犹如雨点一般就射向了那旋转不止星罗棋布的棋盘!

剑如蛟龙漫天飞舞,棋如星辰星罗棋布,当真是一场诡异而又奥妙无比的斗阵!

可也不知为什么,这无数的棋子总是源源不绝,破了一道又是一道,转眼间又化出无数的棋子!

凌玉霄知道这天劫阵并不好破,但这阵的破点究竟在那里呢?

攻左,右护,攻右,左护,攻上,左右夹击,攻下,前后埋伏,如何破这奥妙无穷的天劫阵?

难道这天机谱真的这么难破不成?

忽然间,凌玉霄看到了纵横十九道棋盘上的最中间一个点上!

那个点名叫天元!

凌玉霄暗暗的道:“难道这天劫阵的破点是在中间位置?”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若是攻天元,那么天元前后左右上下的八个星位岂不是把自己围在垓心,那岂不是危险万分了吗?

凌玉霄一咬牙,暗暗的道:“我就专攻天元,二师傅传我道术时曾说过,人要有睚眦勇往直前的精神才对,我若是连这个险都不敢冒,那还谈什么报仇?”

想到这里,他双手连挥,不断激射的气剑不再乱攻,而是集中在了一起,射向了闪闪发光的天元正中而来!

就听到嗖嗖嗖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的气剑就射向了天元位置!

再看天劫阵刹那间有点慌乱,周围的棋子一个个纷纷挡住了天元正中!

凌玉霄一看,暗暗的道:“果然是在天元!”

他暗自好笑,心道:“我再来个声东击西,让你这些棋子以为我攻天元,但我却虚晃一招,然后再返回头来攻其余的八个星位,哼哼,华师兄一定以为我只是试试,看到我又攻星位,一定撤兵回护,而我就用气剑拖住那些黑白子,而却用两把真剑,来他个人剑合一,击破天元主位,破了你的天劫阵!”

想到这里,他双手一张,把所有幻化出的气剑分四面八方纷纷射向了那八个星位!

就连攻天元正中的气剑也分散而去,攻向了八个星位!

就见天劫阵中的黑白子赶忙分布四周,去救援八个主星位!

凌玉霄一看有隙可乘,那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大吼一声,左手抓住了悬浮在身畔的九子凝冰剑,右手一把握住了赤霄燚焱剑,然后人为剑,剑为人,连人带剑,化作一道光就直射天元正中!

就听到叮的一声巨响,再看漫天星辰刹那间消失不见!

那面旋转不止的棋盘也停止了旋转,落在了华楼的手上。

华楼凌空翻了出去,长叹一声,道:“唉,小师弟智勇双全,佩服佩服,我输了。”

凌玉霄赞道:“师兄的道术真是令玉霄大开眼界,小弟只是侥幸而已。”

华楼道:“非也,天元正中乃是禁地,也是最危险的地方,若是冒然而进,必然全军覆没,所以,破阵之人很少有人这么大的胆子,可是小师弟则不然,不但有勇而且有谋,你先虚晃一下,试试天元的虚实,然后就主攻天元,让我以为你主攻天元,让我调回八个星位上的兵力,然后你又虚晃一枪,又放弃进攻天元,趁着八个星位空虚,你就趁机而入,又让我以为是你是用的一招调虎离山之计,赶忙回救星位,而最后,你就来一个虚者实之,实者虚之,然后真的全力进攻天元,用全部的力量,以鱼死网破的精神跟我这阵一搏,正所谓,虚者实之实者虚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就是兵法棋阵的奥妙之处,所以我说小师弟有勇有谋,故此,我输的真是心服口服!”

凌玉霄苦笑道:“师兄过誉了,其实这阵奥妙无穷,我真的不会破,没有办法,只好全力一搏罢了,凑巧破了这局残阵,若真的下棋的话,恐怕我早就被师兄的高超棋艺给杀的体无完肤了。”

华楼哈哈大笑道:“有时间咱们下一盘,这棋呀当真是奥妙无穷,变化多端,这局你赢了,我走了!”

他说着自愿认输,也不再打,这第九局玉霄胜了。

可是玉霄胜的并不易,这次他也是兵行险招罢了。

不过,人生如棋,就要有冒险的精神才对。

而且,历来行军作战,两军对弈中,又有几个成功者不是兵行险招的?

往往就因为这些人,肯冒险,不怕牺牲,用各种手段掩饰自己的目的,然后再冒险一搏,故此才名留青史。

人类历史上无数的古之名战,兵行险招的例子数不胜数。

而由于太过谨慎,不敢冒险的人,就算有经天纬地之才,也不见得就成功。

像诸葛孔明,说聪明,三国可以说是第一人,说用兵,无人能是他的对手,可就因为他用兵谨慎,不肯弄险,故此才屡战屡败,败给了比自己智谋低,用兵差,比他稍逊一筹的司马懿之手。

要说邓艾,论智谋哪里能有诸葛的一半,可是邓艾却有勇气一拼,敢冒险,故此偷渡阴平,一举而灭了蜀国。

可见有时候人不但要有谋,而且更要有勇往直前的冒险精神。

凌玉霄胜了这局,最后一个进入了九大高手之列。

第二轮胜出者有:雪紫儿,卓悠悠,魏晓晨,谢雨霏,岳盈,曲仙儿,洪袖儿,廉政以及凌玉霄。

这九人中,竟然女人就有七个,而只有凌玉霄和廉政两个男人。

凌玉霄不由得暗自苦笑,他没想到,女人竟然这么厉害。

明日九个胜出者再抽一次签,然后九个人再比试一次,再选出胜出的五个人,然后再斗一场,到最后,看一看那一位能夺魁。

因为只有九个人,所以,经过八子和八女研究决定,抽到一号者,可以暂时的不打,就可以直接跟最后的对手决战,换句话说,九个人中抽到一号者,可以直接晋级,直接跟最后的胜出者比试,那就是八个人分为四队而战了。

抽到一号的人可以说是幸运的,因为最起码少了两场比斗。

剩余的八个人,然后就按二对九号,三对八号进行比试。

打到最后,谁最后胜利,就跟那一号对阵,然后看那位弟子能夺魁。

终于,这一场苦斗又结束了,明日,后日,还有两场比斗,这九年一次的比试就算结束了。

究竟是输是赢,凌玉霄根本没放在心上,反正不管输赢,他都会尽力而为就是了,他看得出,他真正的对手只有两个人而已,一个就是紫芒刃雪紫儿,再一个就是玉面修罗刀魏晓晨,他见识过这两个女子的道术,知道这两个女子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

楚桂儿不算不厉害,楚桂儿在这些人中的修为和道术不在曲仙儿和洪袖儿之下,可惜她遇到的是雪紫儿,故此才败北。

但不管跟谁对阵,他不想跟三个人打,一个就是曲仙儿,一个是洪袖儿,第三个就是卓悠悠,他最不愿意比试的人就是卓悠悠,至于曲仙儿和洪袖儿,这还差点,顶多赢了她们,她们不高兴一阵,他逗逗她们也就罢了。

可是卓悠悠呢?自己若是打败她,她会不会伤心?

所以,若是抽签遇到的是卓悠悠,那干脆就让她赢也就是了。

玉霄就打好了这主意,这一夜又过去了。

他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师傅,他们二人究竟现在怎么样了?

他真希望第三天早点过去,他也好早点把这两个人放出来。

第四十九章患难

陶天喜跟姚霞一直往前走去,他们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东西,也不知往前走究竟是不是葫芦的那一方,反正就这么干坐着耗三天时间,对他们两个爱动的人可难熬死了。

陶天喜拉着姚霞的手,边走边道:“唉,真是倒霉,来的匆忙,没带兵器来,若是咱们御剑而行,那可比这快多了。”

他们虽然会法术,驭物而行还可以,要是凭空的踏雾而行,那虽然可以飞一会,可坚持不了多久。

姚霞皱眉道:“是呀,咱们走着吧,反正就当玩了,我也没带剑来,只是有一把匕首,打算用来削苹果用的。”

“有总比没有好呀,咱们往前走就是,喂,你唱歌挺好听的,能唱支歌给我听听嘛?”

“我……我不太会唱的,我四师姐唱的好,我只是学学的,我基本唱的都是儿歌多。”

陶天喜哈哈笑道:“儿歌才好听呢,你就唱儿歌,成人歌曲不是情就是爱的,烦死了……”

“那好吧,我就唱了……”

葫芦外,玉女峰头。

比赛又开始了,九个人中,抽到一号签的竟然是紫芒刃雪紫儿,那就是说,雪紫儿可以不必再比,只等跟最后胜出的人较量就可以了。

雪紫儿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就算最后那人胜出,跟她要比得时候,可谓是精疲力尽了,再要战胜她可并不容易,所以,她无疑是很幸运的。

楚桂儿这个气,嗔道:“怎么她抽到了一号呢?她抽签的时候是不是抠脚啦,肯定是用臭脚熏得。”

曲仙儿这个笑,笑道:“她抽到一号又能怎么样?等我打进最后一局,好好教训她也就是了。”

楚桂儿道:“你?你省省吧,你要是遇到那个魏晓晨,说不定你就败了。”

曲仙儿嗔道:“你这臭丫头,对我这么没信心呀。”

楚桂儿嘻嘻笑道:“不是没信心,是太没信心,你跟我差不多,我都败了,你就能跑的了呀?”

曲仙儿气呼呼的过来就咯吱楚桂儿,嗔道:“你还敢不敢了?”

楚桂儿哈哈笑着,道:“不但你要败,就连袖儿师姐也必然会败的,咱们好姐妹,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你们不陪我败一次,我不舒服……”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师姐,别理她,这什么人呀,哦,你败了,就希望我们也败呀?那小师弟呢?你觉得怎么样?”

楚桂儿道:“小师弟当然不能败了,他还要帮我教训那个雪紫儿呢。”

“这臭丫头,姐姐,咱们好好收拾她,看她还敢不敢了。”

三个人正在胡闹玩笑,凌玉霄抽签也回来了。

三个人迎了上去,问道:“喂,你抽了几号?”

凌玉霄微笑道:“九号。”

三个人失声道:“又是九号?”

凌玉霄悠然道:“九号怎么了?九者,至尊也,所以我必胜。”

楚桂儿道:“切,九是最小,怎么是至尊?”

凌玉霄捏了捏她的脸道,道:“笨笨,你听没听说过九霄云外是天堂?你可听说过一霄的?你听没听说过,黄帝铸九鼎,你可听说铸一鼎的?你听说过玉龙九女,你可听说过一女的?你也知道天帝九子,还是天帝一子好听?所谓龙生九子,你听说过一子吗?所以说,九九归一,你说不是我胜是谁胜?”

三个人被说的没词了,曲仙儿道:“看来你跟九是真有缘呀,恰巧,我是七号,袖儿是六号,我只希望能跟卓悠悠再比一比,希望这次我的对手是卓悠悠。”

凌玉霄道:“喂,你跟她又不是冤家仇敌,为什么非要比个高低?她又没有捉弄过你,又没有让你尿裤子,你干嘛这么恨她?”

曲仙儿重重在玉霄头上就敲了一下,红着脸嗔道:“你说什么?你说谁尿……你混蛋,你还说呢,还不都是你,无赖,流氓……”

洪袖儿道:“师姐,你这就不对了,为什么非要跟人家比呢?”

凌玉霄道:“哎,袖儿总算说句人话。”

洪袖儿使劲扭住了他的耳朵,嗔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前说的话都不是人话是不?”

凌玉霄苦笑道:“是,是人话。”

洪袖儿道:“你先别高兴,我的意思是说,师姐跟她比过一次了,就算再比,也该轮到我跟她比比了,对不对师姐?”

凌玉霄叹道:“看来,你是一句人话都没说过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袖儿说得对,咱们三一起欺负那个卓悠悠,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傲了,怎么样,我们就是要打败卓悠悠,打败你的心肝宝贝,气死你气死你……”

四个人正在玩笑,就听有弟子叫道:“请二号弟子和九号弟子上场。”

楚桂儿一推凌玉霄道:“去吧,去吧,叫你呢。”

凌玉霄把葫芦又交给了楚桂儿,轻声道:“这次交给你了,记住,别玩了,师傅会被你玩死的。”

楚桂儿笑道:“这还差不多。”

凌玉霄御剑飞到了场中,等一上场,再看有一个白衣女子也走了上来。

凌玉霄一看这白衣女子,失声道:“是你?你是二号?”

原来,来得正是卓悠悠,卓悠悠脸色通红,轻声道:“我是二号,我也没想到你会是九号。”

凌玉霄笑道:“你是二号也好,这局就算你赢了,我走了。”

卓悠悠连忙叫道:“喂,你别走嘛,那有这种比试的?你不想进决赛吗?”

凌玉霄微笑道:“那是自然,从小到大,你见我什么时候赢过你?我凌玉霄可以赢得了天下人,只有一个人我赢不了,那个人就是你!”

就听曲仙儿气呼呼的大叫道:“喂,臭玉霄,你没打就下来,你什么意思?”

洪袖儿道:“你这合乎比赛的规矩吗?”

凌玉霄笑道:“怎么,自动认输都不行?”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喂,你要敢认输不打,我把这葫芦给你摇散了,看你还敢不敢!哼!”

她说着,使劲的又是一摇葫芦,凌玉霄大叫道:“喂,你疯啦?别想玩死人呀?”

葫芦内的陶天喜和姚霞正在走着,又觉得天摇地晃,把两个人摔了好大一个跟头。

楚桂儿气道:“那你比不比?”

凌玉霄正在为难,卓悠悠嗔道:“喂,比吧,你想我师叔被她玩死呀?再说了,你以为我就一定会输给你?你不打就走,你这明明是欺负我,哼,你要不比,我不让你下去!”

洪袖儿气道:“你要不比,这局我们替你!师姐,咱们上!”

曲仙儿道:“对,咱们上!”

凌玉霄万般无奈,只好道:“好了好了,我比还不行吗?别闹啦!”

凌玉霄暗暗的道:“看来我就跟悠悠比比,等比一会之后,我就让她一招,我认输就是了。”

卓悠悠喝道:“还愣着做什么?看剑!”

她说着,飞起一剑就刺向了凌玉霄。

凌玉霄万般无奈,微笑道:“悠悠,那咱们就比着玩玩吧。”

卓悠悠嗔道:“不是比着玩玩,我要你拿出真本事来,我看看你的修为究竟怎么样了!”

二人打着打着,再看卓悠悠丝毫也不客气,竟然真的用出的自己的看家本领,跟玉霄斗在了一起。

凌玉霄苦笑,心道:“你何必真打呢?咱们假意打几招,然后我让你赢就是了。”

凌玉霄无可奈何,只好假意的应付了几招,他的剑刚刺了出去,就见卓悠悠哎呀一声大叫,然后跌落尘埃,站起身来道:“凌玉霄,你果然厉害,我败啦!”

凌玉霄楞住了,一愣之下,赶忙追上了悠悠,道:“喂,你怎么败了呢?你没有呀。”

卓悠悠气的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你傻呀,越到最后越是难打,我败给你,不受伤不更好?何必打下去?我又不在乎什么第一不第一的,记住,你是咱们傲人族永远不败的英雄,自小到大,都是这样,你从没有败过,你不能败,去吧,打败雪紫儿,给咱们傲人族争争光,让这些人都看一看,咱们傲人族的人是最优秀的,没有人能比得上!”

她说着,头也不回的就走,只留下了凌玉霄呆呆的发愣,凌玉霄喃喃道:“悠悠,你放心,我一定给傲人族争气,咱们傲人族的人绝不能败!”

三个小姑娘当真是气坏了,这算什么比试?

打了三招两式的,对方故意跌倒,就算输了?

曲仙儿气呼呼的跑了上来,叫道:“喂,卓悠悠,你不能走,你没输,怎么就走?”

洪袖儿喝道:“你根本就没输!”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你俩这算什么比试?不算不算!”

卓悠悠回过头来,冷冷的道:“输不输是我的事,我愿意认输,谁又管的着?而且你们眼瞎了?没见到我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上了,败了一招就是输!懒得理你们三个,无聊,去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