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49章 患难

第四十九章 患难

三个人这个气,凌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不是希望悠悠输的吗?难道她输了不好嘛?哦,难道你们亲如姐妹,也希望悠悠赢呀?”

曲仙儿气道:“去你个大头鬼!我是希望她输,不过是败在我的手上!”

凌玉霄微笑道:“只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因为我替你们打败了她,你们很高兴吧。”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高兴你个大头鬼!你这就叫打败人家了?”

楚桂儿道:“你们根本就是赖皮,无赖……”

凌玉霄趁着她不注意,一把就夺过了自己的小葫芦,然后重重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叱道:“你这臭师姐,亏我把这个交给你,你就这么对待我师傅?你想他们死呀你?以后我再也不交给你们了!等我放出师傅,就告诉他们,之所以地动山摇,害的他们不住的翻跟斗,就是你这坏蛋弄的。”

凌玉霄收起葫芦,气呼呼的不再理她们。

就这样,凌玉霄毫不费力的就赢了这一局。

可怜葫芦内被楚桂儿一阵胡闹,直晃得二人东倒西歪,气的陶天喜不住的大骂道:“这小子看起来这么聪明,怎么这么糊涂?简直糊涂透顶,咱们在葫芦里,他也不想想!”

二人手拉着手,就感觉葫芦好像有点往下滑的感觉,二人索性就随着滑了下去,犹如从高高的山坡上滑下去一般。

这速度倒是比走路的速度要快多了。

陶天喜高兴的叫道:“哈哈,这个好玩,咱们应该是往下走。”

姚霞吓得面如土色,道:“喂,还好玩呢?咱们这么滑下去,裤子都要被滑破啦,看看,这么多的酒,弄的一身都是……”

二人这个狼狈,也不知穿过了多少酒池,也不知滑了多久,弄的衣服也湿了,全身一身酒气,当真是狼狈不堪。

不过二人倒是也幸运的很,竟然被顺着坡滑到了葫芦的另一面的头上,二人下滑之势太猛,就重重的撞在了一块看似像天然而成的石壁上。

幸好二人道术高强,用脚一蹬那石壁,然后二人飞身而起,飞上了半空,否则,不被撞死,也撞晕了。

幸好,葫芦又不晃了,二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陶天喜这个气,不住的跳脚大骂玉霄糊涂。

二人喘了半天气,姚霞捂着嘴吃吃的笑道:“喂,你不是喜欢玩吗,这好玩的游戏难道不正随你意吗?”

陶天喜皱眉道:“你看看,咱们这样早晚被他玩死了,要不是咱们道术高,恐怕都撞死在这石壁上了。”

二人休息了一会,然后来到这石壁前,陶天喜用手摸了摸,皱眉道:“喂,这好像不是石壁呀。”

姚霞失声道:“喂,你看哪里!”

陶天喜借着龙珠的光,只见石壁的下方竟然是万丈山崖!

二人均是暗自庆幸,这若是掉进去,还不被摔成粉身碎骨?

陶天喜拉着姚霞的手,仔细的看看,道:“喂,咱们应该到了尽头了,这道石壁的那头应该就是有水的那一头了,你看看,这好像不是石头做的,你看像什么?”

姚霞道:“听玉霄说,他这葫芦是被分成两部分的,这不用问,一定是山海老人分的,还真不是石头隔着的,好像是……好像是竹子!”

陶天喜又仔细的看了看,点点头道:“不错,不错,是竹子,我的天呀,这竹子得多大呀?”

只见这道用竹片做成的石壁,真是上拄天下拄地,高有几千尺,而下面是深不见底!

姚霞扑哧一笑道:“你傻啦?这竹片咱们要是在葫芦外看的话,不过就是半寸长,可咱们现在在葫芦内,咱们现在多小呀?”

陶天喜哈哈笑道:“不错,有道理,原来,他这葫芦一面放酒,一面放水,竟然是用一块竹片死死的塞住的,呵呵,有趣,有趣。”

原来,这道看似高达几千尺的石壁,的的确确是用竹片塞进来隔住的,故此,这葫芦才分了两面,只是放酒的这一面,还只是葫芦的一小部分,也就是说,那根竹片,就贴着葫芦壁塞了进来,葫芦是犹若两个圆形组合而成的,一个大圆一个小圆,就犹如阿拉伯数字八的形状一样,而他们现在正好在葫芦的第一个圆形的上方,所以说,要是跳下那道无底深渊,就到了葫芦的第二层了。

虽然葫芦成弧形,可是在二人看来,却是平坦的,就好像这大地一般,本就是圆的,可是在人看来,却是平坦的丝毫看不出圆来,只因为这种圆的直径太长太大了,故此看不出来感觉不出来罢了。

陶天喜望了望那无底深渊,反而哈哈笑道:“喂,我们可以去那边了,咱们往前找找,既然这是竹片做成隔离的,那就是说,竹片是四四方方的,而葫芦是圆圆的,总有缝隙咱们可以到那边去的,咱们找找看呀,哈哈,好玩,真好玩……”

二人顺着那道又宽又高的竹片往前找去。

而葫芦外的比斗又开始了,这一战是廉政对魏晓晨。

廉政是三号,魏晓晨是八号。

廉政依旧是沉稳镇静,面无任何表情,缓步走了上来。

魏晓晨是龙女派中的佼佼者,被人称之为龙女派三代弟子中三大高手之一。

龙女派中有三大高手,第一就是雪紫儿,第二就是魏晓晨,第三就是谢雨霏,这三人可谓是龙女派三代弟子中最出色的三个人了。

除了她们三个之外,再就要数卓悠悠和岳盈了,她们五个人,是龙女派中最厉害的五个人,若是再加上龙凤秋分剑秋离,飘影梨花枪倪梨姗,凝碧剑冷凝,天蓝剑程蓝的话,正好又是九个人,她们九人就被称为新的玉龙九女了。

魏晓晨人称玉面修罗刀,手中的修罗刀并不在紫芒刃雪紫儿之下,二人修为其实不相上下。

魏晓晨一身黑衣,她既然被称之为玉面修罗刀,可见生的也是美若天仙了。

这把修罗刀可谓是一把神器,据传说,乃是鬼神阿修罗的神器,刀呈紫褐色,可谓是一把杀气十足的刀。

魏晓晨的人跟她的刀一样,一样的冷,一样的煞气逼人,两道柳眉下,一双凤眼,眼角有点往上吊着,不怒而自威,薄薄的嘴唇紧闭,抿成了一道线,也是面无表情,有的只是一股逼人的杀气!

廉政一看对手是魏晓晨,他的心就是一动,他见过魏晓晨出手,知道眼前这女子可厉害至极,恐怕自己想赢都不那么容易。

但廉政也是要强的人,当先一抱拳,冷冷道:“在下廉政,请指教!”

魏晓晨也不客气,也道:“我是魏晓晨,请!”

她说话间,抽出了自己的修罗刀,只见紫气笼罩着刀身,在刀把之上还雕刻着一个恐怖的神象,这神象正是阿修罗的神象!

廉政也抽出了自己的正气鸿蒙阴阳剑,这把剑一面黑色,黑如墨染,一面白色,白如霜雪!

魏晓晨毫不客气,大喝道:“得罪了!”

说着,她手中刀就出鞘,一道紫光,直奔廉政顶门劈来!

廉政那敢大意,赶忙一横手中鸿蒙剑,就把这飞来的一刀给架了出去!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二人均是浑身一震,再看脚下的青石均碎成了数块!

魏晓晨暗自点头称赞,知道今日遇到了对手,想要战胜还真不易!

廉政也是吃惊不小,就觉得胸口发闷,被这一震之力震得血脉翻腾,不由得暗自称赞道:“这女子好大的力气!”

二人纷纷腾空而起,魏晓晨手中的修罗刀,空中紫气万道,一道巨大的光柱,化作一条紫色的巨龙,半空中,又是一刀劈下!

廉政一咬牙,暗暗的道:“你虽然力气不小,修为也不在我之下,我若是不敢接你的刀,一定会被你耻笑,我就跟你硬对硬,岂能怕你!”

廉政本也是孤傲之人,这一见魏晓晨气势太盛,好强之心也顿生,修罗刀化作紫芒,一刀斩下,他依旧不躲不避,大吼一声,祭出了手中的鸿蒙剑,迎着修罗刀而去!

就见修罗刀裹着无比璀璨的巨大光晕,轰然就斩在了鸿蒙剑上!

鸿蒙剑也不示弱,也泛起巨大的真气,两种兵器还没碰到一起,彼此散发出的无形气剑先撞在了一起!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再看,巨大的紫芒刀刃慢慢的缩小,高达几十丈大的刀,也渐渐的越来越小,鸿蒙剑也是一样,泛起的清虚紫府真气所化的刀晕,也渐渐彼此相撞,而慢慢消失!

终于,两把神器的真气均彼此相撞消失,鸿蒙剑和修罗刀也碰在了一起!

就见一道道火龙飞溅,刀和剑实实在在的撞在了一起,崩射出耀眼的火花!

二人浑身均又是一震,廉政就觉得天摇地转,胸口发闷,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魏晓晨也好不到哪里去,二人这硬碰硬,彼此互不相让,当真是谁的滋味都不好受。

魏晓晨身子一个趔趄,胸口一热,张嘴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观战的人均是大吃一惊,这几天的比试中,都是点到即止,真的重伤的人还真没有,而这俩人一出手,就是硬碰硬,乃至于相互都受了内伤,这倒是第一次。

魏晓晨擦了擦嘴角边的血渍,暗叫道:“好厉害的廉政!”

廉政也是很钦佩,但却暗自道:“只要你跟我硬碰硬,那我就跟你碰,你是女人,我是男人,我一个男人若是被你吓住,像什么男人?哪怕是死了,我也不会退半分!”

他是打定了主意,尤其是看到魏晓晨高傲冷漠的眼光,充满着讽刺和瞧不起的样子,他的心就很痛。

一种无名之火就撞了上来,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自己了不起吗?我就偏偏不信邪!

所以,廉政是咬紧了牙,也要跟她斗到底了!

她的冷漠,她的高贵,她的蔑视,她的傲气,深深的刺伤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强烈的自尊心!

魏晓晨再也不敢硬碰硬了,知道再要碰下去,不用再打,两个人必然都重伤,故此,她出手再也不那么盛气凌人气焰不可一世了。

而是召回修罗刀,开始用道术跟廉政比试,

他们打的这么激烈,谁也想不到葫芦内的天地也正打的翻天覆地!

陶天喜拉着姚霞找来找去,果然找到了一处很大很大的缝隙,两个人刚要飞过去看看,就在这时,就听到一阵阵奇异的声音响起!

再看黑暗处的缝隙中,乌压压飞来了无数的蝙蝠!

借着微弱的光,就见这些蝙蝠,足足有一尺左右大,血红的舌头,乌黑的羽毛,显得是那么阴森可怖!

陶天喜大惊失色,失声道:“吸血蝙蝠,小心!”

姚霞吓得面如土色,幸好两个人都是高手,临危不乱。

陶天喜赶忙一拉姚霞的手,二人飞身就往后走!

再看乌压压的蝙蝠也不知有多少,就从那道竹壁后的缝隙飞了出来,奔他们撞来!

陶天喜大吼一声,然后左手一挥,右手一划,再看凭空中一道道清虚紫府护体真气幻化而成的阴阳太极八卦图赫然出现!

他赶忙拉着姚霞跳进了太极图中!

再看无数的吸血蝙蝠乌压压一阵乱撞,就撞在了奥妙无穷的太极八卦图上!

陶天喜的道行该是多高,他画出的太极八卦图的护体气罩,比凌玉霄的威力要大得多了,只是可惜,他的两把日月风雷刀不在,这威力又减弱了几分!

就听到吱吱吱蝙蝠的叫声不绝于耳,然后前仆后继的就撞在了八卦阵上!

然后就是一阵阵巨响,无数的蝙蝠就被紫府真气幻化出的八卦阵所击毙。

姚霞定了定神,道:“呀,这么多蝙蝠!怎么办?”

陶天喜沉声道:“不用怕,以我的修为,我画出的太极八卦阴阳阵不会轻而易举的被攻破的!”

姚霞从没有见过陶天喜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过话,知道陶天喜现在不再胡闹,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十分的认真。

姚霞紧紧握住他的手,叹道:“就算死,咱们能死在一起,我也很开心了!”

陶天喜也握紧了她的手,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就算死,我也要死在你前头!”

他说着,轻轻的吻在了姚霞的樱唇上,柔声道:“唉,都是我贪玩,若是咱们不到处走,怎么会遇到这危险,看来,这葫芦内可谓是别有洞天,生命不但有咱俩,还有不少活的东西。”

姚霞脸色微红,轻轻道:“傻瓜,我又没有怪你,其实,这也蛮好玩的,这游戏恐怕你没有玩过吧。”

陶天喜哈哈一笑道:“哈哈,说的不错,当真是好玩的很,既然你不怕,那咱们就好好的玩玩!”

姚霞嗔道:“还玩呐!再要胡闹,咱们可就被蝙蝠给吸干净血了,到时候变成了一具具枯萎的僵尸啦。”

陶天喜微笑道:“想吸我的血,那有这么容易?看我的!”

姚霞叫道:“小心上面!”

再看有几只蝙蝠从半空中透过八卦太极阵飞了进来,俯冲着就扑向了二人!

陶天喜大叫一声,还没等他动手,就见姚霞凭空一抓,用了一招玉女玄冰诀中的凝气为冰的功夫,一抖手,把一道道冰雹洒出!

就听到吱吱吱吱几声凄厉的叫声,十几只蝙蝠早就被击毙!

陶天喜大笑道:“我忘了你也是高手了,你的玉女玄冰诀的功夫,当真是了不起,唉,只可惜,我这太极八卦阵缺少了两把刀镇住上方,故此才有破绽,对了,你的匕首呢?”

姚霞从怀中抽出匕首,陶天喜道:“这匕首,虽然不如我的双刀,可是也凑合着用了!”

他嘴里念念有词,然后脱手把匕首祭出,就见匕首旋转不止,就把上空唯一的破绽给封死了!

陶天喜笑道:“现在好了,一时半刻这些畜生是攻不破咱们的阵的,趁着这段时间,咱们作法对付它们!”

姚霞点点头,二人背靠背的靠在了一起,然后纷纷作起法来,拿出了自己的本事。

陶天喜虽然没有了刀,可是运用先天真气化气为剑的功夫却依旧能用,虽然比用刀差一些,但也勉强应付了。

陶天喜双手挥舞,再看他们两个人脚下的这个一丈左右的大圈子中,无数的气剑开始浮现在空中,气剑越聚越多,越聚越多……

姚霞也没闲着,她赶忙咬破中指,用嘴吸允了一口血,然后用力一喷,喷在了周围的空气中,然后双手画了几个符咒,用了一招化血为箭的功夫!

再看整个圈子中到处都是气剑和血箭了!

二人一看差不多了,而且太极八卦阵也就要被蝙蝠撞破了,这时正是进攻的好时机。

陶天喜大吼一声,双手连挥,再看那些幻化出的气剑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姚霞也是如此,双手一挥,漫天的血箭也飞向了那些吸血蝙蝠!

二人的功力是何等的深厚,虽然发出的是气剑和血箭,均是真气幻化而出的,可要是射中蝙蝠,也足矣射杀这些血蝙蝠!

再看这些蝙蝠,被无数的气剑和血箭射中,空中滋滋滋的凄厉叫声不断,犹如雨点一般的簌簌簌簌的不断的落下了半空,转眼间,二人的脚下就被这些蝙蝠的尸体所包围,除了那一丈多的空地上之外,其他空地,早就被蝙蝠的尸体所布满!

这些蝙蝠在这葫芦里也不知生活了多久,这一次遇到了这二人,可谓是倒了霉。

陶天喜的道行该是有多高,姚霞的道行也不比陶天喜低,二人这一联手,当真是无坚不摧,这些蝙蝠想伤了这二人可谓是太难了。

最厉害的还是要数姚霞了,这倒不是她的法力比陶天喜高,而是她化气为剑,化气为冰的本事最适合这种攻击了,她又用血喷在空气中,来一个凝气为冰,化冰为血箭的功夫,这一来更是凌厉至极了。

化血为箭的功夫本就是玉女玄冰诀中攻击力最大的一招,跟卓悠悠曾用的那招雪崩霜散的招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比那雪崩霜散的威力还要大。

二人这一拼命,用出了各自的真本事,那些吸血蝙蝠可受不了这种攻击了,只是那道太极八卦阵图就冲不破,再加上这么多血箭,当真是被射杀了大半,余下的蝙蝠一看不好,纷纷是逃之夭夭!

二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脚下实在是污秽不堪,除了黑血就是黄脓,当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二人飞身飞离了这危险的地方,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找了个小酒池,清洗了一下身上的污秽,这才又坐在了一起。

陶天喜长叹道:“唉,真是好险好险,这小小的葫芦内居然这么危险,真是想不到呀。”

姚霞笑道:“你别忘了,这可是神葫芦,这么多年了,那边都是水,潮湿的地方有蝙蝠,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不但有蝙蝠,估计那边的水中,还有大鱼呢,说不定一口就把你吃了。”

陶天喜笑道:“怎么会呢?龙鱼以前就在这水塘里,龙鱼都没事,咱们能有事?”

姚霞道:“你傻呀?龙鱼能有事?那可是神鱼,什么大鱼,猛兽了,吸血蝙蝠了,见到了龙鱼,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避之都来不及呢,它能有事?而且,龙鱼也好几年没在这葫芦里生活了,估计,那边除了水呀,鱼呀什么的,说不定还有蛇呢!”

陶天喜哈哈笑道:“你怕了吗?”

姚霞叱道:“谁……谁怕啊?谁怕谁是乌龟王八蛋,你去玩,我就跟你去,谁怕谁?”

“既然你不怕,那咱们休息一会,就到那边看看去,看看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咱们看看就回来,你说好吗?”

姚霞道:“好,听你的,咱们等会就去。”

二人休息了一阵,就又开始往前摸去,这二人也是艺高人胆大,更是寂寞的太无聊了,能找点好玩刺激的事玩玩,他们还觉得很有趣。

而且,他们真的很好奇,葫芦的那一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好不容易来一回,若不去看看玩玩,当真是白来一趟了。

第五十章洞外洞

比斗依旧在继续,两个人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可谓是不相上下,这时,两个人都拼斗了有一个多时辰了,竟然依旧在酣战。

玉面修罗刀魏晓晨再也没有了那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气焰了,香汗已经湿透了黑衣,她的衣服是黑色的,可是她的脸却是越来越苍白。

廉政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发现,眼前这个黑衣少女是那么的坚毅,那么的好胜,也是那么的无情和冷漠!

难道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廉政正在考虑是不是该让让她,让她赢了也就算了。

其实,要是魏晓晨脸上稍微有点笑容,出手稍微留点情,不用那种轻蔑的眼光看着他,他也许早就让她赢了这一场了。

正是她的高傲和蔑视,才激起了他埋在内心深处那强烈的自尊心和好胜心罢了。

就在这时,忽见魏晓晨猛然召回修罗刀,忽然猛地割破了左手的中指,把这一道道血就涂抹在了修罗刀上!

就见她挥挥洒洒,指指划划,在修罗刀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奇奇怪怪的符号,那诡异的符咒,好似什么咒语一般的可怖!

廉政大吃一惊,她这是要做什么?

魏晓晨把鲜血摸在了修罗刀上,只见修罗刀顿时阴气大盛,黑气也滚滚而生,刹那间,只见整个天空似乎都阴霾了下来!

有不少弟子惊呼道:“修罗之门!”

不错,魏晓晨正是要用修罗刀的阴气煞气,开启修罗之门,将无上的阴气和煞气集于一体,利用自己的鲜血,激活修罗刀的诡异之气!

就连八子和八女都为之动容!

魏晓晨的师傅罗贞不由得一声叹息,轻轻道:“晓晨这孩子那都好,就是太过好胜,这修罗门一开,煞气太重,你就算赢了,还不是同样受伤,你这是何苦?”

凌玉霄也冷汗直流,他没想到,玉面修罗刀魏晓晨竟然还会这种诡异的法术,这当真是令人惊异非常。

只见滚滚黑雾腾腾而起,魏晓晨就在黑气中,只见她的身子似乎抖了一抖,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魏晓晨把刀往天空一指,只见一道黑气直透云霄,然后她左手如兰花指状,掐着法诀,嘴里念念有词,忽然厉声道:“修罗尊神,赐我力量,九幽冤魂,为我所用……”

廉政的心猛地一颤,对于这种诡异的道术,他也学过,铁面无私应天生,就善于这种诡异的道术,他是应天生的大弟子,当然也学过了,他知道,开启修罗之门,聚万般煞气于刀上,然后利用本身的修为驾驭驱使,可谓是天下无敌的道术,也是十分诡异可怖的道术!

廉政不敢怠慢,知道魏晓晨为了打败他,已经尽了全力!

这将是最后一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一搏!

廉政一咬牙,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也咬破了中指,将自己的鲜血也涂抹在了自己的正气鸿蒙阴阳剑上!

他将中指的鲜血涂抹在了黑色的一面,然后刷刷刷刷刷,一挥手中的鸿蒙黑白剑,只见阵阵黑雾也是腾腾而起,将他隐蔽在黑云中!

刹那间,魏晓晨就已经作法完毕,就见魏晓晨的修罗刀阵阵黑气滚滚而出,在滚滚而出的黑气中,似乎隐隐有千万的阴灵恶鬼在四周张牙舞爪的乱舞!

魏晓晨用修罗刀一阵阵挥舞,再看这千万的幽魂忽然间就聚集在了这一刀上,似乎所有魂灵的阴气煞气都被这修罗刀所摄走,所有的精华都被修罗刀吸净!

魏晓晨大吼一声,然后一晃修罗刀,顿时就见修罗刀一道道黑雾蒸蒸而起,在黑雾中,就见九把一模一样的修罗刀分九个不同的方位激射而来!

可飞去的时候是一把把修罗刀,可就要扑到人的身上时,却又化作了九个青面獠牙,张着血盆大口的厉鬼幽魂!

就听半空中嗷嗷嗷嗷凄厉的鬼叫声接连不断,整个天空完全阴暗了下来,人们好像到了一个幽魂的世界一般,令人不寒而粟!

三个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道术,一个个面如土色,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都紧紧的抱住了凌玉霄,仿佛在这一刻,只有他才是唯一的靠山,唯一的人类了!

就见九把修罗刀幻化出的厉鬼怨气,刹那间就扑向了廉政!

再看廉政,将那把鸿蒙剑往空中一抛,再看染上他鲜血的黑面,顿时黑气也是滚滚而出,刹那间,在他四周形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洞,就见黑洞中黑烟滚滚,似乎无边无际,难道黑洞的尽头就是世界的尽头不成?

廉政好像在黑雾中消失不见,好像就消失在那无底的深洞中!

九幽厉鬼咆哮着就扑向了他,也扑进了黑洞中!

一阵狂风吹过,再看九幽厉鬼就这么扑进了黑洞中,顿时就消失不见!

就见廉政的身子猛地一震,哇的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这一口鲜血又喷在了这把鸿蒙阴阳剑上!

魏晓晨大吃一惊,她也没想到廉政居然也会这种邪门的法术,而且似乎比自己都要精通!

廉政一口鲜血喷出,再看黑剑之上,阴气更盛,就见狰狞的厉鬼似乎隐隐而现,正在吞噬着他的精血!

而他黑面的剑上那七颗北斗七星,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层的黑气,就见七颗北斗星不停的转换方位,然后就是嗖的一声,那七颗北斗七星似乎脱剑飞出,就在虚无飘渺的四周布下了一个北斗七星绝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