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0章 洞外洞

第五十章 洞外洞

廉政手舞黑剑,踏罡步斗,就在阵中若隐若现!

魏晓晨暗自称赞,大吼一声,一挥凝聚着九幽厉鬼无上煞气的一刀当头斩下!

可等她刀斩落,忽见北斗七星阵中七颗璀璨的星辰化作了七条青龙,张牙舞爪就扑面而来!

而与此同时,就见廉政将手中鸿蒙剑猛地一翻,黑面顿时不见,白面交替而来,刹那间,就见白面上那个红如烈日的圆圆的似太阳的东西,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就把这黑暗给照亮!

正气鸿蒙阴阳剑,分为黑白两面,一面黑色,一面白色,那白色的一面,剑身上有个太阳的图案,就是那太阳的图案迸发出无比的光辉,映亮了整个天际!

再看修罗刀猛地一顿,似乎那些厉鬼煞气被这无上的光明给征服,顿时黑气消散,九幽十魂也被烈日屠戮殆尽!

魏晓晨失声惊叫,她没想到,廉政居然有这么一招,正气鸿蒙剑原来一面是阴气森森,一面是正大光明的无上正气,那象征着无上正气的光明在刹那间就击溃了来自九幽的冤鬼幽灵,她这道术无疑是被破!

她的道术虽然被破,可是这一刀依旧是奋力挥下!

空中紫芒大盛,就把那七条青龙给粉碎!

廉政怒吼一声,手握鸿蒙阴阳剑,丝毫不退,就迎着修罗刀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天地似乎都被这两人的刀剑之威所震撼!

二人这凝聚全身之功力的一搏,当真是威力奇大,廉政一个趔趄,从半空中就跌落尘埃,魏晓晨也不例外,一口鲜血喷出,也从半空跌落。

二人同时又站了起来,魏晓晨怒目而视,刚想挺刀再斗,就见廉政一摆手道:“魏姑娘道术高绝,这一局我输了,不必再比了。”

魏晓晨愕然一惊,她看的出来,要说输了的话,也应该是自己,必经自己的法力被破,可他为什么就这么认输?

就见廉政漠然一笑,然后转身就走。

魏晓晨楞呆呆的呆在了原地,眼中再也没有了那种不可一世的气焰,相反的泪水湿润了,他竟然有心想让,这是为什么?

廉政漠然长叹,他虽然可以继续打下去,但再要斗下去,二人势必拼个你死我活,均是身负重伤,又不是仇敌,这是何苦呢?

他本就想让她赢了就算了,可是魏晓晨咄咄逼人,令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故此他才跟她一搏,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怕她,也并非不如她,只要她明白了这一点,也就算了。

所以,他才自动认输,让魏晓晨赢了这一局。

谢雨霏,倪梨姗大叫一声,然后赶忙上去扶住了大师姐。

魏晓晨凄然一笑摆摆手,然后缓步而下,咬紧着银牙,竟然自己走了下来。

她的坚强,她的傲气,早就把所有人征服,就连凌玉霄都暗暗的钦佩,佩服她果然是一位出色的女子。

这一局魏晓晨胜出,可是没有人觉得廉政败了,相反的对廉政的大度却是佩服至极了。

下一场是谢雨霏跟洪袖儿的一战。

洪袖儿信心十足,缓步走进场中,一场比斗又开始了。

“你说,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比试进行的怎么样了?”

姚霞拉着陶天喜地手边走边问着。

陶天喜微笑道:“其实不用看也知道,这些孩子中,最厉害的是凌玉霄,然后就是雪紫儿,魏晓晨,谢雨霏,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对了,还有廉政,这孩子坚毅无比,虽然资质没有玉霄高,可是刻苦努力,道术非同一般,若他跟以上任何人拼死一战,恐怕就要两败俱伤了。”

姚霞道:“那廉政能打得过魏晓晨,雪紫儿几个人?”

陶天喜点头道:“他们都是半斤八两,包括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她们,都差不多。”

姚霞道:“那凌玉霄呢?凌玉霄若是斗雪紫儿,魏晓晨她们呢?”

陶天喜微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凌玉霄我这宝贝徒弟能赢了。”

姚霞撇撇嘴道:“你的徒弟真的这么厉害?”

陶天喜跳了起来,叫道:“这还用说?凌玉霄的本事你们没见过,他可是我们九子一起教出来的徒弟,他除了没学应天生的道术之外,我们八个人的本事都被他学净了,若是再过个五六年,他都能做我师傅啦!”

姚霞道:“他要胜雪紫儿,魏晓晨难道不费劲吗?我就不信了!”

陶天喜道:“当然是费点劲,不过绝不会像雪紫儿,魏晓晨,廉政他们比试那样,弄个两败俱伤的,因为他的道术比他们都要高一筹,所以,最终他必胜无疑,也绝不会重伤,至于其他人,若是彼此认真拼斗,定然是两败俱伤。”

姚霞嘻嘻笑道:“那我问你,凌玉霄若是遇到了卓悠悠呢?你说他们谁会胜出?”

陶天喜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凌玉霄胜了,卓悠悠的本事虽然不错,可是还比不上雪紫儿,魏晓晨,廉政他们,你说谁赢?呀……不对,凌玉霄若是真的遇上了卓悠悠,恐怕是卓悠悠胜出了,那臭小子是无论如何不会赢她的,这倒是难题了,不会这么巧吧?”

姚霞嘻嘻笑道:“怎么不会呢?只要两个人有缘,就会相遇,若是太过有缘,恰巧对阵,那又有什么奇怪的。”

陶天喜叹道:“算了算了,管他谁输谁赢的,最好凌玉霄别死了,死了就没法放咱们出去啦,那咱们可真的在这里面过一辈子了。”

姚霞柔声道:“难道这样不好嘛?”

陶天喜气道:“好你个大头鬼,走吧,闷死啦!”

二人边走边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又来到了别处的缝隙处。

再看蝙蝠似乎都已经不见了,也许被杀的差不多了,剩余的那些蝙蝠早就逃之夭夭了。

下面就是一处巨大的口子,一直通往了对面,就好像石壁被凿穿了一般的大口子,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通道。

其实,这个大口子,不过就是竹片上被削掉的一块而已,可在他们的眼中,却是一条无比宽大的通道了。

其实这竹片只有小手指头半个指甲盖厚,可是在这里面,却犹如几百丈厚一般。

二人慢慢的沿着这道口子往前走,而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高崖!

万丈高崖下其实就是深不见底的河水。

就这么小心翼翼的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了这道竹壁的尽头。

眼前的景象让二人真是大吃一惊,诧异的很!

原来,这边果然是葫芦的另外一边,可是却跟装酒的那一面完全不同!

只见这边,一望无际的汪洋,不过这些水多数是龙陵灵渊的水以及傲人族小河中的水,这些水都是淡水,并不是海水。

这还不是奇异之处,最令人称奇的是,这边不但有水,而且还有山!

只见,山山水水,水水山山,简直犹如外面的世界一般!

无数的小山就被水没在了脚下,山下就是犹如汪洋一般的小河,山上花花草草,葱葱郁郁,还有不少野果挂满了枝头!

不但有山,有水,而且居然还有月亮!

这里究竟是葫芦,还是另外的世界?

这哪里是葫芦,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虽然不算大,可是在他们现在这么渺小的生命眼中,这里就是天地人间!

其实,他们本身并没有变小,还是原先那般的大小,只是这是个神葫芦,他们一走进去,葫芦变大了而已,故此,他们才感觉自己的渺小。

二人满怀惊奇的坐在竹壁上,只见葫芦内的景象一览无遗!

这里果然大的很,看这样子,竟然犹如天帝山囚牛峰那般的雄伟壮丽,那么的宽广辽阔!

姚霞半响才惊叫道:“哇,好美呀!陶大哥,你看那边,那座山多像天帝山,那座山,多像龙女山呀!”

陶天喜感叹道:“没想到这葫芦内居然有山有水,这怎么可能,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呀!”

姚霞指着那圆圆的冷月叫道:“看,哇,哪里还有月亮呢!”

的确,那的确像极了月亮,好圆好圆的月亮,圆的就像十五的月儿一般,是那么的皎洁明亮!

难道那真的是月亮吗?葫芦内怎么有月亮?

更令他们惊诧的是,葫芦内不但有月亮,而且还有星辰,只见无数点闪闪发亮的星星就布满了幽暗的天空。

陶天喜沉吟片刻道:“霞妹,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之所以有山有水,还有月亮和星星,估计都是盘古尊神的灵气所化而成,这里应该就是盘古尊神死去的地方!”

姚霞失声道:“盘古尊神?”

陶天喜点点头道:“我听师傅讲过,盘古尊神开天辟地后,死去,左眼化作太阳,右眼化作月亮,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化作了世间万物,而师傅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处,不在别处,正在昆仑山山巅!”

姚霞道:“那又如何?昆仑虚是神山,这跟这里又有什么关系?”

陶天喜道:“昆仑山最高处的昆仑虚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山层层叠叠的分为九层,盘古就在昆仑开天辟地的,你知道吗?这个紫藤葫芦是在昆仑山上的仙藤上摘下来的,据传说只有三个这种葫芦,第一个是咱们道家鼻祖太上老君所得,他羽化成仙,没有人见到这个葫芦,第二个就被我好朋友,醉乾坤小糊涂仙所得,他爱如至宝,用来装了美酒,而这第三个紫藤葫芦,就被山海老人获得,山海老人用这个小葫芦装酒,装水,以便游历四方之时,饮水方便之故,山海老人死了后,这宝葫芦就送给了我徒弟凌玉霄,这里之所以有月亮和星辰,定是盘古尊神死后的一些灵气被这个葫芦所吸收,所以这葫芦能装载万物,成为了神葫芦,而且葫芦内还有月亮和星辰,必然是盘古尊神的灵气所化而成的,所以,我才怀疑这葫芦乃是吸收了盘古尊神的灵气所化而成的。”

姚霞点头道:“呀,你说的真有道理呀,喂,你说那月亮是什么呢?咱们要不飞到月亮上玩去吧?”

陶天喜苦笑着摇摇头道:“咱们这么小,那月亮这么高,你说,以咱们御剑飞行的本事,想上哪里去,恐怕一年也飞不到呀,咱们是上不去的,不过嘛,若是玉霄的龙鱼和天马在,要飞到哪里,把那颗月亮摘下,还是可以的,否则,以咱们的修为,是飞不上去的,而龙鱼和天马则不同,那可是灵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兽。”

姚霞无比的羡慕,叹道:“唉,没想到凌玉霄这么有仙根和仙缘,龙鱼和天马竟然成了他的坐骑,而且跟他是那么的要好。”

陶天喜笑道:“这小子的确是福泽深厚,要不我们九人也不会这么喜欢他,这小子不但聪明,而且还幽默风趣,更难得的是,他心地良善,之所以免了他的拜师礼,一个固然是因为山海经的缘故,再一个也是因为他非是常人,若是这世上真有生死轮回这回事的话,他恐怕就是天神降世,所以,顺天而行,我们都不能不收他,叶方士善于观象,他曾给玉霄看过像,虽然看不出什么玄机,可是看得出他必然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其实,只论他的运气就非同一般了,傲人族惨遭灭族,只有他有惊无险,而且又恰巧在山海老人死的时候,得到了山海老人的所有宝贝,据说,山海老人没死之前,那条龙鱼见到他就亲热的很,仿佛等待千年,只为了等他一般,那条龙鱼被山海老人所获,十几年,那条龙鱼才跟山海老人相熟,才让山海老人触摸了,可是他呢,见龙鱼第一面,这龙鱼就跟他亲热的很,你说说,这怪不怪?”

陶天喜跟三老相处的太久,三老又跟玉霄很熟悉,早就把玉霄的事弄得一清二楚了,陶天喜也是对玉霄的事了如指掌了。

姚霞叹道:“的确怪的很。”

陶天喜道:“还有呢,说出来,吓你一跳呢,上古十大神器中,我们天帝九子手中有两种,一种是龙吟伏羲琴,在我大师兄曲天赋手中,另外一个是百味神农鼎,在我五师兄齐天寿的手中,另外还有天机镜,在叶方士手中,你可知道,玉霄一个人身上就怀有两种神器,一样是日月乾坤袋,再一样就是捕风捉影追日靴!”

姚霞惊道:“怎么,他除了有追日靴之外,还有乾坤袋?”

陶天喜点头道:“不错,他藏着的那个不起眼的破口袋,就是日月乾坤袋,追日靴你也见到了,这两样都是山海老人赠给他的,还有咱们在这里的小葫芦,都是山海老人送给他的,除了这个之外,你也见到了龙鱼,你也见到了天马,但你注没没注意到经常落在他肩头的那只不起眼的鸟?那可不是一般的鸟,那可是精卫鸟,据说精卫鸟已经绝种,这只精卫鸟是最聪明的鹦鹉和精卫鸟**所生,故此,这只鸟可谓不但聪明,而且还善于说话,会的话可多了,简直都神了!这种种奇遇,若不是运气极佳,福缘深厚之人,又怎能获得这些?最近,他又得到了九子凝冰剑,你也看到了,我说他必然能夺魁,不但因为他本身的道行已经很高,而且这种种机缘和运气,谁又能比的上他?”

姚霞叹道:“这孩子的确是机缘神奇,哎……你说,这葫芦既然吸收了盘古尊神死后的灵气,你说说,盘古尊神所用的那把开天辟地的神斧能不能在这呢?”

陶天喜眼前一亮,哈哈笑道:“是呀,说不定盘古死后,那把斧头也被吸进了葫芦内呢,故此再也找不到了,难不成真的在这葫芦内?哈哈,要真能找到那就太好了!”

姚霞笑道:“好什么好,你又不用斧头做武器,要盘古斧做什么?”

陶天喜笑道:“我虽然不用,可是我六师兄开天力神洪天福可以用呀,最近,玉霄无意中找到了赑屃,再要找到了开天辟地斧,那当真是再好不过啦,走吧,咱们到山上去看看呀。”

姚霞道:“去找盘古斧?你以为真有呀,万一有什么野兽,咱们不被吃了呀?”

陶天喜哈哈笑道:“灵物自然有缘人得之,咱们来到这里,就是有缘之人了,再说了,以咱们的道行还怕什么野兽?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就去玩会吧,你看看,那边的山多美呀,咱们去摘几个果子吃,再到河里抓几条鱼吃,哈哈真好玩,好玩极了!”

姚霞道:“那好吧,可是咱们怎么下去呢?这里这么高!”

陶天喜哈哈笑道:“你傻啦?咱们可以御剑飞过去呀,以你我的本事,飞过去还不成问题。”

姚霞皱眉道:“飞过那边的山头是不成问题,可是咱们飞过去就飞不回来了呀,那可怎么办?”

陶天喜哈哈笑道:“飞不回来,咱们就在那边玩呗,玉霄找不到咱们,就叫他下来找,我看看这混蛋肯不肯下来找我,他不来找我,哼,我不上去啦,就在这玩啦!”

姚霞悠悠道:“好吧,不过呢,我现在不想动,这里好美,咱们在这里睡一觉,然后看看这里的美景,等休息差不多了,咱们再去吧。”

陶天喜点头道:“也对,那你先睡,我给你守着,免得飞来些臭蝙蝠再把咱们吸干了,你睡吧。”

姚霞轻轻靠在陶天喜地肩头,幽幽道:“陶大哥,你看看,真的好美呀,其实在这里生活也很不错呀……”

二人坐在一起,姚霞轻轻的靠在陶天喜肩头,二人就观赏着这美景,陶醉在其中了。

他们正在欣赏恬静美丽的风景,如此的浪漫和温馨,可是葫芦外的世界却又打成了一团。

第三场是洪袖儿跟谢雨霏的比试。

谢雨霏看似柔柔弱弱的,其实她的道术并不在同门师姐魏晓晨之下,两个人正好是一刚一柔,魏晓晨盛气凌人,性格比较孤傲,不太容易跟别人相处,而谢雨霏跟师姐恰恰相反,生的是水灵清秀,而且又是性情温柔,就连她的剑都软绵绵的犹如蛟龙灵蛇一般的灵巧。

她被人称作是飘雨迷蒙剑,出手当真也是诗情画意的很,出手时,不是绵绵细雨,就是雾气朦胧,当真是美的很。

谢雨霏一见到洪袖儿,当下就盈盈而笑,轻轻道:“袖儿妹妹的舞姿当真是美的很了,我真的是钦佩不已,能领教一下袖儿妹妹的天舞,当真是荣幸之至,妹妹请。”

洪袖儿虽然看上去泼辣,但是却很温柔,待人办事上比曲仙儿圆滑,比楚桂儿成熟,曲仙儿则太过刁蛮,脾气泼辣,总爱耍小姐脾气,楚桂儿天真活泼,只有洪袖儿办事最是成熟,她多次战胜对手,均是没有骄傲,而是礼貌的很,也点到即止,就连被她打败的人,都不仅十分钦佩。

洪袖儿一见谢雨霏如此的客气,当下也赶忙微笑道:“姐姐的本事小妹也很钦佩的很,今日能跟姐姐讨教几招,小妹真是荣幸至极,请姐姐手下留情,姐姐请。”

谢雨霏微笑道:“既然我是做姐姐的,当然妹妹当先动手,妹妹不必客气,请先动手吧。”

洪袖儿知道谢雨霏绝不会先动手,只好道:“那小妹就得罪啦!”

她说着,两条流云飞霞袖一摆,她脚下踏着一条飞霞袖就飞上了半空。

她随手一甩另外一条飞霞袖,就见另外一条飞霞袖犹如一条龙一般从天而降,卷向了谢雨霏。

谢雨霏赶忙避开了这一招,然后一晃手中迷蒙剑,也飞上了半空。

二人你来我往就斗在了一处,这二人这一比试,当真是犹如两个九天玄女在半空中跳起了**舞,简直美的犹如瑶池仙境中翩翩起舞的仙子一般的美。

洪袖儿的两条流云飞霞袖,半空中荡起层层红云,犹如水中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更恰似九霄云外飞来的两条红飘带一般。

只见漫天都是红云,布满了整个天际。

洪袖儿一边甩着两条飞霞袖,一边踩着自己的紫气断刃刀,就见断刃刀来回飞旋,飞的路数却正是她的幻影蝴蝶步的步法,刹那间,只见整个天际中幻化出九个一模一样的洪袖儿,九个人分九个方位均是挥舞着两条美丽至极的流云飞霞袖,简直是美的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就连谢雨霏都钦佩赞叹不已,她也听闻自己的五师叔翩翩仙子阳娇最善于舞蹈,已经将舞蹈融入了道术中了,传言阳娇两条流云飞霞袖,舞的犹如繁花似锦,错落有序,恰似落英缤纷,梨花盛开,当真是人间仙舞,飘飘似仙子一般的美丽,今日一见阳娇的女儿已经得到了母亲的真传,可见当年自己的师叔当真是传言非虚了。

谢雨霏也不示弱,一把剑软如蛟龙,出手不是雨就是雾,就见烟雾弥漫,细雨霏霏,犹如到了烟雨朦胧的雨季,而洪袖儿在迷蒙雾气中舞起了迷人的仙舞,更是令人心旷神怡了。

二人约莫斗了半个多时辰,均是不分上下。

虽然洪袖儿的两条飞霞袖如蛟龙灵蛇一般,善于缠人,可是谢雨霏的人更是软的很,就见谢雨霏漫步于两条飞霞袖上,就好像踩在两条彩虹上一般,当真是潇洒飘逸,说不出的灵活。

两条飞霞袖虽然厉害,可是对她来说,倒是好玩的东西似的。

这一来当真是好看至极,两个姑娘均是在飞霞袖上你来我往的翩翩而舞。

洪袖儿这个气,暗暗的道:“这究竟是你的飞霞袖还是我的?真是太可气了,这谢雨霏竟然跟我一起玩起了飞霞袖,看来,她身子灵活,就连手中的剑都是软的,单靠飞霞袖根本对她无可奈何,看来,我只好用断刃刀了!”

想到这里,洪袖儿点手召回一条飞霞袖,就把那条飞霞袖踩在了脚下,驭袖而行,而却把腰间的那把紫气断刃刀脱手祭出!

刹那间就见流云飞舞,彩霞万道,层层红云中,飞出一条紫霞飞龙,就上下盘旋,围着谢雨霏转开了圈子!

再看谢雨霏更是灵活多变,那把紫气断刃刀飞来,她竟然不用手中剑招架迎战,而是踩在了流云飞霞袖上,一会钻上,一会钻下,就好像跟这把紫气断刃刀捉迷藏似的!

凌玉霄暗自赞叹不已,称赞谢雨霏的聪明和灵活,她不以力胜,而已巧胜,虽然洪袖儿十分的厉害,可是却拿她无可奈何。

凌玉霄暗暗的道:“看来,袖儿这次是遇到了对手,想赢真不简单。”

洪袖儿这个气,没想到自己的法宝却成了她捉迷藏的工具,当真是又气又想笑,心中也暗自钦佩。

洪袖儿气的索性把另外一条飞霞袖也招了回来,脚下踩着两条飞霞袖,却用手中的紫气断刃刀跟谢雨霏斗在了一起。

二人又约莫战了一个多时辰,这时,二人足足打了也有两个时辰了,时间当真是不短了。

可是谢雨霏却还是像刚刚打斗的时候一样,不紧不慢,悠哉乐哉的,好像一点都不累,可是洪袖儿却有点累了。

洪袖儿暗自赞叹,她看得出,谢雨霏还没有尽全力,也看得出谢雨霏的确比自己要技高一筹,谢雨霏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叫自己知难而退就算了,根本不想跟自己硬拼,所以至始至终,多是采用守势,很少进攻。

又打了一会,洪袖儿自己都有点泄气了,暗暗的道:“再打下去,她还是不紧不慢的,我要胜她还是麻烦的很,她要胜我也是麻烦的很,难道打他个一天半宿?唉,真无聊死了,算了,就叫她赢了这局也就是了,真打的无聊至极。”

洪袖儿知道两个人必然要有一个退缩的,否则,二人是棋逢对手,都是这种灵巧的功夫,想要分出胜负,这场比试就算再打三个时辰还是持续不变,所以,她不想再玩了,打算主动退出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洪袖儿收起断刃刀,抱拳道:“姐姐,你的道术果然厉害,小妹佩服的很,你赢了,咱们不必打了。”

谢雨霏笑道:“师妹何出此言呢?你我还没分出胜负呢,其实再要打下去,输的人说不定是我,你怎么算输了呢?”

洪袖儿微笑道:“我和姐姐甚是投缘,而且姐姐的确技高一筹,咱们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再说,谁输谁赢,又有什么关系?咱们又不是敌人,何必拼个两败俱伤呢?姐姐,你赢了,小妹输了就是,再见。”

她说着,御红袖飞回到了本队,来到了曲仙儿等人的面前。

凌玉霄哈哈大笑,鼓掌赞道:“好好,袖儿师姐果然是成熟多了,这就对了,既然你们都差不多,拼个胜负彼此都受伤,又何必呢?这样真的不错。”

楚桂儿嗔道:“还不错那?都输了,袖儿姐,你明明占了上风的,何必就这么认输呢?”

洪袖儿叱道:“你懂什么,谢雨霏只守不攻,一个是不忍心跟我硬拼,再一个就是顾及着我娘的面子,若是她跟我硬拼死战,就像魏晓晨跟廉政那般的死战,恐怕我们都要吐血了,你以为我真的能打的败她?顶多跟她打个平手罢了,又不是敌人,何必拼个死活?”

凌玉霄哈哈笑道:“袖儿说得对,像你们这样的本事,就算你们都赢了,也不能夺魁的,至于夺魁的人呢,只有我,能打败她们又不用受伤的人呢,也只有我能做到,所以,就算她们全赢了,最后一局也会败在我手,你们何必争呢?”

楚桂儿叱道:“你就吹吧你!吹牛不打草稿,你可真能吹?”

曲仙儿道:“你不知道吗?小师弟最大的本事就是吹牛了。”

凌玉霄笑道:“是不是吹牛,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啦。”

这时就听有人道:“最后一场,曲仙儿对岳盈!”

洪袖儿道:“师姐,该你了,去吧。”

曲仙儿点点头道:“看我怎么打败那个倾城剑岳盈!”

凌玉霄哈哈笑道:“师姐,你也不要勉强呀,要是你们修为都差不多,你就跟袖儿师姐一样,大大方方的让她赢就是,咱们不但不丢人,反而显得大方,反正最后她们都会败在我手,你何必这么拼命呢。”

曲仙儿气的在玉霄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去你的吧!你以为我会输?我要打进决赛,赢了你,你等着吧!”

她说着,就往场中走去,四人晋级赛最后一场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