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1章 遇险1

第五十一章 遇险1

若有人问她这世上最浪漫的事是什么,她一定会说,是和心爱之人相依偎在一起,坐在竹崖峭壁上看月亮了。

其实,这根本不是峭壁,就是一根又长又厚的竹片,从葫芦嘴哪里一直插到葫芦底部的一根长竹子竹片罢了,这根长竹子片是生生地卡在葫芦上的,当真是结实的很。

那犹如峭壁一样的陡峭,宽一丈多,长百丈厚的小路,不过就是竹片上被刀子割开的一道口子罢了,虽然并不大,但要是在葫芦中,在葫芦人眼中,这就是陡壁悬崖,这道高不可攀的竹壁就是上天的天梯了。

这里的风景真是美,姚霞就挽着陶天喜的手,轻轻靠在他肩膀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河水,望着那高高在上皎洁的明月,真的是感觉美极了,浪漫极了。

就这么二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依偎在一起,就这么欣赏着皎洁的明月,以及明月下的青山绿水。

这里好像只有月儿没有太阳,但虽然这样,可比那边黑洞洞伸手不见五指要好的多了,在黑暗的世界里,原来有光才是最好的。

二人也不知坐了多久,渐渐的就睡着了,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

可是葫芦外的比试还在继续,今日的最后一场,曲仙儿斗岳盈。

曲仙儿可以说是三个小姑娘中道行最高的了,而且她也是以音为剑,琴技音乐方面的天赋可谓是超绝。

可是岳盈也不是泛泛之辈,岳盈人称碧水倾城剑,也叫做倾国倾城剑,就因为她生的是倾国倾城,故此才称之为倾城剑。

她的剑是翠绿色的,碧翠碧翠的,也是美的很,

二人互相通报名姓,然后就开始比试了起来。

曲仙儿心中正做着劲,这一路的比试,竟然没有遇到自己一生中最想打败的对手卓悠悠,她真想跟卓悠悠一较高下,在众目睽睽中打败她,让他知道,谁才是最优秀的。

但天不随人愿,她没有再遇到卓悠悠,而且卓悠悠自动败给玉霄,弄的她更是老大的不高兴。

她一伸手,就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脚踏凤鸣碧玉箫,在空中盘旋飞舞,手抚着龙吟伏羲琴,刹那间就听琴声铮铮,但不再那么悠扬动听!

就听琴声,铮,铮铮,铮铮铮铮铮……

一连串激荡人心的琴音如同不断侵袭着海岸的惊涛骇浪一般的敲击着人的心!

琴声越来越密,犹如雨点一般,而琴声也化作一道道无形的气剑漫空纵横!

她弹奏的这首曲子,名叫五更催命曲,琴声化作催命的鼓声,急促而又震撼人心,令听到的人都不禁心惊胆寒。

这一曲刚刚弹罢,紧接着琴音一变,一会高昂,一会委婉,一会低沉,一会**,这一曲正是怒海潮生曲,把大海的宽广,大海的无情,大海的咆哮,发挥的是淋漓尽致!

就见漫空剑气激射而出,而她的人却踩着凤鸣碧玉箫上下回旋,围绕在岳盈四周!

岳盈虽然厉害,修为并不在曲仙儿之下,无奈何,曲仙儿的打法实在是太过惊人,这琴声魔力太大,她只能强自镇住心神,想要反击那有那个机会!

不要说反击,只是抵御这飞来的气剑,扰人心智,乱人思绪的琴音,都仅仅勉强抵御,更别说是进攻了!

不要说她身在其中,尝试到了那种被琴音所惑的滋味,就连在场所有的人都不仅被琴音所动,修为低的弟子几乎都难以自制,随着琴音的思绪而去。

琴声悲哀时,这些人不仅默默的垂泪,琴声高昂时,这些人不仅热血沸腾,琴声咆哮时,他们就如同被卷入了大海中,饱受惊涛骇浪的侵袭一样!

琴声缠绵**时,他们的目光也变得温柔,琴声翩翩而舞时,他们都不仅随着琴声手舞足蹈起来!

凌玉霄不由得的感慨万千,他看得出,以卓悠悠的修为和本事,若是长久跟曲仙儿斗下去,败的人一定是卓悠悠,就连自己,若是跟这曲仙儿一斗的话,想要胜了曲仙儿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忽然间,玉霄就觉得腰中挂着的葫芦似乎都被琴音所动,不住的开始晃动!

凌玉霄一看,果不其然,腰中的宝葫芦,都被这琴音所震撼,也有了反应,虽然是轻微的晃动,可见曲仙儿的琴音该是多么凌厉了。

虽然葫芦晃动的不厉害,可葫芦内的人可受不了这个!

陶天喜正跟姚霞依偎在一起迷迷糊糊的休息,忽然间,陶天喜就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声音,那一阵沙沙沙的脚步声,犹如有很多人在走一般,慢慢的向自己这边而来!

陶天喜是何等机警,他猛地睁眼一看,只见十几丈远处的竹壁拐弯处的地方,赫然是一条张牙舞爪,长达两丈左右长的巨大蜈蚣正往这边爬来!

虽然这里风景宜人,可是绝不可爱,虽然有水有山的地方有生命,可是有生命的地方却绝不可爱!

因为只要有生命存在,就会有危险,因为生命总是在伤害着生命,所以,生命是可怕的,而不是可爱的!

陶天喜惊呼道:“百足虫!”

蜈蚣又被称作是百足虫,虽然并没有一百条腿,但由于腿太多,故此俗称百足虫。

这黑褐色的蜈蚣好像发现了这里有可以饱餐一顿的美食,所以小心翼翼的从竹壁那边爬了过来!

蜈蚣见到并不稀奇,可是这么巨大的蜈蚣陶天喜还是第一次见!

这葫芦也不知存在了多久了,这里有山有水,阴暗潮湿,又被山海老人收进了不少的=龙陵渊的水,这条蜈蚣也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久了,当真是十分巨大的蜈蚣了。

也许,在盛着酒的那头倒没有这些危险,必经被竹片隔离开了,虽然有不少缝隙,可那边是什么也没有,而且又高,又是酒气熏天,故此能过去的生物是极少,可是这边则不同了,这里好像就是这些野生生物的家一般。

这看似山明水秀的一片宁静中,究竟还有多少这种可怕的生物?

先是遇到吸血蝙蝠群,若不是二人法术高超,恐怕早就毙命于蝙蝠群,被吸成一具僵尸了,现在又遇到了这条巨大的蜈蚣,陶天喜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深恨自己太过好奇,弄到如今这种地步。

陶天喜一声惊呼,连冷汗都冒了出来,知道这里太过危险,赶忙把姚霞摇醒,叫道:“喂,快醒一醒!”

姚霞急忙睁开眼睛,一看那巨大的蜈蚣离着两个人还有十几丈远,几乎近在眼前了,吓得姚霞脸色骤然变色,也失声惊叫!

陶天喜必经是男人,胆子大些,沉声道:“快,咱们快返回去!这鬼地方太危险了!”

他说着,拉起姚霞往回就飞奔,就见那条蜈蚣从后极速的追了过来,无数条腿不断的倒腾,那速度竟然不比人慢!

正在这时,忽然竹壁猛地一阵晃动,二人就觉得天摇地转,姚霞一个站立不稳,就从竹崖上失足落了下去!

原来,这一阵轻微的摇晃,就是被曲仙儿的铮铮杀气的琴声所震动,虽然并不厉害,可这里是竹壁悬崖,狭隘的很,故此二人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陶天喜一直跟她手拉着手,一看姚霞失足落到了竹涯外,赶忙猛地一使劲,就抓住了姚霞的手臂!

正在这时,那条巨大的蜈蚣也飞驰而来,那两条又长又大的触角硬的好似铁钳一样的腿,就抓向了陶天喜!

陶天喜大叫一声,顺势就跟姚霞跳下了万丈竹崖!

这竹崖实在是太过狭隘,而且葫芦轻微的震动,犹如地震一般,想要跟这个畜生比拼,那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当机立断,拉着姚霞的手二人一起跳了下去!

再看那条巨大的蜈蚣,看到这二人跳下了水,也从竹壁上一跃而下,追了下来!

半空中,陶天喜一只手一挥,凝聚着紫府真气的无形气刀就劈了过去!

就见那条巨大的蜈蚣只是用那两个铁钳一挡,竟然丝毫不惧!

这高达千尺的竹壁,下面就是一波汪洋,若是掉进水里,那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陶天喜心里清楚,这条蜈蚣恐怕在水中的速度,甚至比陆地上还要可怕,所以,万不能落进水里去。

陶天喜沉声道:“霞妹,你看不远处那座小山,咱们飞上去!”

只见百余丈远的确有一座小山,小山也是泡在了水里,只露着大半个山头,其余一大部分泡在了水里。

姚霞点头道:“就怕咱们没有法器,御空飞行飞不了那么远呀!”

的确,修道之人是驱物飞行的,若是凭空飞行,没有法器凭借,的确是飞不远的,虽然可以飞一会,但是却飞不了那么远。

陶天喜道:“不怕,咱们幸好还有一把匕首!”

他说着,嘴里念念有词,大喝道:“出鞘!”

再看那把插在他腰间的匕首,刹那间飞了起来,陶天喜大吼一声,然后用力一拉姚霞,姚霞也提气随之而上,二人跃上了这把匕首!

陶天喜道:“霞妹,你可会比翼齐飞式这一招吗?”

姚霞点头道:“会,咱们就用比翼齐飞式,一起飞过去!”

再看二人,手拉着手,犹如比翼鸟一般,一人振动着一条手臂,不断的挥舞摆动,而他们的双脚,均是勾在了一起,然后踏在匕首上!

二人心无杂念,运用意念驾驭着这把匕首,两个人外面的那条手臂,犹如翅膀一般,陶天喜右手拉着姚霞的左手,他左手忽扇着,姚霞左手拉着陶天喜地右手,右手不停的呼扇着,二人犹如两只比翼鸟一般,各自振动着自己一半的翅膀,就这么俯冲而下,往山头飞去!

相传比翼鸟就只有一只翅膀,雄比翼鸟,为青色,只有左翅,雌比翼鸟为赤色,只有右翼,比翼鸟要想飞翔,只有彼此扶持,一起振动翅膀才能飞翔。

这比翼齐飞式,正是圣帝真君跟龙女祖师相爱时创出的一招御空飞行的本事。

虽然可以御空飞行,但二人只是创出,但却很少使用,说是御空飞翔,若是没有一点东西辅助,仅仅靠着真气催动,也是飞不远的。

二人彼此扶持,脚钩在一起,各自挥动着一条手臂,就这么飞向了几百丈远的山顶,虽然飞的不快,可是俯冲之势却是太快,二人眼看着就要落水,离着河水还有二十几丈的一刹那,这才稳定下身子,平缓的往山顶飞去。

幸好那条蜈蚣还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并没有像他们这般平缓的飞了起来,而是落进了河里!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条蜈蚣从那么高的竹壁上而落,砸起来的水花都有十几丈高!

二人比翼齐飞,脚下踏着那把唯一可以驱动的匕首,就这么飞向了那个神秘的山头。

二人好不容易才飞到了那个山头,陶天喜搀扶着姚霞坐在了一块大青石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再看那条大蜈蚣,正在河里摆动着身子,往山这边游来!

陶天喜叫道:“不好,看来那该死的蜈蚣不把咱们吃了,是不罢休的了,唉,都是我太过贪玩,想来这边看看,结果害了你!”

姚霞淡淡一笑,轻轻捏了陶天喜鼻子一下,娇嗔道:“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我早就说过,只要跟你在一起玩,就算是在地狱中玩,那我也是开心的,你看看,这游戏多有趣?”

陶天喜不再玩笑,苦笑道:“唉,这里看似宁静,其实却是危急四伏,咱们还是想办法回到装酒的那一面吧。”

姚霞气呼呼的重重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嗔道:“现在知道后悔了吧?叫你贪玩,晚啦,你看看那上面多高呀,咱们怎么飞上去?”

陶天喜摸摸头,苦笑道:“是呀,就算是我双刀在手,恐怕飞上去都难呀,这可怎么办?难道咱们困死在这里,做蜈蚣的大便不成?”

姚霞嗔道:“咦,真恶心,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陶天喜道:“你想想看,蜈蚣吃了咱们,把咱们消化了,咱们不就成了一堆大便了嘛?哈哈……”

二人正在玩笑,姚霞用手一指那河水中,不由得失声惊叫道:“陶大哥,你看!”

陶天喜也看见了,借着清幽不太明亮的幽碧的月光,再看河水中,一阵阵的翻腾,就见浪花翻滚,那条蜈蚣似乎在跟水中的什么生物在做殊死搏斗!

就见河水溅起数十丈高,而且还伴随着阵阵闷吼声,显见河水中也有凶猛的野兽一般,就见那条蜈蚣这么这么凶恶,在河水中却被一群不知是什么的怪东西团团围住,一阵撕咬拼杀,不过就一炷香的功夫,那条蜈蚣就被水中的怪物所吞噬!

二人看的心惊胆战,姚霞颤声道:“水里那……那是什么怪东西?”

陶天喜面色凝重,缓缓道:“我看像是吃人鱼,哦,不,好像是鳄鱼,这要是鳄鱼的话,那可就糟啦!”

姚霞道:“鳄鱼?”

陶天喜道:“虽然看不太清,可是这里面都是河水,至于鲨鱼什么的,应该不会有,在淡水中要算厉害的,就要数鳄鱼了,唉……要是鳄鱼的话就麻烦了,因为鳄鱼是可以离开水的,它们可以爬山的!”

姚霞颤声道:“这什么鬼地方,我的天,这小小葫芦内居然有这么多可怕的东西,也难得你宝贝徒弟怎么天天带着身上的。”

陶天喜苦笑道:“我看就连他也不知道这里面的秘密吧,唉,有山有水,当然就有生命了,这里的这些畜生,也不知在这活了多久了,故此都快成精了。”

姚霞道:“那你说,他用来喝水的时候,会不会弄上一条水蛇来呢?哈哈……”

陶天喜微笑道:“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呢,怎么会呢,他念咒调水,除了水之外,什么动物也上不来,你可别忘了,那可是神葫芦,就算咱们在外面用法器击打这葫芦,都不能损毁分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