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1章 遇险2

第五十一章 遇险2

新书推荐:

姚霞苦笑道:“但愿玉霄早点放咱们出去,现在也不知道过了几天了。”

陶天喜皱眉道:“恐怕他想放咱们出去都找不到咱们了,别忘了咱们是被关在放酒的那一面的,而现在,咱们却是到了放水的这一面了,而且凭法咒想把咱们弄出去,难呀,你别看让咱们进来容易,可咱们要出去可难了。”

姚霞失声道:“不会吧!那……那那条龙鱼为什么可以随便进出的?”

陶天喜道:“龙鱼是神鱼,本就有那个飞天遁地的本事,而且那咒语是山海老人专门为龙鱼所设的,咱们又不是鱼,又没有那种本事,你说咱们怎么上去?”

姚霞眼泪流了下来,抽泣道:“陶大哥,是……是我害了你了。”

陶天喜轻柔的替她擦了擦晶莹的泪水,微笑道:“傻瓜,怎么是你害了我呢?是我害了你才对,其实要在那头不动的话,咱们上去还有可能,因为那一层是葫芦顶的一端,可是如今咱们是落到了葫芦底了,现在离着葫芦顶实在是太遥远了,你说说,要不是我贪玩好奇,怎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唉……都是我不好。”

姚霞紧紧的挽着陶天喜的手臂,柔声道:“这怎么能怪你?其实,就算死,能跟你一起死,我都是很开心的。”

二人感慨万千,并肩坐在一起,出神的望着远方,如今,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了。

但不知,上面的比试究竟结束了没?

曲仙儿跟岳盈比试,终于还是曲仙儿技高一筹,二人斗了几乎两个多时辰,岳盈实在支持不住了,知道再要打下去,必输无疑,还不如自动认输,彼此都没受伤,脸面上也好看些。

其实,她疲惫不堪,曲仙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就觉得双手十个手指头都疼,后来,她连琴都不弹了,开始吹箫,到后来,吹箫都没有力气了,开始用玉箫和栖霞披跟岳盈拼斗。

曲仙儿是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最后,二人都累的精疲力尽了,再要打下去,恐怕都要受了内伤了。

岳盈心中长叹一声,知道曲仙儿好胜,而且的确比自己要高一些,而且她打心底就佩服万分,佩服曲仙儿的才艺,佩服曲仙儿的音乐天赋,所以,决定不再斗下去,决定认输算了,因为毕竟不是仇敌,拼死相斗真的没那个必要。

岳盈跳出圈外,收住倾城剑,抱拳道:“师妹果然才艺双绝,道行高深,我认输了,这一局,妹妹赢了就是!”

曲仙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也道:“多谢师姐相让,仙儿铭记在心!”

曲仙儿擦了擦额角上的汗珠,这才走下了场。

她得意洋洋的看了看凌玉霄,微笑道:“小师弟,你不是说我会输吗?”

凌玉霄哈哈一笑,鼓掌赞道:“师姐果然是厉害呀,不过,你这又是何苦呢?你看看把你累的,我早说了,最后夺冠的是我,你又何必非要这么卖力,你就算赢了,谁还给你买糖吃呀?笨笨笨……”

曲仙儿气呼呼的重重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才笨呢,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赞赞人家?”

凌玉霄苦笑道:“看来你还不累呀,敲我都这么有劲,唉,本想夸你几句的,算了,你打了我,就只好免啦。”

四个人叽叽喳喳又玩笑了会,这最后一局结束了。

这一次入围的有四个人,凌玉霄,魏晓晨,谢雨霏,曲仙儿。

明日,将是最后一决。

从今日的情景来看,魏晓晨身受重伤,不足为虑,夺魁是没希望了,曲仙儿和谢雨霏半斤八两,谢雨霏斗洪袖儿也是累的不轻,虽然没有受伤,可也耗费了不少精力,若是跟曲仙儿一斗,当真是相差无几。

所以,天帝八子和玉龙八女看的出,明日的一战,主要是雪紫儿跟凌玉霄的一战。

雪紫儿运气不错,抓到了一号签,没有比试,保存了体力,而凌玉霄也是一样,也没有耗费体力,跟卓悠悠的一场比试,几乎没费劲,所以说,只有这二人才精力充沛,必将是最后一决了。

虽然魏晓晨并不在雪紫儿之下,可是跟廉政那一场比试,两个人均是受了伤,虽然还不至于致命,但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体力的。

至于曲仙儿和谢雨霏,两个人都是精疲力尽了,就算休息一日,也无法恢复原有的体力,所以,明日一战,势必是雪紫儿跟凌玉霄的最后一决,究竟谁能夺魁,没有人可以断定。

因为所有人看的出,凌玉霄和雪紫儿论修为几乎都差不多,所以,胜负真的很难断定。

都过去两天了,葫芦里的小师傅和小师娘怎么样了?

凌玉霄的心是七上八下,虽然他知道三天内,凭他们的修为饿不着两个人,更何况姚霞还带了一篮子吃的了,可是他们两个人被关在葫芦里,他是怎么也不放心。

幸好明天就是第三天了,等明日比试完毕,再放他们出来也不迟。

他那里知道自己这葫芦中的凶险,现在这俩人正在受罪呢。

“喂,你说这是第几天了?”

姚霞轻轻的问着,她真希望第三天早点到,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陶天喜叹了口气道:“反正不到第三天,要是到了的话,我徒弟放咱们出去,若是咱们没出去,他一定对着葫芦口大叫的,你看看,那葫芦口始终没动,呀,对了,你说他会不会忘了呢?我的天,倒了霉了……”

姚霞吃吃笑道:“怎么可能忘了呢,你可别忘了,还有仙儿她们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还有你那三个好朋友吗?所以,不会忘了的。”

陶天喜道:“但愿如此,唉,这块青石还蛮大的,咱们就在这里先待一会吧。”

姚霞失声道:“还待着?咱们还是快走吧!你看那边?”

陶天喜也是一惊,仔细一看不由得也失声道:“坏了,看来鳄鱼上山来了,这可麻烦啦!”

这座小山头,半个多山头都泡在了水里,只有百丈的山顶还露出水外,那些鳄鱼真要爬上山来,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这小山并不陡峭,这些又凶又笨的鳄鱼虽然爬的慢,可是早晚也会爬上来的。

二人正心情紧张,就在这时,忽听滋滋滋之声不绝于耳,再看上山的路上飞出了几条一丈左右的巨蛇,一个个吐着血红的信子,甩着响尾巴,就把这往山上的爬着的十几只鳄鱼给拦在了路上!

姚霞失声道:“蛇!我的天,我最怕蛇了!这……这里难道是蛇山?”

陶天喜也冷汗直流,沉声道:“看来,这个山头一定是蛇的山头,这些鳄鱼好像不服,想要攻占这个山头,唉……看来不但人的世界里尽是血腥,就算是动物的世界中也是如此。”

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

世间万物跟玩偶又有什么区别?

再看不远处的山下,鳄鱼和蟒蛇就这么对峙着,谁也不肯退后,可谁也没有发动攻击,好像对对方都很忌惮。

就在这时,就听一条巨大的鳄鱼一声怒吼,再看水中,蹭蹭蹭蹭的又窜上来数十条鳄鱼!

原来,这些鳄鱼真的是跟这些蛇争夺这个山头,一直以来,都是蛇霸占着这个山头,有些鳄鱼一旦进入到这个山头,就会被蛇吞噬,可蛇一旦不小心掉进水里,也必然会遭受到鳄鱼的攻击,故此,这小山上的蟒蛇和鳄鱼已经结仇太深,随时都要爆发了。

这一次,鳄鱼似乎是势在必得,一定要把这些蛇都给剿灭才甘心似的,故此才纠集几乎所有的鳄鱼,要跟蛇拼了。

再看蟒蛇也不示弱,一条大蛇甩着响尾,那尾巴甩的啪啪啪作响,简直犹如惊雷一般,时间不大,再看整个小山上,也不知从哪里嗖嗖嗖嗖的飞来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大蟒蛇!

姚霞吓得脸色惨白,失声惊叫,陶天喜赶忙捂住了姚霞的嘴,轻声道:“嘘,不要出声!”

他左右的看了看,忽然脸色大变,轻声道:“快,咱们往上再飞!”

他们虽然落在那块巨大青石上,可并不是山的最高峰,而且陶天喜用手一指,姚霞一看,吓得花容惨变,原来,不远处又有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在往他们这块青石这爬行,就见那条大蛇最是特殊,全身上下居然长着黑毛,犹如猪鬃一般,这条巨蛇足足有五六丈左右长,血盆大口,蛇牙呲出嘴外,两只蛇眼如灯笼一般,当真是凶恶的很!

虽然离着还有二十几丈远,可是陶天喜却发现了,看着样子,这就是那蛇王了。

来的这条巨蛇正是蛇王,这条蛇全身长满猪鬃钢毛,名叫长蛇,乃是罕见的奇蛇。

在山海经曾有这条蛇的记载,这种蛇并不多见,可是凶恶至极。

这条长蛇还没有完全长成,这种蛇最大可以长十丈左右长短,就连大象都能吞了下去,可虽然只有五六丈长,也够惊人的了!

陶天喜看的出来,这条蛇王一定是前来指挥群蛇跟鳄鱼群作战的,故此来这青石旁坐阵指挥。

二人那敢再停留片刻,陶天喜拉起姚霞,二人施展比翼齐飞的道术赶忙又飞向了半空,又往高处飞去!

幸好,这些蛇的注意力都在这些鳄鱼的身上了,根本没注意这两个弱小不起眼的人,在这些庞然大物的眼中,陶天喜和姚霞跟两只蜻蜓也差不了多少。

最高处有一块巨石,二人就落在了那块光秃秃的巨石上。

他们不敢钻进林中,因为树丛中谁知道有什么危险,所以,越是光秃秃没有任何遮拦之处,一眼看去,有没有危险才看得清,有了危险二人也有时间应付。

二人心惊胆颤的望着蛇群和鳄鱼群对峙,就见那头巨大的蟒蛇,浑身长满了猪鬃的蟒蛇大吼一声,那吼声犹如雷鸣,震天动地!

再看那些蟒蛇,一条又一条,也不知有多少,就把这些胆敢侵入它们领土的鳄鱼包围起来!

那些来的鳄鱼丝毫不退缩,仿佛今日不把蛇群吞噬干净是誓不罢休一般!

就在这时,再看水波一阵翻腾,一条长四丈多长巨大的鳄鱼也从河水中跳上了岸!

那条巨大的鳄鱼一上岸,再看那些鳄鱼似乎备受鼓舞,张牙舞爪的,不住的示威!

忽然间,那条巨大的鳄鱼一甩尾巴,仰天怒吼一声,再看那百十条鳄鱼,也纷纷怒吼,就扑向了那些蟒蛇!

盘在陶天喜跟姚霞待过的那块青石上的长蛇似乎发怒了,再也在青石上坐不住了,也是仰天怒吼一声,刹那间就见那条长满猪鬃的长蛇,如闪电一般的就飞了下去!

鳄鱼跟蛇群这一斗,真是惊天动地!

有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向了蟒蛇,就见蟒蛇抡起巨大的尾巴就抽了过去。

有的鳄鱼扑了上去,就死死的咬住了蟒蛇的头颈,而蟒蛇惨嚎一声,甩动尾巴就把鳄鱼缠住!

好一场凶杀恶战,陆地上的霸主跟水里的霸主各不相让,彼此残杀了起来!

二人看的只觉得不寒而粟,姚霞浑身颤抖脸色苍白,陶天喜紧紧抱着颤抖着的姚霞,也紧张的观看着战局。

凌玉霄做梦都不会想到,他这天天带着的小葫芦内,每日里都上演着这一场场生死的搏斗!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