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2章 险地1

第五十二章 险地1

新书推荐:

只是一转眼间,再看这小山上,树也倒了,石头也被蛇尾巴扫碎,鳄鱼的尸体,蛇的尸体,刹那间就到处都是,血腥味充满了整个空气,虽然二人隔着这么远,可那种令人作呕的腥味依旧阵阵传来。

鳄鱼虽然凶恶,可是蟒蛇也不是等闲之辈,只是瞬间,双方都各有损伤,均是损失惨重!

那条巨大的鳄鱼头似乎被激怒了,大吼一声,也参加了这场惨烈的厮杀。

一条一丈多长的蟒蛇就拦住了那头巨大的鳄鱼,就见那巨大的鳄鱼,怒吼一声,鳄鱼尾巴一甩,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再看那条大蛇,早就被凶恶的鳄鱼一尾巴给抽的脑浆迸裂!

与此同时,另外一条蟒蛇想袭击那条鳄鱼头的后面,就见那鳄鱼猛地一张巨口,就把那条偷袭的巨蛇的蛇头给咬的粉碎,然后血盆大口一张,就把整条大蛇给吞在嘴里,然后大口的撕嚼起来,直吃得满嘴鲜血淋漓,令人惨不忍睹!

二人虽然道行高深,可那里见过如此惨绝人寰的场面,这生吞活嚼,这么凶残的场面还真是第一次见。

虽然隔着还挺远,可是也被骇的心惊肉跳!

那条生满猪鬃钢毛的长蛇也愤怒了,一冲了下去,长尾一卷,就把一条一丈左右长的鳄鱼卷在尾巴下,然后尾巴一阵乱甩,就把那头鳄鱼重重的摔在了一块巨大的青石上,刹那间,就听啪啪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再看那条被它卷住的鳄鱼,早就被摔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一条鳄鱼也来袭击这头蛇王,长蛇根本不放在心上,一见鳄鱼来到,张口一喷,一口毒气喷出,直喷的那头鳄鱼睁不开眼睛,还没等那鳄鱼反应过来,就见蛇王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把比它小了好几倍的鳄鱼给咬在嘴内,然后嘎嘣一声,竟把那条有着坚硬无比外壳的鳄鱼生生咬成了两段!

长蛇也嘎崩嘎崩的把那条鳄鱼生生给嚼碎,然后血盆大口一张,连骨头带肉就把血淋淋惨不忍睹的鳄鱼血淋淋的尸体喷出,喷向了那些鳄鱼群!

那一口中,连骨头带肉,还有血腥的鲜血,就这么被长蛇的血盆大口喷出,犹如下了一场血雨一般!

然后,长蛇仰天怒吼,似乎在向那鳄鱼头示威一般!

那意思好像告诉那鳄鱼头,我并不在你之下,识相的快快滚回水里去,否则,这就是你的下场!

那为首的巨鳄不但没有退缩畏惧,反而好像是被激怒了一般,不由得怒吼一声,就扑向了那条蛇王!

一场惨烈的厮杀决斗就这么开始了!

第五十二章险地

明日就是最后一战了,凌玉霄充满了信心,这一次比试他一定要赢,他要让所有人看一看,傲人族的子弟才是人类中最优秀的人。

卓悠悠说得对,他不能败,自小到大他都是赢家,绝不能败给别人,这些年来的苦修,这些年来的努力,若是败在别人的手中,哪里能对得起卓悠悠自动相让的一番心?

虽然他并没有把这比试放在眼中,也不在乎输赢,可是这一次却不能败。

他早早的就休息了,小葫芦他摘了下来,就放在了旁边,又再三叮嘱三只灵兽不准玩这个葫芦,这才安心的睡去。

三只灵兽早就见这个葫芦习惯了,根本对这葫芦没什么兴趣,甚至都讨厌这个葫芦,尤其是龙鱼,简直讨厌死这个葫芦了,因为这个葫芦曾经就是关押它的牢房,但它知道,主人的葫芦,虽然它讨厌,可是却不能动。

凌玉霄睡的安稳,小葫芦也是一切如常,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可是他那里知道这葫芦里中的乾坤奥秘,他那里知道,葫芦里正在上演着一场场殊死惨烈的搏斗。

陶天喜和姚霞心惊胆颤的望着山下最惨烈的厮杀,适者生存,这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

蛇王跟鳄王已经开始在对决,其余的蛇和鳄鱼也在开始拼杀。

鳄鱼的凶残,鳄鱼的凶猛,在动物界中可谓是出了名的,可是蛇的毒,蛇的诡异也是出了名的。

这里的蛇各个几乎都有一丈多长,这些鳄鱼各个也都有一丈来长,都是庞然大物的凶猛野兽,这一拼命撕咬,整个葫芦内都是凄惨的叫声,整个葫芦内的世界似乎都受到了震动。

那边不远处的山头上,好像又有秃鹫飞了过来,就在空中盘旋飞舞。

这些秃鹫最是喜欢捡便宜,不管蛇和鳄鱼谁胜谁败,到最后,都是它们的美餐。

再看半山中已经到处都是尸体了,这些尸体都是残缺不全,有的蟒蛇被咬成了数十段,血淋淋依旧在痛苦的蠕动着,有的鳄鱼被毒蛇活活缠住摔死,摔的七零八落,这里一条血淋淋的腿,哪里一条血淋淋狰狞的鳄鱼头,整个小山下几乎都是血淋淋残破不全的尸体了,腥臭的血腥味溢满了整个山谷。

蛇王依旧在跟鳄鱼王酣战,长蛇身上的比钢铁还硬的猪鬃毛都被鳄鱼给咬下去了不少,巨大的鳄鱼也受了伤,肚腹上最柔软的地方,也被蛇王给咬伤,若不是两个庞然大物抗毒的本事都很大,恐怕早就都死于非命了。

蛇王的毒该是多厉害,不要说被咬到,就算被毒雾喷到,都能熏晕了,可是,鳄鱼被咬中,居然依旧犹若没事一般,还是拼命死战。

蛇王果然凶悍的很,嘴里喷着毒雾,就缠住了鳄鱼王,鳄鱼王也不是吃素的,也用尾巴缠住了蛇王!

两只庞然大物,就这么我缠着你,你缠着我,我死死的咬着你的脖颈,你死死咬着我的要害!

然后,这两只庞然大物就开始在小山下来回翻滚起来,每到一处,树木被撞断,每到一处,山石被抽碎,两只庞然大物,就这么来回的翻滚撕咬,足足的斗了一个多时辰!

忽然间,就听巨大的鳄鱼猛地一声嘶吼,再看那条蛇王缠住它的多半个蛇身子,就被它生生的从中撕裂!

长蛇被活生生的从中间裂开,若是别的动物早就一命呜呼,可是蛇王那里容易轻易的死,长蛇也不示弱,狂吼一声,咬住鳄鱼肚腹的巨齿獠牙就这么猛地插进了鳄鱼的肚腹,然后猛地给豁开了,把鳄鱼生生的给开膛破腹!

心肝脾肺肾,一股脑的早就被拖了出来,血淋淋的肠子就拖了一地!

血淋淋的鲜血顿时喷了长蛇一脸,狰狞的蛇头上染满了鲜血,更加显得狰狞可怖!

鳄鱼惨叫一声,简直已经疯狂,不住的**着身子,嘴里死死的咬住那半个蛇尾巴,一阵阵的撕咬狂嚼,生生的就把那条毒蛇的半个蛇身给生吞活嚼!

鳄鱼王痛的撕心裂肺,不住的惨嚎,不住的用它的獠牙巨齿,不断的吞噬,半个长蛇身子都成了血淋淋的一团血肉了。

长蛇也是凶残无比,鳄鱼王吞噬它的躯体,它也如疯了似的不断的怒吼,直接将蛇头顺着鳄鱼王已经破裂的肚腹钻了进去,也是张开獠牙锯齿,干脆就在鳄鱼的肚腹内残食起来!

这两只最凶残的野兽,就这么互相吞噬着彼此的躯体!

陶天喜和姚霞那见过如此惨绝人寰的场面,虽然隔着还挺远,可阵阵令人作呕的血腥早就传了过来,又看到这血淋淋凶残的场面,姚霞再也忍不住了,俯下就哇哇的呕吐了起来!

陶天喜的心都在流血,世间万物每一种生命,那一天不是这样凶残的屠杀别的生命来喂饱自己的肚子?

苍天呀,你既然创造了生命,为何又要让每一条生命互相残杀,彼此的伤害对方呢?

你岂不是太无情了吗?这个世界岂不是太无情了吗?

世间万物要想存活下去,就必须冷酷无情,就必须伤害比自己弱小的生命,来喂饱自己的肚子,就必须杀生害命,绝不能有半点仁慈,这就是血淋淋生存的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适者生存,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

天地万物,跟玩偶又有什么区别?

生命岂不是可悲的?

活着又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

陶天喜一直都在逃避,逃避着这世上最残酷的生存方式,也逃避着做玩偶的命运,所以他游山玩水,天天玩闹找寻快乐和刺激,从不管什么名利,可是今日无意中看到这一幕幕血淋淋的惨象,才知道,这才是生命的真谛。

生命,是用鲜血来换就的,生命,本就是无情凶残的!

为什么这世界会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庞然大物长蛇必经是技高一筹,它凶残的嚼食着鳄鱼王的尸体,几乎把鳄鱼王的肚腹内的心肝脾肺肾都给吞噬的一干二净,这鳄鱼几乎只剩下了一具空壳了。

可是长蛇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它虽然把鳄鱼肉给撕咬残食给活嚼吞进了肚子里,可是,那些血淋淋的鳄鱼肚腹内的内脏,化作一团团血淋淋的模糊,又从它已经被生生撕裂的体内滑了出来!

它几丈长的庞然身子,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狰狞的蛇头,以及一丈多长的小半截身子了。

其余的半截身子同样被那凶残的鳄鱼王给嚼碎吞噬,化作一团团血肉,被鳄鱼王吞下肚腹,然后又被它自己吞噬……

鳄鱼王终于死了,死在了蛇王的前头,长蛇一阵仰天怒吼,好像在宣示着它的胜利。

然后就见蛇王用它血淋淋的半个躯体卷起了鳄鱼王的尸体,然后猛地甩动着躯体,就这么卷起啪啪啪啪啪的甩着流着鲜血的躯体,猛地往一块青石上使劲的摔着,刹那间,就把那鳄鱼王巨大的空壳又给摔成了一块肉泥烂酱!

蛇王这才像是出了一口气,然后血淋淋的躯体使劲一卷,把那具只有空壳的鳄鱼躯体给卷起抛进了河水中!

虽然蛇王获胜,可是也绝活不下去了,长蛇身上的黑毛几乎都被鳄鱼给撕咬光了,巨大的蛇鳞也一片片的落了一地,就连蛇王的两颗血淋淋的獠牙都因为撕咬鳄鱼那坚固的外壳给生生的裂断!

长蛇是身负重伤,可是一时半刻还是死不了,这条巨蛇竟然是如此的凶悍,击毙了鳄鱼王之后,又凶残的扑奔了依旧跟它的蛇子蛇孙撕咬在一起的鳄鱼们。

就见这条蛇王,猛地冲上去,又撕咬嚼碎了几头巨大的鳄鱼,然后身子一晃,再也支持不住了,转眼间就倒毙而亡!

这条凶残的蛇王一倒毙而亡,那些畏惧它的鳄鱼,纷纷疯了似的就扑了过来,开始撕咬吞噬这凶恶的蛇王!

鳄鱼们简直恨死了这蛇王了,就是这凶残的蛇王击毙了它们的鳄鱼头领,又残杀了这么多同类,所以,这些鳄鱼也不管那些蟒蛇了,就开始扑上来吞噬撕咬这条已经血淋淋血肉模糊的蛇王,仿佛把这凶残的蛇王生吞了活嚼了,让它变成一堆大便,这才能解心头之恨!

那些活着的蟒蛇哪里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蛇王被鳄鱼们这般吞噬羞辱,一条条的毒蛇也纷纷扑了上去,又跟这些鳄鱼们撕咬在一起!

又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对决,最后,闯上山来的鳄鱼几乎都被凶恶的毒蛇所吞噬残杀,而蛇群也好不到哪里去,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终于,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那些快死还没死即将断气的鳄鱼和毒蛇彼此痛苦的呻吟之声。

毒蛇这种东西,最是难死,虽然这些毒蛇都被撕咬成一块块的,身子已经残缺不全,可是依旧在地上蠕动,依旧没有断气。

鳄鱼也是如此,虽然有的鳄鱼没有了半个头,可依旧在蠕动着。

终于,鳄鱼和毒蛇们似乎都已经死透,再也不动。

那在鳄鱼群和毒蛇群头顶上不断盘旋着的数十只巨大的秃鹫,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时一看鳄鱼和毒蛇两败俱伤,几乎都死绝,这一顿顿美餐,它们哪里能放过。

这数十只秃鹫俯冲而下,就落在了群蛇和群鳄的尸体上,开始残食起来!

姚霞几乎连苦水都吐了出来,又一看秃鹫啄食血肉,生生的活嚼撕咬,把一条条毒蛇和鳄鱼的尸体吞噬,她又是一阵恶心,又呕吐了起来。

足足有二十多只巨大的秃鹫在吞噬这些血淋淋的尸体,那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忽然间,一只秃鹫正在撕咬一条毒蛇的尸体,就见那条毒蛇忽然间一动,半条蛇身猛地就缠住了秃鹫,那已经瘪了的蛇头,张开了蛇嘴,就把一头秃鹫给活活的咬死!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恐怕就是对秃鹫血淋淋的教训了。

不但如此,忽然间,也不知哪来又飞出了一条条六七尺长的小蛇,窜了起来,就窜上了这些秃鹫,跟秃鹫撕咬在了一起!

原来,有些毒蛇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可是还没有死,一看到盘旋在空中专门找小便宜的秃鹫,不由得就是来气,这些蛇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也有思想,它们也知道秃鹫这种东西的可恶,专门找便宜,等它们死后,前来吞噬它们,把它们当作美餐,然后把它们变成一堆堆大便,故此,有的蛇虽然还没死,可是却开始装死,只等秃鹫飞下来,咬死几只秃鹫,也算是解恨替自己报仇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