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2章 险地2

第五十二章 险地2

新书推荐:

还有藏匿在草丛中的一些小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叔叔伯伯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就这么跟鳄鱼群同归于尽,这些蛇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也会难过伤心,但人有人言,兽有兽语,这些还没死去的毒蛇也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告诉这些小毒蛇先隐蔽,然后来个突然袭击,把这些可恶总喜欢吃白食的秃鹫给活活咬死。

故此,那些毒蛇就趴在草丛中没动,静等着秃鹫从天上飞下来。

等秃鹫飞了下来,开始吞噬撕咬尸体的时候,这些还没死但已经奄奄一息的毒蛇猛地发起攻击,那些藏匿起来的小毒蛇也猛地发起了攻击。

秃鹫一向吃白食惯了,最喜欢就是幸灾乐祸的看世间万物的生命互相残杀厮斗,而它们就来个坐收渔翁之力,得点便宜,不费劲的就享受一顿顿美餐,可万万没想到,这顿美餐却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享受的,还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行!

二十多只秃鹫,足足有六七只被毒蛇撕咬缠住,一阵阵挣扎拼斗,终于也死于非命,那些重伤奄奄一息的毒蛇也终于完全死了,再也没有半点生息。

有的秃鹫机警的很,一看不妙,赶忙振翅飞向了半空中!

但即便如此,有的毒蛇也不放过这些秃鹫,仿佛把失去亲人的痛苦都发泄在了秃鹫的身上,有的秃鹫身上还缠着毒蛇,就跟毒蛇在半空中撕咬了起来,然后悲鸣着一起摔进了河水中!

二十多只秃鹫,足足又被毒蛇咬死了**只,余下还侥幸活着的秃鹫,再也不敢轻易的享受这顿美食了。

而是仰天悲鸣,似乎在给其它的同类送信,前来一起合作,先击毙这些小蛇,再一起享受这美食。

从茂密的山内,又飞出了一层层乌压压的秃鹫,足足有五六十只之多,就见这些秃鹫,空中鸣叫着,就开始在空中盘旋,然后俯冲着就扑向了那些还活着为数不多的毒蛇,似乎是为死去的同伴报仇血恨一般!

那些毒蛇知道不敌,有的钻进了草丛中逃之夭夭,而有的不幸被秃鹫所擒获,就见秃鹫凶残的两只铁爪抓起七八尺长的小蛇,然后飞向半空,一只铁爪死死地掐住毒蛇的蛇头,一只铁爪死死的抓住蛇的蛇尾,把这条蛇给生生的拽成一条直线,然后用那铁嘴照着毒蛇的身子就是一阵乱啄!

等把毒蛇的身子啄的差不多了,然后用铁爪狠狠的一撕,把蛇的身子生生的给扯成两断!

这些秃鹫很少这般主动去进攻,这次真的被这些毒蛇所气坏了,也许,在秃鹫的眼中,它们一向视自己是清理战场的环卫工吧,也许,它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是神圣的,而应该令各种动物尊敬的吧。

它们也许以为做的都是一件件清理环境,净化环境的善事,在它们的内心中,那些动物见到它们礼让,那才是它们应该有的地位。

不过,这只是它们个人的想法,而在大多数动物的心中,这些秃鹫简直就是不劳而获,而且还都是贪婪无比,最可恶的小人。

这一次,秃鹫出乎意料的遭到攻击,当真是气坏了,这才组织起来,来一次正大光明的搏斗,让这些不知好歹的蛇类知道,它们秃鹫不是好惹的。

陶天喜和姚霞就在山顶一块大青石上静静的坐着,一动也不动,只盼望着时间快点过去,凌玉霄早早前来救他们上去,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充满了杀机,这哪里是什么人间仙境,简直就是地狱!

二人没有乱动,他们知道,如今,鳄鱼跟毒蛇拼了个两败俱伤,然后秃鹫前来,又是一场搏斗,故此,现在这山上目前为止还算是安全的,比之其他的地方要安全的多了。

天依旧是黑洞洞的,只有那高高的明月还是挂在天际,这里好像只有黑暗没有白天,也不知过了多久了,更不知现在什么时辰了。

二人正在惊恐的望着秃鹫残食毒蛇和鳄鱼的场面,正在这时,忽听头上一阵怪啸,二人急忙抬头观看,只见有一只秃鹫也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了他们,空中俯冲而下,就奔姚霞啄来!

陶天喜怒吼一声,一挥手,化气为刀,紫府真气幻化出的气刀就斩向了那只俯冲而来的秃鹫!

那只秃鹫双翼张开,足足也有一丈左右大小,那铁爪简直比石头还硬,若是抓在人的身上,非被抓的骨断筋折不可!

就见空中那秃鹫双翼一抖,就撞在了那以气化成的气刀上!

虽然陶天喜没有了双刀,幻化出的气刀没有真刀的威力大,可是也不容小窥。

可这大秃鹫虽然挨了一下,但却并没有把这秃鹫击毙,只见秃鹫巨大双翼上的羽毛被气刀扫落,扑拉拉的空中落了下来。

那秃鹫一个盘旋,又冲了下来!

姚霞定了定心神,赶忙用了一招呵气为冰的招数,用手一指,一道冰剑激射而出,射向了那只凶恶的大秃鹫。

就见那只大秃鹫挨了二人这连番重创,半空中一阵哀鸣,扑扇着翅膀摔了下来,就这样,那秃鹫还没有死,两只铁爪一阵的乱抓乱挠,把山石给击的到处乱飞!

这一来,早就惊动了那些余怒未消正在残食尸体的秃鹫群!

又是一声嘶鸣,再看那些秃鹫群愤怒的振翅而来,就向着陶天喜和姚霞二人恶狠狠的扑来!

陶天喜知道大事不好,赶忙运用全身的功力,然后用那把匕首在大青石上画了个圆弧,一道紫府真气幻化而出的八卦护体阵赫然生出,然后他又用匕首画了个太极阴阳图,拉着姚霞站在了阴阳图上!

陶天喜大叫道:“霞妹,坚持住!咱们跟这些畜生拼了!”

姚霞一咬牙,也没有了胆怯之心,在这危急的时刻,畏惧根本无济于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拼了!

姚霞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刹那间,就见鲜血淋漓,她猛地一口吸在嘴里,喷在了空气中,双手连连挥舞,口念法诀,又用出了那招最凌厉无比的化血为箭!

陶天喜手中没有了两把神刀,当真是威力减弱了许多,没有了双刀,也无法使用神龙御剑术,而这小小的匕首,却当真是不太好用,而且,他还不敢把这匕首祭出,若是祭出,就算是杀了秃鹫,可匕首若被秃鹫带走,那唯一的兵器就算失去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准备用这把唯一的兵器。

他赶忙也运用真气,幻化出无数的气刀,准备先抵御一会!

但二人心里都明白,用血箭和气刀对付那些小一些的吸血蝙蝠还行,可对付比蝙蝠大了几十倍的秃鹫,那可真是没那么大的效用了。

就算十几支气刀斩在秃鹫身上,也不见得能击毙秃鹫。

就算十几支血箭射在秃鹫身上,也不见得就能射死这些凶恶的秃鹫!

但即使不能击毙它们,也总不能束手待毙!

就见五六十只巨大的秃鹫乌压压的就撞了过来!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紫府真气幻化出的八卦阵就是一阵乱颤,陶天喜就是全身一震!

陶天喜大吼一声道:“杀!”

姚霞也一声大吼,二人同时运用法力,把悬浮在身边的血箭和气刀发出!

就听到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再看空中,有几只秃鹫嘶鸣一声半空中摔落,黑色的羽毛犹如雨点一般的漫空乱飘!

秃鹫群也是一惊,也没想到下面这两个小小的生命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但虽然暂时一退,而后群鹫又俯冲而下!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紫府真气幻化出的八卦阵被摧毁!

陶天喜怒吼一声,沉声道:“霞妹!你在太极图中千万别动!”

陶天喜说完,猛地飞身而起,迎着秃鹫群而去!

姚霞惊得失声大叫,陶天喜竟然如疯了似的,要跟秃鹫群拼了!

再看陶天喜,双眼血红,微白的胡须都立了起来!

为了心爱之人拼了又何妨?

身后就是深爱的人呐,若不拼命,难道眼睁睁的看到所爱之人就这么丧生?

他早就说过,即使要死,也要死在她的前面!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姚霞双眼已经湿润了!

这时,幻化出的血箭已经射没了,而陶天喜也扑了上去,也不能再放血箭了,万一要是伤到了他那该怎么办?

她只好楞呆呆的望着陶天喜跟秃鹫群搏斗,这阴阳太极护体真气还没有被攻破,她暂时还没有危险,就这样,她愣住了。

再看陶天喜,犹如疯了似的,嘴里咬着那把锋利无比的匕首,那把唯一的兵器,迎着一只凶恶的秃鹫而去!

那只秃鹫狠狠的一口啄来,就见陶天喜不退反进,怒吼一声,飞身而起,扑在了秃鹫的身上,然后右手拔出嘴上叼着的匕首,狠狠一匕首就奔着秃鹫的白头剁了下去!

就见一道鲜血飞溅,秃鹫的头就这么被生生的斩落,陶天喜被鲜血飞溅了一脸一身!

那死去的秃鹫半空中就跌落了下去!

就见陶天喜用力一蹬那只死去秃鹫的尸体,然后飘到半空,又把匕首叼在嘴上,空中俯冲而下,又扑奔一头凶恶的秃鹫!

他一落在秃鹫的身上,就用手中的匕首一阵乱剁!

只是一眨眼间,就被他用匕首活生生的给砍掉了三四只秃鹫的白头!

陶天喜好像已经疯了似的,扑奔而来的秃鹫,他躲也不躲,前来啄他的秃鹫,他也理也不理,只要一头秃鹫近身,他就狠狠的剁秃鹫的白头,刹那间,他全身上下也不知有多少处地方被秃鹫啄伤!

姚霞只是呆了一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的心已经在滴血,她看的出,陶天喜已经拼了命,是在为自己拼命!

她万没想到,一向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陶天喜竟然是这种人,竟然是这种肯为了知己好友不顾性命的血性汉子!

姚霞大吼一声,也飞身跳出了阴阳太极图!

姚霞跳了出去,一抖手,一道冰剑又射了出去,射中了一只秃鹫!

那只秃鹫负伤,恶狠狠的又奔她扑来!

还没等那头秃鹫扑到姚霞身上,陶天喜看的清楚,怒吼一声,就从半空中头下脚上的扑了下来,半空中就抱住了那头凶残要伤姚霞的那头凶恶的秃鹫,然后猛地一匕首就刺进了那头秃鹫的身体!

陶天喜一匕首刺进秃鹫的肚腹,然后入疯了似的挥舞匕首一阵乱戳,那头凶恶的秃鹫又被他刺杀!

眼看着就要落地了,陶天喜一个筋斗翻到了姚霞的近前,气道:“你出来做什么?你想死呀?”

姚霞嗔道:“咱们不是说过嘛,要死死在一起的!”

陶天喜颇为感动,大声道:“好,咱们生死与共,不过,想杀了咱们,也没这么容易!”

他左手紧紧握住了姚霞,姚霞也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陶天喜沉声道:“刚刚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办法,不知你怕不怕?”

姚霞道:“这时候你还问我怕不怕?我早说过,你怎么玩我就怎么玩,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死,也是快乐的,你想怎么玩,你说吧!”

陶天喜一抖手,又把一头秃鹫给击毙,然后大笑道:“骑着秃鹫玩,你没玩过吧?哈哈,来,咱们先飞起来,用比翼双飞这招飞起来,若是有秃鹫落了单,咱们就飞到它的身上,咱们骑着秃鹫,你护着我,我用匕首杀这些畜生!把秃鹫当坐骑,在天上跟这些畜生玩一会,你说有趣吗?”

姚霞嘻嘻笑道:“你呀你,难为你怎么想出来的,好,就这么玩!”

二人手拉手冲天而起,正好一头秃鹫不知利害,扑了下来!

这一次陶天喜倒没有斩杀这只秃鹫,而是一拉姚霞,二人一起振动手臂,凭空飞了起来,比那只秃鹫飞高了三尺!

然后二人一起落下,恰巧落在了那头秃鹫的脊背上!

二人翻身骑上了秃鹫,姚霞紧紧的抱住了陶天喜地腰,双脚钩住了秃鹫的肚腹,而陶天喜则左手紧紧的抓住了秃鹫的黑色羽毛,右手则空了出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不断的挥舞,就在空中跟秃鹫群战在了一起!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