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2章 险地3

第五十二章 险地3

二人**的那头秃鹫哪里能肯老实,一会俯冲而下,一会飞上云端,二人反正是咬紧了牙,怎么也不松手!

不管陶天喜骑着秃鹫飞到了哪里,秃鹫群是死追不舍,就在身后追击了上来!

姚霞一只手抱着陶天喜的腰,一只手也不闲着,凌空一抓,就是一块冰剑,然后激射而出,射向那些追袭的秃鹫!

秃鹫群那见过这么厮杀的,二人就骑着自己的同伴,纵横直撞,遇见就乱刺乱劈,而秃鹫们又不能啄食了自己的同伴,而且同伴负痛,飞的也绝不慢,就算想击毙自己的同伴,都不可能,因为这二人早就保护着那只**的坐骑,那能容秃鹫群把他们的坐骑击毙。

陶天喜对付前面的秃鹫,姚霞则对付后面的秃鹫,二人紧密配合,就这么一阵凶杀恶斗,终于骑着这只极其不驯服的秃鹫飞出了秃鹫群!

群鹫在后紧紧追杀,二人就骑着秃鹫来回的兜圈子,一路走,一路搏斗,渐渐的被击毙的秃鹫足足有二十多只!

**那头秃鹫被二人骑着飞了这么远,好像有点筋疲力尽了,而且那只秃鹫由于乱飞乱冲,桀骜不驯,被陶天喜用匕首刺了好几下,已经是伤痕累累了。

那头秃鹫简直都要气疯了,敌人就骑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想咬咬不着,想甩甩不掉,简直是任人欺凌!

忽然间,那头秃鹫不再乱飞,而是奔着一块大青石俯冲而下,竟然要一头撞死,连背上欺凌自己的敌人也一同摔死!

下面又是一座小山,刚刚骑着秃鹫一阵冲杀,这只秃鹫早就飞离了那座蛇山,这汪洋大河中,小山数不胜数,足足有数十个小山。

陶天喜大叫道:“不好,这该死的东西要自杀,咱们快跳!”

陶天喜用力一蹬秃鹫,然后拉着姚霞冲天而起!

就见**的那头秃鹫,一头扎下,就撞在了一块青石上,撞了个粉碎!

陶天喜祭出了匕首,然后二人手拉手又踏上这把匕首,施展比翼齐飞的道术,慢慢的飞到了陆地上。

再看半空中追袭而来的秃鹫也有两只追到,俯冲着就扑了下来!

陶天喜和姚霞二人联手,一阵拼杀,又把这两只秃鹫的白头斩下!

再看,半空中另外的秃鹫也追了过来!

陶天喜一拉姚霞的手,沉声道:“快走!”

二人手拉手,遇树钻树,遇林穿林,就往树林中而去!

这一晚凌玉霄睡的很香,他那里知道,就在枕头边的葫芦内,自己的小师傅和小师娘正经历着一场又一场的殊死搏斗。

仅仅隔着个葫芦,就是不同的世界,有时候,地狱和天堂岂不就是一线之隔?

比试又要开始了,四个人还要抽一次签,一号对四号,二号对三号。

雪紫儿不用抽签,只跟最后一个获胜的人比试。

抽签的只有四个人,那就是凌玉霄,曲仙儿,魏晓晨以及谢雨霏。

这一次凌玉霄抽到的是一号签,而抽到四号签的竟然是曲仙儿。

也就是说,凌玉霄跟曲仙儿一战,而魏晓晨却和师妹一比。

曲仙儿乐的眉开眼笑,抿嘴笑道:“喂,还愣着做什么?这一局咱俩比比吧。”

也不用别人叫,曲仙儿拉着楞呆呆的凌玉霄,二人携手就走进了场中。

凌玉霄苦笑道:“师姐,这是不是叫做冤家路窄呢?”

曲仙儿重重的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窄你个大头鬼,你怎么不说有……缘呢……”

她话说完,脸色微红,轻轻低下了头。

曲仙儿看了看玉霄微笑道:“来吧,咱们比比好吗?”

凌玉霄皱眉道:“师姐,你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呀,好吗?”

曲仙儿嗔道:“少废话吧你,来吧!”

她说着,拉着玉霄的手,二人御法器飞上了半空。

曲仙儿吃吃笑道:“小师弟,我先给你吹个曲听吧,你喜欢听什么曲子呀?”

凌玉霄微笑道:“就吹那首龙吟凤鸣曲吧。”

曲仙儿嫣然一笑,然后解下凤凰栖霞披,往空中一抖,拉着玉霄跳上了凤凰栖霞披,然后轻轻靠在玉霄的肩头,开始吹奏起那首龙吟凤鸣曲来。

这一次,她吹奏的曲子再也没有了杀气,而是充满了柔情蜜意,旋律悠扬动听。

洪袖儿和楚桂儿气的鼓起了嘴,楚桂儿大叫道:“喂,你这是什么比试呀?”

洪袖儿也道:“你们倒是打呀,怎么没打先吹起箫来啦?”

她们生气还差点,最气的是卓悠悠,卓悠悠气的跺脚骂道:“真是狐狸精!”

曲仙儿也不理她们,依旧悠然自得的吹着动听的旋律,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凌玉霄。

凌玉霄不仅感慨万千,真是说不出的什么滋味。

就见曲仙儿一曲吹奏完毕,轻轻柔声道:“霄大哥,这一局你赢了,我输了,记住,打败雪紫儿,就看你的了。”

凌玉霄失声道:“不比啦?”

曲仙儿又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傻呀,比个屁呀,那个悠悠可以让你赢,难道我能跟你打吗?悠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你好好保存精力,好对付那个雪紫儿吧,谢雨霏昨日跟袖儿一战,已经筋疲力尽,不足为虑,只有雪紫儿一个人是你的敌手,你要多加小心!”

她说着,然后高声道:“小师弟果然技高一筹,我不是对手,你赢啦!”

她说完,然后自己飞身就走,只留下了玉霄楞在了哪里。

众人这个气,还没打就自动认输,而且给人家吹奏一曲好听的曲子,然后说人家技高一筹,这简直把别人都当作了瞎子。

洪袖儿一看曲仙儿回来了,气呼呼的道:“喂,这就算比完啦?没打就输啦?还说小师弟技高一筹?你真以为我们瞎了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废话,他当然技高一筹了,你没看我弹得曲子他什么都听不懂,这就叫对牛弹琴,所以,任凭我技艺再高,牛也是听不懂的,所以说,弹琴的人永远都会输给笨牛的,这道理你不懂呀。”

楚桂儿叹道:“唉,你就算要输,也应该像那个悠悠似的,也比划几下也像话点呀,这倒好,一招没打,白白给他吹曲子听,你们这是去比武呢,还是花前月下的玩去啦?”

三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玩笑,所有的弟子也是啼笑皆非。

卓悠悠跟玉霄比试,最起码还打了那么几招,然后才败的。

而曲仙儿跟玉霄比试,竟然拉着玉霄坐在了自己的凤凰栖霞披上,然后给玉霄吹奏了一曲美妙动听的音乐,而后就败了,这简直是令人啼笑皆非。

但曲仙儿自动认输,任谁也无可奈何,所以这一局,就算是凌玉霄悠然的听着美妙的乐曲完美的胜出。

他简直也胜的太休闲了,简直都把看到的人气坏了。

凌玉霄胜出,再要比,就跟魏晓晨和谢雨霏之间选一个比了,这二人谁赢了对方,他就跟谁比。

不用比所有人也都看的清楚,魏晓晨深受重伤,伤的不轻,虽然谢雨霏也是精疲力尽,可是并没有受伤,故此,谢雨霏是赢定了。

凌玉霄比试完毕,然后回到本队,等待着谢雨霏和魏晓晨的比试。

第五十三章夺魁

曲仙儿连打都不打,就让凌玉霄轻松的赢了这一局,那边魏晓晨和谢雨霏也是没打,魏晓晨受伤挺重,抽完签之后,一看对手是二师妹,虽然她个性要强,可是也决定不打了,让二师妹谢雨霏赢了这局。

凌玉霄一听这二人不打了,谢雨霏算是赢了,他走到场中,等着谢雨霏出场。

谢雨霏更是圆滑,一看凌玉霄出场,知道就算自己精力充沛也不是对手,而且昨日跟洪袖儿一阵,她简直都累坏了,洪袖儿的修为绝不在她之下,若是洪袖儿不自动放弃,恐怕她今天都爬不起来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雪紫儿盛气凌人,谢雨霏打心底就看雪紫儿不顺眼,而且她也为师姐魏晓晨鸣不平,因为她知道,魏晓晨和雪紫儿的修为不相上下,雪紫儿根本不见得比魏晓晨高,可是雪紫儿运气好,抽到了一号签,直接晋级。

她是打心底就有点嫉妒,她暗暗的冷笑,心道:“我精力不及,必然输给凌玉霄,等我跟凌玉霄一战,再输给他,还不够丢人的,而且我凭什么替你跟凌玉霄一斗,耗费凌玉霄的体力让你捡个便宜?哼哼,没这么便宜的事,我就偏偏不打,让你真真正正的跟凌玉霄比比,这样对我们姐妹才公平。”

谢雨霏打定主意,然后迈步走到凌玉霄的面前,盈盈一笑道:“凌师弟,你好。”

凌玉霄微笑道:“谢师姐,请赐教吧。”

谢雨霏道:“咱们还打什么呀,我自知不如凌师弟,算了,不用比了,你赢了。”

凌玉霄这个吃惊,他本以为还要打上一阵,没想到,谢雨霏连打都不打。

谢雨霏说完,又用很小的声音道:“喂,凌师弟,帮我狠狠的教训教训那个雪紫儿,我支持你,加把劲!”

她说着,转头就走,直接回到师姐魏晓晨身边。

凌玉霄差点笑出声来,他没想到,雪紫儿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就连她们门派的人都看她不顺眼。

魏晓晨也是一愣,皱眉道:“师妹,你怎么不打就下来了?”

谢雨霏轻轻咳嗽几声,叹道:“唉,昨日跟洪袖儿一阵,我至今都没有恢复体力,就算打也是败,何必丢人呢?”

魏晓晨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

最生气的就是雪紫儿,雪紫儿简直都气坏了,暗暗的道:“你就算赢不了凌玉霄,也跟他打一阵,耗费耗费他的精力,我也好赢他,你连打都不打,这算什么师姐妹,有你这种师妹吗?”

雪紫儿是掌门宣静的大徒弟,也是龙女派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而魏晓晨和谢雨霏则是罗贞的两个得意弟子,并不是一个师傅。

雪紫儿气呼呼的走到谢雨霏面前,没好气的道:“谢师妹,你连打都不打,就承认败了,你不觉得丢人吗?”

谢雨霏也毫不客气,冷笑道:“丢人?丢什么人?我昨日跟洪袖儿打了两个多时辰,什么力气都没有了,还打什么?不像某些人,运气好,否则,说不定早就败了呢。”

雪紫儿这个气,谢雨霏话里话外无疑就是讽刺她运气好,少打了几场,就直接进入决赛了。

就见谢雨霏笑盈盈的接着道:“而且我也不想打败凌玉霄呀,其实呢,我有把握打败他的,不过不想打败他。”

雪紫儿气道:“你打得过他?”

谢雨霏嘻嘻笑道:“对呀,赢他应该还不费事,不过呢,大师姐,你想想看,我若是打败了凌玉霄,就是咱们姐妹对决了,你毕竟是大师姐,我万一跟你对决,把你打败了,你说说看,这面子上多不好看?所以呢,你败在我手,还不如败给凌玉霄的好,对不对呀大师姐?”

雪紫儿美丽的俏脸都气青了,谢雨霏话里话外,简直太气人了。

雪紫儿呛得一声抽出了紫芒刃!

谢雨霏毫不示弱,也抽出飘雨迷蒙剑,冷笑道:“干什么?大师姐难道先要跟我打一场,这样才觉得下场跟凌玉霄比试才公平吗?好呀,小妹奉陪就是!”

魏晓晨一看太不像话,还没比,自己人先打起来,那简直叫人笑话,她嗔怒道:“二师妹,不得无理,咱们自家姐妹,比个什么劲?”

谢雨霏哼了一声,收起了剑,冷笑道:“大师姐,不是我想比,是师姐要跟我切磋切磋。”

雪紫儿气的狠狠瞪了一眼谢雨霏,但无可奈何,她知道谢雨霏的本事并不在自己之下,真要打起来,没几个时辰都难分上下,恐怕到时候再跟凌玉霄一战,就没有精力了,故此,她只好忍了。

雪紫儿气呼呼的道:“哼,你等着,我打败凌玉霄,让你看看谁才是龙女派第一高手!”

她说着气呼呼的就走,谢雨霏淘气的扮个鬼脸,不屑一顾。

魏晓晨也是暗自生气,她跟谢雨霏一样,也是高傲的很,打内心根本也不服雪紫儿,只是由于雪紫儿是掌门人的首徒,论入门比自己要早,碍于情面不便口角罢了。

玉龙八女看的直摇头,她们也清楚,雪紫儿跟罗贞的徒弟魏晓晨,谢雨霏等人面和心不合,但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