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3章 夺魁2

第五十三章 夺魁2

她紫芒刃拿在手中,嘴里念念有词道:“化气为露,凝露为霜,雪降冰冻,阳光普照,雪融冰消,汇聚一气,为我所用……”

再看她全身骨骼咯咯作响,手中紫芒刃紫气更盛,全身上下凝聚着一股寒气,寒气刹那间结成了寒冰,刹那间又化为无物,然后无数的玄冰寒气被吸入到了她的紫芒刃中,仿佛所有的力量都汇集在这一刀之上!

再看天空中,黑云越聚越多,云中似乎有一白一赤两条云龙在兴云布雨一般,又是一声炸雷,然后就是电闪雷鸣,闪电不断的闪烁着!

凌玉霄双剑并举,大喝道:“煌煌天雷,神电之威,勇往直前,所向披靡,天雷神电,双剑引之……”

再看天际中,两道闪电轰然劈下,正好劈在了双剑之上,就见凌玉霄身子似乎晃了一晃,但却没有什么事。

熊天燚的心都提了起来,他仅能用紫府真气运用这一招,而凌玉霄现在却是紫府清虚双用,将天雷之怒,神电之威,引到剑上,为己所用,这简直太过危险,他当真是担心的很,但就见,凌玉霄这一招深得其法,竟然没有大碍,不由得心安了下来。

再看凌玉霄,九子凝冰剑上电光闪闪,仿佛那劈下的一道电光,就被储存到了这一剑之上,而那把赤霄燚焱剑,似乎闷雷滚滚,把天雷似乎都引到了这把剑上!

凌玉霄厉声道:“雪紫儿,你还打不打?现在住手认输还来得及,否则,我天雷神电剑一出,你可就危险了!”

雪紫儿一咬银牙,并不搭话,怒吼一声,手中把吸收了天地雾气精华的一刀祭出,凌空劈下!

凌玉霄大怒,也是怒吼一声,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用力的挥下!

就见九子凝冰剑上射出一道刺眼的白芒,化作一条银龙,张牙舞爪的就扑奔了紫芒刃!

而赤霄燚焱剑,咔嚓一声惊雷,一道电光也是激射而出,射向了紫芒刃!

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凌玉霄并没有祭出去,只是将两把剑,一把化作含有神电的气剑挥出,一把含有天雷的气剑挥出!

就听到一声巨响,含有神电的九子凝冰剑所化成的气剑和含有天雷之威的赤霄燚焱剑所化的气剑,两柄剑化作一白一赤两道光,半空中就跟紫芒刃相遇!

空中迸发出耀眼的火光,再看两道气剑被紫芒刃所毁,而紫芒刃空中翻了个跟头,就跌落尘埃!

这一下竟然是势均力敌!

只不过,还是凌玉霄占了上风,因为他并没有祭出真剑,只是用气剑就击落了紫芒刃!

雪紫儿大惊,赶忙一招手,召回紫芒刃,还没等她再出手,就见凌玉霄双剑一指,再看刹那间萦绕在他身前身后的小气剑,似乎也沾染上了天雷之怒,神电之威!

只见空中电闪雷鸣,无数的气剑就射向了雪紫儿!

雪紫儿紧咬银牙,怒吼一声,将紫芒刃舞动如飞,护住了全身!

就听到一声声巨响,紫芒刃斩碎了无数的气剑,但雪紫儿自己也被震得浑身酸软,被电流击中。

雪紫儿勉强抵御过这小气剑,可也再也忍受不住了,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热,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凌玉霄冷哼一声,双剑一分,就听到雷声滚滚,电光闪闪,然后他用双剑一指,再看双剑之上发出两道耀眼的光,直奔雪紫儿二十几丈远处的青石射去,轰的一声巨响,一块五六丈高的巨石就被这双剑所引的雷电之威所摧毁!

凌玉霄默念法诀,散去了雷电,然后飘然而下。

雪紫儿早就愣住了,刚刚那双剑并用,雷电交加的一招,凌玉霄没有攻她,而是击碎了她身后不远处的巨石,那一剑之威简直可以撼天动地,她吓得面如土色,花容惨变!

雪紫儿心里清楚,这一剑若是击在自己身上,必死无疑!

凌玉霄抱拳正色道:“师姐的修为我很佩服,不过,咱们并非仇敌,何苦分个生死?输赢真的这么重要?这一局,算你赢了就是。”

雪紫儿脸色一阵发红,其实她自知不敌,本就该自动退却也就是了,凌玉霄用出万剑归宗那一招破了她的寒冰罩体时,其实她就已经输了,因为凌玉霄并没有趁机而入,否则,她那里能有反击的余地。

可是她太过好强,太过好胜,根本不想退下,故此凌玉霄才用出了最后的绝招。

明眼人都看的明白,明明是凌玉霄手下留情,输的是她。

雪紫儿脸色微红,再也没有了不可一世瞧不起人的傲气,也抱拳道:“凌师弟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多谢手下留情,这一局我输了,再见!”

四个姑娘又是跳又是蹦,纷纷围住了凌玉霄。

凌玉霄的脸色也不好看,他虽然自以为差不多可以运用这最高境界的一招,可是毕竟还不熟,经验也不足,所以,勉强使用,也差点吃不消这雷电之威。

卓悠悠紧紧握住凌玉霄的手,目光中含有泪水,轻声道:“玉霄哥哥,你果然给咱们傲人族的人争光露脸,若是咱们傲人族的人知道你今日这么出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凌玉霄长叹一声,就算自己再厉害那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救不活自己的亲人?若是亲人能复活,那他宁愿什么都不会。

凌玉霄握住了卓悠悠的手,叹道:“悠悠,我苦修了八年之久,为的就是学好道术,替我爹娘雪恨,替傲人族百多条人命报仇雪恨,现在,我自感差不多了,过几日咱们就下山一起替咱们的亲人报仇!”

卓悠悠用力点头道:“我也跟你一样,日夜苦修,苦修了八年,只为了报仇雪恨!咱们一起联手,必然能报此深仇大很!”

曲仙儿气呼呼的掰开了二人的手,嗔道:“行啦,行啦,报仇的事以后再说吧,走,小师弟……”

三个小姑娘连拉带拽,簇拥着玉霄下去了。

众多弟子是一阵欢呼,均为凌玉霄而欢呼。

众人也是出乎意料之外,也没想到,这夺魁的竟然是这个不行拜师礼,胡闹顽皮,说话幽默风趣,又能气死人的坏小子。

天帝八子,玉龙八女把众多弟子召集在了一起,然后开始训话。

首先,曲天赋道:“天帝山,龙女山本是一家,这一次比试,一个是互相切磋,彼此学习,更主要的是,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咱们修真之士,并非仅仅修道炼气,延年益寿这么简单,咱们这些人都是身负重任在身,如今这世界,遍地妖魔鬼怪,凶禽异兽,危害着咱们人类的生命安全,咱们修真之士的责任就是捍卫和平,斩妖除魔,让这个世界宁静太平,让咱们人类活的好好的,让咱们人类主宰这个世界,只要是危害世间的妖魔,必须斩杀干净,这样才能保卫咱们这一方净土……”

凌玉霄暗自苦笑,人类为了活下去,就要斩杀那些修炼成精的妖魔,而妖魔不想被人类统治欺凌,也要屠杀人类,这究竟谁对谁错?

为什么这世间这么多杀戮?为什么生命都这么自私?

难道生命真的是适者生存,强者为霸吗?

就听曲天赋接着道:“在二十多年前,世间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妖魔,他把所有凶猛异兽修炼成精的妖魔团结在了一起,为的就是消灭咱们人类,让它们兽类统治这个世界,要知道,咱们人类乃是炎黄子孙,女娲之后,乃是正统,怎能允许妖魔造反呢?圣帝祖师和龙女祖师联手,一举击败了那个最厉害的妖魔,将那妖魔用无上的法力,世间最厉害的法器封天印封在了昆仑虚,永远的镇住了那个妖魔,那妖魔就是天魔,天魔一旦复活,将是咱们人类的末日,而当年天魔的羽翼小妖,有的逃逸,没有斩杀干净,最近这几年里,妖魔又渐渐的猖獗,霄儿,你知道吗,屠戮你们傲人族的狼王,其实就是天魔手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妖,世间万物的妖魔都是天魔的下属,都唯天魔之命是从……”

凌玉霄和卓悠悠均是一愣,原来狼王那些屠杀自己亲人的妖魔竟然是天魔的下属!

曲天赋道:“所以,咱们修道之人不可倦怠,因为随时随地说不定要跟妖魔一斗,这几年,我们都广招弟子,为的就是积聚力量,再向外扩张,去救其他还没有活的平安幸福的百姓,这就是我们修道者的责任。”

曲天赋说了一番话,然后宣静也开始讲话,道:“曲师兄说的是,任何时候,我们龙女山和天帝山都是一体的,是不分彼此,这次比试只是友谊切磋,不必放在心上,目的就是让各位弟子多加努力,不可倦怠,以备不时之需,最近,昆仑虚内梵音阁的主持梵仁大师,和昆仑虚内的凤凰圣母,准备跟咱们天帝山联合在一起,他们东进,我们西攻,双方两面夹击,先把咱们附近这些地方的妖魔鬼怪肃清,至于何时行动,还没有定下,所以说,各位弟子要勤加修炼,不可倦怠,要多像凌玉霄,雪紫儿,卓悠悠,魏晓晨,谢雨霏,曲仙儿等人多加学习……”

双方的掌门人又说了一番大道理,把这些最优秀的弟子表扬了一番。

凌玉霄懒得再听,拿出小葫芦,拔开葫芦塞这就要放陶天喜二人出来。

他默念法诀,等了片刻,也不见陶天喜和姚霞出来,凌玉霄吃了一惊,暗暗的道:“难道这葫芦装人容易,放人很难吗?”

他将葫芦嘴倾斜,又默念法诀,结果,葫芦内喷出一阵阵清气,还是不见人出来!

凌玉霄惊慌失措,暗暗的道:“难道,小师傅和师娘在里面出事了?这怎么可能呢?以前装龙鱼都没事,不过不到三日怎么会有事呢?”

他疾步走到小糊涂仙面前,问道:“喂,你这葫芦装没装过人?为什么我师傅和师娘才在里面两天多,我放他们出来,这葫芦里不见有人出来呢?这究竟怎么回事?”

小糊涂仙动容道:“呀,该不会把人化了吧?”

凌玉霄气道:“化你个大头鬼,龙鱼在里面都没事,人怎么会有事?”

他气的又念了几句口诀,结果,还是没有反应。

凌玉霄急的浑身是汗,将一只眼对着葫芦口往里看去,只见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凌玉霄对着葫芦嘴大叫道:“喂,师傅,你在哪里?你们出来呀!”

他那里知道,陶天喜和姚霞正在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