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4章 发威1

第五十四章 发威1

陶天喜拉着姚霞钻入了树林中,好不容易摆脱了秃鹫群的追杀,二人真是长出了一口气,秃鹫群的凶残,这回他们算是领教过了。

二人刚刚来到树林,就听到丝丝的声音不断,这又是什么野兽?

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就见四周黑影一闪,丝丝丝丝之声不绝于耳,从四面八方就扑向了二人!

陶天喜大叫道:“小心,这里也有怪兽!”

他赶忙用手中匕首猛地在地上一划,一招画地为牢,一丈方圆之内就用紫府真气画了个八卦阵圈了起来!

姚霞一抖手,就射出了一把寒冰,把迎面飞来的不明怪物击毙!

借着朦胧的月光,借着龙珠的光芒,再加上被紫府真气这么一辉映,二人终于看清了袭击自己的不明怪物是什么了!

二人当真是齐声惊叫,原来,袭击它们的怪物一个个足有一丈多长,生的是面目狰狞,身体有褐色的,有黑色的,有花花色的,身上有鳞,长长的尾巴,像极了鳄鱼,不过比鳄鱼腿长,比鳄鱼尾巴长,这些怪物嘴里吐着长舌头,不断发出丝丝丝丝的声音,两只小黑豆一般的眼睛闪着凶光!

二人仔细一看,这些居然像极了小的蜥蜴!

不过,跟蜥蜴不同的是,这些怪物体型太大,比蜥蜴何止大了几百倍!

巨蜥!原来是巨蜥!

二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巨蜥这种动物,在当时就不多见,在如今这个年代,更成了频危品种,

蜥蜴这种东西本身就像蛇一样是那么的令人诡异可怖,不寒而粟,是十分的不讨人喜欢的动物,不但是女人,就是男人见到这种可怕的动物,也是毛骨悚然。

姚霞那见过这种可怕又恶心的动物,不由得失声惊叫,吓得花容惨变。

陶天喜沉声道:“不好,看来这里是巨蜥的山头,是巨蜥的领土,我们误闯进这里,当真是九死一生,你要小心,不要怕!”

陶天喜的话音刚落,就听一头巨蜥仰天怒吼一声,再看,巨蜥越围越多,四面八方仿佛都是巨蜥了!

陶天喜沉声道:“霞妹,咱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快随我杀出去!”

但这里树木丛生,二人想飞都飞不高,当真是太危险了。

正在这时,就见四面八方的巨蜥好像听到了召唤,又赶来了一批,黑暗中,无数只闪着幽光的眼睛盯着二人,仿佛随时扑上去把二人碎尸万段一般!

这些巨蜥也不知在这葫芦里存活了多少年,个个都是体型庞大,最小的也有一丈多长!

就在这时,巨蜥发起了猛攻,一只只庞大的巨蜥怒吼着就扑向了陶天喜所画的这个八卦阵的圈子!

画地为牢这一招,是在最匆忙最危险时画的最简单的一招护体真气,虽然简单的很,可是却也有效的很!

但这股真气所化的圈子再牢靠,也禁不住巨蜥的冲撞!

巨蜥只是撞了两次,这圈子就轰的一声巨响被撞破!

陶天喜紧紧拉着姚霞,一招化气为刀,猛地劈出,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凝聚着陶天喜毕生功力的一招气刀,就把头上的茂密树林的乱枝给劈了下来,刹那间,树林中就亮了许多。

这时,又有两只巨蜥扑了过来,陶天喜一挥手,又是一招化气为刀,重重的斩在了那头巨蜥的身上!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那头巨蜥就被这股凌厉无比的真气击出了一丈多远!

姚霞也定下了心神,凌空一抓,就是三支冰剑,一抖手就射向了巨蜥的绿豆眼睛!

就听巨蜥一声惨嚎,有两只扑上来的巨蜥就被射瞎了双眼!

这一来,巨蜥更是暴怒,再看其余的巨蜥,又是一窝蜂的似的扑了上来!

陶天喜一拉姚霞,沉声道:“上树,快走!”

陶天喜一挥手,又是一连串的气刀劈出,又把天上的来给劈开,然后拉着姚霞的手,飞身上了大树。

巨蜥哪里肯舍,纷纷也跃上了大树!

陶天喜又是一刀劈出,击毙了飞上树的几只巨蜥,姚霞定下了心神,一抖手,又射出几支冰剑,射伤了几只巨蜥。

陶天喜沉声道:“不可恋战,咱们用比翼齐飞,离开这鬼地方!”

他说着,默念法诀,就见匕首飞出,然后他拉着姚霞的手,二人跳上了匕首,然后施展比翼齐飞的招数飞上了半空!

林下的巨蜥就是一阵怒吼狂叫,仿佛没有把二人撕咬成碎片,是不解心头之恨的。

幸好巨蜥还不会飞天的本事,否则,二人简直是难逃此劫了。

二人刚刚飞上半空,就见林中一头两丈多长的巨蜥扑了出来,看那样子竟然是蜥王,二人暗自庆幸。

姚霞皱眉道:“陶大哥,咱们飞往哪里?”

陶天喜苦着脸道:“去别的山头吧,这里是巨蜥的山头,这些巨蜥太厉害了,咱们不是对手的。”

姚霞皱眉道:“那别处再有更厉害的呢?”

陶天喜苦笑道:“还有什么比巨蜥厉害的?再有厉害的,咱们再换个山头,我就不信,没有不厉害的。”

姚霞皱眉道:“那去哪里?”

陶天喜道:“咱们是飞不远的,哪里离着近,就先飞到哪里去。”

二人正在驾驭着匕首,忽扇着各自的手臂,就在这时,忽听头上有人大叫道:“师傅,师娘,你们在哪里呀?”

这声音犹如九天云外神人的声音一般,是那么的嘹亮。

陶天喜和姚霞大喜,齐声大叫道:“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二人这么一喊,忘了在空中飞了,身子一晃,就往下坠去!

陶天喜惊呼一声,然后二人赶忙定下心神,暂时落在了一块青石上,陶天喜晃着双手大喊道:“喂,霄儿,快下来救我们出去!喂!喂!”

他喊了半天,上面没声音了,只是葫芦口还是开着的。

姚霞皱眉道:“算了,别喊了,咱们在下面,人会很小,声音只能传出去几十丈远,咱们的声音他根本听不到,就好像咱们在葫芦外时,对着天大喊,天上的神仙也听不到一样,可是神仙说话,咱们却听的到,就是这个道理了。”

陶天喜也泄了气,知道姚霞的话没错,但二人一看玉霄招呼他们,就知道有希望生还了。

在这鬼地方,若是再多待一天,恐怕二人不是被生吞了活嚼了,就活活的累死了。

二人刚停下喘了口气,就见巨蜥从后就追了上来!

陶天喜赶忙拉起姚霞,驭起匕首,二人又施展比翼齐飞式双双飞向了半空,定下心神往最近的一处小山头飞去。

凌玉霄喊了几句,没有回音,不由得晃了神,难道师傅和师娘真的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葫芦内有危险?还是师傅贪玩,没有待在装酒的这边,而到了装水的那边了?难道装水的那边有危险吗?

他赶忙一声唿哨把龙鱼招了过来,问道:“龙龙,这葫芦内很危险吗?装水的那边都有什么?”

就见龙鱼晃着龙尾,两只小爪子不断的挥舞,嘴里发出一种怪声,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几个小姑娘哪里听得懂,就连玉霄也听不懂,但她们却知道,玉霄是有办法的,因为他虽然不懂,却有一只神鸟做翻译。

龙鱼诉说了一边,然后凌玉霄问菁菁鸟道:“菁菁,龙龙说的什么?你给我解释一下。”

菁菁鸟道:“龙龙说,那个葫芦内有很多水,有山,有树,而且还有不少动物,有蛇,有鳄鱼,有蝙蝠,有蜥蜴……”

凌玉霄没等菁菁说完,失声道:“我的天!我的葫芦里竟然有这些可怕的东西?这……这怎么可能呢?”

小糊涂仙皱眉道:“大哥,你这是宝葫芦,可以装载万物,这是昆仑山上仙藤结的,既然葫芦内装过很多水,常年日久的,生物繁衍生息,也不奇怪。”

凌玉霄擦了擦冷汗,黯然道:“说不定我师傅贪玩,误闯到了葫芦的那一面,万一遇到这些可怕的动物,他……他岂不是……唉……不行,我要下去找他去!”

四个姑娘来了兴趣,曲仙儿师姐妹三人拍手叫道:“我们也去,哈哈,一定很好玩。”

卓悠悠也在玉霄左右,也道:“我也跟你一起去,这里面这么危险,咱们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就听龙鱼又是叫了几声,菁菁鸟叫道:“龙龙说了,不危险,不危险。”

凌玉霄苦笑道:“不危险?那是对它来说不危险,它是神鱼,谁敢惹它,可是我师傅他们是人,这会他们也不知怎么样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师傅和师娘?唉,我亲自下去,找找他们!你们跟我去做什么?你们没听说吗?哪里有很多恶心的动物,有蛇咬你屁股……”

吓的曲仙儿啊的一声,仿佛真的见到了蛇。

凌玉霄对洪袖儿道:“有蝙蝠有毛毛虫,吸干你的血,啊!”

洪袖儿也吓得惊叫一声。

凌玉霄对着楚桂儿道:“有鳄鱼咬你脚趾头,把你吃了,变成一堆大便,啊……”

楚桂儿吓得捂住了脸,脸色苍白。

凌玉霄心里暗笑,他知道三个师姐都怕什么,有的怕蛇,有的怕虫,有的怕脏和恶心,他就这么一说,果然吓得三个人脸色都变了。

凌玉霄对着卓悠悠道:“有……”

他话还没说玩,卓悠悠伸手就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嗔道:“有你个大头鬼,吓唬谁呢,我可不怕。”

凌玉霄捂着头苦笑道:“我还没说完呢,我刚想说,再厉害再可怕的怪物,遇到你这母夜叉也都吓跑了……”

卓悠悠气的揪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说谁是母夜叉呢?还胡说八道?咱们快下去找人吧,这么危险,你下去我哪能放心?咱们生死与共,我不能看你一个人去,我非跟你一起去不可!”

凌玉霄颇为感动,叹道:“悠悠,这里面看来真的很危险,我自己去就好了。”

卓悠悠嗔道:“别废话啦,再多废话几句,你师傅说不定被鳄鱼吞了,蛇吃啦,我说过,咱们生死与共的,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别忘了,我可会法术的。”

凌玉霄无可奈何,这时,曲仙儿也拽住了玉霄,嗔道:“我也要去!”

凌玉霄皱眉道:“你去又做什么?你不怕蛇啦?”

曲仙儿道:“我……我会法术的,我……我怕什么,不行,她去,我就去,她都不怕,我怕什么?”

洪袖儿道:“对,我也要去!”

楚桂儿道:“我也去,咱们一起去!”

凌玉霄头都要大了,皱眉道:“你们疯啦?都去做什么?”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别忘了,要带我们一起去里面放嗞梨花的,咱们还没进去放呢,怎么样,这次咱们去找人,顺便去放放嗞梨花好不好?”

凌玉霄知道这四个姑娘固执的很,气呼呼的道:“好啦好啦,都去都去,不过,被蛇咬死,鳄鱼吃了我可不管啦。”

曲仙儿叱道:“吓唬谁呢?我有凤凰栖霞披,凤鸣碧玉箫,我怕什么!”

洪袖儿道:“就是,我驭袖飞行,又有断刃刀,怪物怕我还差不多。”

楚桂儿悠悠道:“我坐在七色彩虹桥上,看到什么怪物了,我就画它们的天敌对付它们,吓也吓死它们!”

凌玉霄道:“那好吧,走走走,立刻走吧!”

他一拉三老,然后同四个小姑娘一起回到了住处。

凌玉霄道:“三位大哥,你们就替我好好守着这个葫芦,我们五人去去就回,千万不要乱晃这葫芦。”

凌玉霄吩咐完毕,然后把龙鱼招了过来,沉声道:“龙龙,麻烦你带我走一趟,我要去找找师傅去。”

龙鱼龙龙连连点头,凌玉霄骑上了龙鱼,然后叮嘱道:“你们四个拉住我,咱们一起下去。”

楚桂儿还没忘了去里面放嗞梨花的事,临走时,还拿了个小篮子,跨在了手臂上。

四个小姑娘有的拉着玉霄的手臂,有的拉着玉霄的衣服,做好了准备。

凌玉霄一看准备就绪,默念口诀,然后用手一指,再看葫芦内射出一道青光,五个人就消失不见!

五个人就觉得随着一股强烈的气流,根本无法抗拒那股神秘的气体,就这么一道光就落入了黑暗中!

凌玉霄来到了葫芦内,来的正是装酒的那一面。

四个小姑娘一看眼前漆黑一片,不由得失声惊叫。

曲仙儿失声道:“呀,这什么鬼地方这么黑呀!”

其实,这还不算黑,因为龙鱼身上的金鳞闪闪发亮,映的周围一丈内都是亮的。

洪袖儿道:“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楚桂儿苦着脸道:“不好玩,恩,臭死啦,怎么还有马尿味?”

凌玉霄皱眉道:“马尿味?胡说八道,这是装酒的地方。”

楚桂儿哈哈笑道:“你不是常说酒是马尿嘛。”

凌玉霄哑然失笑,洪袖儿道:“对了,咱们不是有龙珠嘛,怎么忘了呢?”

曲仙儿道:“对呀,咱们可以用龙珠照亮的呀。”

楚桂儿道:“还照什么亮,有这个龙龙的金鳞照亮都够啦。”

她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三个人还是把挂在脖子上硕大的龙珠从衣服里拿了出来,然后她们把套在龙珠上的黑布解开,再看刹那间,光华四溢,又亮了许多。

只见三个人脖颈上的龙珠足足有小鸡蛋一般大小,上面清气萦绕,光华夺目,一看就知道是一件宝物。

凌玉霄吃惊道:“喂,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到过?”

楚桂儿得意的道:“这是龙珠呀,是我们娘亲给我们的,我们的娘是玉龙九女,她们九个人一人一颗龙珠,都是龙女祖师给的,不过我娘她们说过,龙珠不可以外露,所以我们才挂在脖子上,用黑布包着。”

洪袖儿道:“龙珠共有九颗,是当年龙女婆婆的项链,她把项链拆开,把九颗珠子送给了自己的九个徒弟,就是我娘她们。”

三个人洋洋得意,看了看卓悠悠,那意好像说,这个你没有吧。

卓悠悠冷笑一声,然后也探手把挂在脖颈上的龙珠也取了出来,得意的扬了扬。

三个小姑娘一起失声道:“呀,你也有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