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4章 发威2

第五十四章 发威2

卓悠悠悠悠道:“当然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我师傅苏冰最喜爱的弟子,她老人家把这颗龙珠送给了我,不就是龙珠,显摆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凌玉霄苦笑,这四个人在一起就斗嘴斗气,他也是无可奈何。

凌玉霄道:“喂,四位姑奶奶,别闹啦,还是找师傅他们要紧,你们御物飞行的太慢了,来,你们驾驭着法器飞的时候,然后抓紧我,我的龙鱼飞的快,别把你们丢啦,到时候,被蛇咬啦,被蝙蝠吸干了血,做了鳄鱼的大便,我怎么向师傅们交代?”

他每说一句,三个姑娘就惊叫一声,仿佛这黑暗中真的会随时窜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四个人祭出了法宝,有的拉着玉霄的手,有的挂在了龙鱼身子上,四个人准备完毕,凌玉霄一看好了,才道:“龙龙,快速的在这里转一圈,找找我师傅他们。”

龙鱼身子一动,就飞了起来,就在葫芦内转了起来。

四个小姑娘一边随着一起飞,一边不住的大喊道:“陶叔叔,姚姨……”

龙鱼的速度太快了,只是一眨眼间,就在这装酒的这边转了个圈子,转着转着,龙鱼忽然停下了飞行,落了下来,叫了几声。

凌玉霄跟龙鱼相处这么多年,虽然不全懂龙鱼的语言,可是也大体能明白什么意思,他就知道是龙鱼发现了什么。

他赶忙跳下了龙鱼,仔细的一看,不由得失声道:“这里打斗过!”

原来,龙鱼发现了遍地的蝙蝠尸体,故此才给玉霄报信。

四个姑娘纷纷走上前,一看遍地的吸血蝙蝠,狰狞的面孔,血淋淋的模样,简直是要多恐怖多恐怖,要多恶心,多恶心!

四个人不由得齐声惊叫,吓得脸都变了色,忽然间,楚桂儿,曲仙儿再也忍不住了,二人俯下身子一阵的恶心呕吐。

凌玉霄也是恶心的要命,赶忙飞了起来,在蝙蝠上空转了一圈,只见没有师傅的尸体,这才放下了心。

凌玉霄皱眉道:“看来,我师傅是到有水的那面去了,唉,他真是太胡闹了,乱动什么,万一真要是,唉……你们四个不要乱动,就在这里等我。”

四个人齐声道:“不行!”

四个人相互看看,不由得一阵苦笑,曲仙儿皱眉道:“这里……这里这么黑,我们……”

卓悠悠吃吃笑道:“是你怕吧,别说我们怕,我可不怕。”

曲仙儿叱道:“谁怕了?”

卓悠悠笑道:“你若是不怕,你自己在这里待上三天三夜,我就服了你好不好?你敢打这个赌吗?”

曲仙儿这个气,怕黑是女人的天性,她当然怕黑,而且不要说她,任谁自己在这黑洞洞的地方,谁又能不怕?

可卓悠悠竟然跟她打赌,而且是让她自己在这里待三天三夜,这赌她那里肯打,因为吃亏的是自己,她虽然好胜,可也不是傻瓜,暗暗的道:“这卓悠悠真不是东西,我要是不敢赌,就说我胆小怕事,我要是赌了,受罪的是我自己,反正两头都是她占便宜,这臭丫头也这么坏,傲人族的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哦,不……小师弟是好东西,哦,不是好东西,嗨,他是人呀,怎么是东西呢,哈哈……”

她自己胡思乱想,一想到这个自己不由得都笑了。

卓悠悠道:“你笑什么?”

曲仙儿悠悠道:“唉,有的人呀明明自己怕,却装能耐,你若是女中豪杰,那你在这里待两天两夜你敢吗?你要是待两天两夜,我就服了你,从此拜你为师,你看如何?”

卓悠悠暗自骂道:“这狐狸精真厉害,又给我端了回来,别说两天两夜,一天这鬼地方我也待不下去,可我若是说不打赌,那就算我输了,她就说我胆小鬼了……”

凌玉霄简直气的啼笑皆非,喝道:“好了,这时候了,还闹什么?算了算了,你们究竟是待在这等着我,还是跟我一起去?”

“当然一起去了!”

四个人又异口同声的道,四个人说完,这个尴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不禁都红了。

凌玉霄叹道:“好吧,据龙龙所说,那边可是危险的很,你们四个不要离开我左右,有龙龙在,任何怪兽都会退避三舍的,咱们走!”

凌玉霄一拍龙鱼道:“龙龙,就带我去那边找找,一定要找到我师傅才行。”

就见龙鱼答应一声,然后飞了起来,就往那夹缝中飞去。

凌玉霄本来还奇怪,龙鱼为什么不从葫芦嘴上飞到那边去,结果一看,原来,这里竟然有很大的缝隙,足够到那边去的。

原来龙鱼经常住在这里,对这里可是熟悉的很。

就见龙鱼带着五个人飞到了葫芦的另外一边。

五个人几乎都愣住了,这里当真是美极了!

曲仙儿道:“哇,好美呀!”

楚桂儿道:“这里还说有可怕的东西,你看看多美呀!”

凌玉霄也是讶异的很,他也没想到自己带着这么多年的葫芦内竟然有这般的天地。

卓悠悠用手一指天上道:“看,那边还有月亮呢!”

凌玉霄叮嘱道:“你们先别高兴,有时候看似美丽的风景,其实就是人间地狱,有山有水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危险,所以,有时候,生命并不可爱,而是可怕的。”

五个人说着话,龙鱼则如飞似箭一般的飞了下去。

从高处往下一看,这小世界当真是一目了然,龙鱼刚飞到葫芦的中间,卓悠悠眼尖,用手一指道:“看,那边好像有打斗之声!”

凌玉霄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只见那边天空中乌压压的飞来了一群秃鹫,而下面却有猛兽的嘶吼声,以及不断的惨叫声传出。

凌玉霄暗暗的道:“莫非那里就是师傅他们吗?”

他一拍龙鱼的头道:“过去看看!”

龙鱼一声龙啸,化作一道光就飞去!

果不其然,那边正是陶天喜跟姚霞二人正在和地上的怪兽厮杀。

二人施展比翼齐飞的本事好不容易飞到了前面的小山,刚刚落下,想休息休息,就遇见了可怕的东西!

这些东西不但可怕,而且还令人恶心至极!

原来,这座山的山头不是别的动物占领,竟然是老鼠占领!

这里的老鼠最小的竟然都有三尺多长,大的几乎都有一丈多长的,那鼠王竟然有两丈长!

陶天喜和姚霞望着这些黑压压的老鼠,一阵阵的恶心,就见这些老鼠一见到二人,就蜂拥而至,扑了上来。

二人刚想飞上半空,就在这时,秃鹫群也追杀而至,就在半空中盘旋,护住了上空,让二人想飞都无法飞走。

而那些老鼠竟然跟秃鹫配合在一起,秃鹫从上攻击,老鼠从地面上攻击,就这样,把二人困在了圈中。

陶天喜的心都凉了,如今,上有秃鹫,下有老鼠,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而且二人是精疲力尽了,一番番的遇险累的都快要趴下了。

若不是二人的修为高,凭着赤手空拳支持了这么久,恐怕早就惨死在这里了。

陶天喜和姚霞都拼了命了,二人就跟疯了似的,用尽了全身的本事,就跟老鼠和秃鹫斗了起来!

也就刚打了一会,凌玉霄就赶到,若是再晚到一会,恐怕二人就真的丧命在此地了。

五个人凌空一看,正是陶天喜和姚霞,凌玉霄的眼睛都红了!

凌玉霄一拍龙鱼就冲了下去,用手一指,大喝一声道:“冲,破!”

再看两把仙剑化作一道光就飞了下去,就听到嗖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围在陶天喜身边的那些老鼠就被剑给射死!

陶天喜和姚霞抬头一看凌玉霄赶到,二人大喜,当真是喜出望外,就见仙剑击毙了鼠群,破了包围圈,陶天喜拉着姚霞,二人飞身上了九子凝冰剑,随着剑飞到了玉霄身畔。

陶天喜来到玉霄身边,二话不说,先重重的敲了玉霄一下,大骂道:“你这畜生,混蛋,你想要我的命呀?”

凌玉霄苦着脸,陪着笑道:“师傅,真是抱歉的很,真是对不起。”

四个姑娘可不干了,曲仙儿也敲了陶天喜一下,嗔道:“你为什么打我小师弟?人家下来救你,你还打人?”

楚桂儿道:“就是,真是不知好人心。”

姚霞吃吃笑道:“好啦,算了,这只能怪你自己贪玩,能怪谁。”

陶天喜气道:“行了,别废话啦,你看看,这些秃鹫好像跟我们俩拼上了,一路追杀我们不停。”

凌玉霄微笑道:“没事,看我给师傅出气!”

再看那些秃鹫,一见来了人,尤其是一见金光灿灿的龙鱼时,一个个吓得根本就没敢飞过来。

再看龙鱼龙龙,那个神气劲,也不管玉霄让没让过去,直接就冲了过去!

再看那些秃鹫群就是一阵大乱,然后就是四散奔逃!

龙鱼一声龙啸,再看那些秃鹫吓得连逃走都不敢了,一只只的乖乖的飞了过来,似乎是见到了霸王一般。

龙鱼一声怒吼,直接飞到一个最大秃鹫的面前,然后张口一喷,一道火光喷出,刹那间,再看那只秃鹫全身就着了火!

那着了火的秃鹫一声哀鸣,俯冲而下,一头扎进了河水中!

再看,虽然那头秃鹫飞进了河里,可是身上的火依旧在燃烧,这水竟然灭不了龙鱼喷出的火!

刹那间,再看那只秃鹫,哀鸣几声就沉入了河底!

几个人简直都惊呆了,就连凌玉霄都没想到自己的龙鱼这么威风,这里厉害,这么凶!

再看那些秃鹫,一声声哀鸣,似乎是在哀告求饶一般。

就见龙鱼一声龙啸,再看那些秃鹫如遇大赦,一个个四散奔逃,飞的无影无踪!

龙鱼直接飞进了鼠群中,除了凌玉霄骑着龙鱼随着进了鼠群内,曲仙儿,陶天喜等人那敢进去,几个人驾驭着法器就漂浮在半空,看着龙鱼究竟要做什么。

再看那些凶恶的老鼠,一只只麻了爪,不住的后退,显见十分的惧怕龙鱼。

龙鱼又是一声怒吼,再看那些鼠群再也不敢猖狂,不住的吱吱乱叫,悲鸣哀告。

龙鱼毫不客气,怒吼一声,然后看了一眼那带头的鼠王,化作一道光就扑了过去!

那鼠王足足有两丈左右大,跟龙鱼也差不多大,但却一动不敢动,任凭龙鱼处置一般。

就见龙鱼怒吼一声,一只金光灿灿的短腿伸出,照着鼠王就是一脚蹬出。

再看那只鼠王一个跟头滚出去三丈多远,然后爬起来,又卧倒在地一动不动。

龙鱼似乎很满意,得意的龙鸣了几声,用龙头蹭了蹭玉霄的手,那意思好像说,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畜生。

凌玉霄暗暗的敬佩,没想到龙鱼这么大的本事,群兽见到了它简直都吓得动也不动,这里这么可怕,可是到了这里,好像到了它的家一样。

凌玉霄暗暗的道:“难怪都说它厉害的很,更难怪它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每日里都是这些可怕的东西,它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原来,它才是这里的霸主。”

凌玉霄轻柔的摸了摸龙鱼的头,微笑道:“算了吧,龙龙,就饶了它们吧,咱们走吧。”

龙鱼叫了几声,温顺的点点头,然后又是一声龙啸,再看群鼠皆匍匐于地,吓得动也不敢动。

龙鱼兴奋的大叫了几声,然后载着玉霄飞回了天上。

凌玉霄刚要走,就见龙鱼叫了几声,然后用头蹭了蹭玉霄的手,玉霄明白了它的意思,苦笑道:“龙龙是想带我见见它的臣民呢,让它的臣民来拜见我呢。”

陶天喜失声道:“我的天,这里可是地狱,厉害的东西多了去了,咱们还是快走吧。”

凌玉霄微笑道:“师傅别怕,有龙龙呢,它在这里住了很久,自从我放它出来,它已经很久没回家了,既然它这么高兴,就叫它威风威风吧。”

几个人都没有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

再看龙鱼载着玉霄飞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头,那正是蜥蜴的山头,陶天喜失声道:“喂,小心,那山上到处都是蜥蜴,都是巨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