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4章 发威3

第五十四章 发威3

他话音刚落,就见龙鱼毫不畏惧,直接飞到了山上,一声龙啸,再看山中,大大小小,差不多有百十多只巨蜥蜂拥而出。

陶天喜和姚霞吓得面如土色,曲仙儿等人也是,几个人赶忙驭法器飞上了半空,心惊胆战的望着龙鱼和玉霄。

陶天喜和姚霞二人坐在洪袖儿的一条流云飞霞袖上,也心情紧张的观看。

再看那蜂拥而至的蜥蜴,并不是前来袭击龙鱼,而是一个个诚惶诚恐的见到龙鱼就匍匐在地,就连那蜴王也不例外。

龙鱼得意的大叫了几声,然后飞了起来,那些蜥蜴一个个才如释重负。

紧接着,龙鱼又往不少山头飞去,几乎每到一处,山上的猛兽纷纷前来迎候,简直把龙鱼当作了霸王一般,唯恐得罪了它,落得个灭族之罪。

原来,这条龙鱼自从进到这个葫芦内,就开始在这葫芦内称王称霸,龙鱼本就是神鱼,这些灵兽虽然厉害,可那里是它的对手,只要一不服从,这龙鱼就毫不客气的,飞了过去,不是喷火烧死对方,就是咬死对方,久而久之,这里所有的生物简直惧龙鱼犹如老鼠见了猫,这还是小龙鱼没有长大的时候就那么的厉害了,如今,龙鱼这一长大,这葫芦内的生物更是怕的要命了。

龙鱼又飞到了蛇山,一看满目狼藉,于是又是一声龙啸,再看山上的还活着的蛇一条条就飞了下来,均是蜷缩在一起,等候着龙鱼的指示。

龙鱼叫了几声,也不知跟这些蛇说了些什么,然后又是一声怒吼,再看水里猛然钻出三十多只鳄鱼来,鳄鱼和蛇拼了个两败俱伤,都所剩不多了,但即使这样,这些鳄鱼听到龙鱼的龙啸,一条条也不敢抗命,大鳄鱼,小鳄鱼,纷纷蜂拥而至,然后就乖乖的匍匐在地,一动都不敢动。

凌玉霄吃惊非小,这些鳄鱼这么凶恶,毒蛇这么毒,可是见到龙鱼竟然乖顺的像只小绵羊,简直都不可思议。

龙鱼好像十分的震怒,径直飞到了一条最大鳄鱼的面前,那条鳄鱼足足有三丈多长,可是见到龙鱼竟然连动都不敢动!

龙鱼一声龙啸,然后挥动龙尾照着那只三丈左右比它都巨大的鳄鱼一龙尾就抽了过去,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那头三丈左右长的鳄鱼被龙鱼一龙尾给抽到了河水里,然后挣扎着又爬到了龙鱼的面前,又一动不动。

龙鱼这才像是消了点气,然后一声龙啸,再看这些鳄鱼如遇大赦一般,也纷纷扎进水里踪迹不见。

五个女人纷纷吃惊非小,陶天喜拉着姚霞的手苦笑道:“这条龙鱼竟然这么威风,可怜咱们受了这许多的折磨,要是早点报出咱们老大龙鱼的名号,恐怕就不会这么受罪了。”

二人纷纷苦笑不已,姚霞叹道:“唉,玉霄真了不起,龙鱼这么凶,对他这般顺服,真是了不起。”

陶天喜叹道:“你那里知道,龙鱼跟玉霄的感情可非同一般,霄儿根本就没把龙鱼当作动物看待,而是当作了朋友对待,他放龙鱼出来,让龙鱼可以自由的到处去,只是这一点,这龙鱼就对他感激万分了。”

曲仙儿道:“还有那匹天马,小师弟在那马小的时候,天天抱着它,那时候,那匹天马可难看死了,浑身黑黑的毛,可是他却满不在乎。”

姚霞赞道:“这就叫以诚待人了,哦,不,他是把动物当人看待,一视同仁,呵呵,难怪,难怪这些灵兽甘心供他驭用了。”

再看龙鱼载着凌玉霄又飞回了半空。

凌玉霄微笑道:“龙龙,咱们回去吧?”

就见龙鱼摆摆尾巴,似乎是不想现在就回去,然后用嘴咬住玉霄的脚扯了一扯,然后指了指下面一片汪洋一般的大河,那意思好像是告诉玉霄跟它走一般。

凌玉霄一皱眉,问道:“喂,你是说,要带我到河里走一走?”

就见龙鱼连连点头,似乎是说正是如此。

曲仙儿惊呼道:“喂,龙龙,你疯啦?你要带他下河?你想他死呀?”

洪袖儿道:“就是,龙龙,这河里有鳄鱼的呀!”

楚桂儿道:“你脑子进水啦?还显什么威风?快走吧!”

龙鱼对着三个小姑娘一阵闷吼,那意思是在呵斥三个人。

三个小姑娘跟玉霄一起长大,也是天天见到龙鱼,龙鱼自然是认识,所以,三个小姑娘对龙鱼并不害怕,而龙鱼也知道不能伤害这三个人,也是对三人百般的忍让,不过,若是没有玉霄的允许,它可不让三个人骑着它玩。

龙鱼似乎不高兴了,用嘴又扯了扯玉霄的裤腿,那意思好像是告诉玉霄不用怕,有它在,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凌玉霄无可奈何,只好道:“三位师姐,师傅,悠悠,师娘,你们都在空中等着我,我跟龙龙去河里走一趟,去看看它究竟有什么事。”

曲仙儿惊呼道:“你真的要下水?”

卓悠悠赶忙拉着玉霄的手道:“你会水吗?再说你会也不行呀,这水这么深,你不想活啦?”

楚桂儿道:“就是,你脑子也进水啦?淹死你,哦……不对不对,你是淹不死的呀,忘了你学过四师傅的水功了,可以在水中用皮肤呼吸的。”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现在你们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这么用心苦练水功了吧?因为我练好了水功,到时候就叫龙龙载着我去大海里玩玩去,哈哈,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吧,龙龙既然坚持叫我下去,就是一定有什么好东西,或者有什么事,你们那里也别去,我去去就来。”

凌玉霄交代完毕,然后一拍龙鱼的头微笑道:“走吧龙龙,带我去你的家看看去。”

就见龙鱼兴奋的摇头摆尾,一道光就扎进了洪涛巨浪中,钻入了水中就消失不见!

六个人只好耐心的等待着。

第五十五章得宝

七个人现在才明白龙鱼为什么在各个山头甚至是在水里要显显威风了,原来是想让主人知道,这里是它的地头,只要有它在,什么事都没有,所以,它想载着主人下水,主人才会没有忌惮。

就连玉霄也才明白龙鱼的用意,原来它并不是没事逞能显威风,而是让自己信任它而已,否则的话,水里这么多鳄鱼,还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玉霄哪里能跟随龙鱼下河呢?

陶天喜苦笑道:“看来,咱们还没有一条鱼聪明,它这么做,就是想告诉玉霄有它在,上天入海,无论什么都不怕,意思就是让玉霄相信它,跟它下河,这家伙,连咱们都骗了。”

卓悠悠皱眉道:“玉霄在水里真的行吗?看看那些鳄鱼,多可怕,而且他是人,能憋气多久?”

曲仙儿冷笑道:“你真是孤陋寡闻,比鱼都笨,你还不明白龙龙的用意?龙龙显了半天的威风,目的就是让小师弟信任它的本事,好跟它下河去,还有,你知道什么?我们天帝山人的本事,根本是你想象不到的,小师弟学了一年多的水功,不要说这个小河,就是大海,他都能在海里不上来活他个一个月几个月的。”

楚桂儿道:“就是,你笨死啦,小师弟可以用全身的毛孔呼吸,在水中,可以用腹语说话,这些你们龙女派的人会吗?”

卓悠悠心这才放下了点,但白了这二人一眼,冷笑道:“我们是不会,难道你们就会了?你们要是有本事也跳进河里去呀,怎么,不敢了吧?”

二人为之语塞,均是恼恨卓悠悠这张嘴太厉害,一句话就能噎死人。

她们的确不会,而且河里这么多鳄鱼,她们那敢下去。

卓悠悠得意的道:“唉,我是不会水,而有的人呢,嘴上说的了不起,又是上天,又是下地的,又是下河的,可是呢,会水的嘲笑不会水的,明明自己不敢下去,却说别人,算了,算了,胆小鬼就是胆小鬼呀。”

曲仙儿怒道:“你!你……”

卓悠悠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吧,我是不会水,可不是胆小,而你们呢,却是会水,有本事,却胆小如鼠呀。”

楚桂儿叱道:“你太可恶啦,姐姐,咱们教训教训她!”

卓悠悠拔出霜寒剑,厉声道:“哼,谁怕谁?你们三个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上?若是怕了,一起上吧!”

曲仙儿气道:“对付你还用得着我们三人?我一个人就够了,免得说人多欺负你!”

她说着,一摆凤鸣碧玉箫,这就要跟卓悠悠比斗。

陶天喜和姚霞吓得赶忙劝阻,二人不仅苦笑不已,卓悠悠跟三个小姑娘简直就好像冤家一样,凌玉霄刚走一会,就吵起来打起来了。

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地方危险的很,这二人若是打斗起来,万一再遇到危险,丧命在这,那可就坏了。

陶天喜喝斥道:“喂,仙儿,桂儿,你们不准胡闹!这里危险的很,不准胡闹!”

姚霞也拉住了卓悠悠,道:“悠悠,不准胡闹,咱们自己人怎么能打斗呢?这里全是可怕的动物,玉霄没有上来,时间久了,这些动物要是袭击咱们,那咱们可就麻烦啦。”

曲仙儿和卓悠悠都使劲哼了一声,也知道不是动手的地方,只好都气呼呼的忍住了。

“我并不是……”

二人同时开口,同时又闭嘴,因为发现又是说了同样的话。

曲仙儿怒道:“你是应声虫吗?为什么总学我说话?”

卓悠悠喝道:“你才是应声虫,你怎么不说学的我说话?我告诉你,我并不是怕你,而是怕打伤你,你掉进河里喂了鳄鱼,或者被老鼠,毒蛇,蟑螂,蜥蜴咬死你,玉霄会怪我!”

她每说一句,曲仙儿就不由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对这些动物不要说看,就算想想都决定恶心。

楚桂儿冷笑道:“你以为我们怕吗?告诉你,在你眼中,这些畜生厉害的很,可是在我眼中,它们怕我还来不及呢!陶叔叔,姚姨,你们不是被这些畜生追杀吗?我今日就替你们出气,叫某些人看看谁才有本事!”

陶天喜被吵得头都大了,道:“喂,桂儿,你又想做什么?别胡闹行吗?”

楚桂儿微笑道:“你就瞧好吧,我叫这些畜生们怕的要死,有地缝都钻进去!”

她说着,然后驾驭着七色彩虹桥飞向了一边,然后拽出自己的玉龙点睛笔,这支银笔乃是她母亲给她的,虽然比不上父亲的画龙点睛金笔,可是威力也差不了多少。

楚桂儿吃吃笑道:“陶叔叔,姚姨,难为你们这么厉害,这么大的人被老鼠欺负,真是笑死人了,看我的吧,我叫这些畜生知道,什么才是厉害,我就给它们找些大花猫陪它们玩玩吧。”

她说着,坐在七色彩虹桥上,哼着儿歌,然后挥动玉龙点睛笔一阵乱挥乱画,再看天空中,不过一会间,就布满了数不清的花猫,一只只猫个个都有一两丈大小,楚桂儿哈哈一笑,然后用玉龙点睛笔一指那个鼠山,就见空中被她画出的猫,就跟真的一样是栩栩如生,然后张牙舞爪的就扑奔了鼠山而去!

楚桂儿笑的前仰后合,然后玉龙点睛笔又是连连挥舞,又多画了一些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她画了不下百十多只虚幻的大猫,最后,她银笔一挥,画了一个五丈多大的巨猫,然后把这些花猫又给派到了那个鼠山。

曲仙儿,洪袖儿都知道楚桂儿的本事,自然没有什么。

卓悠悠,姚霞和陶天喜在楚桂儿比试的时候,也见识过她这出神入化的丹青妙手,今日一见,更是佩服的很。

不过众人是又气又笑,虽然这些清虚真气幻化而出的猫并不能真的吃了老鼠,可若是撞在老鼠的身上,也能把老鼠们撞伤,更可怕的是,她画的是老鼠的天敌,老鼠不用打,一看都吓得四散奔逃了。

果不其然,再看鼠山可是一阵大乱,一见这么多大猫从天而降,一看天敌来到,吓得无数的老鼠吱吱乱叫,东奔西窜,有的大老鼠走投无路扎进了河水了,不是淹死就是被河水里的鱼吃掉,有的老鼠本来在山上,吓得直接跳下了山,又摔死一大片,就连那只鼠王也是吓得东逃西窜,片刻之间,再看鼠山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群鼠不是吓得钻进了洞内不敢出来,就是躲进了林中隐蔽了起来,就见那百余只威风凛凛的花猫,不费半点劲,就把群鼠吓跑。

不但把这些老鼠吓跑,而且还吓得这些老鼠在逃跑中不幸惨死了许多,就这样,那些猫依旧是满山乱跑,仿佛在追寻老鼠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