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5章 得宝1

第五十五章 得宝1

楚桂儿是笑的前仰后合,得意的道:“怎么样?陶叔叔,姚姨,出气了没?若是不出气,我的清虚真气所幻化出的猫若是没遇到东西撞破,可以存活三天呢,就叫它们在鼠山上待三天,吓死这些畜生。”

众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陶天喜被逗得哈哈大笑,道:“桂儿,你这淘气的臭丫头,你真能坏死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让这些畜生都心惊胆寒,看我的吧。”

她喃喃自语道:“你们说巨蜥怕什么呢?”

曲仙儿道:“老虎,狼。”

洪袖儿道:“狮子,豹。”

楚桂儿吃吃笑道:“都不画那些,我要挑唆它们这些畜生彼此打斗,算了,就画鳄鱼吧,我就画很大很大的鳄鱼,去吓唬它们去!”

她说着,银笔一挥而就,就是一条栩栩如生凶恶的鳄鱼,看的众人真是心惊胆寒,这画的也太像了,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曲仙儿,洪袖儿脸都变了色,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看到这跟真的一样的幻象,也是怕的很,曲仙儿叫道:“喂,别画这可怕的东西啦。”

楚桂儿哈哈笑道:“师姐,原来你害怕呀,要不要给你玩玩?”

她说着就要把画好的鳄鱼推过去,吓得曲仙儿失声惊叫,赶忙躲到了陶天喜的身后。

楚桂儿笑的前仰后合,看了看卓悠悠,微笑道:“悠悠,你喜欢玩吗?来,这鳄鱼送给你啦。”

她说着,直接就把鳄鱼推向了卓悠悠,吓得卓悠悠失声惊叫,一抖手就祭出了霜寒剑,空中一道光,就把这画好的鳄鱼给斩碎。

‘鳄鱼’砰的一声巨响,化作了无形之气,消失不见。

楚桂儿气的骂道:“喂,你这坏蛋,为什么毁坏我的鳄鱼?你知不知道,画这副画多么不容易?你赔我的鳄鱼!不然我跟你没完!”

卓悠悠擦了擦冷汗,厉声道:“是你先来惹我的!你为什么放它来咬我?”

楚桂儿怒道:“跟你开个玩笑,你就怕成这样?胆小鬼!”

卓悠悠厉声道:“有你这么玩的吗?你再要拿这个吓……我……我就都给你毁了!”

陶天喜急忙劝解道:“算了算了,桂儿,你也是,你画的这么像,想吓死人呀,别胡闹了。”

楚桂儿气的哼了一声,道:“懒得搭理你!”

她说着,气呼呼的挥笔一挥而就,接连的又画出了好几十条鳄鱼,然后用脚一踢,叱道:“去去去,找那些巨蜥玩去。”

再看那些鳄鱼,就飞奔到了巨蜥山,然后她又接连画了不少的鳄鱼,又派往了巨蜥山,再看那个有巨蜥的山又是一阵阵大乱,怒吼声,悲鸣声,打斗声,轰轰巨响就开始响了起来。

楚桂儿兴趣不减,接着,又给蛇画了天敌獴,就见蛇山上还活着的一些不大的蛇又是一阵大乱。

她就这么看到那个山上东西多,就给那山头上画这些东西的它们最怕的动物,专门画它们的天敌,再看片刻之间,整个葫芦内,十多个小山上就都开了锅,满山遍野的动物是乱窜乱跑,后面都追着它们的天敌,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她画出的东西实在是太像了,就连人都分辨不出真假,这些动物哪里能分的出真假,一时间,见到这么巨大的天敌降临,别说打,一看到就麻了爪了,只好没命的奔逃,这一来,只是亡命逃脱中,就有不少动物彼此践踏,死了也不知有多少。

卓悠悠看的心惊,骂道:“真是小魔女!哼,一个狐狸精,一个小魔女,一个母夜叉,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个小姑娘那听的见她骂,而且乱糟糟的声音早就掩盖了她的声音。

楚桂儿玩着,还忘不了捉弄那些秃鹫一下,她又画出了七八十只个个都有一丈大小的雄鹰,就四处追着那些秃鹫。

再看,天上秃鹫乱飞,山上野兽乱跳,这些动物简直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惧。

楚桂儿洋洋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望着那些凶残的动物惊恐的亡命,她笑的是前仰后合。

楚桂儿笑着笑着,忽然道:“呀,忘了给那些鳄鱼找些天敌玩玩了,这些坏蛋也很可恶,也捉弄它们一下,恩……画什么好呢?对了,就画龙龙吧,吓死它们!”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喂,你别闹啦!你画龙鱼?这些鳄鱼凶恶的很,若是真惹急了它们,它们跟龙鱼拼了,玉霄还在河里呢,你这不是给他找麻烦?你想害死他?”

楚桂儿道:“呀,是呀,要是鳄鱼见到龙鱼赶尽杀绝,说不定疯了就跟龙鱼拼了,我的假龙鱼被毁了后,就找真龙鱼拼命,当真会害了小师弟的,哎呀,多亏你提醒,对了,不能画龙鱼,不能让龙龙树敌太多,这里毕竟是它的家呀,哎……有了,我就画鲨鱼,画无数的大白鲨,吓死它们,追着它们到处跑,哈哈哈……”

曲仙儿道:“喂,鲨鱼是海里的,河里怎么会有?”

楚桂儿道:“管他呢,那些笨鳄鱼还懂得什么海不海的?只要能吓吓它们就行,叫它们没命的奔逃,吓得亡魂皆冒,那就行了。”

她说着,又站在彩虹桥山画起了鲨鱼来,再看大鲨鱼几乎每个都有六七丈大小,她画好一个,就踢进河水里,画好一个就踢进去,时间不大,再看河水中,足足有二十多只鲨鱼张着血盆大口就开始在水里遨游了起来,再看那些鳄鱼,一个个吓得也是没命的奔逃,有的在河里不住的转着圈子,有的逃上了岸……

最可气的是,楚桂儿画的东西,只是用来吓唬这些动物的,只是在后紧紧追赶,却总不追上那些可怜的动物,那些可怜的动物害怕,那敢反抗,就只有奔逃,可是逃来逃去,身后的天敌穷追不舍,于是只能再逃。

葫芦内简直都闹翻了天了,都被楚桂儿的恶作剧给搅闹的天翻地覆,那些凶恶的动物在巨大的天敌面前,一只只都成了可怜虫了,就连鳄鱼也不例外,不住的在水里没命的乱游,躲避着穷追不舍的大鲨鱼。

河水外乱的很,可是玉霄却是一无所知。

他骑着龙鱼钻进了河水中,然后闭住了气,开始用皮肤呼吸,睁开眼睛在水里观望,虽然水中黑乎乎的,可是一丈左右的范围内却是明亮至极,龙鱼身上闪闪发光的龙鳞早就映亮了周围的水路。

再看水中,有无数的鱼,那些鱼都三尺多大小,也有一些鳄鱼在水内游来游去,凌玉霄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旦有水里的东西袭击他,他就运用水中的御剑术斩杀了这些动物,可是就见不管龙鱼游到哪里,哪里的动物就立刻退避,早就远远的躲开,凌玉霄这才放下了心,暗暗的道:“看来,龙龙果然是这里的霸王,这些动物见到它躲都来不及,根本不会袭击我。”

他放下了心,然后抱住了龙龙就往深水中钻去。

也不知龙鱼往深水中游了多久,更不知游出来了多远,凌玉霄若不是会皮肤呼吸,早就憋不住了。

终于,就见龙鱼游来游去,游到了水中一处小山脚下的一个石洞内。

这里的水都漫过了半个山,有的小山就没在水中,只露着半个山头,这里也不知是哪个小山的脚下。

这石洞当真是大极了,高足足有五六丈高,也不知道有多深,更不知道这里住着什么可怕的动物。

凌玉霄紧张了起来,暗暗的道:“难道这是龙龙以前居住的地方不成?”

他正想着,就见龙鱼往前游了一阵,渐渐的,越来越明亮,好像有一件东西闪闪发亮,照亮了这个山洞!

就见龙鱼载着玉霄直奔发亮处而来!

来到近前,玉霄才看明白,只见发亮的竟然是一件兵器,一把一丈左右长的金色的大斧头!

凌玉霄暗吃了一惊,当真是惊讶的很,没想到这水中山洞内居然有这么件兵器!

就见龙鱼在那柄金色的大斧头面前转了几圈,意思是告诉玉霄就是带他看这个东西。

凌玉霄从龙鱼脊背上跳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那把斧头,就见斧头犹如利剑一般的斧柄,深深的插入了石头内,深有数尺!

而斧面足足有两尺大小,就跟半个车轮相似,当真是一把宝器!

凌玉霄大喜,暗暗的道:“六师傅开天力神洪天福用的就是斧头,看这把斧头一定是一把神斧,我要是带回去,送给他,他一定很开心的。”

想到这里,凌玉霄双手紧紧抓住了斧头,想要把这把斧头从石头缝内拔出来,但使了半天劲,就是没拔动。

凌玉霄力气也不小,修为更是很高了,可是这柄斧头又沉又重,深深的插入了巨石内,根本弄不动。

凌玉霄在水中转了几个圈子,暗自骂自己糊涂。

他骑着龙鱼往后退了几十丈远,然后默念法诀,在水中运用神龙御剑术,用了一招二龙出水式,就见后背背着的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化作两道光就直奔那巨石而去!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水中一阵的震颤,一时间,水中乱石到处飞,清澈的水也浑浊了起来。

凌玉霄用手召回双剑,然后骑着龙鱼退后了几十丈远,等着石头飞完,浑浊的水渐渐清澈再去看看。

等了一会,沸腾的水终于恢复了平静,水也渐渐的清澈了起来,凌玉霄这才骑着龙鱼又飞回到了远处。

只见巨石早就被粉碎,那把金色的大斧头就这么躺在了水地上一动不动。

凌玉霄微微一笑,跳下了龙鱼伸手就去捡那把巨大的斧头,但触手之处沉得要命,他赶忙运功力把斧头拿起,依旧觉得沉的要命,凌玉霄暗暗的道:“在水中有水的浮力,这把斧头都这么沉重,若是离开了水,没有了浮力,恐怕更沉了,这是什么斧头,怎么这么沉?”

他拿着斧头仔细的端详了一阵,这一看之下,差点失声惊叫,只见斧柄上攒着四个甲骨文金字:开天辟地!

凌玉霄学过文字,对于上古年间的文字也能看懂一些,这几个简单的字还是认识的。

凌玉霄大吃一惊,暗暗的道:“难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盘古巨神用来开天辟地的那把盘古斧吗?我的天,原来这把斧头居然在我的葫芦内!”

原来,这正是那把盘古用来开天辟地的神斧,盘古开天辟地死后,这把斧头就遗失在了昆仑虚,也不知过了几千年,这里有一处仙藤开始结起了葫芦,凌玉霄的这个葫芦就在这斧头旁边形成,吸收了盘古死后的灵气,成了一个神葫芦,那柄盘古斧就被吸进了这个葫芦内,从此之后,盘古斧就踪迹不见。

有无数的神,人,妖,魔前来找寻过这把斧头,但就是找寻不到,后这个葫芦就被山海老人的祖辈所得,传来传去,传给了山海老人,山海老人死后,这葫芦就送给了凌玉霄。

若不是因为龙鱼在这葫芦内的水中生活了几十年,这把开天辟地斧恐怕永远没有人再找的到了。

凌玉霄拿起这把斧头又犯了难,这么沉的斧头,那还不把龙鱼和自己压坏了呀?

他想来想去,忽然使劲敲了自己的头一下,暗暗的道:“凌玉霄呀,你怎么这么笨了呢,难道你忘了有乾坤袋了吗?”

这乾坤袋能装载万物,装盘古斧当然更不在话下了。

更妙的是,乾坤袋无论装多少重东西,只要装进了乾坤袋内,一切东西就犹如鸿毛一般的轻若无物了。

凌玉霄想好了主意,然后拿出了乾坤袋,轻轻打开了袋子口,然后默念口诀,再看盘古斧化作一道金光就钻入了乾坤袋内。

凌玉霄赶忙系好袋口,然后把乾坤袋放好,这才觉出没有什么重量了,他暗暗高兴,这才转身上了自己的龙鱼,然后用腹语笑道:“龙龙,多谢你啦,咱们回去吧,走啦!”

龙鱼答应一声,摇头摆尾,乘风破浪,就开始往回游去。

凌玉霄虽然跟龙鱼下了河,可是依旧担心天上的几个人,这里毕竟太危险了,她们虽然都会法术,可是万一再要遇到什么可怕的动物,那也会很危险,所以他很是担心。

他那里能想到,楚桂儿淘气顽皮的很,这些人不但没有什么危险,反而是葫芦内的动物危险的很,差点被楚桂儿捉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