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59章 耍笑2

第五十九章 耍笑2

那执事者不仅冷汗直冒,但只能应承道:“对对对,人畜平等是对的,可是姑娘怎么能知道狗想吃人的,姑娘就别玩笑了,还是请姑娘点菜,早点吃了,只要姑娘不闹了,至于这刑法的事嘛,我们就网开一面就是了,姑娘你以为如何呢?”

卓悠悠厉声道:“不行!我现在就让你瞧瞧,狗也喜欢吃人肉的!”

她大踏步来到那壮汉面前,暗自冷笑道:“算你倒霉,不过,你们这些壮汉就喜欢欺负人,当年我没少被羞辱,还被你们这些壮如牛的男人奸污,哼哼,今日我若不出口气,怎对得起你们这些伪君子?”

卓悠悠说着,一伸手拔出了自己的霜寒剑,就逼近了那壮汉!

那壮汉连连后退,颤声道:“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莫要动手……”

那执事的老者赶忙拦住道:“姑娘,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为何要行凶?快快住手!”

卓悠悠哈哈一笑道:“对不起,我可不是君子,因为君子是男人,我可是女人,所以我不是君子,而你们是君子,所以呢,我可以动手,你们却不能动手,对吧?”

那壮汉实在忍不住了,这时也没有了君子的风度了,抄起一根木棒,厉声道:“你……你莫逼我动手,我……我不想伤害你,你别过来……”

卓悠悠笑道:“哈哈,伪君子的真面目露出来了吗?好呀,你动手呀。

那壮汉一咬牙,也不顾君子的风度了,抡起大棍就砸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冷笑一声,他这点伎俩,在她的如今的眼中,可谓是狗屁不是,以卓悠悠现在的修为,想要对付这些人,简直就跟玩一样。

卓悠悠用手一指,一道无形冰剑就射了出去,射在了那壮汉的手上,刹那间,棍子就飞了。

卓悠悠一把就拎住了那人的衣服领子,微笑道:“各位,我叫你们看一看,狗喜不喜欢吃人肉呀。”

她说着,一晃霜寒剑,就割破了那人的手指,只见那人的手指刹那间断了一截,鲜血早就流了出来!

那人那有反抗的余地,就觉得被卓悠悠捉住,全身无力,刚一愣神,就被卓悠悠踩在了脚下,然后就见卓悠悠用手一指,就见狗洞里的门开了,里面跑出来三只三尺多高的狗,三只狗叫着,就从地上捡起那根断指,就给吞了下去。

卓悠悠用手一指那只狗,运用法力,把那小狗叫到身边,微笑的摸摸狗的头,笑道:“各位,你们要吃狗肉,先给狗骨头问问它们肯不肯让你们吃,现在呢,咱们也公平的问问狗喜不喜欢吃人肉,我就斩断他一根手指,问问狗吃不吃,狗要是吃了呢,那就证明它想吃人肉,那这位兄台就不妨大方一点,就割肉喂狗,岂不正和了君子族人畜平等的律条吗?”

这些君子哪里见过这么凶残的人,其实,在畜生的眼中,人又何尝不是凶残的?

那执事者连连摆手,大叫道:“不可胡闹,还不快住手!喂,你们俩抓住她,救人要紧!”

那两个衙役也顾不得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礼仪了,一个个就前来捉拿卓悠悠。

就见卓悠悠抬手一扬,两块冰剑射了出去,再看那两人,早就被寒冰冰冻奇经八脉动弹不得了。

卓悠悠微微冷笑,然后霜寒剑左右一挥,再看空中一阵寒霜泛起,然后寒霜又结成了冰,卓悠悠一抖手,无数的冰就飞了出去,飞向了这些君子们,再看这些君子们,早就被霜寒剑的寒气冰冻,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卓悠悠恶作剧。

卓悠悠这个解气,毫不留情,一挥剑,就斩断了那谦谦君子壮如牛的壮汉的一根手指,然后把狗放到了地上,柔声道:“狗狗先生,你喜欢吃人肉吗?你若是喜欢吃的话,就把那根人爪子吃了,那就证明你喜欢吃,那我就把他的手送给你吃好吗?”

那壮汉早就动弹不得,早就被卓悠悠用寒冰冻住了奇经八脉,但他却依旧能说话,一听这看似美若天仙的少女,竟然这么狠毒,真的要斩下自己的手喂狗,吓得大声求饶道:“姑娘饶命呀,姑娘饶命呀,小人错了,不该冒犯姑娘,请姑娘饶命呀……”

卓悠悠气的用脚狠狠地照着他的君子头踢了一脚,冷冷的道:“闭住你的狗嘴,刚刚若不是我比你本事大,岂不是被你所伤?我要是被你所伤,你怎么欺负我?所以,我凭什么对你留情?而且你们讲究的是,人畜平等,你们没少吃畜生的肉,今日,让畜生也选择一下,岂不是公平了?”

那鲜血淋漓的手依旧在流着血,狗哪管什么人的手指,不人的手指,若不是这壮汉这么强壮,小狗们害怕,否则,早就冲上去咬他流血不止的手了。

这时,一见又一根手指掉了下来,一只小狗赶忙又生吞活嚼了起来,当真是犹如啃骨头一样的吃的津津有味。

卓悠悠拍手笑道:“哈哈,原来你们喜欢吃人肉呀,很好,你们既然喜欢吃,那这君子又怎能不成全你们呢?正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嘛,对不对呀,这位谦谦君子?”

那趴在地上被寒气冰冻了的人连哭带叫道:“我不是君子,我不是君子呀,我是……我是伪君子……我是小人……姑娘饶命吧。”

卓悠悠叹道:“小人?君子国居然有小人和伪君子?这岂不是玷污了君子族了吗?这可不行,按照君子族的规矩,理应该受罚,既然狗喜欢吃你的手,你就送给它们吃吧!”

她说着,一咬银牙,恶狠狠的一剑就剁了下去!

再看一道血光迸溅,那谦谦君子的壮汉,一只手就被生生的砍了下来!

卓悠悠冷笑道:“啧啧啧,你手上的肉还真不少呀,狗狗先生,狗狗小姐们,你们可有口福了,请吧。”

她用剑一挑那条连着半条手臂断了的手,扔到了狗的面前,再看三只狗这个高兴,一起扑奔了那条手臂,疯狂的吞噬了起来。

卓悠悠脚下的那位谦谦君子痛的犹如杀猪一般的叫,卓悠悠一抬脚,然后解开了他的冰咒,就见那人痛的满地乱滚,不住的哀嚎。

卓悠悠冷笑道:“人吃畜生的时候,畜生好像没你这么痛苦吧,而且人吃畜生,总喜欢清蒸,红烧,加点盐,放点油,炸着吃,煮着吃,吃的可真是舒服极了,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公平点,也该给狗先生们放点佐料呢?三只狗吃半条手臂,吃不饱呀,这样吧,我再剁下你另外一条手臂,然后再问问狗先生们是喜欢吃红烧人肘呢,还是喜欢清炖,是喜欢油炸呢,还是喜欢煮着吃呢?是喜欢吃辣的,还是喜欢吃酸呢?你说对不对呀?”

那壮汉一听,简直心都凉了,这女人也太狠了,竟然要将他当狗肉炖了,有心再拼命,刚才见识到了卓悠悠的本事,知道这女子会法术,绝对打不过她,若是激怒了她,恐怕会被碎尸万段了。

吓得那谦谦君子立刻跪倒在地上,不住的叩头,也不顾那断手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那君子痛哭,不住的磕着响头,痛哭道:“姑娘饶命呀,我错了,不该得罪姑娘,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幼小的孩子,就请姑娘饶命吧,饶命吧……”

卓悠悠的气出了不少,吃吃笑道:“喂,你不是君子嘛,常言道,君子可杀不可辱,你何必这样呢,不过就是一条手臂嘛,你干嘛这么小气呢,你放心,我给你留下你的头,留下你的腿,只砍下你两条手臂,一条腿请狗先生们吃顿美餐就行了,这还死不了的。”

那君子不住的叩头,痛哭道:“姑娘您就饶了我的狗命吧,我不是君子,我是伪君子,我不是君子呀,我是小人还不行吗?我是狗,行不行?汪汪汪,姑娘,您饶了我吧,就饶了我的狗命吧,我做狗,我做狗好不好,汪汪汪……”

卓悠悠简直的要恶心的吐了,但她内心虽然仇恨极深,可是必经还是善良的,良心并没有完全泯灭,这时看到这人的可怜相,不由得心软了,当下厉声道:“喂,这样吧,你给我大骂君子族的人都是乌龟王八蛋,都是衣冠禽兽,伪君子,都是畜生,都是狗杂种,我就饶了你的狗命!现在立刻给我滚到大街上给我喊去,要喊到我高兴了为止!”

那人如遇大赦,赶忙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又跪倒在卓悠悠面前,连连磕了几个头,连连道:“小人遵命,遵命……”

卓悠悠气呼呼的一脚踢在那人的屁股上,厉声道:“滚吧!你若是逃走,这就是榜样!”

她说着,忽然祭出了霜寒剑,再看半空中一道寒芒一闪,再看那院子中的那棵大槐树,就被从中斩成了两段!

那人吓得面如土色,知道今日来了高手,不敢多说,赶忙跟狗似的连滚带爬的到了大街上,不住的大喊道:“我们君子族的人都是伪君子,都是衣冠禽兽,都是畜生,都是狗杂种生的呀……”

卓悠悠从院内就听到了这大声的呼喊这才扑哧一笑,心中舒服了些。

她一扬手,一道道冰剑又射出,解除了这些人身上的冰穴,就见这些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不住的乱抖。

卓悠悠微笑道:“喂,各位,谁还想吃点狗肉,吃鸭肉呀,请,请出来,我请你们吃呀。”

再看这十几个人一个个吓得扑通扑通都跪倒在地,不断的求饶,就连那君子族掌管礼仪规矩的老者也不例外。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们要想活命,其实呢,很简单,去,给我跟狗一样的爬出去,然后学狗叫,到了大街上,跟那个人一起喊,明白吗?若是逗姑娘我今日高兴了,我就都饶了你们,否则,哼哼,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再看那些谦谦君子们,一个个赶忙跪倒在地,学着狗一样的边爬边叫,一直爬到了大街上。

卓悠悠眼中含着泪,又想起了八年前的自己,那时候,她衣衫褴褛,是要饭到了这的,要饭的时候,见到这些君子们谦谦有礼,还真以为遇到了好人了,可是讨东西吃的时候,就被这些君子们捉弄,让她学狗叫,让她学狗爬,然后就把东西丢在地上,让她去吃,让她跟狗一起吃东西,她饿的就要死了,只好忍辱去吃,心里就暗暗的发誓,总有一天要十倍的讨回来!

当时,君子族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个个可谓是神气的很,假仁假义,给她吃的,把她当狗一样的对待,狗在地上吃,也丢块骨头叫她去捡,这一件一件的耻辱,她是牢记在心,永世不忘!

今日,正是出气的好时候,她又如何能客气?

再看店中的人都围了出去,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看这情景,一个个议论纷纷,不住的窃窃私议。

卓悠悠走出大门外,就是一阵阵大乱!

再看那几十个人一见这小魔女来了,简直吓得都要尿裤子了,赶忙不住的大骂道:“我们都是狗,我们君子族是狗生的杂种,我们是畜生,我们是……”

卓悠悠乐的前仰后合,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对那掌管礼仪司法的执事者微笑道:“老人家,请你到自己画的圈子里去趴着去,然后学几声狗叫,我比较喜欢听狗叫,不喜欢听你们君子族的人说话,去,乖乖的啊……”

那执事者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那圈子就在不远处的珠宝店门口,他连滚带爬的就钻进了那个圈子,附在地上学起来狗叫声来。

君子族的人围观的人有百十多名,一个个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气的怒发冲冠,立刻围了起来!

卓悠悠暗自冷笑,暗暗的道:“哼哼,当年我被羞辱的时候,你们可是开心的很,看着热闹,说着讽刺我的话,今日轮到你们了,你们就发怒了?哈哈,正好,那就来吧!”

就见一个壮汉抽出了自己的君子剑,再看周围的人都抽出了剑,这些君子族的人,人人都衣冠楚楚,佩戴宝剑,这时一个个抽出剑来,就要斩杀卓悠悠这个凌辱君子族的女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