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0章 雪耻1

第六十章 雪耻1

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不以强凌弱,不以众欺寡,君子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这些君子现在把这一切一切的君子誓约都忘了。

卓悠悠倒是高兴了,这要是他们一拥而上,她杀个把个君子,那她的心也过得去了,因为这毕竟是正当防卫。

就见那些君子舞动着君子剑就劈了下来。

卓悠悠哈哈一笑,然后运用玉女玄冰诀,就见一道薄冰罩住了她的全身,那些君子剑就劈在了她所幻化出来的气罩上。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那些君子手中的剑被反弹了出去。

卓悠悠微笑道:“就这点本事?喂,不想死的,还有点良心的君子们就退到一边去,姑娘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不想死的,退到一边去!”

还真有一些君子们退到了一边,一边退后,一边连连摆手道:“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以德服人呀,以理服人呀,别动手,别动手,伤了这位姑娘不好,不好……”

卓悠悠暗暗的道:“看不出,还真有一些有点良心的人,就冲你们说的这些话,今日我就饶你们一命就是。”

卓悠悠冷笑道:“喂,谁想杀我?请过来动手吧。”

一个壮汉虽然看到卓悠悠的寒冰罩体挡住了众人的剑,可是这里这么多壮汉,又怕这少女什么?

那壮汉厉声道:“咱们君子族不欺负人,可也不允许别人凌辱,这姑娘凌辱咱们君子族,可杀不可留,依我之见,就应当……”

卓悠悠冷笑道:“就应当先,奸,后杀对不对呀?哈哈,真是君子呀,那好呀,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不怕死的上来呀!”

那壮汉怒吼道:“君子族的勇士们,上呀,这是个魔女,咱们不必留情和客气!”

就见那些君子们拔出佩剑就扑了上来,恶狠狠的又剁了下去!

这一下,君子们的狰狞面孔终于露出来了。

卓悠悠娇叱一声,然后御剑就飞了起来,飞上了半空!

这些君子们一愣,万没想到卓悠悠居然还有御空飞行的本事!

卓悠悠冷笑道:“这可是你们逼我的,我就不客气了!”

她本就是寻仇雪耻而来,若这些谦谦君子忍让她的话,她也许还不大开杀戒,可这些君子们竟然敢跟她动手,那她就手下不留情了!

卓悠悠看了看那些手拿着剑的君子们,冷笑一声,然后大吼一声,把霜寒剑一抖,在空中一划,再看空中,刹那间浮现了数不清的露水寒霜,然后寒霜瞬间凝结成冰,卓悠悠霜寒剑一挥,再看那些寒冰化作一道道白光就射向了那些君子的眼睛!

空中一道道白芒射了出去,然后就是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些君子挥舞君子剑,一阵乱舞,想把这些寒冰击落,但这漫空寒冰来得太快,根本来不及躲避,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射瞎了双眼!

这些人手捂着双眼,鲜血从手指缝中流了出来!

还没等这些人醒悟过来,卓悠悠已经祭出了霜寒剑!

再看霜寒剑空中犹如银龙一般的就开始在这些手拿宝剑的君子群中来来回回的飞了起来!

就听到咔嚓,咔嚓,咔嚓,霜寒剑飞到人的身上,就把那人拿剑的手斩断!

只是刹那间,再看这地上,残肢断臂已经到处都是,鲜血四溅,残肢乱飞,当真是惨不忍睹!

这把剑就好像长着眼睛一般,只要这些人手中拿着剑的,只要剑出鞘的,这把霜寒剑就无情的斩落了下去!

这些人中,足足有三十多人拔出了君子剑,这三十多人可倒霉了,断手,断脚,眼睛瞎的,犹如狗一样的嘶声惨嚎,在地上乱滚。

有一些人还没拔出剑,就在这些拔出剑的君子们身边,他们并不是不想拔剑,而是以为这么多人都拔出了剑,已经够收拾这个胡闹的姑娘了,他们觉得没必要拔剑了,这些人也算捡了便宜。

卓悠悠虽然仇恨之心很重,可毕竟还有点良善之心,她最厌恶这些人以众欺寡,这是她本领高,若是她是弱质女流,岂不是被他们所害?

所以,在她眼中,拔剑想一拥而上对付她的人,已经有了杀她之心,凌辱她之心,欺负她之心,所以,对付这些人她是毫不留情!

卓悠悠半空中飞落,悠悠笑道:“你们既然拔剑,就证明有杀我之心,而且还是以众欺寡,我最厌人多欺负人少的畜生,所以你们连狗都不如,人多欺负人少,就该死!我若是不敌,就会像你们一样,生不如死了,所以,我这叫自卫,你们既然有心杀我,我就不客气了,喂,你们这些人算你们走运,虽然在旁边没退下,但是还没拔剑,算了,就饶你们一命,给我像那些人一样,给我大骂君子族都是畜生,都是杂种,快点骂!”

那些就在旁边侥幸没残废的人心中暗暗的庆幸,他们早就被吓呆了,身上都溅满了鲜血,这时急忙跪倒在满是残肢断臂,满是鲜血的地上,不住的哀告道:“姑娘饶命,饶命呀,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卓悠悠柳眉倒竖,厉声道:“我叫你们滚到一边去,跪在地上骂刚才我说的话,你们没听到?快点,别惹我发怒,滚!”

那些人这才明白,赶忙学着那些大骂自己族类人的样子,跪倒在地不住的骂着君子族。

卓悠悠这个解气,一看这些人没了手脚,没了手脚的人还都是一些壮汉,她是乐的前仰后合,微笑道:“怎么样?欺负人很舒服吧?算了,我这人就这么善良,看你们这么痛苦,我就不叫你们受活罪啦,给你们个痛快吧!”

她脱手祭出了霜寒剑,就见霜寒剑犹如毒蛇一般的在这些人身边又是来回的穿梭,刹那间,就刺透了这些人的要害,这些以多欺少的君子们就这么一命呜呼。

卓悠悠哈哈一笑,道:“喂,你们就在这里给我骂,不要停呀,若是停了,被我发现了,小心我割掉你们的舌头!我去找你们这里的族长玩玩去,我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各位君子们,失陪失陪了。”

她娇滴滴的施了个礼,然后迈步就走,那些君子们那敢再惹这小魔头,一个个只好低着头,骂道:“我们君子族是畜生,我们君子族是杂种……”

卓悠悠洋洋得意,然后又看了看那些没有伸手拔剑,反而相劝的人,只见那些人,多是一些中年妇女,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者,但就见那些人一个个也是瑟瑟发抖,浑身乱颤,这当场宰杀活人,这惨烈的场面他们那里见过!

卓悠悠微笑道:“很好,你们总算还有点良心,算是君子,不但没有一拥而上欺负我,而且还劝解动口不动手,很好,我的剑不想杀有良心的人,你们就各自回家吧,走吧。”

她说着也不再看那些稍微有点良心的君子们,径直就奔曾经欺凌奸污她的那一家人的家中而去!

那一家人就在山脚下,在君子族最里面,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人还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一个女魔头寻仇到了这里,若是他们知道作恶会得到报应,八年后将会生不如死,那他们还会作恶吗?

但可惜,作恶的人已经做了,想要改却已经太迟了。

这里还是那个样子,还是没有变,依旧是没有门的房间,厢房的门口坐着两只大老虎,君子族的人家,多养着老虎,虽然不是每家都有,可是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家养着猛虎,不过,这些猛虎就跟君子族的人一样,温顺的很,一般不会袭击人,除非得到命令。

卓悠悠暗自的咬牙,直把银牙咬的咯咯直响,当年,就是在这里,她被人凌辱**!

那是的她才只有十岁啊!

她被轮,奸了两天两夜,一想到当年,她的心犹如被割了一刀流血不止,她就恨的要死!

就是那一家畜生,害了她一生,让她原本对于男女之事,生出了畏惧感,人真的这么恶心吗?

美好的爱情,在她的心中不再美好,男女之间的事,令她恶心作呕,痛彻心扉的痛,令她变得冷漠!

就在八年前,她失去了童贞,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节操,而且还是未成年的她受到无情的摧残!

那是什么日子?她怎么活过来的?

这些畜生们难道不该杀吗?这些伪君子们难道不可恨吗?

她努力的学道,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报仇,雪耻!

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亲手将蹂,躏自己的畜生一家斩杀殆尽!

那一次,她也是侥幸逃脱,奸污她的一家人,有三个,一老一少一小!

一个是君子族的族长,就是那个郑修德,那时的他也有六十岁了!

另一个就是他的儿子,郑谦!那时的郑谦不到四十岁!

还有一个小畜生,就是郑谦的儿子,那时那小畜生只有十岁,跟她一样大小,那小畜生虽然小,可是男人的那东西依旧能用了,那小畜生,就用他的小,鸡,鸡,也奸,污过她!

还有郑谦的媳妇,不但不劝阻,而且也是玩弄她这弱小可怜的小女孩!

最令她羞愧要死的是,那一家的畜,生,就把男人那肮脏的排,泄,物,射,在了她的脸上身上,还用黄瓜茄子弄她少,女,私,处……

种种凌辱自不必说,为什么这世上有这么肮,脏的人类?为什么世上有这么下流,无耻的人?为什么这世上有这么多畜生?

那一场场的梦魇,简直就好像是人间地狱!

她如何能忘记?如何能不报仇?

她学艺之所以进速这么快,并不单是因为她的天赋,而是她有一颗要复仇的心在激励着她!

别人修炼一个时辰,她要修炼三个时辰,别人努力一分,她努力十分!

就这么苦修了八年呀,为的什么?还不是为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吗?

那一年,那一家人以为她被,蹂,躏的已经精疲力尽奄奄一息了,那一家人本想把她当作奴隶来养着,,**发作时,就玩弄她一番,可他们那里知道卓悠悠并没有失去斗志,报仇的决心在激励着她不能倒下去,虽然她私,处流着血,浑身还遗留着那些畜生们的精,,液,可是她并没有动弹不得,她只是装作奄奄一息,假装被蹂,躏的没有了力气,为的就是等待时机,为的就是麻痹他们。

这一家畜生做梦也没想到她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会有这种心思,还以为她早就傻了,任凭摆布了。

卓悠悠一看他们累的睡去,她挣扎着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爬了出去,光,着身子抱着自己的破衣服就爬了出去!

她并没有立刻逃走,因为她知道,就算逃也逃不了多远,若是被抓住,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死倒是无所谓,但这奇耻大辱如何能报?

所以她灵机一动,又想起了玉霄跟她玩的捉迷藏,玉霄总是喜欢躲在最不起眼近地方,让小朋友们远处去找,所以,赢得总是他。

玉霄曾经告诉过她诀窍,他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就用玉霄的这句话,躲过了追杀的贼人,今日能不能脱险,她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再试试这个办法了。

于是,她看了看猪圈,就这么爬进了猪圈中,跟猪趴在了一起,趴在了烂泥猪粪中!

时间不久,房间内的畜生们就发现她不见了,于是鸣锣敲鼓,开始集合这些正人君子们追她,这些正人君子们立刻就去追她,所以,这就是卓悠悠对这些正人君子们也恨之入骨的原因了,因为这些正人君子们都是帮凶,落井下石,也没有一个好东西!

果不其然,玉霄的这个办法又有了效果,这些畜生们还以为她没命的逃上了山,开始往山上举着火把找去。

这些人,骑着老虎,牵着猎狗,只为了找她这可怜的小女孩,要将她蹂,躏,至死,免除后患罢了。

卓悠悠弄的一身都是泥和粪,但就这么趴在粪坑里一哼不哼就跟死人一样,就连那些猪都以为她是死人了,用脚踩踩她,用鼻子砰砰她,她还是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