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4章 星变霜寒1

第六十四章 星变霜寒1

熊大力是御飞叉飞来,三人一看就知道熊大力近年来也是修练了法术,也不可小窥。

熊大力落下尘埃,看了一眼三个美貌的少女,又看了看遍地的尸体,不由得苦笑一声,喃喃道:“好,死的好,死的太好了……”

三个人就是一愣,这熊大力看到多臂族几乎被屠杀干净,不但没有伤心痛苦,反而竟然说出这么一番混帐话,难道他疯了不成?

这时,多臂族还活着的三十来人,一个个前来禀告,熊大力将手一摆,缓缓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从此之后,多臂族就算彻底灭绝了,你们逃命去吧,远避深山,或许还能残留性命,走吧,都走吧!”

“族长,我们……”

熊大力怒吼道:“滚!都滚!难道你们都想死在这不成?就算她们不来杀我们,我们多臂族难道还能存活多久吗?都滚吧!再不滚,我杀了你们!”

他一扬手中的钢叉,声色俱厉的怒吼道:“滚的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再承认是多臂族的人!”

那些多臂族的族民无可奈何,只好给熊大力叩头,然后连滚带爬的就离开这里,也不知逃到了那里去了。

卓悠悠看看冷玉蝶,冷玉蝶看看卓悠悠,二人均是轻轻点点头,决定不再追杀,就饶了他们这些人的性命,因为她们也的确感觉到今日杀人也太多了,若是斩尽杀绝,跟多臂族的恶人又有什么区别,所以二人才决定网开一面。

可是这些帮凶可以饶恕,这主凶却是万万不能饶恕的了!

没等二人说话,熊大力先问道:“三位姑娘是哪里来的修道高士,真是好本事,不过出手也太歹毒了吧!”

冷玉蝶踏上一步,冷笑道:“狗贼!八年前的血债你该还了吧!”

熊大力道:“我跟你们有什么仇恨?为何下此毒手?”

冷玉蝶厉声道:“你难道忘了八年前你勾结妖魔屠戮傲人族的血债了吗?”

熊大力脸立刻变色,失声道:“你……你们是傲人族的族民?”

冷玉蝶傲然道:“不错,我就是傲人族的人,我爹爹就是凌云翔,我是他的不孝之女冷玉蝶!”

卓悠悠也道:“我也是傲人族族人,我叫卓悠悠,我爹爹是卓……”

熊大力漠然半响,这才缓缓道:“哦,很好,很好,没想到傲人族竟然还有活人,你爹爹凌云翔我很佩服,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他,也不想屠戮你们傲人族的。”

冷玉蝶厉声道:“废话少说,你现在后悔不晚了吗?傲人族一百多条血债,今日你该还了吧!”

卓悠悠一晃霜寒剑,厉声道:“拿命来!”

熊大力叹道:“先别动手,我只想跟你们说一说,难道你们不想知道那些妖魔藏在哪里了吗?”

冷玉蝶厉声道:“你说!那些畜生都在那里?”

熊大力苦笑道:“其实,我告诉你们,并非是怕你们,而是我也恨透了那些妖魔,唉……都怪我当时太糊涂,为了保住多臂族,故此才妥协妖魔,拜他们为师了,唉……你们可知道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吗?你们又可知道,妖魔怎么欺辱我们多臂族的吗?难道你们就没注意到,这里没有女人,全是男人吗?”

卓悠悠道:“为什么?我也很奇怪,这究竟怎么回事?”

熊大力惨然一笑道:“唉……所以我很佩服你们傲人族,你们傲人族宁死不辱,而我们呢,却是忍辱偷生,不瞒你说,我们多臂族的女人们,都被狗妖给霸占了,还有很多很多人族的女人,都叫妖魔们奸污玩弄,你们可知道这些妖魔为什么这么做吗?告诉你们,这些畜生,想借咱们人类女人的肚子,而留下的却是它们这些畜生的种,让咱们人类的女人替它们这些畜生繁衍后代,这样,它们的子孙就会很聪明了,修道就容易多了,现在,不满你说,不但女人们被畜生们当作了生杂种的工具,就连我们男人,这些畜生们都借种,让我们这些男人,去跟母狗,去跟母狼**,咱们人类女人所生下的狼崽子,狗崽子,就叫做人狼,人狗,而母狼跟咱们人类男人**生的畜生,就叫做狼人,狼狗,你们现在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女人了吧,因为所有的女人都被狗,狼这些畜生们拉去为它们繁衍后代去了,真是可耻,可悲,咱们人类竟然被畜生这般凌辱!我一想,就想跟这些畜生们拼了,可是……可是我们又怎能是这些畜生的对手呢?你们杀的好,来得也好,现在你们都明白了吗?”

三个女人都惊呆了,瞬间脸色通红!

这些狼,豺,狈,狗居然奸污人类的女人,让人类的女人怀上它们这些畜生的种子,然后替它们繁衍后代,制造狼人,人狼,狗人,人狗,企图用这个办法早日修道,统治人类,当真是可耻可恨,令人作呕!

熊大力叹道:“它们这些畜生奸污咱们人类的女人,让咱们人类的女人怀孕,然后制造人狼,咱们人长大成人,最少需要十五年的时间,可是这些狼人长大成人却只用五六年的时间就可以,所以,这些畜生们就把所有能生育的女人拉走,专门制造狼人去了,不能生育的也拖走,全部供狼,狗,豺,狈奸污玩乐去了,从这里再往东南就是狗狈窝,至于狼王和狈军师,行动诡异,我不知道在哪里,希望你们能灭了这些畜生,也算是为咱们人类除害……”

三个人真是万没想到会有这种可耻的事!

但眼前的仇人能放过吗?

不能,绝不能!

虽然人狼要消灭,可是也要先杀了他,再去灭妖!

第六十四章星变霜寒

三个姑娘当真是又羞又怒,狼,狈,豺,狗四种畜生竟然会想出这种无耻,荒唐,**荡,恶心,令任何人都愤怒的办法,居然把人类的女人当作是生狼下崽的畜生!

这简直都是全人类的耻辱了!

为了让狼崽子更加的聪明,为了让狗崽子更加的机灵,狗、狼和人竟然**,打算这样改变它们畜生的基因,修行时可以事半功倍了。

这如何不令人愤怒?这如何不令人类感到羞耻?

这世上人和狗****的事,虽然不多,可也并非没有,有的人类就是这么恶心,这就是人类和兽的故事,这种人就是人兽。

冷玉蝶面沉似水,冷冷的道:“你还是不是人?这些畜生这么侮辱我们人类,你就看的下去?忍耐的下去?亏你还拜那些畜生为师傅,你简直都丢尽了我们人类的脸!”

凤翙翙吃吃笑道:“这真是天下奇闻呀,喂,你的畜生师傅们就连你也不放过吗?你娘,你妹妹,你家的女眷也去做了人种去了吗?”

熊大力摇头痛声道:“没有,她们都死了,我只有一个妹妹,我原本为了让多臂族存留下去,不想看到多臂族在我手中灭绝,故此才投靠妖魔,我本以为狼王一定会放过我们多臂族,可是……它们这些畜生,连我也不放过,竟然连我们多臂族的女人都抓去,把她们当作了生狼下崽的工具,我妹妹怎肯屈服?我又能怎么办?我妹妹一看居然有这种可耻的事,被畜生奸污,那简直生不如死,故此,一剑自尽!”

卓悠悠赞道:“好一位有血性的女子,哼,你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熊大力叹道:“不错,我的确不如女子,我们多臂族人手臂生的多,早就被别的人类歧视,要是再不服从妖魔,那我们多臂族早就被灭绝了,我万般无奈,为了多臂族上上下下五百条性命,故此才屈服妖魔。”

冷玉蝶厉声道:“你们多臂族虽然是生的怪,可却也是人类,你既然受到妖魔的胁迫,为何不团结其余的人类奋起反击?你可知道,我们傲人族从没有歧视过你们,我爹爹常说,你们多臂族虽然怪一些,可也是人,是人就该平等,不该对你们歧视,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服从妖魔,做妖魔的帮凶,屠杀我们傲人族的人?你受到胁迫难道不会跟我们傲人族讲吗?难道不会跟我们傲人族联合在一起吗?你可知道,你们受到胁迫,难道我们傲人族就能幸免吗?可是我们傲人族怎么样?我们傲人族死也不会屈服,每个人都做好了跟妖魔拼了的准备,若是你们多臂族不是因为坏了良心,要早早跟我们傲人族联合在一起,咱们两族再联络其他的人类,共同对付妖魔,也不会落得个如今这个下场!”

熊大力黯然道:“我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不但没有跟你们团结在一起,反而为虎作伥,不但害了你们傲人族,也同样害了我们多臂族,三位姑娘,如今,狼王手下的力量已经不可小视了,而且它还有豺,狈,狗为辅,这八年内,又生出很多人狼,故此,你们要去报仇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你们就三个人,实在是少了些。”

卓悠悠喝道:“报仇是我们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们妖魔要杀,你我也不会放过!”

冷玉蝶道:“不错,我们会去报仇灭狼的,可是,你也是我们的仇人,我们会先杀了你,再去报仇!”

熊大力缓缓道:“很好,其实,我也不打算再活了,活在这世上不能保护自己的民族,被畜生奸污了我的兄弟姐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多臂族终于灭绝了,我还为谁操劳?好吧,我们就比试比试,看看你们这些年学的怎么样,能不能是狼王的对手,等咱们比试完毕,我会让你们杀了我,怎么杀我,是折磨我到死,还是将我碎尸万段,我都不会有什么怨言,只要你们能出气就好,来吧,咱们比比吧,我给你们喂喂招,你们也熟悉一下狼王的招数。”

卓悠悠和冷玉蝶相互看看,不知不觉中对这熊大力的仇恨淡了不少,这么多年来,她们这才明白,熊大力只是为了保存多臂族,这才屈服于狼王,做了帮凶,但不管怎么样,大错已经铸成,虽然情有可原,但是却血债难容!

冷玉蝶踏上一步道:“省的说我们欺负你,我们姐妹跟你公平比试,你死了就不要怪我们了!妹妹,我先跟他比试,等会你再跟他比比。”

卓悠悠道:“姐姐要小心。”

冷玉蝶微笑道:“妹妹尽管放心就是。”

冷玉蝶之所以先跟熊大力动手,其实并不是为了显示自己,而是怕卓悠悠有什么不测,她并不知道卓悠悠到底修为有多高,也不知道这熊大力到底有多厉害,故此她才打算先比比,先试探个虚实再说。

熊大力赞道:“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贤侄女颇有乃父之风,很好,凌大哥看来有后了,我就给你喂喂招,看看贤侄女能为如何。”

冷玉蝶厉声道:“住口,不准你叫我侄女,也不准你叫我爹爹为大哥,因为你不配!”

她一扬手中的灿灿星涟剑,冷冷道:“来吧!受死吧!”

熊大力微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请!”

就见熊大力八条手臂一摆,最前面那两条正常的手,双手平端五股托天叉,左侧面的两条小手臂,一手拿着弯刀,一手拿着短剑,右侧的两条小手臂,一手张弓,一手搭箭,身后的两条手臂,一手拿盾牌,一手拿飞刀,真可谓是周身四面毫无破绽,让人都倍感头疼。

冷玉蝶暗自苦笑,暗暗的道:“多臂族的人这么多手臂,真是比我们常人难对付极了,四面八条手臂,八种不同的兵器,看来,我要多加小心。”

就见熊大力低声道:“侄女,得罪了,看箭!”

再看他一侧身,右侧的两条手臂一动,一只手探手拽出了一支狼牙箭,一拉那张硬弓,就听嗖的一声,这支箭就射向了冷玉蝶。

就见冷玉蝶不躲不避,冷笑了一声,吓得卓悠悠远远的叫道:“姐姐,小心呀!”

眼瞅着那支箭飞向了冷玉蝶,但却高了一点,离着玉蝶的头两尺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