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5章 人兽1

第六十五章 人兽1

九月的天,十几丈范围内却是冷若寒冬,若没有修行过寒功的人哪里能受得了,饶是熊大力勇猛又强悍,也被霜寒给冻的瑟瑟发抖。

他几乎**着的上半身都已经泛起了一层层的寒霜,虎皮裙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就连他四处断臂的伤口都结成了冰,鲜血也不再流,也被冻结成了冰疙瘩。

不过打了一会,他的动作就没有刚才那么迅捷了。

卓悠悠暗自冷笑,心道:“你作恶多端,虽然你有过忏悔,但依旧是罪不容恕,我顶多不折磨将你,不将你碎尸万段也就是了,可是就这么便宜了你,那可不行!”

她一看机会成熟了,大喝道:“小心了!”

卓悠悠双手一挥,再看一阵寒风吹过,无数的寒霜不再飘,而是在空中又凝结成了小冰剑。

卓悠悠用手一指,再看那些冰剑从四面八方就射向了熊大力!

熊大力本就不敌,而且又被冻的行动迟缓,再加上周围都是冰雪寒霜,他就在寒霜中,这寒霜凝结成的小冰剑在他身前身后布满了,想要躲避哪里有这么容易?

就听到嗖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再看熊大力全身上下都插满了冰剑了!

除了他一双眼睛之外,全身上下到处都插满了一寸多长的冰剑,这锋利的冰柱就插在了他的身上,鲜血顺着他强壮的身子涌出,瞬间,这百多个冰剑上就被鲜血染红了,成了血红的血剑!

熊大力依旧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再看霜寒剑,嗖的一声飞出,又将他身后拿盾牌的一只手臂砍下!

熊大力苦笑,他本就想以死谢罪了,但对方不领情,非要跟他比试,这样才算报仇,他只好拼尽全力比试,可没想到,眼前的两个小姑娘一个比一个厉害,他这才明白,难怪别人不领情,因为这俩人都有这个本事取他的性命,何苦领情?

他就觉得身后又是一阵剧痛,可这一次却并没有刚刚几次痛了,因为寒冷几乎都令他麻痹了,就连他后边被斩落的手,几乎都冻僵了,所以,反而没那么疼痛了。

他这只手臂刚被斩落,仅余下的另外一个多余的手咔嚓一声,又被斩落!

熊大力将眼睛一闭,把钢叉抛在地上,然后举起了两条正常的手臂,那样子似乎在告诉卓悠悠,你要砍就请下手吧,我也不动了。

但卓悠悠并没有斩下去,而是一指他的肩膀,就见霜寒剑嗖的一声飞出,插在了他的左肩上,然后又飞回到了卓悠悠的手中。

卓悠悠冷笑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今日,我们姐妹重逢,我很高兴,再加上你有点忏悔之意,故此,我就不折磨你了,否则,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我说过,会给你留两条正常的手臂,也好让你下辈子做一个正常的人!现在,你受死吧!”

她刚想祭出霜寒剑,一剑刺杀他,就听冷玉蝶叫道:“妹妹且慢!”

再看冷玉蝶走了上来,微笑道:“妹妹,我看就留他一命吧!”

卓悠悠失声道:“不杀他啦?咱们的血仇不报了?”

冷玉蝶苦笑道:“你看看,咱们杀了这么多多臂族的人,就算有仇,也算报了,他既然有悔意,又被咱们斩断了六条手臂,你又重伤了他,他什么痛苦也吃了,何必再杀他?就留他一命,又有什么?”

卓悠悠嗔道:“玉蝶姐姐,你呀,就是心太软啦!其实,他百死都不能赎其罪,咱们没将他碎尸万段,其实就很仁慈了,再要饶他一命,唉……气死我啦!”

冷玉蝶微笑道:“妹妹,常言道,主谋才是真凶,他也是被逼迫的,既然他已经得到了惩罚,咱们何必斩尽杀绝呢?”

卓悠悠叹道:“好吧好吧,既然姐姐做主了,那就饶他啦!”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算你幸运!我们不杀你啦,不过你记住,以后好好做人吧,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活下去吧,好好想想你这辈子欠下的债!”

熊大力长叹一声,扑通跪倒在地,痛声道:“我真的错了,不但害了你们傲人族也害了我们多臂族,你们何苦饶我?就杀了我报仇也就是了,我就算死,能死在你们手中,我也是死得瞑目了。”

冷玉蝶冷冷的道:“你知道错了,可是太晚了,你简直丢尽了我们人类的脸,不但害了我们,就连你的妹子也害了,你好好的反省吧,以后不要再害人了。”

卓悠悠嗔道:“走吧走吧,跟他说什么?别理他了,气死我啦。”

她拉起冷玉蝶的手,转头就走。

冷玉蝶点头道:“恩,咱们走。”

三个人说罢,也不理这熊大力,祭起法宝就飞上了半空。

熊大力大叫道:“喂,你们要去报仇,一定要小心呀!”

三个人不搭理他,驭仙剑就飞远了。

熊大力望着满地的尸体,望着天空中渐渐消失的三女,呆呆了半天,然后喃喃道:“唉,凌云翔的女儿真像她爹,太仁慈了,唉……你们以为饶了我一命,我就会活下去吗?我这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多臂族的族民,既然我的族民几乎都死了,多臂族也要灭绝了,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他收拾了一下尸体,然后把尸体都搬到了多臂族的房屋内,准备一场大火全部把多臂族的人火化,然后自己也跳进火海中,死了算了。

他打好了主意,就开始忍着剧痛收拾尸体。

卓悠悠依旧是气不顺,但见到冷玉蝶,心中高兴极了,而且她跟冷玉蝶自幼就要好,玉蝶开口说话了,她虽然想杀了熊大力,可是却还是依从了玉蝶。

再往东南飞一百多里,就是人狗人畜的地方了,卓悠悠是个急脾气,半空中拉着玉蝶的道:“姐姐,咱们现在去哪里?不如一鼓作气,灭了那些人畜,把那些可怜的女人救出来再去找狼王报仇吧。”

冷玉蝶点头道:“妹妹说的对,这些畜生们太可恨了,简直没把咱们人类当人看,简直没把咱们女人当人看,咱们去救她们去!”

卓悠悠扑哧笑道:“它们这些畜生本就不是人,怎么能把咱们人当人呢?”

冷玉蝶也笑了,问道:“妹妹是否是龙女派门下。”

卓悠悠点头道:“是呀,姐姐你呢?这几年都怎么过的?”

要赶往人畜哪里,还有一百多里路,二人边在半空御剑飞行,边拉着手聊着天,彼此诉说着过去的往事。

其实,她们要是再多等一段时间,就会和玉霄相遇了,因为凌玉霄这时也已经到了,只不过他刚到,比卓悠悠晚了两个时辰罢了。

虽然卓悠悠比玉霄早了十几天起的身,可是她走了一趟君子族,君子族哪里离着龙女山也千余里,故此,她耽搁了几日时间。

再加上到傲人族的这段路程,又耽搁了好几天的时间,而玉霄又比她快,故此两个人到了傲人族相隔的时间都差不多,也就差个一个多时辰。

卓悠悠和冷玉蝶灭了多臂族,饶恕了熊大力后,凌玉霄刚刚和三位师姐到了傲人族。

这时,凌玉霄正趴在坟头哭泣,他可万万没想到卓悠悠会早就到了,而且这时已经厮杀了起来。

三个姑娘一看玉霄这么难过,等玉霄哭了一阵,发泄了一会之后,三个姑娘这才左右搀起了玉霄。

曲仙儿叹道:“小师弟,不要太伤心了,凌伯伯他们在天有灵看你这么伤心也会难过的,不要哭了,咱们为他们报仇也就是了。”

凌玉霄道:“不错,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洪袖儿道:“有我们三个天下无敌的女仙侠助你一臂之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凌玉霄微笑道:“你只是吹牛厉害,吹牛的本事你是第一。”

洪袖儿嗔道:“谁吹牛啦?你没见到我的厉害吗?”

凌玉霄道:“见到过,你的确没吹牛,你吹的是大象,爹爹,这三个爱吹大气的野蛮淘气的笨丫头,是我的三个小师姐,我们都来看你来了。”

曲仙儿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说谁野蛮?说谁吹大气呢?说谁笨呢?”

楚桂儿道:“你才是笨蛋呢,你才爱吹大气呢。”

凌玉霄笑道:“我怎比得上你们呢?袖儿能吹死大象,可以说是第一,桂儿你呢,能吹死骆驼,可以说是第二,仙儿你呢,你最没本事了,只能吹死小猫,爹爹,我这三个师姐本事很大的,到时候,三个人一起运气发功,对着妖魔一吹,就会把妖魔都吹死啦,霄儿一定会报了此仇的,爹爹你就放心吧,有三个吹牛大王帮我,没问题的……”

三个小姑娘这个气,四个人早就互相捉弄讽刺习惯了,但输的总是她们,所以,她们对付玉霄唯一的办法,就是来一个三人齐上,用行动对付玉霄。

曲仙儿嗔道:“你呀你,在伯伯墓前都胡说八道的,真是该打。”

洪袖儿道:“不错,凌伯伯,我们帮你教训你这不孝子呀,不用谢我们。”

楚桂儿道:“二位姐姐,说的对,打他。”

四个人又是嬉闹一番,直到玉霄讨饶这才住了手。

凌玉霄叹了口气,也不再闹了,道:“爹爹,孩儿真是不孝,在您墓前依旧如此的淘气,这几年我也没来看望您,原谅孩儿吧。”

凌玉霄望着坟墓上的荒草,长叹了一声,开始除草,仔仔细细的清理起几个坟墓上的荒草来。

曲仙儿三人刚要过去插手帮忙,凌玉霄微笑道:“喂,你们可不要动手呀,这草里有毛毛虫,还说不定会跳出一条蛇来,啊,咬到你们屁股了。”

三个姑娘刚一伸手,啊的一声就惊叫了起来。

曲仙儿嗔道:“你坏死啦,竟吓唬人家。”

凌玉霄嘻嘻一笑,其实他是不想让三个爱美爱干净的师姐弄脏了衣服和手,故此才逗她们玩玩。

三个人默默的看着凌玉霄仔细的除草培土,一个个痴痴得出了神。

一会的功夫,再看荒坟焕然一新,干干净净的,就见凌玉霄拔出九子凝冰剑,一阵挥舞,又把周围的草清理了一遍。

曲仙儿吃吃笑道:“喂,你的仙剑就这么不爱惜呀?”

洪袖儿道:“你真是暴敛天物啊。”

凌玉霄微笑道:“非也非也,我正是爱惜它,才把这除草的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给了它,你看看,我都没用二师傅的剑,只因为它是我的剑,给我爹爹和我朋友们除草,是一件光荣的事,所以,我用它是看得起它,而不是不爱惜它,它也应该高兴才对。”

楚桂儿一看坟前这么干净了,从包袱内掏出了一大把糖果,恭恭敬敬的撒在了坟前,天真的道:“伯伯,桂儿也没带什么好吃的,就请你吃糖吧,你吃吧,很甜的……”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把买来的糖果、糕点、瓜子、水果也都拿了出来,都堆在了凌云翔的坟头,凌玉霄暗暗的感激,虽然三个姑娘淘气顽皮,可是她看的出,三个人对自己的亲人很是恭敬。

凌玉霄苦笑道:“多谢三位师姐,不过,这么多东西都给我爹爹呀?我爹爹是最大方慷慨的人,爹爹,实在不好意思,我就把这些东西给陪你一起睡觉的人分分好吗?”

他说着,抓起糖果糕点,先到了两个幼时好朋友小鱼和小龙的坟前,每个人的坟前,他都给放了相同的糖果糕点,然后轻轻道:“小鱼,小龙,你们最近还好吧?还记得咱们一起玩的时候吗,你们俩最喜欢在一起玩,现在好了,你们做了邻居,这点糖果我请你们吃呀,玉霄从来都是公平的,给你们一样多,不准为了抢好吃的打架……”

三个姑娘心中一阵阵的酸楚,虽然玉霄自言自语的说的些玩笑话,可是她们听得出他跟坟墓中人感情的深厚,知道此时的玉霄当真是难过的很。

凌玉霄默默的把这些祭品都给几个人的坟墓前分了分,然后取出了酒葫芦,微笑道:“爹爹,山海爷爷,霄儿知道你们喜欢喝酒,这么多年了,你们都没有喝过酒,是不是酒瘾早就上来了?幸好霄儿酒葫芦中还有不少酒,我这就都给你们……”

他说着,就默念法诀,就把酒葫芦中残余的不少酒都给洒在了坟前……

他祭奠完毕,不觉悲从心生,又痛哭了一阵。

亲人,朋友,都死了,又怎么能有感觉?

他这一番的祭奠,无非就是寄托哀思罢了,一想到这一生再也见不到这些亲人了,就这么永远的阴阳两隔,他的心就都要碎了。

这里有他太多太多的回忆,有他太多太多的留恋,割舍不下的是什么?

但天地就是这么无情,任凭你再怎么伤心,再怎么割舍不下,哪怕你哭破了天,把全天下的生命都哭死,死去的人也不能再复活!

人生就这么残酷!

凌玉霄哭罢多时,站起来道:“爹爹,小龙小鱼,各位叔叔伯伯,玉霄这就为你们报仇去,这血债已经拖了八年了,你们恐怕也在怪玉霄吧,其实霄儿一时一刻都没忘了咱们傲人族的血债,只是霄儿在苦练,现在霄儿终于有所成了,有把握能为你们报仇了,我这就去了,若是霄儿不死,一定还会再来看望你们的,我走了,爹爹,你保重……”

他说着,对着三个师姐道:“咱们走吧。”

曲仙儿道:“去报仇吗?”

凌玉霄道:“不错,今日先灭多臂族的贼人,杀了熊大力,现在离着天黑最起码还有半天的时间,不过,没去报仇之前,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楚桂儿道:“哈哈,一定是那个山洞对不对?”

凌玉霄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拧了一把,微笑道:“就你最聪明,不错,走吧。”

凌玉霄骑上天马,带着三个师姐就往山海老人以前居住过的山洞而去。

那山洞中也有他太多的回忆,这次到了这里,哪里能不去看看呢?

四个人又飞到了傲人族的山上,又到了那个山洞。

这个山洞内也是有他太多太多的留恋和回忆。

曲仙儿皱眉道:“脏死啦,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多么好多么好的神仙洞府呀,咦,竟骗人……”

凌玉霄苦笑道:“只要有亲人朋友爱人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是神仙洞府,这道理你不明白吗?”

凌玉霄在山洞内转了转,忽然道:“这里有人来过,而且还是刚来不久!”

洪袖儿道:“你怎么知道的?”

凌玉霄道:“以前这里不是这么整齐的,因为我走的时候,妖魔也找到了这里,翻的乱七八糟,而且,知道这山洞的人,除了我们傲人族的人没有人会知道,难道我们傲人族人还有活的吗?莫非……莫非是我姐姐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