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5章 人兽2

第六十五章 人兽2

曲仙儿道:“的确,这破地方叫人来都没人愿意来,而且还这么隐蔽。”

凌玉霄喃喃道:“有人来过的话,不是悠悠,就是我姐姐,或者是其他我小时候的三个好朋友,不过,他们多半凶多吉少,莫非……”

楚桂儿道:“莫非什么?”

凌玉霄忽然失声道:“莫非是悠悠来过?难道她……她背着我来报仇吗?”

曲仙儿道:“怎么可能呢?你以为那丫头这么傻呀?”

洪袖儿道:“她能这么大胆子,你就别抬举她了。”

凌玉霄缓缓道:“你们错了,我知道她为什么来报仇,而且多半来得人一定是悠悠,因为她怕我来报仇,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故此,她为了我,自己先来报仇,唉……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

曲仙儿道:“你把她说的也太伟大了吧?”

凌玉霄苦笑道:“你不会明白她对我的心,师姐,若是换做是你,知道报仇是九死一生,你说你会怎么办?”

曲仙儿轻轻道:“我……我也许像她一样,替你去报仇,不!我一定会替你去报仇,替你去死!看来,卓悠悠真的来过!”

她也是女人,她仔细的想了想玉霄的话,不住的问自己,若是玉霄去报仇,有危险,她会怎么办?若是瞒着玉霄去报仇,玉霄不就没有危险了?故此,她肯定的答复了玉霄,因为在她的心中,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看到心爱的他有危险,因为她对玉霄的感情已经不比卓悠悠轻。

洪袖儿道:“我也一样,我也会这么做的。”

楚桂儿道:“我才不会这么做来,这么做就是傻瓜,可是卓悠悠还真像傻瓜,故此,看来她真的比咱们早来了。”

凌玉霄苦笑,三个女人对他的心,对他的情,若是换做曲仙儿她们,恐怕她们也会这么做,因为这一次三个人追随他来,还不是因为关心他吗?

凌玉霄心中十分的感动,这欠下的许许多多情,如何能偿还?

楚桂儿道:“不过,你怎么能确定有人刚来不久呢?”

凌玉霄叹道:“你们没闻到一股清香味吗?”

楚桂儿道:“没有呀,难不成你是狗鼻子呀?”

凌玉霄苦笑,因为她们是女人,自己身上就有这种处女的体香味,当然她们自己嗅不出了,可是他是男人,女人的体香是不同的,男人当然比女人更容易嗅出这种特殊的气息了。

而且他不但嗅到了香味,而且他也看到了石桌石凳上的指印了。

凌玉霄道:“你们看看这些指印,这里这么多年没人来了,已经落满了灰尘,而这些指印明显的很,显见是有人在整理这里的东西,这不很明显是有人来过了吗?”

三个姑娘俯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曲仙儿道:“呀,还真是来,看来你说的不错。”

洪袖儿道:“看来这人也是刚走不久,不会超过半天。”

凌玉霄忽然叫道:“不好!”

楚桂儿吓了一跳,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道:“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吓死人呀。”

凌玉霄急声道:“若是卓悠悠和我姐姐,她们一定是去报仇了,若是她们去报仇,势单力孤,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办?不行,咱们快走,快去看看!”

曲仙儿嗔道:“你就会关心那个狐狸精,这要是我,你才不会这么着急来。”

凌玉霄也不理她,急急火火的就走,道:“你们就留在这里,我走了!”

曲仙儿叫道:“喂,你把我们留下?谁留在这鬼地方,我们一起去呀!”

洪袖儿道:“就是,报仇我们帮你呀。”

楚桂儿道:“走走走,咱们一起走吧,看在你的份上,就去救那个狐狸精去吧。”

凌玉霄点头道:“好吧,那咱们一起走,你们拉紧我,咱们快走!”

他说着出了洞,骑上了天马,三个姑娘这个不高兴,看玉霄心急的样子,尤其是为卓悠悠担心着急,一个个就暗暗的吃醋,但没有办法,只好嘟着嘴一起抓好了玉霄,玉霄拍拍天马,道:“飞飞,快点带我走!速度快点!”

再看天马昂头一声龙鸣,化作一道光如闪电一般就飞去了多臂族。

龙鱼和菁菁鸟也紧紧相随,几个人风风火火的就往多臂族的方向飞去。

再往东南不远也就百十里的路程,就是黑犬郎君的狗窝了,也就是这世上制造出新的种族人,人狗族和狗人一族了。

公狗把人类的女人奸污,生下人不人狗不狗的狗崽子,就是人狗,人狗不管是公的还是母的,都是长着人的脑袋,浑身长着毛,狗的爪子,狗的耳朵,就连模样也有几分狗的模样,只不过,稍微像一点人罢了。

因为这种怪物的母亲是人,父亲是狗,所以当真是怪的很。

而人类的男人跟母狗生的崽子,就叫做狗人族,狗人族跟人狗族差不多,只不过狗人比人狗还要聪明,因为它们的父亲是人类,母亲是母狗。

至于人狗和狗人再结合产下的怪物,就是人狗人了,已经接近人类了。

这种骇人听闻的荒唐事,若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这简直也太荒缪和令人作呕了。

卓悠悠和冷玉蝶听到这种事,简直都气炸了肺,这些畜生简直太侮辱人类了,狗奸污人类的女人,人类的男人跟母狗**,然后繁衍生息一种新品种的怪物,这简直都把二人气疯了。

果不其然,三个人飞了百十多里地,就见到果然有一个怪族,只见族内的人,看上去像人又像狗,生的是人的头,狗眼睛,狗鼻子,狗耳朵,只不过跟人类一样也会站着走路,不过,手虽然像人类的手,但却也满是毛茸茸的,而且这些人狗,门牙呲出唇外,身后还长着狗尾巴,当真是怪的很,就好似狗成了精相似!

三个人不用问,就知道到了怪物的聚集地了,更令三个姑娘脸红和愤怒的是,就见好几个大猪栏里,横七竖八的**裸的关押着无数的女人,都是人类的女人!

就见那些女人,一个个的躺在草地上,双手被绑在桩子上,成了一个大字型,**裸的一丝不挂,而一群狗模样的畜生,有的还正趴在这些**裸可怜的人类女人身上,正在奸污玩弄这些女人!

三个姑娘那见过这**荡无耻的场面!

一个个臊的脸色通红,但却更愤怒!

可把卓悠悠气坏了,她经历过被人**的滋味,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原本以为自己很可怜,现在看来,她简直比这些可怜的女人幸运多了。

因为最起码奸污**她的是人,而不是狗!

而这些女人呢?却并非被人类奸污,而是被公狗奸污,被她们自己跟公狗生下的狗崽子奸污,换句话说,是被她们的狗儿子奸污,来了一个人狗**!

这些可怜的女人,就这么被这些畜生绑着,劈着双腿,日日夜夜的就被狗奸污**,直到怀孕为之,然后生出狗崽子,再叫狗奸污,这些狗杂种,简直把人类的女人当作是给它们这些畜生泄欲生狗崽子的工具了!

这如何不令人气的发疯?

只要是还有点正义之感,还有点人味的人就都怒不可遏,怒发冲冠,只要是人,就都忍受不了这种耻辱!

这不单单是这些可怜妇女的耻辱,而是全人类的耻辱!

作为人类,看到自己的同族被狗,狼奸污,不能保护自己的姐妹,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卓悠悠怒吼一声,就从半空中俯冲而下,就跳进了猪栏中,霜寒剑一抖,恶狠狠的就照着这些人狗畜生劈了过去!

就听到噗噗噗噗噗,然后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就刺破了这个**窝!

再看一个猪栏内的正在**裸浑身狗毛的人狗,正在奸污着这些可怜的女人,那有防备,早就被卓悠悠几剑就给剁掉了狗头!

那些狗正趴在女人身上,这一背斩杀,死尸就趴在了**女人**裸的酥胸上了,那狗颈上流的鲜血就喷了那些女人一身!

那些可怜的女人根本都无力反抗了,早就被这些畜生们**的只有一口气了,这时,被血淋淋的鲜血喷了一身,倒是清醒多了。

卓悠悠并不搭话,霜寒剑舞动如飞,就在这有五六十个**女人几十丈宽的猪栏内开了杀戒!

这猪栏内的十几只人狗就被她出其不意的斩杀于剑下!

卓悠悠一抖手,一道道冰剑射出,把捆绑着那些女人身上的绳子劈开,然后哭着扶起一个女子道:“姐姐,你们快醒醒,走吧,快逃!”

再看那些女人呆了一刹那,然后就是掩面痛哭,简直羞愧难当!

片刻,就见那些女人一个个俯下身子就开始对着那些人狗的尸体又咬又抓,又踢又打!

这死去的人狗就是她们自己生下的畜生啊!

这些公狗畜生奸污了她们,让她们怀了孕,生下了这些人不人狗不狗的畜生,而她们所生的这些狗儿子,竟然又开始奸污她们这些做妈的,天哪!这是什么世界!

这些女人简直都没脸活着了,人被狗奸污,那是什么滋味?那是什么耻辱?

卓悠悠叹道:“各位姐姐,你们受苦了,你们放心,这些畜生我一定不会放过,我替你报仇雪恨!”

这时候,狗族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冷玉蝶和凤翙翙也都落了下来,往其余的狗窝冲去,也救出了五六十名**裸的女人。

这一连串的惨叫厮杀,早就惊动了这些妖怪!

再看茅屋内,又跳出了一百多名人狗怪物!

这些人狗怪物又得还**裸的,露着像人类男人那种东西,只不过,虽然像人类男人生儿育女奸污女人的东西,可更多像狗的**。

这还不止,不但有公人狗,竟然还有人形的母狗!

就见那些母狗,生的人的脸,狗的耳朵,狗的牙齿,而上身也是**裸的,胸前也生着**,虽然像极了人类中女人的**,不过,**上却生满了黑毛,最可怕处,这些母人狗,竟然有六个**!

就见六个**都有馒头大小,鼓鼓的,乳晕是黑色的,颤颤巍巍的**着上半身就冲了出来。

三个少女简直一阵恶心,没想到,果真有这种可怕的新生物!

人类和狗生出的孩子是什么模样?现在她们可真是见识到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就见这些公人狗和母人狗竟然会说话,不过有时候也学狗叫,当真犹如狗成了精似的。

“汪汪汪,你们是什么人,汪汪,为什么闯到我们人犬族来?”

跟这些人狗妖怪还有什么好说的?

卓悠悠厉声道:“我们是人,专门杀你们这些畜生的,拿命来!”

这些人狗一只只有的也拿着兵器,有的拿着弓箭,有的拿着刀,也汪汪叫着扑奔了卓悠悠等三人。

人狗大战开始了!

凌玉霄四个人赶到多臂族的时候,就见下面是一片火光!

凌玉霄大惊,知道来晚了,赶忙落下尘埃,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裸的壮汉正在大火中狂笑!

凌玉霄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的模样,这人就是自己的仇人之一熊大力!

可是玉霄奇怪的是,他怎么成了这种模样?

他八条手臂怎么就成了两条手臂了?

这是谁重伤了他,谁又斩杀的这么多尸体?

凌玉霄冲到他近前,冲过去就是一个通天炮!

直打的熊大力一个跟头就栽倒在地!

熊大力一看,眼前出现了一个英俊洒脱的少年,而这少年身后居然还有三个美貌的少女,他仔细一看却是不认识。

这时的他万念俱灰,哪里还有心跟别人争斗,自己爬起来,苦笑道:“你又是谁?也是来报仇来的吗?很好,你想怎么样,随便吧。”

凌玉霄冲过去,抓住他衣服领子左右就是十几个嘴巴,厉声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你还记得八年前的旧债吗?”

熊大力惊道:“你……你也是傲人族的吗?”

凌玉霄厉声道:“不错,八年前,你跟妖魔一起追杀过我,若不是我穿着追日靴早就死于你们这些畜生的手中!”

熊大力失声道:“呀,原来你是当年那个小子,你是凌玉霄!凌云翔的儿子!”

凌玉霄怒道:“不错,正是你老子我!我今日是来报仇的,来,咱们动手,我要杀了你!”

熊大力惨然一笑道:“小伙子,你没看到我这样吗?有人早就来杀过我了,你的姐姐冷玉蝶,你的朋友卓悠悠都来过了,我就是被她们打成这样的,我多臂族的人几乎都被她们杀光了,她们没有杀我,又去报仇去了,你想杀我,你就杀吧,来吧,不过,要杀我快点杀,她们去了好一会了,你若是去晚了,要是她们又什么危险……”

凌玉霄惊叫道:“我……我姐姐?我姐姐还活着吗?卓悠悠也来过吗?你说,你快说呀,她们都去了哪里?”

熊大力点头道:“你姐姐不但还活着,而且道术高强,一身本事,她和卓悠悠还有个女孩三个人一起去了人狗族了,往东南一百多里就是,你快去吧!”

凌玉霄高兴的松开了手,暗暗的道:“悠悠这么恨他都没杀他,看来他看样子有点悔过之心,算了,我姐姐和悠悠饶了他,我再杀他做什么?唉……饶了他就算了!”

凌玉霄一把推开熊大力,厉声道:“既然我姐姐她们饶了你,我也就不杀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凌玉霄说罢,骑上天马,就飞上了半空!

忽然熊大力大叫道:“玉霄贤侄,你不杀我我很感激你,多谢你们原谅了我,可是我不能原谅自己,永别了,你们要小心啊……”

再看熊大力,这时自己跳进了火海中,早就被火引燃!

凌玉霄的心一酸,暗暗的道:“你这又是何苦?唉……”

他骑上天马,立刻又赶去了人狗族,他心急如焚,万一姐姐和悠悠出了什么事,他还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