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6章 惨变2

第六十六章 惨变2

卓悠悠三个人一阵厮杀,有一部分**着的女子趁乱就逃走了,可是那里能逃得出这个魔界?

没逃多久早就被擒住,又给抓了回来,继续受着**和凌辱。

卓悠悠厉声道:“我问你们,八年前你们屠戮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的血债,难道你们忘了吗?”

狼王阿辉道:“哦,原来是这件事,我当什么事来,这点小事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小事!这妖魔竟然说屠杀了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是件小事!

三个姑娘都气的柳眉倒竖,浑身颤抖!

卓悠悠怒喝道:“我们就是傲人族的人,今日,就是来报仇的,你们这些妖魔,今日一个也活不了!”

阿辉轻蔑一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的丫头,原来你们都是傲人族的漏网之鱼,不过,不瞒你们说,你们傲人族的人我还真挺佩服的,因为他们都有我们狼宁死不屈的精神!”

冷玉蝶厉声道:“我爹爹就是傲人族族长的儿子凌云翔!我是他的不孝之女冷玉蝶,我们姐妹,苦修了八年,只为了今日能斩杀了你这畜生!”

阿辉赞道:“原来是凌云翔之女,了不起!记得当年,我以为只逃脱了凌云翔之子凌玉霄,没想到你也逃脱了,唉……其实,你爹爹要是肯投靠我们魔域,我会收他为徒的,对他绝对会比对熊大力都要好,只可惜,你爹爹太过固执,宁死也不肯说出山海经的下落,宁死也不肯投降于我,故此我没有办法,才只好忍痛杀了他,本王有爱将之癖,最注重可敬的人才,唉,真是可惜,可叹。”

卓悠悠道:“姐姐,咱们跟这杂种还说什么,上,跟这些畜生拼了!”

卓悠悠说着,直接就祭出了手中的霜寒剑,再看霜寒剑飞上半空,见风就长,眼看着四尺多长的霜寒剑眨眼间就变成了几十丈长大,空中一阵怪啸,宛如一条银龙一般,卷集着寒风霜雪当头就斩向了狼王!

卓悠悠是恨极了这些妖魔,这些妖魔把人当畜生,如此的欺负女人,**女人,大制人兽,她恨得简直都咬碎了银牙!

狼王阿辉赞道:“好道术!”

说着,狼王一招手,再看一把锯齿狼牙大砍刀也飞了起来!

霜寒剑和狼牙大刀半空中就撞在了一起,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两件兵器均是一阵,然后弹开!

卓悠悠就觉得胸口一热,刚刚那一招乃是实打实的接触,根本就是比拼修为内功,她发现,狼王的法力远胜于自己!

卓悠悠暗自叫苦,暗暗的道:“看来今日我难逃此劫了,唉……我真是太鲁莽了,看来不但害了自己,说不定还害了玉蝶姐姐!”

但现在能怎么办?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拼!

卓悠悠召回霜寒剑,又是一剑当空劈去,狼王还是毫不退缩,又把卓悠悠的霜寒剑给架了出去!

狼王阿辉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却是暗暗的赞叹卓悠悠当真是有点本事。

狼王阿辉道:“几位贤弟,喜欢哪位姑娘呀,咱们分分工如何呀?”

风月**笑道:“这个冷玉蝶就交给我吧,这小丫头还蒙着面,只看到她半个脸我就知道她可是大美人了,我倒要看看她多美,我要亲自揭开她的面纱瞧瞧。”

豺郎君和黑犬郎君**笑道:“那我们就对付这个穿的五颜六色衣服的丫头吧,这丫头也很美呀,当真是如凤凰一般的耀眼夺目。”

它们那里知道,凤翙翙根本就是凤凰,只不过父母修成了人形,生下她之后,她直接就是人类了,虽然也算是人,但却是凤凰所生,其实还是凤凰一族。

狼王阿辉微笑道:“那咱们哥们就对付这个最辣的小辣椒吧。”

贝军师狈狈微笑道:“大哥说的是,这小丫头还真挺厉害的。”

阿辉笑道:“越厉害的女人越有味道,**才过瘾呢,啊,哈哈哈哈……”

卓悠悠气急败坏,抬手一抓,就是一把冰剑,抖手就射向了狼狈二妖的双眼!

就见那狈狈,眼看着冰剑来到,不但不躲,反而张嘴就咬住了冰剑,然后嘎嘣嘎嘣就嚼碎了咽了下去,连连道:“恩,味道不错,这天还挺热,这几块冰还真挺凉爽,哈哈哈……”

再看那狈狈手拿着一把鹅毛做成的羽扇,还不住的扇着,样子是极其的潇洒。

卓悠悠一声娇喝,飞上了半空,狼和狈二妖也飞上了半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就拦住了卓悠悠的去。

狈狈冷笑道:“喂,刚来了就想走吗?”

卓悠悠冷笑道:“哼哼,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看剑!”

她一晃霜寒剑,再看半空中雾气朦胧,寒风骤起,她霜寒剑一挥,再看刹那间,半空中雾气顿时凝结成了冰,再一转眼间,就成了冰剑。

狼王阿辉微笑道:“原来你是去龙女山学艺去了,恩,龙女派很有一套,我倒要领教领教了。”

卓悠悠并不搭话,运用全身功力,凝露成冰,化冰为剑,然后用手一指,再看半空中冰剑纵横,就射向了这两个妖魔!

狼王阿辉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锯齿狼牙刀就抛到了半空,再看空中狼牙刀旋转不止,瞬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光盾,就挡住了卓悠悠的冰剑。

那贝军师狈狈也不简单,猛地将手中定乾坤扇一扇,再看一阵狂风,就把冰剑吹歪!

卓悠悠一咬牙,知道遇到了高手,但她却毫不畏惧,拼尽了全身的本事,三个人在半空中就激斗在了一起。

她跟狼王和狈王斗在了一起,而冷玉蝶和风月也杀在了一起。

凤翙翙一个人也跟豺王和狗王杀在了一起。

那些人兽,也纷纷趁机袭击三个人,一时间,三人就跟这些妖魔就开始了一场混战。

别看风月一个人斗冷玉蝶,可却并不在玉蝶的修为之下。

尤其是那把风花雪月扇更是奥妙无穷,再加上那些人兽的参与,玉蝶也觉得渐渐的吃力了。

凤翙翙也是累的不轻,这些人兽可比那些多臂族的人厉害的多了,而且一个个都会法术,再加上这几大高手顶住了她们的道术,故此,三个人均是遇到了劲敌,根本无力取胜。

黑犬郎君手中的好似人骨的怪兵器名叫白骨噬魂棒,也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

而豺郎君手中也拿着一根好似人骨似的东西,名叫骷髅断肠鞭,都是极其诡异邪恶的法宝。

凤翙翙虽然力斗两大妖魔,可一时半刻还不至于败北,因为她毕竟是凤凰一族,身上的法力无穷,比人类要厉害多了,比狗和狈妖更是高贵的多了。

冷玉蝶斗风月也是打成了个平手!

风月的风花雪月扇真是厉害,他的扇子上一面有四个大字,写着风花雪月,另一面却是一副山水画,有风,有花,有雪,有月,有山,有亭,有泉,还有一只肋插着双翼好似猎豹的怪兽!

风月满以为几下就能打败玉蝶,轻佻的揭开玉蝶的面纱,但等一动手,就发觉玉蝶的修为和道术绝不在自己之下,想要一时半刻拿住玉蝶,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风月**笑道:“美人,咱们何必厮杀呢?其实比道术咱俩差不多,我倒有个主意,不如咱们比比别的?”

冷玉蝶懒得理他,依旧御星涟剑跟他拼斗。

风月十分的尴尬,对方简直拿他放狗屁一般,连理都不理,看玉蝶那样子,根本就懒得跟他说话,他真是尴尬的很。

玉蝶不理会他,他只好自问自答了,干咳一声道:“美人,咱们这么比实在没趣的很,不如咱们比点有趣的吧,咱们就比在**风流快活吧,看看是我先玩的你欲死欲活把你征服,还是你把我玩的飘飘似仙把我征服,不管是你打败了我,还是我打败了你,咱们都不会受伤嘛,顶多你是处女,就留那么一点血,但处女总要**的嘛,嘻嘻,哈哈哈……”

冷玉蝶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人话来,故此才连理都不理他,但现在一看这畜生说出这么可耻的话,气的玉蝶更是柳眉倒竖,恨不得将这畜生一剑刺死都不解恨!

冷玉蝶一抖星涟剑,再看星涟剑上点点寒星瞬间通红似火,刹那间,这些星星好似着了火一般,冷玉蝶将星涟剑一指,在身前身后一划,再看她周围,刹那间就见火光冲天,也不知有多少星星,而且每一颗星星都烈火腾腾,就在她身边成了一个火阵!

这火阵是有无数颗星星布成,可星星的阵型模样却是一只火凤凰的模样!

这一招就叫做星火燎原!

风月失声道:“火凤真诀,昆仑虚的凤凰圣母是你什么人?”

冷玉蝶懒得理他,连回答都不回答,这一招星火燎原,虽然是她自创,可却是运用火凤真诀,凤凰圣母也有两种真诀,一种就是火凤真诀,一种就是星凰真诀,一种是冷,一种是热,跟清虚和紫府真气倒是有相似之处。

冷玉蝶两种要诀都学过,不过,对于星凰真诀她运用的比火凤真诀要好。

而这一招星火燎原就是把两种真诀并用,创出的一极其凌厉的招数!

冷玉蝶暗念法诀,忽见每一颗星星又化作了一把把星涟剑!

冷玉蝶大喝道:“着!”

她星涟剑一指,就是一团火光冲出,射向了那些人兽!

风月暗自心惊,这一招的厉害他当然知道,而且他还知道,这火还不容易熄灭,若是真的烧到,当真是烧个骨断筋折。

更令他气愤的是玉蝶对他的态度和不屑一顾的眼神,好像把他当作是狗屎一样,多说一句话都会脏了嘴。

这简直就是对他的藐视,气的风月大吼道:“臭丫头,少要逞能,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他将手中扇子一扇,再看扇子中,轰的一声巨响,好像瀑布银河落下了九天,无数的巨浪涛涛而来倾泻而下!

冷玉蝶大吃一惊,虽然知道这也是幻影,可是却厉害的很!

冷玉蝶一抖星涟剑,用手一指,点点星火化作一道道流星射向了四面八方!

就听到啊啊啊,一声声的惨叫,有五六个人兽躲避不及,就被星火射中,刹那间身上就着了火,皮毛就烧了起来!

原来,玉蝶知道这一招被破,趁着没被破之际,先射向了四面八方,因为多射死一些人兽也是好的。

眼看着涛涛江水倾泻而下,玉蝶将手中星涟剑一抖,幻化出无数颗星星,无数把星涟剑,这一招就叫做漫天星斗,再看,无数的星涟剑朝着涛涛巨浪斩去!

就听到砰砰砰……

一连串的巨响,再看漫天星斗的星涟剑不见了,那涛涛巨浪也不见了!

风月暗自称赞,还没等变招,再看玉蝶将星涟剑又是一抖,用的正是自己独创的一招七星连珠!

就见七把星涟剑化成一条直线直奔他的扇子射去!

风月知道来得是一连串的幻影,是真气凝聚而成的幻剑,但他也知道厉害至极,赶忙一晃扇子,再看扇子中的娇艳花儿,化作一片又一片就迎住了这七颗星星!

就听到砰砰砰一连七声巨响!

玉蝶的这一招七星连珠被破,风月正暗自的得意,可七声巨响之后,又是一声闷响!

就听到璞的一声闷响,再看空中的那些花儿顿时不见,而星涟剑居然把扇子给刺破了一个大洞!

风月失声惊叫,他万没想到玉蝶的七把幻剑中竟然还隐藏着第八把真剑!

这一把真剑灌注的力道可是太猛,他的扇子哪里能经受的住,刹那间,就被玉蝶的剑刺破了一个大洞。

玉蝶刚想念法诀将星涟剑一搅动,毁了他的扇子,但就见风月已经收回了扇子,飞起来就抓向了星涟剑!

玉蝶怕宝剑被夺去,赶忙召回了星涟剑。

风月把扇子拿在手中一看,只见自己的扇子破了一个大洞,不由的是心疼无比,厉声道:“你这死丫头,竟敢毁损了我的宝扇,你赔我的扇子!”

他是真气急了,玉蝶对他不理不睬,极端的藐视,又毁了他的扇子,当真是气的他七窍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