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6章 惨变3

第六十六章 惨变3

他再也不敢调笑和大意,就拼尽了本事跟玉蝶又斗在了一起!

冷玉蝶勉强跟他和人兽打了个平平,可是凤翙翙和卓悠悠却是吃力的很,她们每个人对付两大妖魔,可谓是打的艰险,能战到这时候不败,就已经很厉害了。

三个人边打边往一起靠拢,卓悠悠道:“玉蝶姐,不妙呀,这里人兽太多,这几个妖魔真是太厉害,咱们势单力孤,不如早点退走,你说呢?”

冷玉蝶点头道:“妹妹说的是,咱们不可恋战,你们先走,我来抵挡一阵!”

卓悠悠和凤翙翙那肯依从,因为她们知道,断后的人可是危险至极!

卓悠悠道:“二位姐姐,你们先走吧,我来挡住他们!快走!”

狼王冷笑道:“你们三个都走不了!”

再看妖魔围成了个圈子,就把三人困在了当中!

三个人且打且退,又坚持了一会,就见狼王和狈王,狼王把狼牙大刀祭出,一道月牙形的刀芒就斩向了冷玉蝶!

狈王也祭出了鹅毛扇,狗王和豺王也祭出了嗜血魔棒,就连风月也祭出了自己的扇子!

五个妖魔各自祭出了法宝,就把三个人困在了中间!

卓悠悠大叫道:“玉蝶姐,你们快走呀!快呀!”

她知道,再要打下去,三个人都必死无疑!

冷玉蝶是玉霄的姐姐,又是自己的好姐妹,怎么能看到好姐妹就这么惨死于此?

卓悠悠大吼一声,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一口鲜血含在口中使劲往空中一喷,厉声道:“玉蝶姐,你快走!好为我报仇呀!”

她说着,用出了她自创跟敌人同归于尽的一招,这一招名叫血洗炼狱!

她这一口,连自己的一口肉都给咬了下来,将血肉一嚼,喷到空中,然后霜寒剑一晃,再看半空中血淋淋的血剑,赫然出现了整整八把,每一把都是霜寒剑的样子,不过,却是赤红赤红的,她将自己的精血倾注于这一剑之中,拼尽全力玉石俱焚的做最后一搏!

卓悠悠一声大喝,再看八把剑分八个方位,射向了五个妖魔!

而她自己连人带剑,化作一道凌厉无比的光,就射向了狼王!

冷玉蝶失声叫道:“妹妹!”

卓悠悠怒吼道:“快走!快走,好为我报仇呀!”

就连狼王都大吃一惊,都没想到卓悠悠竟然这么狠,竟然用这么血腥的一招!

他那里敢招架那两把血剑,虽然他知道这两把剑是寒冰所化的冰剑,可是灌注了卓悠悠所有的功力,凝聚着她精血,故此可是厉害至极!

就听到嗖嗖嗖几声,五个妖魔虽然避开了这八支血冰剑,可是地上一些人兽却避不开!

就听到噗噗噗噗噗噗噗噗一连八声闷响,然后就是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

再看有八个人兽,胸口早就被这血冰剑刺透了心窝,但就见八把冰剑刺透它们心窝的一刹那,也化作鲜血消失不见!

卓悠悠连人带剑射向了狼王,狼王赶忙召狼牙大刀砍向了卓悠悠!

而那些妖魔的法宝也祭出打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本意就是吸引这几件法宝,好让自己的姐妹脱逃!

卓悠悠大吼一声,不但没有避开,反而将霜寒剑脱手掷出,而她自己竟然将身体迎着那几件凌厉无比的法宝而去!

卓悠悠合身扑上,就把那几件妖魔的法宝压在身下,然后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这一下哪里还有她的好,这四件法宝就被她生生的给接住,轰的一声巨响,就震的她从半空中飞跌落!

但即使这样,卓悠悠依旧紧紧抱着那四件法宝,拼尽全力嘶声道:“玉蝶姐,你快走呀!”

冷玉蝶失声惊叫,大叫道:“妹妹!”

于此同时,就听半空中一声龙鸣,一人痛声叫道:“悠悠!冲!破!”

再看彩云中飞下了一匹洁白如玉的天马,天马上坐着一人,正是凌玉霄!

凌玉霄刚刚赶到,就看到卓悠悠被几件法宝击中,他赶忙一拍天马,甩开了三个师姐,祭出了两把仙剑,然后俯冲而下,就把想要擒住卓悠悠的妖魔给斩杀!

凌玉霄抱住了卓悠悠,一跃飞上了天马,痛哭道:“悠悠,悠悠!”

只见卓悠悠双手一松,把几件法宝丢掉,抱住了玉霄,痛哭道:“霄哥哥,悠悠不行了,能在死之前,见你最后一面,我死也甘心了,快,快带玉蝶姐姐走,那个蒙面的就是玉蝶姐姐,快呀……”

她说完,早就闭眼昏厥了过去。

冷玉蝶也飞了上来,这时也顾不得跟玉霄多说,赶忙抱住了卓悠悠。

曲仙儿三人也赶了上来,凌玉霄跳下天马,把卓悠悠抱在天马上,又把姐姐给抱上了天马,然后叮嘱曲仙儿和冷玉蝶道:“你们先走,这里交给我断后!”

曲仙儿叫道:“可是你自己……”

凌玉霄怒吼道:“快走!不用管我,我有龙龙在,没事的,救悠悠要紧,姐姐,你们先走,飞飞,刚才那个山洞等我,去吧!”

他照着天马的臀部拍了一下,就见天马一声龙啸,化作一道光载着玉蝶和悠悠就飞出了包围圈。

曲仙儿等人拉着凤翙翙也一同御剑飞走。

几个妖魔刚想阻拦,凌玉霄厉声道:“龙龙,给我拦住他们!”

再看龙鱼一声怒吼,张牙舞爪的就拦住了五个妖魔,五个妖魔吓得心惊胆寒,它们本就是妖魔成精,当然认识龙鱼,知道龙鱼乃是神鱼,它们内心中本就敬畏龙鱼为神,虽然已经修成魔,但内心也是胆怯。

凌玉霄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并出,用了一招万剑归宗!

再看空中两把剑犹如千千万万把剑一样,凌玉霄大吼一声,只见千余万的剑纷纷激射而出!

几个妖魔更是吃了一惊,它们当然知道这一招的厉害,因为当年圣帝真君大战天魔时这一招他们就见过!

狼王失声惊叫道:“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你竟然是天帝山的人!”

凌玉霄也不答话,双手连挥,万剑齐发,而龙鱼也一声龙吼,喷出了一团团汹汹烈火,喷向了妖魔!

凌玉霄一看阻住了妖魔,他惦记着悠悠的伤势,不敢恋战,赶忙骑上龙鱼,喝道:“走!”

就见凌玉霄骑着龙鱼飞上了青云,那剑依旧在激射着,凌玉霄用手一挥,再看漫空飞剑不见,纷纷化作两把剑,又飞回到了他的剑鞘中。

半空中凌玉霄厉声道:“你们这些畜生,你们等着我,我回来再收拾你们!”

就听龙鱼一声龙鸣,化作一道金光就消失不见!

黑犬郎君道:“大哥,怎么办?咱们追吧!”

狼王神色凝重,缓缓道:“这应该就是当年那个漏网之鱼的小子,这小子比那几个丫头还要厉害,尤其是他的那两把剑,一把剑是当年圣帝真君的赤霄燚焱剑,另外一把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九子凝冰剑,而且他还骑着天马和龙鱼,咱们不可小视,不可追,传令,撤!”

豺郎君失声道:“撤?”

狼王点头道:“不错,这里地势不好坚守,这小子又是极其的厉害,咱们不可硬拼!”

这就是狼的战术,狼王可谓是深谋远虑。

凌玉霄却不管这些妖魔,仇可以以后报,可是人呢?

悠悠受了重伤,仇可以拖,可是悠悠的命呢?

若是报仇会害了悠悠的性命,那他宁愿不再报仇!

无论如何,他都要先救了悠悠,绝不能让她出事。

第六十七章追日

凌玉霄骑着龙鱼如飞似电一般,在半路上就追上了天马,只见卓悠悠依旧没有醒来,冷玉蝶正紧紧的抱着她往傲人族的山洞内赶去。

凌玉霄追上了天马,抱着卓悠悠落到了一个树林中,然后掏出齐天寿给他的灵药就给卓悠悠灌了下去。

然后运用清虚真气,给卓悠悠注入了体内。

冷玉蝶依旧在哭泣,虽然兄弟就在眼前,可是救人要紧,她也顾不得跟玉霄说话了。

就见卓悠悠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悠悠醒转,喘息着呻吟道:“玉霄哥,玉蝶姐姐呢?”

冷玉蝶赶紧握住了她的手,抽泣道:“妹妹,我在这里,我没事,你怎么样?”

卓悠悠凄然一笑,缓缓道:“没事就好,我差点害死你,都是……都是我鲁莽。”

冷玉蝶哇的一声就哭了,痛哭道:“妹妹,我的好妹妹,是你救了姐姐呀,你为什么这么傻?我的好妹妹……”

卓悠悠喘息着道:“我……我怎能让你有危险……你要是出了事,我……我怎么对得起你,怎么对得起霄哥哥……”

凌玉霄长叹了一声,也开始哭泣,他稍微懂得一些医术,刚才运功给卓悠悠疗伤,就觉得卓悠悠内息紊乱,恐怕那几下重击,已经将她五脏六腑都给震坏,看这样子,她恐怕是活不下去了……

凌玉霄怎么能不哭泣,她是为自己才下山独自去报仇的呀,她是为救姐姐才拼了命的,她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自己这一生中最亲最近的人,看到自己的红颜知己就要死去,而他却无能为力,他的心都要碎了。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么?那就是见到亲人爱人朋友深受折磨和痛苦然后无可奈何的死去,自己却帮不上忙!

凌玉霄柔声道:“悠悠,你不要多说话,我再给你疗会伤。”

卓悠悠摇摇头,道:“不……不必了,我心脉已经被震断,五脏六腑都受了重伤,必死……必死无疑……你……你快带我……带我回家,我要看一眼咱们的家……快……”

凌玉霄点点头,赶忙抱起卓悠悠,飞身上了天马,也不理众人,一道光就飞去了傲人族部落。

这是她临死时的心愿,她就算要死,也要死在家中,死在那曾经美好的记忆中!

他什么都帮不了她,难道这点小小心愿都不能替她完成吗?

所以他立刻抱起她,骑上了天马,往傲人族飞去。

天马行空快如流星,疾如闪电,眨眼就到了傲人族。

卓悠悠眼中满是依恋之色,望了望这曾经美丽的地方,望了望这曾经的家,柔声道:“终于到家了……我……我就算死……也要死在家里,霄大哥,我死之后,你就把我跟凌伯伯他们埋在一起……”

凌玉霄痛哭道:“悠悠,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还要做我的小媳妇呢,你不能死……”

卓悠悠苦笑着摇摇头,叹道:“霄大哥,悠悠已经……已经配不上你了,悠悠八年前……路过君子国,被君子国的……伪君子……奸污了……”

这几句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他早就觉得卓悠悠有事瞒着自己,原来她竟然被人**奸污过!

凌玉霄沉声道:“悠悠,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会去君子国,将那一帮畜生斩尽杀绝!”

卓悠悠凄然笑道:“不……不必了,仇我自己已经报了……我杀了好多人,就不要再去斩尽杀绝了,你就不要再去了,不要去了,我……我是不是很坏……是个坏女人……”

凌玉霄柔声道:“你怎么能是坏女人呢,你是好女孩,你是我的小媳妇,悠悠,等你好了后,咱们成亲好不好?”

卓悠悠微笑道:“我……我配不上你了……我是不洁的人……”

凌玉霄轻轻道:“傻瓜,霄哥哥早就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谁说你配不上我,我什么都不在乎,你不要多说了,我好好给你治伤。”

卓悠悠紧紧握住玉霄的手,摇摇头道:“真的不必了,我这就去了……霄哥哥,你的三个师姐也是……也是真喜欢你……我死之后,你喜欢……谁……就娶谁吧……”

凌玉霄痛哭着摇头道:“我谁都不娶,我只娶你,你不要死啊,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聚,你就离我而去吗?这世上,我没有几个亲人了……”

卓悠悠伸手轻轻的给玉霄擦着泪,也哭道:“我……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可是我……我不行了,答应我……不要难过,你的三个师姐真的……真是很爱你,你若是喜欢她们,就娶她们吧,忘了……忘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