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7章 追日1

第六十七章 追日1

凌玉霄痛哭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我不让你死,你不能死呀,我一定要救你……”

这时,就见天空中阵阵人影闪过,冷玉蝶,曲仙儿也从后追了上来了,她们虽然急赶,但比起天马来可慢的多了。

曲仙儿嗔道:“喂,你就不管我们了?怎么一个人就走了?”

洪袖儿轻轻拉拉她,曲仙儿一看卓悠悠重伤奄奄一息的样子,不觉也落了泪。

几个姑娘一起围了上来,虽然她们跟卓悠悠总是斗气,但内心中却也不想看到她死,而且她们也很感动,卓悠悠为了救玉霄的姐姐,拼了自己的命,她们早就被感动了。

曲仙儿叹道:“悠悠,你不要多说话,你一定会没事的,咱们还没分胜负呢,你怎么能死呢?”

洪袖儿也抽泣道:“就是呀,你还没跟我比过呢,你不准死。”

楚桂儿也哭了,也握住她的手道:“还有我呢,咱们都没比过呢,你不能死,我们不让你死……”

卓悠悠凄然一笑,缓缓道:“我……我败了,其实……我没你们优秀……我死之后,你们帮我好好照顾霄大哥,玉蝶姐姐,能在死时有……有你们送我,我死了又有什么遗憾……”

“师妹!师妹!”

就听到半空中有人大声喊叫,转眼间就见一阵阵人影闪动,再看众人里飞奔过两个女人,左右就抱住了卓悠悠。

原来,陶天喜等人均来到。

十几个人一路没有停歇,紧紧追赶,终于赶到了这里。

卓悠悠又是一喜,轻声道:“二位师姐……”

冷凝和薛冻二人流着泪,一左一右,紧紧握住了卓悠悠的手,三个人本是同门,虽然都是以冷漠著称,可却是亲如姐妹。

冷凝道:“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去找他报仇去!”

卓悠悠摇摇头,缓缓道:“二位师姐,悠悠在死时能见你们一面,真是……太……好了,帮我把霜寒剑还给师傅……替我跟师傅说声对不起……悠悠还没有报答她传艺之恩……就……就已经……霄哥哥,玉蝶姐姐,鬼……差来带我走了……我……我看到爹爹和娘了,爹!娘!女儿这就跟你们走,你们不要催我,我……再多看他们一眼呀……你们……你们保……重……”

卓悠悠握住冷凝的手猛然一松,闭上了眼睛。

凌玉霄大叫道:“悠悠!悠悠!你不要死呀!”

他猛地推开众人,抱起卓悠悠,然后以自己的真气又给卓悠悠注入体内!

再看卓悠悠毫无反应,早就气绝多时!

曲仙儿看到他这样子,轻轻道:“小师弟,她……她已经死了……”

凌玉霄怒吼道:“她不会死的,她不会死的!鬼差在哪里?你们给我滚出来,谁要敢带走她,我就将他碎尸万段!出来,给我滚出来!”

他犹如疯了似的,怒吼一声,再看九子凝冰剑和赤霄燚焱剑如龙吟一般就出鞘,再看双剑犹如巨龙一般就在这里来回翱翔,飞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阵巨响!

众人又惊又怕,赶忙避到了一边,不敢靠近。

再看刹那间,青石到处乱飞,树木早就被斩断,就连大地也被双剑给斩的犹如龟背一般!

但任凭他道术再高,也无法救她,难道真有鬼吗?

若是真有鬼,他也要将鬼斩于剑下把她救出来!

剑气纵横,碎石乱飞,他好像已经疯了。

终于,他也无可奈何,痛哭的仰天长啸,怒吼道:“我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有什么用?谁也救不了,我谁也救不了,就算打遍天下无敌手,又有什么用?报仇有什么用?为什么……”

早知道报仇会失去她,那他宁愿不报仇!

若是能救活她,他宁愿什么都不会,宁愿这许多的宝物他都失去!

什么十大神器,什么天马龙鱼,什么高深的道术,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她重要!

没有人敢走近他,因为众人都看得出,他好像已经疯了。

三老虽然跟玉霄这般要好,可是却不敢走近他,陶天喜是玉霄的师傅,这时候也不敢过来劝说。

就连玉蝶也不敢过去,只有趴在卓悠悠的尸体上痛哭。

只有三个人敢走近他,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看到玉霄痛不欲生,当真是心如刀绞,三个人哭着就跑了过去,有的拉住他的手,有的抱住了他的手臂。

凌玉霄一看是三个师姐,哇的一声又哭了,痛哭道:“她死了,她死了呀,我救不了她,我救不了她呀!”

曲仙儿哭道:“傻瓜,这不怪你,你已经尽了力了。”

三个人不住的劝说,三老和陶天喜姚霞等人也过来劝说。

凌玉霄呆呆的楞了片刻,忽然抓住陶天喜的手道:“小师傅,你跟我说,当年师祖真的用追日**追回来时间吗?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呀!”

陶天喜失声道:“你……你疯了?你要动用追日**?”

凌玉霄大叫道:“我问你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呀!”

陶天喜黯然点头道:“是,不过……太危险啦……”

凌玉霄眼前一亮,道:“是真的就好,你告诉我,怎么用追日**?到底怎么用?我要救她,我要追回时间去救她!”

姚霞叹道:“傻孩子,追日虽然可以令时光倒回,可是却艰险的很,就连师祖二百多年的修为都活活的累死了,你才几年的修为?你疯了?”

凌玉霄缓缓道:“我没有疯,我一定要去追回时间,我不会有事的,我有飞飞和龙龙祝我一臂之力,又有追日靴,只要我追回两个时辰,只要我坚持追一日一夜,就一定可以救了她!”

陶天喜缓缓道:“据师傅说,追日的时候,只要紧紧追着太阳,不让太阳落下,不让太阳飞离你的视线之外,追着太阳一起进入时光穿梭的轨道,然后每追一日一夜,就可以令时光倒回两个时辰,等你再追到原点,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那就是说你已经成功了,时光已经倒回了两个时辰了,那个时候,你就要立刻去寻找卓悠悠和你姐姐她们,不过就算你成功了,可是追日的人会大病一场,元气大伤,还有,一路上会艰险十足,幻影,饥渴,劳累,若是没有意志力,是做不到的,你可要想清楚,万一要在半路你遇到危险,或者活活累死渴死,那不但救不了她,而且还搭上你自己的命!”

曲仙儿失声道:“我不让你去!不行,你不能去!”

洪袖儿道:“你疯了?太阳下山那么快,你追的上吗?”

楚桂儿大声道:“她死了!你也不想活了?她已经死了,你醒一醒吧!”

凌玉霄甩开了她们的手,正色道:“三位师姐,若是今日换做是你们躺在了这里,若是追日能追回时间,令时光倒流,可以救的了你们,我也一定会去,哪怕再艰辛,再危险,我也要去!”

冷玉蝶道:“弟弟,你不要去,我去!”

凌玉霄看了看自己的姐姐,现在,他早就已经认不出了,不过,虽然离别八年,这也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呀!

他哇的一声扑进了姐姐的怀中,痛哭道:“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不想离开你,不过,我不能让悠悠就这么死了,姐姐,你不能去,我也不能让你出事,就叫我去吧,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只要追回两个时辰就可以了,就可以救了悠悠了,这么好的机会,再要错过了,她就真的没救了。”

冷玉蝶也抱住玉霄痛哭失声,道:“霄儿,姐姐找你不容易,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对得起爹爹和娘?我替你去吧。”

凌玉霄摇摇头,道:“姐姐,你放心,我有天马和龙鱼,累的时候,我会骑着它们,它们可以轮着休息,我们三个一心,一定可以成功的,至于饥渴这也没关系,我的葫芦内有一江的水,你就放心吧,姐姐,这么多年不见你了,霄儿只想再看你一眼,就算我追日失败死了,也没关系了。”

冷玉蝶点点头,然后轻轻摘下了白纱。

凌玉霄一看姐姐依旧跟以前一样的清秀俊美,只是不足的是,她清秀俊美的左脸蛋上有深深的一道刀疤,凌玉霄就决心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他知道姐姐爱美,爱惜自己的容颜,而且哪一个女子不爱惜自己的容颜呢?她脸上的刀疤这么深,这么长,她竟然破了相,她能不难受吗?

玉霄失声道:“姐姐,你这是怎么弄的呀?是谁这么狠心?”

冷玉蝶微笑道:“这是当年我逃命的时候被贼人刺伤的,早就没事了。”

凌玉霄深情的注视着八年不见得姐姐,缓缓道:“姐,你放心,等我救了悠悠后,等我杀了贼人报了仇后,我就给你去找灵药,治好你脸上的伤疤,让你还和以前一样的漂亮,姐姐,我走了!你要保重!”

陶天喜叹道:“霄儿,我就不拦着你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你追日可以使时光倒流,不过,现在发生的事,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会知道的,别人也不会记得现在发生过的事,所以说,等你回来后,时光会回到两个时辰之前,到时候,我们还是会在路上,还是帮不了你,只有你,只有你自己,才能救得了她们,所以,你必须在半路上就截住她们,否则,你要是也去了,恐怕不但救不了她们,你也会被贼人所害,你明白吗?”

凌玉霄点头道:“我明白了,师傅,多谢你多年来得教导之恩!”

他来到三老面前,道:“三位伯伯,玉霄也很感激你们!”

三老和陶天喜从没有见到过玉霄这般不玩笑的说话,知道玉霄说的是心理话,而且这一去凶险万分,故此,才道谢,也算是生死的道别。

三老长长叹息,叶方士道:“大哥,你要保重!”

小糊涂仙道:“唉……其实,我们是心甘情愿的叫你大哥的,我们输的心服口服,大哥!你要珍重呀!”

谈天笑紧紧握住玉霄的手,苦笑道:“大哥,我们帮不了你,只能祝福你了!”

众人看的都呆住了,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会叫他个少年为大哥,真是好气又好笑,但现在没有人说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离别,生死离别!

凌玉霄苦笑道:“三位伯伯,玉霄太过顽皮了,其实,咱们的赌约根本算不得什么,霄儿早就拿你们当作了亲人,三位伯伯,你们要保重!”

他转过头,一声唿哨唤来了几步远的三只灵兽,然后抓住菁菁鸟,把菁菁鸟交给了曲仙儿,柔声道:“三位师姐,菁菁就托付给你们了,我要是有个闪失,你们就帮我好好照顾它,菁菁,记住,这一次很危险,我不能带你去,你就跟着我三个师姐,一刻也不准离开,否则,时光倒回,你若是跟师姐们失散,就连我都找不回你了。”

菁菁不住的叫道:“玉霄,玉霄,你真的要去?你真的要去?我跟你一起,带我去吧,我跟你一起……”

凌玉霄拍了它鸟嘴一下,道:“闭嘴,不准多话,这次你不能去,你要是跟我一起去,我会当场扒光你的鸟毛,杀了你!这一次,我只带龙龙和飞飞去,菁菁,乖乖听话,若是玉霄死在路上,你就陪着我三位师姐,她们就是你的主人,明白吗?仙儿,袖儿,桂儿,你们要保重,我这就走了。”

三个姑娘哇的一声哭了,三个人都抱住了玉霄,曲仙儿哭道:“你真的不要命了?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洪袖儿哭道:“你要是死了,谁陪我们?我们会很寂寞的,你不要去了好吗?就当我们求求你了,你就别去了。”

楚桂儿抽泣道:“你就别去了,追日的事不知道真假,万一你要再……那可怎么办?霄哥哥,别去了,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去啦。”

凌玉霄凄然一笑,轻轻的替她们擦擦泪水,柔声道:“我说过,若是地上躺着的是你们三个其中的任何一人,我也会这么做的,因为只有这一个办法能救人了,你们四个人加上我姐姐,在我心目中是同样重要,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着看着她死,你们若是我的好师姐,是我的好朋友,你们就不要拦着我,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太阳就快要落下了,我没有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