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7章 追日2

第六十七章 追日2

他说着,猛地推开三人,一声唿哨,再看龙鱼和天马早就飞了过来!

凌玉霄拔开葫芦塞,叹道:“龙龙,这一次凶险万分,你先进葫芦里休息,等飞飞累了,再换你出来,等你们都累了,我自己再开始追,委屈你了。”

龙鱼一声龙鸣,似乎明白了主人的意,不住的点着头,凌玉霄叹了口气,默念法诀,就见龙鱼飞到了葫芦中。

凌玉霄翻身上了天马,无限深情的道:“姐姐!再见了!三位师姐,你们要保重!若是我真的死在了上,你们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好了,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不能再等了!”

他看了看悠悠的尸体,道:“悠悠,你放心,我一定可以坚持下去的,一定!”

他说完,再也不看众人一眼,一拍天马的头,柔声道:“飞飞,看你的了,追上前面那个该死的太阳,冲!”

再看天马仰天一声长鸣,然后抖动双翼化作一道光直奔即将落下的夕阳追去!

曲仙儿三人大喊:“师弟,我们等你回来……”

但玉霄再也听不见了,他心如刀割一般,在天马上咬了咬牙,暗暗的祷告道:“爹娘,愿你们在天有灵保佑霄儿吧,这一次若追日失败,我也必将死在时光穿梭的上,就再也不能给你们报仇了。”

他打定主意,抱紧了天马,然后随着天马疾驰飞去。

这时,夕阳即将要落下了,再要晚半个时辰,一切都迟了。

太阳落下的速度能有多快?难道真的可以追的上吗?

逝去的时光真的可以追回吗?

假如时光可以追回,你会做些什么?

要追回逝去的时光,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但只要能令时光倒回,救得了她,哪怕他追日完毕后立刻吐血而亡,那他也甘心了!

天马行空,踏着彩云,就这么开始了漫长而又追日的考验。

夸父追日,落得个精疲力尽而死,在追日的时候,他竟然喝了几条江的水,可见追日的痛苦了。

天马飞飞已经尽了全力,这么多年来主人对它的关爱,把它当作人看待,整日里抱着它,当它丑陋难看的时候,主人并没有嫌弃它,依旧对它宠爱有加,如今,不正是报答主人的最好时机吗?

天马飞飞虽然不会说话,但它却懂得主人的心,也听得懂主人的话,知道主人是为了救多年的好友,不得不这么做。

所以天马飞飞仰天长鸣,也是振动双翼拼尽了全力朝着那即将落下的夕阳追去!

这一狂奔,一眨眼间,天马一口气就飞了几千里,天马可算是拼尽了自己的本事,终于,渐渐的终于赶上了落日!

在落日即将落下的那一刹那,终于追上了落日!

夕阳好像进入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中,渐渐的就要消失,那个黑洞中的黑色漩涡莫非就是时光穿梭的轨道不成?

凌玉霄心急如焚,大叫道:“飞飞,追上去,追进那个漩涡里!

那黑不见底的黑洞中究竟有什么?

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反正是只要太阳往哪里落,他就往哪里追去!

天马一声嘶鸣,又打起了精神,拼命振动双翼往前追去!

终于在落日进入漩涡,那个黑色的漩涡即将关闭的时候,凌玉霄骑着天马也冲进了漩涡中!

忽然间,他刚冲进黑洞漩涡中,就觉得眼前一阵耀眼的光芒刺眼的很,让人的眼睛都睁不开,而且一阵阵热浪滚滚袭来!

再看,天马的羽翼似乎都在蒸蒸冒着青烟!

原来,这里这么热!

凌玉霄暗叫不好,知道再要不想办法,他和天马都要被烤熟了!

凌玉霄大喝一声,抽出了九子凝冰剑,就在身边画了个圆形,把自己和天马一起圈在了圈内,然后他左右双手一阵挥舞,就在他和天马之间化出了一道清虚真气的阴阳太极图来!

而那个阴阳太极图的清虚真气,被他用九子凝冰剑一挥,再看阴阳太极图就形成了一个蛋形,就把它和天马包在了里面!

那个蛋形的阴阳太极图被九子凝冰剑的寒气一镇,立刻凝结成了一道冰罩,就把他和天马罩在了一起!

虽然天马也是热的难受,但依旧是一声嘶鸣,片刻也没有停止!

天马也已经拼了命了,知道这一次就看自己的了,若是把太阳追丢了,怎么对得起主人这多年来的照顾之情?

在它的心中,玉霄不但是它的主人,也是它的朋友!

九子凝冰剑不愧是天下间至寒的一把剑,凌玉霄这么一运用九子凝冰剑的极寒之气,立刻就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凉飕飕的了,凌玉霄不敢怠慢,拔开葫芦塞,暗念法诀,就见一道道清泉喷出,他赶忙把葫芦嘴塞进了天马的嘴里,柔声道:“飞飞,你喝点水吧,真是辛苦你了。”

天马飞飞是真渴了,一见清泉流出,它边振动着双翼拼命的飞去,一边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一喝了水,又有玉霄幻化的冰凉真气护体,它又有了精神,一声龙鸣,又加劲追了过去。

其实,天马当真是飞的太快了,这一拼命,所以离着太阳太近了,玉霄也是没有经验,深怕落日追不到,故此追的太近了,这才感觉这么热,犹如进入了烤炉一般,若不是他有九子凝冰剑的寒气护体,恐怕他早就和天马被烈日烤着了。

但即使这样,他也觉得很热很热,就连被冰冻的阴阳太极图都一点一点的开始融化,融化了的水珠都是热的。

凌玉霄不断念法诀调出葫芦中的水,这些水不断的凝结成冰,就这么又追了一阵,他终于跟太阳一起进入了时光穿梭的轨道了,一切黑暗已经过去,一切又开始明朗了起来。

凌玉霄追了一阵,暗骂自己糊涂,暗暗的道:“师傅说过,只要追着太阳,别叫它落下就行,我何必追的这么近,我倒忘了天马的脚力了,差点害了飞飞,唉,飞飞太累了,也该叫它休息休息了。”

想到这里,他念法诀唤出了龙鱼,然后下了天马,骑上了龙鱼,拍拍天马飞飞的头道:“飞飞,真是很感谢你,你累了,先进葫芦中休息一下,现在有龙龙替你会。”

天马飞飞一声嘶鸣,看那样子似乎在说,我还可以坚持的。

凌玉霄微微一笑道:“等会我还需要你呢,你先去休息,去吧。”

他说着,念法诀把天马收进了葫芦中,收进了放酒的那一面。

然后他骑着龙鱼边追,边将葫芦内的水又调到了放酒的那一面一些,因为他知道,天马已经太累了,也太热了,故此调过去一些水,让天马喝点水,好好休息休息。

龙鱼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时一见主人骑上了它,也是化作一道光就向着太阳冲了过去!

龙鱼的速度比天马还要快,似乎有永远使不完的劲!

凌玉霄放了心,他知道,以龙鱼的本事,想要超过太阳它都做的到,只不过太阳太热,只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赶忙叮嘱道:“龙龙,不用这么快了,只要跟着它别叫它跑了就行了,咱们离着它稍微远一点,否则,会热的受不了的。”

他依旧是将九子凝冰剑拿在手中,一到了热的不行的时候,就用九子凝冰剑幻化清虚真气,然后将真气冰冻,形成一个蛋壳形包裹着自己和坐骑,然后就调出葫芦内的水,将一层又一层的水射到这些冰上,故此,他还没这么热,否则的话,早就像夸父那样,喝干了江中的水也不够解渴的了,恐怕他葫芦内的水都不够他喝的。

幸好他葫芦内的水充足的很,再加上九子凝冰剑寒气,他还没赶到累和疲惫。

他也幸好有两只神兽助他一臂之力,要不这时候他恐怕都累的出现幻觉了。

他骑着龙鱼也不知又追了多久,只是见到脚下彩云滚滚往后而去,太阳的速度也太快了,他是一刻也不敢停留,渐渐的,龙鱼似乎都热的受不了了,金色灿灿的龙鳞都腾腾的冒着热气。

凌玉霄也是一样,若不是他修习的是两种真气,这清虚真气可以震住热度,令心中的热意稍减,他的修为也有了一点的基础,否则,是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下去的了。

凌玉霄一看龙鱼身上热气腾腾,赶忙又调出水来,一手拿着小葫芦,一手拿着凝冰剑,小葫芦犹如喷泉一般,这清凉的水就洒在玉霄跟龙鱼的身上,他是一走,一把清水喷在身上,这样当真是舒服多了。

凌玉霄暗暗的钦佩,当年圣帝真君苦苦追日三天三夜,也没有他这般的宝物,缺水,缺少灵兽助他,可是他竟然追了三日三夜,那是何等的修为和意志力?

他有两大灵兽相助,又有取之不尽的泉水用之,还有九子凝冰剑的寒气辅助,就这样,他都觉得疲惫万分。

玉霄暗暗的盘算着时间,这时候,他已经追日恐怕都有半天了,还有这漫长的一夜半日,究竟能不能坚持下去呢?

凌玉霄一咬牙,暗暗的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因为这就是一场意志力和体力的较量,若是胜了,就可以救回心爱的人,若是败了,那就会死在上,死在这时光穿梭的上!

太阳就在前方,他始终跟太阳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太阳始终没有追丢,他一想到只要能令时光倒回,就可以救了自己的红颜知己,他全身立刻就有了动力!

脚下的大地好像离着很遥远,在时光穿梭的道上,似乎只有无边无际的荒漠,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

又骑着龙鱼追了一会,他就发觉龙鱼也开始疲惫了,虽然他看得出龙鱼依旧在坚持,可是却已经很累了。

凌玉霄下了龙鱼,一边御剑而行,一边拿出了小葫芦,拍拍龙鱼的头道:“龙龙,很感谢你助我,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现在你也跟飞飞一起进去休息休息吧。”

就见龙鱼一声龙啸,用狰狞可怖的龙牙叼住了玉霄的裤腿,拉了拉玉霄,那意好像是说,我还没问题,咱们继续走似的。

凌玉霄跟三只灵兽相处八年之久,虽然不能说完全能看懂听懂它们的意,但大体也差不多。

玉霄微笑着摸摸龙鱼的头,笑道:“好了,你放心,我累了一定会唤你们出来,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因为我还要靠你们帮我呢,去吧,我有追日靴,没问题的,记住,就在放酒的那面等我,不准乱走。”

他念动法诀把龙鱼也收进了葫芦内,然后还是跟原先一样,把龙鱼收进了放酒的那一面,因为放水的那一面太危险了,他怕两只灵兽这么疲惫,万一到了那边,再遇到危险伤了两个朋友,那他会很伤心。

其实,他也是多虑,那些凶恶的猛兽虽然厉害,可是对于龙鱼忌惮的很,只要龙鱼一声龙啸,早就把这些凶恶的猛兽吓跑了。

别说龙鱼,就算是天马飞飞遇到了那些猛兽,那些猛兽也不见得敢惹天马,因为天马属于龙马,也是神马。

但玉霄极其的爱护自己的两只动物朋友,故此虽然心中着急,但一刻也没忘了葫芦内的危险。

他把龙鱼和天马装在了一起,然后又调动葫芦内取之不尽的水,调到了放酒的那一面,供两个朋友消热解渴,他这才放了心,这才开始凭着自己的本事跟太阳比起了脚力和意志力!

他不住的在心中道:“我不能输,我不能输,我一定坚持下去,悠悠,我一定要救你!”

他开始时御双剑而行,勉强跟得上太阳的速度,后来,渐渐的累了,干脆落在了满是黄沙荒漠中,凭着一双追日靴,又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