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8章 心魔1

第六十八章 心魔1

时光真的可以倒回吗?若是时光可以倒回,谁又不想回到曾经最无忧无虑最快乐的时光呢?可是光阴一旦逝去,再要追回,真的可以吗?

就算真的可以,那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改变这一切,而且还只是短短的两个时辰!

那些逝去的光阴啊!

那些逝去的青春呀!

谁又不想追回?

谁又能追得回?

逝去的就是永恒的失去,永生的回忆,追回的恐怕只有回忆!

追日,是一场意志力的考验,是一场身于心的考验!

夸父追日,也许有些人会说他傻,可是谁又能懂得夸父是什么心情?

也许,他追日也是异想天开的要救心爱的人呢?

也许,他追日也是想追回逝去的快乐和青春呢?

他虽然追日失败,可是他的勇气却永恒不朽!

如今,凌玉霄脚上穿着的就是夸父当年追日时留下的那双靴子,这双破靴子,已经成为了一件神器,一件具有勇气和意志力的神器!

凌玉霄就觉得浑身是力气,驭动捕风捉影追日靴,仿佛又变成了一个夸父!

捕风捉影追日靴,果然不愧是具有无比勇气和速度的神圣之物。

就见一道光隐隐托着玉霄,一股无穷无尽勇往直前的力量在催促着他一直往前冲!

凌玉霄大叫道:“太阳!我一定不会败给你,你跑不掉的!”

他脚下加紧,双脚几乎都离了地,他以本身的修为驱动追日靴,那速度更是快了十倍!

如今,他就要凭着顽强的斗志,凭着勇往直前的勇气,战胜太阳,追着落日进入时光穿梭的空间,追回逝去的宝贵时间!

也不知又追了多久,他就觉得头昏目眩,热的要命,也开始出现了幻觉。

忽然间他一抬头,就见半空中黑云滚滚,五个妖魔正在狂笑着奸污他的母亲冷柔柔!

凌玉霄热血直撞头顶,怒吼道:“住手!你们这些畜生,我要杀了你!”

他大吼一声,双剑齐出,就射向了半空!

就见两把剑穿过幻影,但幻影依旧存在!

那只黑狗,一双狗爪子就抓在母亲**着完美无缺的胸脯上!

凌玉霄一咬牙,头脑刚刚一热,就觉得九子凝冰剑飞回,落在了他的手中,刹那间,他心中一片凉爽,他使劲的咬了自己一口,这才清醒了许多。

凌玉霄大吃一惊,暗暗的道:“真的有幻象出现!难怪小师傅说凶险的很!我差一点就走火入魔!”

想到这里,他召回乱飞的赤霄燚焱剑,赶忙边走边运用清虚真气,护住了自己的心脉,再看,太阳这时候已经甩下他一段距离了。

凌玉霄怒吼一声,然后拼了命的又追了上去,又追近了,又跟太阳保持着刚才的那种距离!

凌玉霄九子凝冰剑不敢离手,因为他发现,九子凝冰剑好像跟他是一条心一般,有一种灵气,难道那条冷龙的魂魄真的在这把剑上吗?

就在这时,幻象又出现了!

再看幻象中,无数的妖魔举起了屠刀,就往父母以及一百多条傲人族的村民的头上斩落!

刹那间,玉霄就觉得漫天都是血光,整个天空,荒芜的大地,都成了血红色!

好像进入了一个炼狱一般的世界!

凌玉霄心里清明,知道又是幻象,绝不能分心,绝不能被幻象击败自己!

他一咬牙,不管见到什么,都不管不问,就好像没看到一般,依旧拼了命的追去!

就见天空中没了人头的凌云翔,人头忽然飞了起来,破口大骂道:“玉霄,你这忘恩负义之辈,你爹爹被贼人杀害,你也不管,狼心狗肺的东西,当时就该让你自生自灭……”

他母亲冷柔柔也**着身子,哭着道:“霄儿,娘被狗奸污了,你不救娘吗?快来救救娘呀,你看看,娘的**,这就是你小时候吃过奶,养育你的地方呀,快来救娘呀……”

他的爷爷和奶奶,人头在半空中上下飞舞,痛哭道:“霄儿,你不是说最爱爷爷吗?奶奶和爷爷都被妖魔杀了,你救我们呀,只有你才能救了我们,快来救我们呀……”

就连他摔死的外公也出现在了半空中,那诡异的笑容,脸上还留着淤血,邪笑道:“我的好外孙,霄儿呀,你外公多疼你呀,若不是为了给你摘西瓜,外公怎么会死?霄儿,外公好想你,快,跟外公走吧,咱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凌玉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近乎癫狂的望着虚无的空中叫道:“爹娘,霄儿并不是不救你们,你们不要怪我呀……”

他刚说完,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他心中的牵挂太多,心魔也太多,故此,亲情幻影这一关对他来说太难了。

他一口鲜血吐出,反而清醒了许多,一挥手中九子凝冰剑,立刻一道冰罩,罩住了自己的全身!

他的心也好受了许多,暗暗的对自己道:“这是幻影,不是真的,这是幻影,不是真的,我不能相信,我不能信!”

就在这时,就听半空中自己的父亲又说话了,就见凌云翔浑身失血,一脚踢开那个幻影,厉声道:“霄儿,不要相信他们,他们都是假的,不要相信任何东西,在这时空穿梭的隧道中,一切都是假的,记住,不想相信任何东西,只信你自己,记住!”

凌玉霄大喜道:“爹,真的是你呀!我真的见到你了!”

再看半空中,又出现了凌云翔一家人的幻影,但却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邪恶之感。

再看凌云翔面容和蔼可亲,母亲冷柔柔满是欣慰的微笑,爷爷奶奶外公还是那么的慈祥,就连山海老人也出现在了半空中。

凌玉霄一边奋力的往前飞驰,一边望着自己多年中只能在梦中见到的亲人!

冷柔柔轻声道:“霄儿,你很好,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相信任何人,记住了,你一定能成功的,一定能成功的,用心,一定要用心……”

“好孩子,加把劲,你是咱们傲人族不败的英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会在天上看着你的,都会给你鼓劲,坚持下去,一定要坚持下去。”

凌云翔道:“我们这就走了,不能待得太久,记住,你是傲人族的人,傲人族的人永远不会败!傲人族的人可以死,但却不会败!坚持下去,坚持下去!我们走了,走了……”

再看,半空中不见了自己的亲人,凌玉霄知道刚刚见到的才是自己真的亲人,因为自己的亲人永远不会怪自己,永远都会鼓励自己!

他擦了擦热汗和嘴角上的鲜血,然后加劲又追了下去,大声道:“爹娘!你们都放心!霄儿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冲呀!”

刹那间,他浑身又有了使不完的劲,勇往直前的冲了过去,冲破了第一道幻象和心魔!

这第一道心魔他刚刚冲破,第二道心魔接踵而至!

再看,前面虚无缥缈处,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三个师姐竟然迎了上来,忽然间,三个人被妖魔擒住,那可恶的豺狼和黑狗,狰狞**笑着就扒光了三个师姐的衣服!

凌玉霄心中猛然一惊,失声道:“师姐!”

在他的心中,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跟卓悠悠是同样的重要,都是自己的亲人,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眼前,她们一个个的花季少女,竟然被妖魔凌辱!

凌玉霄怒喝一声,只见赤霄燚焱剑和九子凝冰剑射出,射向了那可恶的妖魔。

就见两把剑均是插在了妖魔的身上,妖魔竟然丝毫不怕,一双手使劲抓着曲仙儿**着的胸脯,那黑狗郎君**笑道:“小子,你还没见到你小师姐**着的身子吧,怎么样,这么多年,你也没玩玩她吗?哈哈哈我们帮你给她**,好不好?”

那狼王也**笑着亲吻着楚桂儿,一只手狠命的揉搓着楚桂儿饱满的**,一只手狠命的抠弄着她的私处,**笑道:“哈哈,好爽呀,你要不要也玩玩呀……”

另外两只妖魔也玩弄着洪袖儿,**笑道:“你这小子艳福不浅呀,啊,哈哈哈……”

凌玉霄怒吼一声,连眼角都瞪裂,召回两把剑,手拿着双剑就扑了上去!

就听到扑通一声,他就被自己绊倒在地!

而他手中的九子凝冰剑不住的跳动着,发出阵阵凉爽之气,清凉着他的心,玉霄使劲摇摇头,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暗暗的道:“这都是幻影,都是幻象,绝不是真的,玉霄你不要这么傻,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人,爹和娘刚才嘱咐我了,我怎么能信他们呢?这全是假的!我不能信,不能信!”

他想到这里,将九子凝冰剑倒转,一剑刺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刹那间疼痛传来,而凉爽之气也传进了血液中!

再看漫天幻象立刻覆灭,一切又是一片虚无的荒漠!

就这一眨眼间,他只是慢了一慢,太阳又把他甩了一段路。

凌玉霄赶忙脚下加紧,又追了上去。

刚刚追了几步,立刻漫天幻象又生,但他依旧脚下毫不停留,虽然幻象这么多,但他依旧拼了命的追了下去!

就见九子纷纷凝立在空中,曲天赋厉声道:“畜生!亏我们九子,给你免了拜师礼,这么多年来这么栽培你,拿你当亲生骨肉,可是你这畜生狼心狗肺,你三个师姐跟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都不救,你还算是人吗?”

秦扬依偎在丈夫身边,也厉声道:“仙儿被狗奸污了,你的心就好受吗?你为了救卓悠悠,就不管仙儿的死活吗?亏得仙儿这么喜欢你,这么爱你,难道仙儿没有卓悠悠重要吗?你说呀!”

洪天福怒吼道:“你眼瞅着袖儿被**,你都置之不理,要你这畜生有何用?”

洪天福怒吼一声,抡起玉霄送给他的开天辟地斧当头就劈了过来!

凌玉霄大吼一声,九子凝冰剑出鞘,就把开天辟地斧给架了出去,一剑就穿透了洪天福的心窝!

洪天福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颤抖着手指着玉霄道:“你……你这逆徒,竟敢大逆不道的弑师,你不是人,不是人……”

凌玉霄的心都在流血,这杀的是自己的师傅吗?难道杀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呢?

他在心底不住的告诉自己道:“这是幻觉呀,不能相信,不能相信呀!”

再看九子纷纷拔出了刀剑,祭出了自己的法宝,曲天赋弹起伏羲琴,秦扬吹起了凤鸣箫,那把赤霄燚焱剑飞到了熊天燚的手中……

九子一个个怒目而视,就听琴声铮铮,霍乱人心,琴声一响,玉霄的心就一跳,只觉得心乱如麻!

应天生晃动铁牌,冷冷的道:“你犯了门规,弑师,忘恩负义,见死不救,我要处死你,处死你……”

凌玉霄双脚虽然在疾驰,可是就觉得浑身是汗,冷汗湿透了全身!

难道自己杀了师傅吗?难道三个师姐真的被奸污了吗?难道这一切一切都是真的吗?

不,绝不会是真的!绝不会!

就在这时,就见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一个个闯了上来,一脚踢翻了生的跟她们一模一样的女子,曲仙儿大叫道:“小师弟,你醒一醒,这都是假的,你别信呀,我们都好好的!”

曲仙儿说着,抢过了父亲手中的伏羲琴,一脚把父亲踢了出去,开始抚起了优美舒畅的旋律,刹那间,玉霄就觉得心中一片空明。

洪袖儿甩开两条流云飞霞袖也开始跳起了舞,嘴里大叫道:“小师弟,你快走!这里我们姐妹拦住他们,你快走!”

楚桂儿天真的笑道:“霄哥哥,交给我们吧,记住,我们四个人永远都是一条心,一条心,路就在前面,你快去吧,去吧……”

难道这些幻影才真的是自己的师姐吗?

也许,这些才是真的吧!

凌玉霄感动的热泪盈眶,大叫道:“三位师姐,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我走了!”

“喂,赤霄燚焱剑还给你,拿着剑,记住,谁要再阻拦你,你就杀,杀,杀!”

“那些都是幻影,都是假的,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去吧,快走吧。”

半空中,赤霄燚焱剑又飞了下来,飞到了玉霄的手中,玉霄一把接住,一手拿九子凝冰剑,一手拿着赤霄燚焱剑,怒吼道:“冲,破!”

再看双剑犹如两条飞龙一般,龙吟大作,就杀开了层层心魔路,勇往直前的冲了过去!

凌玉霄一咬牙,又勇往直前的冲了出去,荆棘不平路,层层幻影也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他又飞驰了也不知有多久,忽然间,就见三个姑娘空中飞来。

凌玉霄不仅失声道:“悠悠,姐姐!”

原来,飞来的正是悠悠和姐姐以及那个他不知名字的女孩子凤翙翙。

就见卓悠悠落在他身边,微笑道:“玉霄哥哥,你这是去哪里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姐姐冷玉蝶呀,你还记得吗?我找到了你姐姐,我们刚打算去报仇的,你就来了。”

凌玉霄一个激灵,暗暗的道:“难道我已经追了一日一夜令时光倒回了吗?我见到了悠悠,我真的见到了活着的悠悠!”

卓悠悠微笑着拉着玉霄的手,笑道:“咱们又重逢了,就不要去报仇了,改天再去吧。”

冷玉蝶也拉住了玉霄的手,柔声道:“霄弟弟,我找的你好苦呀,让姐姐看看,呀,你瘦啦……”

凌玉霄哭道:“悠悠,真的是你呀!姐姐,真的是你呀!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成功了!”

卓悠悠柔声道:“走吧,你跟我走吧,咱们回傲人族,给凌伯伯上坟去,咱们走吧。”

凌玉霄紧紧拉着姐姐和悠悠的手,哭道:“走,咱们这就走。”

他转身就随着这两个女子而行,忽然,他就觉得手中的九子凝冰剑不住的颤动,不住的颤动,忽听一声龙吟,再看九子凝冰剑竟然在自己手中脱手飞去,空中出现一条银白色的冷龙,一声声龙吟咆哮着就扑向了卓悠悠和冷玉蝶!

凌玉霄赶忙护住了卓悠悠和姐姐,怒吼道:“你疯了?她们是我姐姐和悠悠呀!”

再看那九子凝冰剑空中不住的盘旋,始终没有落下来,但看那样子,空中的冷龙似乎十分的焦急,恨不得飞下斩掉这二人的人头一般,但主人护住了三个女子,它是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忽见有三个女子出现,正是三位师姐。

就听曲仙儿厉声道:“小师弟,她们都是假的,你还没有成功,快,别信她们,继续追呀!”

“放开她们,她们是假的!”

“狐狸精,你们才是假的!我是卓悠悠,我是悠悠呀!”

凌玉霄一声怒吼,大叫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呢?难道我真的没有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