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9章 逆转1

第六十九章 逆转1

再看那把赤红的剑,现在也十分的温顺,好像再也不敢猖狂了,而那九子凝冰剑,也回归到了剑的模样,也不再是一条龙了。

凌玉霄暗暗的道:“难怪师傅们都说,其实天地苍穹剑的下落祖师爷知道,但怎么也不说,原来,这把剑竟然是在时光穿梭的轨道中,看来,祖师爷当年追日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把剑拦路,这才把这把剑用他的本事禁锢在了红砂中,但却被我无意中释放了出来,难道,我真的是这有缘之人吗?

凌玉霄刚刚一愣,再看那落日,已经走的很远很远了,远的只能看到一丝丝光晕了,再要耽搁片刻,就再也追不上了!

凌玉霄这个气,照着天地苍穹剑狠狠就是几巴掌,厉声道:“你这畜生,若是耽误了我追日,我一定会把你丢尽茅坑,让你一辈子臭死,要是追不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他说着,将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并在一起,喝道:“你们俩以后不要再斗,太阳就要下山了,快追上去,冲!”

他话音刚落,再看两把剑,刹那间又变成了两条巨龙,就见两条龙并在了一起,一声声龙吟,一道白光和赤红色的光芒就往太阳追去!

玉霄就骑在两把剑上,紧紧的抱住了两把剑幻化出来的两条巨龙上,就见两条龙并驾齐驱,就飞向了太阳,眨眼间就追上了已经甩开他一段路的太阳了!

凌玉霄暗暗的吃惊,他发现,这两把剑幻化出来的双龙,这飞行的速度竟然不在天马和龙鱼之下!

眼看着追上了太阳,他这才放下了心。

凌玉霄干脆坐在了两条龙上,叮嘱道:“你们给我追着太阳别放,不得倦怠,追丢了,我把你们都给禁锢起来,禁锢到粪坑,臭死你们,听到了吗?我先调息一下。”

他受了很重的内伤,若不是因为他修为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恐怕早就走火入魔而亡了。

他盘膝而坐,慢慢的调息了一下气血,这才感觉好受的多了。

只见两把剑幻化出的白赤双龙,始终亲亲热热的并在了一起,在一起平稳的飞翔,好似是千年未见的老友那么的亲密。

凌玉霄感慨万千,他也口渴的很了,取出葫芦调出了水来,痛快了喝了几口,这才觉得浑身舒服多了。

凌玉霄很是满意,轻轻抚摸着赤白两条龙,抚摸着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微笑道:“喂,你们以后就是朋友了,不准再互相争斗了,你们这么乖,我就不会对付你们了,咱们都做朋友吧,好吗?”

那两条巨龙龙吟不断,好像对于玉霄的赞誉感到很亲切很开心,好像也认定了玉霄是它们命中的主人一般,就这样凌玉霄骑着双龙,又开始了追日的漫长而又艰苦的脚步。

第六十九章逆转

人最难克服的就是心魔,有时候,人不是败给别人,而是败给了自己的心,一个人战胜自己,比战胜别人还要难。

凌玉霄被心魔折磨的是身心疲惫,但幸好他在亲人、朋友、友情、爱情的激励下,终于克服了层层障碍。

他虽然受了内伤,可是却并不太严重,他吃下了五师傅炼制的灵药栖霞百草还魂丹,然后调息了一下,基本没有大碍了。

齐天寿最善于炼丹制药,炼气养生,上古神器百味神农鼎就在他手中。

凌玉霄真可谓是因祸得福,这天下至阳的一把剑天地苍穹剑也被他得到,这也许就是他重情重义上天对他的报答吧。

凌玉霄可谓是如虎添翼,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是传说中的两把神剑,就连圣帝真君都无法得到,可他竟然有缘拥有,可谓是仙缘极深的人了。

他就骑着两把仙剑幻化而出的龙背上,这两把仙剑可并不惧怕太阳的热力,九子凝冰剑阴寒之力无穷无尽,而天地苍穹剑的炙热却不逊色于太阳,它本就是在太阳底下的一把剑。

可也不知为什么,虽然两把剑一把这么寒冷,一把这么炙热,可是玉霄却并没有什么不适之感,也许,这正像他师傅所说,这至阴至阳,至冷至热当真是互相牵制,彼此抵消了吧。

他也不知追了多久,渐渐的发现又穿过了一个黑洞漩涡,再出来时已经是一片春光,青山绿水,高山峻岭,一切的景象大不相同,跟黑洞中截然不同了。

难道这里已经出了时光穿梭的隧道吗?

凌玉霄悠然的坐在两条龙上,发现,两条龙在穿出黑洞时就消失不见了,他骑着的是两把剑。

凌玉霄暗暗的道:“看来,这两条神龙,只会在我最需要它们的时候龙的灵魂才会出现,真要度过了难关,它们就会消失变成一把剑了,唉,当真不愧是神剑。”

他拔开葫芦塞,调出了两只灵兽,再看两只灵兽一个个好像早就恢复了体力,是精神抖擞,他翻身骑上了天马,就见龙鱼叫个不停,也不知它说的是什么。

凌玉霄皱皱眉,道:“喂,你说的是葫芦中的事吗?”

就见龙鱼连连点头,凌玉霄皱眉道:“葫芦内怎么了?”

就见龙鱼将爪子弄成一个小酒盅的模样,然后比划着喝水的样子。

凌玉霄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想喝水呀,那好吧,我给你们调水,其实,我也渴坏了。”

他念动法诀,再看葫芦内的水又喷了出来,他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然后又给天马和龙鱼喝了一些。

就见龙鱼喝着喝着,忽然间葫芦内再也没有水喷出了。

凌玉霄吃了一惊,这调水的法诀怎么会失灵的?

他赶忙又开始念动法诀,再看,葫芦内喷出一股水,但却不再清澈,而是浑浊的了。

再看龙鱼比比划划的,依旧做着喝水的样子。

刹那间玉霄领悟了,失声道:“难道你是说,葫芦内的所有江水都叫我调光了吗?”

龙鱼不断的点头,似乎是告诉玉霄说的就是这些话。

凌玉霄惊道:“我的天!我用了多少水呀!我……我用光了水,葫芦内的动物怎么办?”

他真没想到,这葫芦内满满一江多的水,竟然被他用光了。

原来,他一路走,一路用葫芦内的水消热,又喝水,又运用法术,将葫芦内的水化作冰罩,而太阳这么热,再加上两只神兽也饮用,故此,这一路来竟然把一江的水都消耗光了。

凌玉霄叹道:“唉,没有了水,那些动物岂不是要渴死?”

他思虑了半天,一看这里高山峻岭,长叹道:“那些动物待在葫芦内不见天日,其实我应该放它们出来,不过一直找不到好地方安置它们,这里看来还不错,有山有水,荒无人烟,是个荒山野岭,就将它们都放在这里生活吧。”

他打定了主意,然后干脆将葫芦嘴倒转,葫芦嘴朝下,在半空中就念动法诀,将调水的法诀念动了一遍,再看葫芦内,刹那间水又开始流出,伴随着水的流出,无数犹如蚂蚁一般的动物随着水被冲出了葫芦,就落向了山下和湖中。

再看,也不知有多少动物,就好似绝了堤的洪水一般,满山遍野的在泥水中挣扎着跑出,然后东奔西跑,四散不见。

也有不少的动物早就死了,尤其是一些鱼,也不知死了多少,看那样子多半是没了水渴死的,而活着的一些大鱼,顺着水逃进了水内,算是侥幸逃生。

更有趣的是一些飞禽,湿漉漉的在水中,挣扎着终于也飞了起来。

凌玉霄一边追日,一边将这些可怜又可怕的生命就放在了这处不知名的荒岛以及大海中了,他一路走,一路放,渐渐的,葫芦内再也没有东西钻出来了,也没有水流出了。

这些动物自这宝葫芦形成以来,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生活了也不知多少年,这一次重获自由,可以说是幸运的,这些动物也顾不得伤害其它的动物了,一个个,一只只不是四散逃走,就是在水中饱饱的饮用了一番。

葫芦内其实也是炙热的很,这些动物简直都要渴死了,而凌玉霄又把水都调走了,那葫芦内简直成了一个烤炉,故此,这些动物热的受不了,这一次见到了水,可谓是见到了活下去的生命。

凌玉霄叹了口气,这才收起葫芦,以后这些动物是生是灭,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天生天养,就自生自灭吧,有时候人都顾不上自己,哪里顾得上别的,他又开始专心的追起太阳来。

渐渐的追来追去,发现太阳不再那么毒了,而且好像已经到了清晨,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一切充满了阳光。

凌玉霄暗暗的吃惊,他发现一个秘密,可以说跟老人们所说的完全不同,人们总说,天圆地方,意思就是说,天是圆圆的,像个灯罩一般罩着大地,而大地却是四四方方的,被天盖着,但他发现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不但天是圆的,就连大地也是圆的。

因为他追日是从西边追去的,而如今,随着太阳追了不知多长时间,却是从东边回来的,这天地岂不是圆的吗?

凌玉霄暗自好笑,暗暗的道:“假如天地都是圆的话,那么,那边的人岂不是头朝下的生活?这又怎么解释呢?”

他是百思不得其解,那时候,谁又能明白大地是有引力的呢?

就这么又追了很远很远,渐渐的,凌玉霄往下一看,只见这地方竟然是如此的熟悉,傲人族!

那座小山岂不就是傲人族的山吗?

凌玉霄高兴的欢呼雀跃,自己难道成功了?

自己真的成功了吗?

他催动天马落到了傲人族中,一看,什么都没有,他一看那几座孤坟,他的心才算是踏实了,原来,那座孤坟上依旧是荒草成堆,本来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现在又是荒芜一片了。

凌玉霄看到这里倒是高兴了,因为这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说,他回到了两个时辰之前了!

两个时辰之前,他正好还没到这里,而两个时辰后,卓悠悠就死于非命了,他到了后,在这里除草,而现在草还没有除掉,那就证明他现在还没到,还是两个时辰之前的事,那就是说,卓悠悠现在还活着。

凌玉霄哪能不高兴,他拼了性命去追日,现在终于令时光倒流,总算没有白费心急,他暗暗的道:“对了,悠悠她们在哪里呢?我快去找她们!”

这时,就听树林中有人道:“死玉霄,不知道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了呢?”

凌玉霄的心一震,这声音这么熟悉,他不用听都知道是谁,这不正是三位师姐的声音吗?

凌玉霄心中这个高兴,但转念一想,不能叫她们发现自己,否则,被发现了,那岂不是走不掉了?

他刚想走,就听有人大喜道:“师姐,小师弟在那呢!”

“臭玉霄,别走!”

再看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追了上来,三个姑娘气的这个扭他的耳朵,那个捏他的鼻子,那个敲他的头。

凌玉霄就觉得心中一阵亲切之感,不由得感慨万千。

原来,自己真的回到了两个时辰之前!

曲仙儿嗔道:“喂,你去哪里了?怎么半路就不见了呢?”

洪袖儿嗔道:“你把我们甩开,你怎么自己跑了?幸亏菁菁在,认路。”

凌玉霄忍不住激动之色,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再看三人大吃一惊,立刻停止了欺负他,关心的围在了他的身边。

楚桂儿道:“喂,你……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凌玉霄暗暗的道:“看来,当真是像小师傅所说,时光倒回的时候,她们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她们还不知道,两个时辰之后我去追日,还不知道悠悠惨死。”

但他看到三个师姐,犹如见到了亲人一般,不由得失声痛哭,把三个姑娘搂在怀里,抱住三个人就哭了起来。

三个姑娘脸色通红,但却没有推开他。

曲仙儿柔声道:“喂,别哭了,凌伯伯都死了这么久了,不要这么伤心了。”

凌玉霄那里是为父母亲人痛哭,而是他经过这一场场身心的折磨,九死一生,见到了她们就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所以,这才忍不住激动开心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