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9章 逆转2

第六十九章 逆转2

凌玉霄哭了一会,立刻想起了救悠悠的事,马上擦擦泪水,暗暗的道:“我得把她们骗住,我好去找悠悠。”

想到这里,他捂着肚子道:“哎吆,好疼呀。”

三个人问道:“怎么了?你刚才为什么吐血了?”

楚桂儿一眼看到了玉霄的背上多了一把赤剑,不由得失声道:“呀,你这把剑哪里来的?怎么这么热?”

洪袖儿嗔道:“对了,你还没说你刚才去了哪里,你是不是碰到了妖魔,跟妖魔打了起来?”

凌玉霄这个着急,立刻编好了谎话,嘻嘻笑道:“是呀,其实刚才我走,是因为我肚子疼呀,吃坏了东西,都是你们了,给我吃什么糖果糕点什么的,这么不干净,故此,我急急忙忙的去大便了,怎么,难道我去大便,也要经过你们允许吗?”

“咦,好恶心呀。”

“胡说八道,我们吃了怎么没事呢?”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也想去拉屎呀?那好吧,你们去吧,我保证不偷看。”

曲仙儿羞的脸色通红,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恶心?你才想去拉……呢。”

凌玉霄苦笑道:“难道你们女人不拉屎的呀?唉……女人就是比男人好呀,女人不用吃东西,不用拉屎,哈哈,做女人真好。”

“好你个大头鬼,还胡说?你还没说你这剑是怎么得来的呢?我看看。”

凌玉霄赶忙道:“别看,别看,这把剑就是我拉屎的时候,在茅坑里捞出来的,我还没清洗干净呢,你们不嫌臭就看吧。”

“你真是恶心死啦!”

“胡说八道,你当我们是傻瓜呀?快说,这把剑哪里来的?”

凌玉霄捂着肚子,呻吟道:“这把剑其实是我爹爹留给我的,我藏起来的,等会给你们看看,不过现在,哎吆,坏了坏了,肚子又疼了,师姐,你们看到那坟了没?那是我爹爹的坟墓,麻烦你们帮我除除草,龙龙,你跟着我三个师姐,别叫草里的虫子咬了她们,师姐,我……我要去拉屎去了,我就到那边去拉屎去了,喂,你们谁肚子疼,也想拉屎,咱们一起去吧。”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去你的大头鬼吧,谁跟你一起去,流氓……”

洪袖儿嗔道:“你就会欺负人,我们是女孩子,就算拉……去去去,别废话啦,快去吧你……”

楚桂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粗布,塞给了凌玉霄,挥挥手道:“去去去,擦……用的,去吧。”

凌玉霄这个笑,故意道:“女人既然不用拉屎,那师姐带这东西做什么用的?”

楚桂儿又掏出粗布塞到了玉霄的嘴里,吃吃笑道:“给你擦嘴的……”

三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笑弯了腰,玉霄一看稳住了三个师姐,这才走到龙鱼的面前低声吩咐道:“龙龙,你给我看好她们三个,若是她们要离开,你给我拦住她们,不过,不准你真的伤了她们,明白吗?”

就见龙鱼点点头,玉霄知道龙鱼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才装作肚子疼,捂着肚子,在天马的头上拍了一下,轻轻道:“到前面等我去。”

天马更是聪明,早就能听懂玉霄的话了,这就溜溜达达的跑到那荒芜的林中假意吃草去了。

凌玉霄捂着肚子,道:“喂,你们帮我除除草,等会我好回来祭拜爹爹他们,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曲仙儿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快去吧,别拉在裤子里,哈哈哈……”

楚桂儿道:“我们帮你除草,你可别忘了带我们到处玩去。”

凌玉霄微笑道:“那是自然了,我给你们买好多好东西吃就是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那还差不多。”

凌玉霄哈哈笑道:“叫你们也吃的肚子疼,拉肚子……”

“你……”

“算了别理他了,他说话只有一半是人话,你只听前面的就是了……”

凌玉霄暗自好笑,装作难受的样子,钻进了树林中,然后朝着天马一招手,立刻上了天马,往多臂族飞来!

再看,三个姑娘叽叽喳喳有说有笑的,在哪里帮他除草,没除草之前,还故意的用树枝打打草,好像真怕草里有什么毛毛虫,蛇什么的似的,凌玉霄微微一笑,然后骑上天马就飞走了。

她们除草一时半刻也弄不完,而且再要去找他,还不好意思,必然也浪费些时间,再加上有龙鱼看护她们,玉霄知道是万无一失了,这才安心的去找卓悠悠和姐姐去了。

三百多里的路在天马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到,凌玉霄不敢耽搁,刚刚到了多臂族,再看多臂族已经到处是死尸了,熊大力正在那里呆呆的发愣,然后慢慢的收拾尸体。

凌玉霄暗叫糟糕,暗暗的道:“看来,她们刚走,不行,我要快点追!”

他说着也不理熊大力,立刻又追了下去。

刚刚追出去二十多里地,再看前面三个少女正有说有笑的御剑而行。

凌玉霄这个高兴,原来,前面的三个少女正是姐姐和悠悠她们!

凌玉霄简直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原来,他真的成功了,真的令时光倒回了,他这一高兴,内伤发作,一口血又吐了出来,他赶忙压住了内伤,又吃了一些药,这才飞速的赶上了三个人。

凌玉霄骑着天马就冲到了三人的前面,大叫道:“悠悠,姐姐!”

他这突然骑着天马冲过来,可把三人吓了一大跳。

卓悠悠一看是玉霄时,是又高兴,又脸红,赶忙道:“你……你怎么也来了?”

凌玉霄兴奋的也顾不得跟姐姐打招呼,紧紧抓住悠悠的手,掐掐悠悠的脸蛋,摸摸她的脉搏,又仔细的端详了半天,猛地抱住了卓悠悠,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哭泣道:“你……你果然没事了,快……快跟我回去,你没事了,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卓悠悠羞的脸色通红,凤翙翙吃吃笑道:“喂,悠悠,这是你情郎呀,哈哈,他怎么还哭了呢?”

卓悠悠羞的脸通红,柔声道:“我当然没事呀,你怎么也来了?这么大的人哭什么,我又没死……”

凌玉霄苦笑,暗暗的道:“你那里知道,再过一个多时辰,只要你走进人兽哪里,就会死了,看来,时光倒回,她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了,我也先别告诉她。”

凌玉霄擦擦泪,板着脸道:“喂,谁叫你没事自己来报仇的?你可知道多危险?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要出了什么事,那怎么办?”

卓悠悠低下头,轻声道:“我……报仇太危险,我不想看到你出什么事。”

凌玉霄微笑道:“傻瓜,就算报仇,咱们也一起才行呀,下次不准这么胡闹了,知道吗?”

卓悠悠点点头,轻声道:“恩,我都听你的就是,对了,喂,我给你介绍一下,玉蝶姐姐,这位就是你兄弟凌玉霄呀,这位就是你……”

凌玉霄微笑道:“这位蒙着面纱的是我姐姐对吧,那这位是她师姐吧,姐姐,我可找到你了,你过的可好?”

卓悠悠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凌玉霄微笑道:“猜到的,这世上只有我姐姐和你还活着,除了龙女山的人你又不认识别的人,若不是我姐姐,你这么冷漠的性子,怎么能和她这么亲热呢?而且你刚才叫了声玉蝶姐姐,我要是猜不到,能说是天下最聪明的人吗?”

卓悠悠红着脸道:“就你聪明,行了吧?”

冷玉蝶眼圈发红,也落了泪,激动的握住了玉霄的手,上下端详着玉霄,颤声道:“霄弟,你长大了,也高了,姐姐都认不出你来了。”

凌玉霄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也抱住姐姐哭了起来,姐弟二人放声痛哭,两个时辰前,由于卓悠悠的死,他没时间跟姐姐叙旧,这回真的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他是悲喜交加,抱住姐姐就哭了起来。

凌玉霄哭罢多时,一手拉住姐姐,一手拉住悠悠,抽泣着道:“悠悠,姐姐,咱们回家吧,走吧。”

卓悠悠皱眉道:“我们刚想去人兽族呢,我们商量好了,正所谓兵贵神速,出其不意的杀了那些人兽,救出那些可怜的女人来,你不知道,人兽多可恨呢,那些死狗,简直太可恶啦。”

凌玉霄气道:“你还去?不准你去……”

卓悠悠嗔道:“你不想救人呀?”

凌玉霄暗自叹道:“救人?搭上你的命也救不出人来!”

凌玉霄柔声道:“救人是要救的,不过咱们不知道虚实,要想救人不能鲁莽,要是鲁莽行事,你反而会害了那些女人的,明白吗?走吧,姐姐,咱爹的坟墓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吧,我带你去祭拜爹爹去。”

卓悠悠恨恨的道:“算了,算它们这些畜生捡个便宜了,今日咱们团聚高兴,就先饶了它们吧。”

凌玉霄长出一口气,笑道:“这才是好悠悠呢……”

他话刚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凌玉霄的伤虽然不致命,可是也不轻,加上劳累,故此他非要修养个几天才行。

冷玉蝶和卓悠悠大吃一惊,一看玉霄脸色不好,苍白的很,又吐了血,当真是惊慌失措。

卓悠悠道:“你……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凌玉霄微笑道:“没事,没事,我是练功岔气了,还不是因为你。”

卓悠悠皱眉道:“因为我?”

凌玉霄轻轻捏捏她的脸蛋,微笑道:“当时我正练功,你师傅来找我,说你不见了,不见了好几天了,我这一着急,就岔了气,差点走火入魔,你说,是不是因为你?”

卓悠悠满脸歉意,柔声道:“对不起啦,我……我……”

凌玉霄微笑着摇摇头,暗自好笑,暗暗的道:“你那里知道,我刚刚追着太阳围着大地转了一圈,我这是被心魔所伤,若不是因为我的九子凝冰剑,恐怕我都见不到你们了。”

他一手拉着一个,始终紧紧的拉着她们,尤其是卓悠悠,就好像一松手,会再失去她们一样。

冷玉蝶的脸也微微发红,虽然玉霄是她的弟弟,可却是名义上的弟弟,并非是亲生的,小时候拉着手倒没有什么,可现在这么拉着手,她也有点害羞和不好意思。

但玉霄却不管这些,因为他知道,今日能找回她们实在是不易,为了能令时光倒回救她们,他已经累的精疲力尽,差点丧命,所以,他一定要抓住她们,再也不能叫她们走了。

凤翙翙真看不下去了,不由得道:“喂喂喂,你们三个有说有笑不理我也就罢了,就这么拉着手走,我是通明的呀?你们光说话去了,当我不存在呀?”

凌玉霄微笑道:“抱歉的很呀,我只有两只手,没法拉着你了,要不,我背着你吧?”

冷玉蝶轻声道:“霄弟,别胡闹,你这顽皮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师姐凤翙翙,这位呢,就是我常提起的我的弟弟凌玉霄。”

凌玉霄也微笑着和凤翙翙打了招呼,然后道:“你们三个手拉着手,我骑着天马带着你们一起走,还有人等着我呢,咱们快回去。”

卓悠悠嗔道:“是不是那三个狐狸精?哼,我不去啦,见到她们就来气。”

凌玉霄心中苦笑,卓悠悠和三个师姐简直是水火不同炉,实在是令人无可奈何。

凌玉霄微笑道:“人家她们三个是来助咱们报仇来得,是一片好心,你还生气呀?”

卓悠悠嗔道:“她们三个就是跟屁虫,整日里跟着你,真是讨厌死啦。”

凌玉霄苦笑道:“我们是一起长大的,这样早习惯了,不能怪她们。”

卓悠悠气道:“那你去找她们去吧,别管我了,我自己去报仇去!”

凌玉霄拉着她就是不撒手,微笑道:“你想去报仇去?我看你是怕她们三个吧,怕见到她们,所以不敢回去吧。”

卓悠悠气呼呼的甩开玉霄的手,一伸手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我会怕她们?我怕她们什么?那是我的家,我想去就去,会怕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