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69章 逆转3

第六十九章 逆转3

凌玉霄坏笑道:“你不怕,那你跟我走呀,她们可说过,你怕她们的,见到她们就像老鼠见到猫似的,算了,你要怕,就别回去了,我送你到山洞里躲着她们吧,老鼠遇到猫还不是都爱躲在山洞的嘛。”

卓悠悠这个气,手上加劲,使劲扭了玉霄一下,嗔道:“是哪个狐狸精说的?一定是哪个臭仙儿!我回去问问她们,到底谁敢这么说我,哼!”

冷玉蝶皱眉道:“什么事呀,悠悠妹妹,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什么人呀?”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狐狸精,三个狐狸精!”

凌玉霄笑的前仰后合,他知道她们不和,这次故意用激将法,果不其然,卓悠悠不再胡闹,气呼呼的跟他走了。

不管怎么样,凌玉霄总算把卓悠悠从死亡路上给拽了回来,骑着天马,带着三个人风驰电掣一般的就赶回了傲人族父亲的坟头边。

再看,下面也是气氛紧张,就见龙鱼张牙舞爪的正拦住三个师姐,三个师姐气的祭出了手中的法宝,正跟龙鱼对峙着。

三个人虽然跟龙鱼对峙,但凌玉霄看的出来,三个师姐心里可是怕极了龙鱼,看到龙鱼狰狞的龙头,锋利的龙牙,闪闪发光的龙鳞,像鳄鱼一般可怕的尾巴,一个个浑身颤抖,站在了一起。

就听曲仙儿颤声道:“你……你好大的胆子,你要是咬了我们,看玉霄不把你剥皮吃了。”

三个姑娘还真挺怕龙鱼的,虽然认识龙鱼八年了,可是龙鱼脾气暴躁,相貌狰狞,十分的可怕,她们一见到就讨厌的很,心中就发寒,虽然龙鱼不惹她们,可也不让碰它。

三个姑娘自小就对龙鱼心有余悸,长大了还是一样,虽然一身的本事,可是还是害怕龙鱼,而且她们也知道,就算她们有本事,都不见得对付的了龙鱼。

就见龙鱼也不对三人攻击,只是呲牙咧嘴的拦着三个姑娘,看那样子,只要三个人不到处乱动,它是不管不问,只要想离开这里,它就拦住。

气的楚桂儿骂道:“你个臭鱼,难道我们去方便也要经过你同意?你以为你是什么?你就是一条臭鱼……”

凌玉霄这个笑,也不下去,就骑着天马带着三个人看着下面。

凌玉霄微笑道:“咱们先别下去,看看龙龙怎么对付她们,先气气她们再说。”

卓悠悠用指头戳了玉霄的额头一下,道:“你呀,真不是好东西。”

但她也暗暗好笑,看到曲仙儿三人被龙鱼吓住,她也是暗自好笑。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我就去找小师弟,关你这条臭鱼什么事?”

说着她刚飞了起来,就见龙鱼比她还快,在她头上张牙舞爪的张着血盆大口就等着她了。

洪袖儿呀的惊叫一声,赶忙又落了下来。

就见龙鱼也落在地上,龙头不断的摇晃着,尾巴也甩来甩去,样子极其的潇洒得意,而且就见龙鱼伸出像鳄鱼那四条短腿样子的金爪,指了指曲仙儿腰中的凤鸣碧玉箫,然后用俩爪子做了个吹箫的样子,然后它悠然的在地上摇摇晃晃来回的走了几步,又甩了甩尾巴。

曲仙儿明白龙鱼的意思,那意思是叫她吹箫听听,它也好跳跳舞。

曲仙儿气的使劲跺跺脚,嗔道:“你这条死鱼,我凭什么吹给你听?就不吹,气死你,气死你……”

楚桂儿气呼呼的叫道:“喂,臭玉霄,你掉粪坑里淹死啦?这么久还不出来?你管不管你的臭鱼,讨厌死啦!”

天空中看戏的四个人这个笑,凌玉霄骑着天马,带着三个人飞了下来。

卓悠悠悠然笑道:“哎呀,你们三个真是好本事呀,三个人被鱼欺负,真是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三个人一看是卓悠悠更是来气了,三个姑娘一个个气呼呼的就跳到玉霄的面前,曲仙儿重重在玉霄头上就敲了好几下,嗔道:“好呀你,你骗我们说去拉……原来你是去找这狐狸精去了!”

洪袖儿道:“你不但走了不说一声,还派龙鱼看着我们,你说,你什么居心?”

楚桂儿使劲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嗔道:“你简直坏透啦。”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喂喂喂,我拉屎的时候碰到了她不行吗?”

卓悠悠也气的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放……你才拉屎呢,我什么时候拉……的时候碰到你的?”

凌玉霄皱眉道:“好了好了,我不过就出去了一会你们就这么想我呀?”

四个人气呼呼的道:“谁想你……”

四个人这个尴尬,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住了嘴。

曲仙儿嗔道:“你说,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凌玉霄微笑道:“不是说了嘛,去拉屎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呀?树林里还有我拉的屎呢,我带你去参观参观吗?”

曲仙儿羞红了脸,气呼呼的敲了他一下,嗔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洪袖儿道:“你胡说八道。”

凌玉霄笑道:“我还没说完嘛,我拉完屎后,觉得神清气爽,于是,骑着天马去兜风了,没想到恰巧遇到了悠悠罢了。”

楚桂儿气道:“你的臭鱼欺负我们,你管不管?”

凌玉霄笑道:“当然管了,对了,你还有没有糖,给我点糖果,我吃了再管它,好不好。”

楚桂儿掏出糖果,塞给了玉霄,嗔道:“馋猫,就知道提条件,那,给你,好好打它,它欺负我们。”

凌玉霄故意板着脸喝道:“龙龙,过来!”

三个姑娘还以为玉霄替她们出气,没想到,就见玉霄剥开几块糖,亲手给龙鱼和天马塞进了嘴中,板着脸道:“龙龙,下次不准欺负师姐了,知道吗?这次你欺负她们,我就给你吃糖惩罚你,再要欺负她们,下次再要惹她们生气的话,我就买糕点给你吃,撑死你,知道了吗?”

冷玉蝶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卓悠悠更是笑的嘻嘻哈哈的。

玉蝶这个好笑,暗暗的道:“我这弟弟当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坏。”

三个姑娘可气坏了,曲仙儿叫道:“喂,你这是替我们出气呢,还是奖励它欺负我们呢?”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你混蛋!你不但不替我们出气,还骗了我们的糖给它吃,你就这么管教你的臭鱼的呀?”

凌玉霄嘻嘻笑道:“师姐,我这正是替你们出气呀,你们不明白吗?这糖吃多了会生虫牙的,还有没有糖了,我多喂它吃点,叫它生虫牙疼死它,这就叫放长线钓大鱼嘛,别看它现在吃的甜,将来就会生虫牙的。”

三个姑娘这个气,曲仙儿嗔道:“你这是说它呢?还是说我们呢?”

洪袖儿道:“好呀你,难怪臭鱼这么凶,原来都是你发坏。”

楚桂儿嗔道:“姐妹们,打他,打这个坏蛋,气死人啦……”

三个人刚打了玉霄几下,凌玉霄一高兴,忘了伤了,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一来,三个人也不闹了,失声惊叫,围住了玉霄。

曲仙儿惊道:“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还吐血?”

凌玉霄皱眉道:“还说呢,这还不是被你们打成内伤的?你们刚才打我这么重,现在开心了吧,把我打吐血了。”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你胡说八道,你就会赖人,谁打的你吐血了?说,你究竟怎么了?”

卓悠悠气道:“怎么了?我还没找你三个算账来,我问你们,是哪个狐狸精说我见到你们像老鼠见到猫似的?你们三个,是谁说的?”

其实,三个人谁都没说,但一见卓悠悠这么说,为了气她三个人也宁愿承认,于是三个人齐声道:“就是我们说的,怎么样?你见到我们就是老鼠见到猫似的,怎么样?不服?不服咱们再比!”

卓悠悠气呼呼的拉出宝剑,喝道:“比就比,你们一起上吧!”

凌玉霄这个气,这四个人简直就是活对头,他赶忙拦住道:“喂喂,你们没见我受了重伤?你们是不是想气死我算了?”

四个人一看玉霄的脸色,苍白的很,知道真的受了伤,也不再胡闹了,一个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这才算是罢了手。

凌玉霄颤抖着手又吃了点药,然后把姐姐给三个师姐介绍了一下,曲仙儿等一听玉蝶是玉霄的姐姐,倒是十分的亲热。

凌玉霄一看坟上的草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不由得对三个师姐很感激,微笑道:“多谢三位师姐。”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你少气我们就算是谢谢我们了。”

凌玉霄拉着姐姐到了坟前,叹道:“这就是爹爹的坟墓,当年是我亲手埋葬的爹爹。”

玉蝶一见父亲的坟墓,哇的一声就哭了,凌玉霄和姐姐一样,二人在坟前放声痛哭……

第七十章齐聚

冷玉蝶原本以为傲人族死去的人没有一具尸体,都被大火烧成了灰烬,可却没想到自己亲生父亲的尸体居然被弟弟收了起来,如今,埋在这坟墓内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玉蝶放声痛哭,玉霄也是如此,卓悠悠何尝不是,她更伤心的是,凌云翔尸体最起码还有,而自己的双亲,竟连尸体都烧成了灰烬,连具尸体也找不到。

几个人哭罢多时,冷玉蝶和卓悠悠擦擦泪水,二人站了起来,卓悠悠道:“走吧,咱们去杀贼去!”

凌玉霄苦笑,暗暗的道:“还去呢?你那里知道妖魔的厉害,人家五大妖魔齐聚一起,又有这么多人妖,你去了,还不是白白送死?”

凌玉霄劝解道:“咱们先不要去,正所谓知己知彼,咱们不知道妖魔的动向,万一那几个妖魔在一起呢?岂不是不好消灭了?”

卓悠悠道:“在一起更好呀,咱们不用四处找这些畜生了。”

凌玉霄摇摇头道:“你呀你,就是太鲁莽了,你看看我,我受了伤了,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受伤吗?”

卓悠悠道:“为什么?我正要问你这事呢,是谁伤了你?”

凌玉霄微笑道:“这件事慢慢再告诉你,咱们先不要去了,等会你们龙女山跟我们天帝山的师兄弟师姐妹们都会来的,咱们大家在一起计议一下,等我伤好点了,咱们再一起去不迟。”

几个人都很奇怪,卓悠悠道:“你怎么知道她们要来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有天机算的本事你不知道呀,而且我还知道谁要来,你们龙女派来的有姚霞姚姑姑,其他的还有雪紫儿,魏晓晨,谢雨霏,岳盈,秋离,冷凝,薛冻,倪梨姗,天帝山来的人有我小师傅陶天喜,血红,岳商,落日,原信智,廉政,另外还有我三个小老弟,小糊涂仙,叶方士以及谈天笑,共计十八人,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来到了,你们信不信?”

可把几个人笑坏了,四个人几乎齐声道:“不信!”

凌玉霄悠然笑道:“咱们打赌吧?要是等会来的人中,我所说的少一个,就算我输,你们谁敢打这个赌呀?三位师姐,敢吗?悠悠你呢?咱们打赌如何?看看我的天机神算灵不灵呀?”

曲仙儿叱道:“灵你个大头鬼,打就打!”

就连楚桂儿都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皱眉道:“你这牛也吹的太大了吧,还把这些人的人名都说出来,而且还说半个时辰之内就到,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你神仙呀?二位姐姐,咱们就跟他赌,输死他!”

卓悠悠都一百个不信,玉霄简直也太能吹了,而且说的信誓旦旦的,她也不信。

卓悠悠道:“喂,赌什么?赌就赌,你输定啦!”

凌玉霄暗自好笑,他当然知道来得是谁,虽然他没仔细看,但看了几眼,就知道谁了,所以他才这么肯定,故意打赌,捉弄几个人玩玩。

凌玉霄故意道:“呀,你们真赌呀?不怕输呀?”

楚桂儿道:“就跟你赌啦,你说吧,你输了怎么办吧!”

凌玉霄微笑道:“等等,我再算算呀,等我算完了再赌好不好?”

曲仙儿叱道:“你现在算不嫌晚了?就算叫你算,你就能算的这么准吗?”

凌玉霄装模作样的,脱掉了鞋子,用手抠弄着脚丫摆弄着玩。

六个姑娘简直被他逗得啼笑皆非,玉蝶吃吃笑道:“霄弟,你这是玩的什么呀?”

卓悠悠皱眉道:“脏死啦,你搞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