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0章 齐聚1

第七十章 齐聚1

曲仙儿捂着鼻子,皱着眉,不断的用手扇着,嗔道:“你几天没洗脚啦?还摆弄你的臭脚,恶心不恶心呀,臭死啦。”

楚桂儿捏着鼻子道:“你真是脏死啦,臭玉霄,你到底玩什么?”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是我三弟未卜先知叶方士教给我的天机神算,这就叫仙气,这就叫借助脚的仙气,然后卜算,这样会很灵的。”

凌玉霄说罢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道:“刚才我算了,一点没错,来得就是这些人,少一个都算我输,多一个也算我输,谁敢打赌呀?”

卓悠悠气道:“我跟你赌啦!”

曲仙儿三个人也道:“我们都给你赌啦!”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们说,你们赢了想怎么样?”

曲仙儿想了一下,吃吃笑道:“你输了的话,我每日敲你头十下。”

凌玉霄微笑道:“就这么简单呀?没有了吗?再好好想想。”

曲仙儿道:“恩……对了,以后你要听我的话,不准不听话。”

凌玉霄摇头叹道:“我以为你们要是赢了我,打算嫁给我呢,我以为你们赢了,让我娶你们呢,唉,我还正苦恼呢……”

四个姑娘这个气,卓悠悠气道:“做你的白日梦吧你!”

“男人都死光了,都别想我们嫁给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就好,真是太好了,我还真怕呢,到时候,你们四个都要嫁给我,你看看,仙儿你呢,泼辣,任性,娇气,典型的大小姐脾气,谁受的了你呢?袖儿你呢,爱臭美,没事就跟老鼠似的爱瞎蹦跶,为人野蛮,粗鲁,还有桂儿你,装嫩,假天真,还没断奶呢,至于悠悠你呢,鲁莽,冷漠,无情,你说说,你们四个人这么多毛病和缺点,我要是娶了你们那还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你们说对吧……”

他一席话说出,可把玉蝶和翙翙笑死了,玉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弟弟还是小时候那样,比小时候还坏,简直太能捉弄人了。

四个姑娘这个气,一个个围起了玉霄,这个道:“什么?你说谁野蛮?我们有这么多缺点吗?”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你太可恶啦!”

“姐妹们,打这坏东西,他简直坏透啦。”

四个人也不斗气了,团结在了一起,围起了玉霄这个扭耳朵,那个敲头,好一顿把玉霄收拾。

凌玉霄赶忙到处躲避,边跑边道:“喂喂喂,看看,被说说中了吧,还不野蛮,还不泼辣,还不粗鲁吗?噢噢噢噢,你们这么多缺点,都嫁不出去啦,喔喔喔……”

“你还说……”

凌玉霄捉弄了她们一下,赶忙摆摆手道:“别打了,别打啦,没看我受了伤了,都吐血了呀,你们还打我呀,要我命呀。”

卓悠悠嗔道:“吐死你活该!”

曲仙儿道:“伤的轻了,这是谁打伤的你,我们去谢谢他去。”

洪袖儿道:“真是老天有眼呀。”

楚桂儿道:“报应报应……”

四个人虽然嘴上讽刺嘲笑着,但却一个个都停了下来。

凌玉霄笑道:“咱们还是谈正题吧,你们还没说完,要是赢了怎么样呢,仙儿师姐是个笨丫头,这太简单了,好了,我答应你了。”

曲仙儿气道:“我笨?我还没说完呢!我每天是要用我的碧玉箫敲你,打的你变猪头!”

凌玉霄笑道:“哈哈,好,就这么办,袖儿,那你呢?你要赢了怎么办?”

洪袖儿伸出手比划着的道:“每天,我要拧你耳朵一百下,把你的耳朵拧成猪耳朵!”

凌玉霄鼓掌赞道:“妙,妙,就这么办了,桂儿,那你呢?”

楚桂儿道:“我……我能不能不赌了?这样吧,二位师姐赢了的话,我就帮她们就得了,她们累了,我就替替她们收拾你。”

凌玉霄暗笑,暗暗的道:“就数这臭丫头鬼心眼多。”

曲仙儿道:“喂,这你都不赌?他有那个本事吗?”

楚桂儿道:“我……这……”

她还真是心中没底,因为她虽然也不信玉霄的话,可是她知道玉霄赌从来没输过,这一次还不知道设下什么陷阱来捉弄人了,故此她就打算观望,不参与,来一个谁输谁赢,她都赚便宜。

洪袖儿气道:“喂,死丫头,就你最鬼了,怎么,我们输了,你没输,我们赢了,你帮我们,反正是你输赢都赚便宜了,你这臭丫头,真是的……”

凌玉霄笑道:“算了,算了,桂儿呢还是孩子嘛,她还没断奶呢,你们别怪她,而且她本来就是胆小鬼嘛,算了,算了。”

楚桂儿气的踩了玉霄一脚,嗔道:“谁是胆小鬼?好,就跟你赌啦!我要是赢了,你就……你就,你就天天给我下山去买冰糖葫芦吃,还要每天给我打洗脚水!”

凌玉霄哈哈笑道:“没问题,别说买糖葫芦,打洗脚水,我给你洗澡都行。”

楚桂儿羞的红了脸,使劲敲了玉霄一下,嗔道:“做你的梦吧!”

凌玉霄笑嘻嘻的来到卓悠悠面前,道:“喂,你呢,你要赢了我,打算怎么办?”

卓悠悠思考了半天,这才道:“我要赢了的话,你就要听我的,以后不准你理这三个狐狸精!”

三个姑娘气的跳了起来,骂道:“你才是狐狸精呐,不行,我们也要加上这条,你要输了,也不准理这个狐狸精!”

凌玉霄皱眉道:“好好,咱们就赌了,你们还没问我赢了怎么办呢?”

曲仙儿道:“你能赢?你赢就奇了怪了!”

楚桂儿道:“我就不信你有这本事,就算是叶方士也算不了这么准,还跟我吹说来十八个人,还说出他们的名字,你就吹吧你,我就不信,你要赢了,随你便,你说吧。”

凌玉霄微笑道:“我要是赢了的话,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你们四个以后别总吵架,只要有我在,都给我乖乖的听话,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们以后就是我的使唤丫头了,就要像我的龙龙和飞飞一样的听话才行,然后,没我允许,不准再单独行动出去惹祸,否则,就是小狗,就是乌龟王八蛋,就要学狗叫,学狗爬,就要受惩罚,在脸上画乌龟,脱掉裤子打屁股,你们说怎么样?答应吗?”

四个姑娘气道:“好,就这么办。”

凌玉霄微笑道:“姐姐,这位姐姐,你们俩可要作证呀,来,咱们五个人拉钩。”

五个人就跟小孩子似的煞有其事的真的拉拉勾,玉蝶这个笑,连她都不信玉霄的话,玉霄能未卜先知,还能算出谁会来,这简直神了,她真不信。

凌玉霄说完,笑道:“那咱们就都等等吧,你们都别走,我先运功疗疗伤,别打扰我。”

他说着,盘膝而坐,运功开始疗内伤。

几个人知道运功的时候,不能打扰,以免走火入魔,所以,也都不再胡闹,卓悠悠拉住玉蝶的手,二人亲昵的在一起说着往事,三个姑娘则坐在了一起,手托着香腮看着玉霄,满腹的疑问,均是不信玉霄的话。

几个人叽叽喳喳说着话,等待着时间,这过了没有半个时辰,就见空中人影晃动,当先一人,跳下来就叫道:“喂,你们这些臭丫头,怎么偷跑出来了?害的叔叔到处找你们,该打……”

几个人一惊,再看空中,人影晃动,刹那间,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来了十八个人,正是玉霄所说的那些人,当真是一个不差。

凌玉霄运功疗伤了小半个时辰,这时候,伤已经差不多了,这才站起来,哈哈笑道:“四位大小姐,怎么样,我赢了吧?对不对?”

四个人简直目瞪口呆,一个个楞呆呆的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响曲仙儿嗔道:“你怎么会赢得?你们没事来做什么呀,害死我们啦!”

谈天笑问道:“我们来是帮你们除妖来的,是好心,怕你们有什么危险,怎么说害了你们呢?”

洪袖儿气道:“你们来了,害得我们输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们输的心服口服吧,记住,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丫鬟了,要听我的吩咐,不听话,我就打屁股,在你们脸上画乌龟,听到了没?”

谈天笑失声道:“喂,你们四个笨丫头,又跟他打赌啦?”

楚桂儿苦着脸道:“是呀,输的好惨呀。”

谈天笑苦笑道:“我们不是说过嘛,叫你们以后别跟他赌的,你们赢不了他的,你们这不是没事找苦吃嘛。”

曲仙儿气呼呼的在叶方士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还不是因为你!”

叶方士苦笑道:“我?我怎么了?”

洪袖儿道:“他说他跟你学的未卜先知术,说算出来了,不出一个时辰,你们就会来十八个人,而且还一一把你们的名字都说出来了,我们不相信呀,结果他就跟我们赌,我们就跟他赌啦,结果,这不就输啦。”

叶方士叫道:“我几时教过他未卜先知术了?而且这未卜先知术能算出名字来,算出几个人来,这也不可能呀。”

凌玉霄哈哈大小,笑道:“别管我跟谁学的,也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你们是输了对不对?输了怎么样来?你们承认输吗?”

四个姑娘鼓着嘴都气呼呼的道:“输就输啦,你随便了。”

凌玉霄神气的咳嗽了声,把手一伸道:“咳咳咳,仙儿,我老人家口渴了,把水壶拿来,我要喝点水。”

曲仙儿气呼呼的指着自己鼻子道:“你叫我给你端水?还叫我仙儿?你还老人家,我是你师姐!还反了你了?”

凌玉霄喝道:“干嘛,刚输了就赖账?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给你画乌龟,打你屁股,你就学狗爬,学狗叫,你忘了不成?”

曲仙儿鼓着嘴,气呼呼的拿出随身带的水壶,塞给了玉霄,嗔道:“喝吧喝吧,呛死你……”

凌玉霄嘻嘻笑道:“哎呀,我有点饿呀,袖儿呢?来,给我老人家拿点糕点来吃。”

洪袖儿气的使劲跺跺脚,将买来的糕点塞给了玉霄,道:“吃吧,噎死你!”

凌玉霄哈哈一笑,看了看楚桂儿,微笑道:“喂,小桂儿,来,拿几块糖来。”

楚桂儿气呼呼的掏出一把糖果,拍在了玉霄的手中,嗔道:“吃吧吃吧,吃了长虫牙,咬死你。”

凌玉霄板着脸道:“喂,你就这么伺候主人的吗?来,给我老人家剥开,快点,不听话,我就打你屁股,叫龙龙咬你脚趾头。”

楚桂儿气的小脸通红,气呼呼的剥开了糖,给玉霄塞进了嘴里,然后淘气的将包糖的绸布也给玉霄塞进了嘴里,吃吃的笑道:“哎呀,玉霄老人家,真是不好意思,我笨手笨脚的。”

凌玉霄苦笑道:“你这么伺候人吗?没几天都能把人伺候死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你若是不满意我这笨丫头,那你可以把我辞退呀,你就别要我了。”

凌玉霄捏捏她的小脸,道:“你呀,想的美,别忘了,今晚上给我端洗脚水,有丫头伺候,总比没有的好呀。”

他又来到悠悠的面前,笑道:“你……”

卓悠悠气道:“我怎么样?你想怎么样,你说吧。”

凌玉霄哈哈一笑,然后拿出一块糖,剥开给她塞进了嘴里,微笑道:“你呢,是个好宝宝,我奖赏你一块糖吃,甜吗?”

卓悠悠脸色红了,轻轻道:“这还差不多。”

三个姑娘这个气,这个道:“喂,你就这么不公正?”

“你拿我们的东西奖励她?”

凌玉霄板着脸道:“喂,谁说的算?我是你们的主人,我说的算,你们吃什么醋?”

众人看到这场闹剧,真是哭笑不得,但也知道,凌玉霄一向这么胡闹顽皮,就连九子都不管他,谁也没法说什么。

陶天喜气道:“行了,行了,就别胡闹啦,你们这些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姚霞道:“喂,咱们这么多人,找个地方坐一坐呀,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卓悠悠道:“还坐什么?咱们杀妖魔去,说出来,你们都能气死,真是气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