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0章 齐聚2

第七十章 齐聚2

卓悠悠就把跟玉蝶听到的话,全都告诉了这些人,这些人真是气的暴跳如雷。

雪紫儿怒道:“竟有这种无耻的事!这些畜生!走,咱们立刻就走!”

冷凝点点头道:“五师妹,所以说,这个仇不但是你们俩的事,也不但是你们傲人族的事了,而是咱们人类的事,这些妖魔制造人兽,目的很明显,就是在积聚力量,等到力量成熟了后,就开始消灭咱们人类了。”

玉面修罗刀魏晓晨跟雪紫儿一样,都是急躁脾气,也都十分的孤傲,立刻道:“紫儿师姐说的对,咱们这就去找妖魔,把这些妖魔杀个一干二净,为百姓除了这个害!”

原信智就跟父亲一样,沉稳多谋,这时连连摇手道:“不可不可,咱们虚实不知,去了万一中了埋伏,岂不是坏了大事?而且咱们人不多,而人兽却很多,咱们是寡不敌众,所以,咱们先探查一下虚实,搞明白人兽究竟分布在哪里,再出击也不迟。”

凌玉霄赞道:“原师弟说的不错,咱们别这么莽撞,而且,咱们这么多人,必须要选出一个头领来发号命令,以免各自行事,犹如一盘散沙一般,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议论纷纷,最后都点头道:“对,此言有理。”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看就这样吧,我是傲人族的人,而且我也是这次比试的魁首,这首领嘛,既然各位推举我来做,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多谢各位的捧场,多谢各位的支持,多谢多谢。”

二十来个人这个气,凌玉霄脸皮竟然这么厚,竟然没等别人说话,自己就做了决定。

曲仙儿气道:“喂,世上还有比你脸皮厚的人吗?”

洪袖儿道:“羞羞羞,不要脸。”

楚桂儿道:“你的脸皮都赶得上我的脚后跟的皮厚啦!”

凌玉霄脸一点也不红,反而笑道:“这还用问吗,我是众望所归呀,第一,论聪明谁能比得过我?第二,这次我是不是魁首?第三,我是傲人族的人,你们在我家里做客,是不是该听我的?而且这仇是我们傲人族的仇恨,我当然要报了,你们参与,我这是给你们面子,让你们有斩妖除魔,为百姓做好事的机会,其实呢,咱们人类最大的缺点就是虚伪,推来让去的,虚伪死了,你们要是觉得不公平,咱们投票决定,看看谁的威望大,这总行了吧?不过呢,不用表决,我也会担当的,你们想想,咱们呢,一共是二十五个人,我的小师傅,小师娘肯定是支持我的,还有我三个老……伯伯,也是支持我的,还有我的三个小师姐,还有我姐和她师姐,还有悠悠,还有我自己,我这就已经有十二个人支持我了,已经算是一半了,你们谁比得上支持我的人多?”

众人仔细的一算还真是这么回事,一个个当真是闭口无言了,就算雪紫儿和魏晓晨等龙女派的弟子不服,但还真是无可奈何。

曲仙儿气道:“谁支持你?我们反对!”

楚桂儿赶忙捂住了她的嘴,道:“喂,你怎么能反对呢?咱们输啦,是他的……你要是得罪了他,咱们可苦啦。”

曲仙儿放下了手,嘻嘻笑道:“我还没说完呢,我反对是不可能的,我们姐妹支持。”

三老也连连道:“我们双手赞成。”

陶天喜和姚霞也只好道:“我们能说什么,当然也是赞成的。”

凌玉霄洋洋得意的道:“至于我姐和她师姐还有悠悠就更不会不支持我了,所以呢,我现在就有十二个人赞成我了,而且还不止十二个人呢,血红和落日师兄,是我二师傅的弟子,我是我二师傅最宠爱的弟子,你说我两个师兄会不支持我吗?还有我二师兄岳商,当然也不会反对我了。”

血红和落日哈哈一笑,玉霄在他们那里住了三四个月之久,他们早就认识玉霄,虽然玉霄爱胡闹,但他们知道,玉霄的确是聪明绝顶的。

血红笑道:“小师弟做主帅,我们当然支持了。”

凌玉霄微笑着,把赤霄燚焱剑拿出来,递给了血红,笑道:“血红师兄,二师傅的赤霄燚焱剑请你先收着,等回到山上,请你转交给二师傅。”

血红道:“咦,你不用了?师傅借给你了,你不用了吗?”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因为我找到了天地苍穹剑,故此,才把二师傅的仙剑归还。”

他话音刚落,众人又是一惊,失声道:“天地苍穹剑!”

陶天喜喜道:“喂,你真的找到啦?”

凌玉霄微笑着将天地苍穹剑递给了师傅,陶天喜刚接过宝剑,就觉得炙热的很,一看血红色的剑身,在剑柄上有四个字:天地苍穹。

陶天喜高兴的连连道:“呀,真的是天地苍穹剑呀!好小子,你真行呀,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均是天地灵气所化而成,自从有了传说,就没有人得到它们,就连师祖也都只是见过,却无缘得到,你竟然能得到这两把剑,真是好呀,好呀……”

凌玉霄心中一阵苦涩,暗暗的道:“你那里知道我的苦楚,为了追日,我差点丧命在路上,这把剑就在时光穿梭的世界中,当然没人找得到了。”

陶天喜只是拿了一会,就觉得炙热难当,连连道:“难怪师傅他老人家说,这把剑是有缘人得之呢,若不是有缘人,别人根本无法驱驭,就连碰都觉得炙热难当,冷剑则透骨奇寒,看来,你真的是有缘人。”

他把剑还给了玉霄,玉霄又背在身后。

陶天喜问道:“霄儿,你觉得怎么样?这两把剑你能受得了吗?”

凌玉霄微笑道:“我感觉没什么呀,赤剑不算太热,寒剑不算太冷,而且还很舒服,它们好像还是朋友一般。”

陶天喜问道:“喂,你这剑是在哪里找到的?”

凌玉霄这个笑,暗暗的道:“看来师傅果然也不记得我曾经去追日了。”

凌玉霄微笑道:“这件事咱们等会再谈,我等会再禀告师傅,现在支持我的人一半多了,你们说,谁做主帅呢?谁不服?雪小姐,你服气吗?同意我做主帅吗?”

雪紫儿气的哼了一声,但上一次玉霄对她手下留情,虽然她表面没说什么,其实,心中还是有点感激的。

雪紫儿冷冷的道:“你自己都决定了,而且已经有一半多人支持你了,你还问我做什么?”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我这人最是公平嘛,喂,龙女派的有谁不支持我,有谁反对呀?我做人就是公平,只要不支持我,那就请回山吧,谁反对呀?”

众人这个气,心中都暗骂道:“这还公平呢?不支持你就回山,这小子真是坏透了。”

但凌玉霄的确已经得到一半多人的支持,虽然龙女派的几个女子不太服气,天帝山的人也有的不服气,但也没有办法。

凌玉霄笑道:“既然大家不说话,那就是都同意我做主了,那好,一切就要听我的调遣,不准私自行动,哪一个私自行动,脱裤子打屁股,女人也不例外,还是本帅亲自动手处罚。”

众人简直气的鼻子都歪了,这处罚人还没听说过打屁股的,这简直太胡闹了。

一个个气的都哼了一声,都也不理他,知道他就这么个人。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了,那咱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一下吧,等查探好虚实,咱们再行动,大家跟我来。”

他高高兴兴的拉着玉蝶和悠悠的手,道:“咱们一起走。”

他是真怕卓悠悠再不见了,她再要出了什么事,恐怕他真的救不了她了,再要叫他去追日,玉霄自己都没有把握了。

三个姑娘真是气坏了,曲仙儿使劲掰开他拉着悠悠的手,嗔道:“走就走吧,还拉拉扯扯的做什么?”

凌玉霄把她推到一边,叱道:“用你管啦?别忘了,你要听我的。”

曲仙儿气的跺跺脚,蹲在地上生闷气,鼓着嘴道:“你走吧,我不去啦,不去啦。”

凌玉霄苦笑,一看曲仙儿真的生了气,怕她一个人出去闯祸,赶忙也拉起了她,在她耳边小声道:“喂,我的好师姐,我是有原因的,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必须要拉住她,看住她跟我姐姐,你明白吗?她要是一个人走出去,遇到了妖魔,会死的,我要是没去找她,她现在就已经死啦,你明白吗?别胡闹了,乖乖的听话。”

曲仙儿皱眉道:“真的?”

凌玉霄神秘的道:“当然是真的了,这件事咱们有时间我慢慢告诉你们。”

曲仙儿也不胡闹了,这才点点头道:“好吧,你可别骗我。”

就这样,凌玉霄拉着卓悠悠和姐姐,骑着天马在前面带路,凌玉霄把这些人带进了山海老人居住的石洞。

凌玉霄笑道:“今日天色已晚了,就委屈各位在这里停留一夜吧,几位姑娘们就去睡石床吧,我们呢,在外洞给你们放哨,以免晚上蹦进去几只跳蚤咬了你们的屁股。”

龙女山的女弟子这个气,玉霄前半句话说的还行,后半句话总是气的人哭笑不得。

卓悠悠道:“那咱们谁去查探虚实呢?我去吧!”

凌玉霄暗自苦笑,暗暗的道:“看来悠悠在这里真的是有一劫呀,你怎么没事总是想去死呢,难道真的是救都救不了你?”

凌玉霄怕悠悠再去有个什么闪失,赶忙紧紧抓住她的手,板着脸道:“谁去都不准你去!你从今日开始,不准离开我半步,就连出去拉屎撒尿,都必须有人看着你!”

卓悠悠脸一红,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俗……谁拉……你……哼……”

冷玉蝶笑道:“咱们人去太危险了,也容易打草惊蛇,我有办法。”

就见玉蝶从怀中掏出七八枚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好似普通的蝴蝶大小一般,众人仔细一看,竟然真的是蝴蝶的样子,扇动着双翅,落在了玉蝶的手心中。

就见这几只蝴蝶都是雪白透明的,白的就好似星星,白的就好似冰雪。

卓悠悠喜道:“呀,这是什么呀?是蝴蝶吗?好可爱吆。”

楚桂儿伸手就去捉,道:“呀,给我玩玩。”

卓悠悠在她手背上敲了一下,嗔道:“你笨手笨脚的别捏死了它们!”

楚桂儿气道:“你打我?我玩玉蝶姐姐的蝴蝶关你什么事,伸出手来,我要敲回来!”

凌玉霄赶忙劝住了二人,苦笑道:“别闹了,胡闹什么呀,姐姐,这是蝴蝶吗?”

冷玉蝶微笑道:“是呀,这是蝴蝶,这是星蝴蝶,是我养的,它们很可爱很聪明的,它们而且还会找人,就叫它们去查探一番就是,没人能发现它们的。”

冷玉蝶手中一共有九只星蝴蝶,一只只翩翩起舞围着玉蝶直转,玉蝶轻轻的道:“喂,星蝴蝶,现在给你们个任务,替我去查探一番,人兽究竟都聚集在哪里,大约有多少,去吧。”

就见九只星蝴蝶分不同的方向就飞去,转眼间就不见。

曲仙儿道:“这些畜生们真是太可恶了,这些色狼,走狗,真是太坏了。”

洪袖儿道:“色狼,走狗?这是什么意思?”

曲仙儿道:“哦,我是简化说的罢了,色狼我是说的那些狼崽子们,贪**好色,奸污妇女,故此简称色狼,那走狗呢,就是说这些狗杂种,无论狼走到哪里,狗就跟到哪里,这不就是走狗嘛。”

楚桂儿拍手叫道:“呀,师姐这俩形容词真是太妙,太贴切了,这妙词一定可以流传千古的,哈哈,师姐,你真是聪明呀,不错,色狼,走狗,狼崽子……”

卓悠悠皱眉道:“这……这句话我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我在哪里听过。”

她那里知道,这句话其实就是她两个时辰前说过的话,虽然时光倒回,她基本忘了所有的事,可是她还是觉得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曲仙儿道:“对了,你还没说,你这剑究竟怎么得来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说她一定会死,你快说吧。”

凌玉霄一看也没隐瞒的必要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就跟你们都说了吧。”

于是,他就把这前前后后以及自己追日的事,卓悠悠惨死的事,都跟众人诉说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