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1章 逆天1

第七十一章 逆天1

天命真的难违吗?凌玉霄偏偏就不信,他就偏偏去有违天命,用追日**把本该已经死了的红颜知己在死神的手中救出来!

凌玉霄把悠悠为救姐姐不幸惨死的事,追日遇到的危险和考验,怎么得到的天地苍穹剑等等都诉说了一遍,他唯一隐瞒的就是卓悠悠跟他所说出的那个深埋在她心中令她觉得最可耻生不如死的秘密。

卓悠悠幼时被君子族的伪君子奸污的事,他在追日时见到了那些过去的惨剧,这件事若不是因为卓悠悠要死了,她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告诉他,而且这么多人,他也绝不能透漏半句,就连他也要假装不知道,否则,卓悠悠岂不是羞愧难当,万一她要出个意外那怎么办?

所以,凌玉霄将这个秘密只字未提,就仿佛这世上根本就没发生过这种事似的。

卓悠悠也惊呆了,失声道:“你说我现在应该死了的吗?”

凌玉霄点点头道:“是,你现在已经算是个死人了,不过只因为我去追日,追回了过去的时光,所在,在半路就拦住了你,否则,没有人可以救你,这就是我一直拉着你不让你去的原因了。”

卓悠悠感动的落泪了,谁又想死呢?而且心爱之人为了她,牺牲了自己,拼着自己的命去追日,追回过去的时光,对她的深情厚谊可谓是展露无疑,她如何能不感动?

卓悠悠感动的落下了泪,忽然间,她想起了埋藏在心中的那个秘密,自己在临死的时候,是不是告诉了玉霄呢?

卓悠悠颤声道:“我……我临死时说过什么?”

凌玉霄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脸上一点也不慌张,别人丝毫也看不出他说谎来,他说谎的本事自小就会,这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早就会了。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你哭着抱着我说,让我立刻带你回傲人族,你说就算死,也要死在家里,然后你说,让我不要为你伤心,你好像还要说什么,话还没说完,你就气绝身亡了,我怎么也救不了你,就在这时,他们十八个人来了,于是……”

曲仙儿气道:“好呀你!难怪你能未卜先知的!原来,你是见到过他们!”

洪袖儿怒道:“你这混蛋,你见到过他们却不说,反而借这个跟我们打赌,骗我们输!”

楚桂儿嗔道:“有你这么坏的嘛?这次不算不算,赌的不算!”

凌玉霄道:“喂喂,咱们赌的时候,不是说了吗?是你们自愿赌的,不管怎么样,输的都是你们,怎么能不算?要是不算的话,也行,现在我就给你们在脸上画几个乌龟,你们觉得怎么样?”

三个姑娘哑口无言,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下次他再跟咱们赌,咱们不赌啦,每次赌都输,都被他捉弄,好好的,咱们输成了他的丫头啦!”

卓悠悠道:“我就……我就只说了这些吗?”

凌玉霄点点头道:“当时你为了保护着玉蝶姐姐她们逃走,你赤手空拳的就把那五件法宝都给接住,死死的把那几个妖魔的宝贝抱在怀里,让那些妖魔没有宝贝,我姐姐她们就可以杀出重围了,所以,你身受重伤,那时候你就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给你吃了药,给你运功疗伤,带你回到傲人族,你说了几句话就死了,唉……你为了救我姐姐,我怎么能不救你?”

卓悠悠长出了一口气,暗暗的道:“看来玉霄还不知道那个秘密,幸好我没说就死了,要是说了,我还怎么见人呀,还不如死了好呢。”

凌玉霄道:“当十八人来了的时候,我就问那追日**能令时光倒回是不是真的,小师傅告诉我是真的,于是,我赶忙去追日,因为那时候太阳就要下山了,幸好我有天马和龙鱼助我,故此,我在太阳即将进入时光穿梭的空间时,追上了太阳,唉……你可千万别再背着我一个人行动了,你也许在这里有一劫,你要再出什么事,我还要去追日的,到时候,我不但救不了你,连我自己也会死的,你明白吗?所以,为了你,也为了我,不要再一个人去了。”

卓悠悠轻轻点点头,不由得抽泣起来,轻轻道:“都是我不好,害的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凌玉霄微笑道:“所以说,你输给我做我的丫鬟,伺候我,应该不算太冤枉吧。”

曲仙儿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她不冤枉我们冤!好好的输给了你,还有,你竟然肯为了她去追日!你有病呀?你不想活了?我要死了,你会不会这么做?好呀,原来你心中只有她,亏咱们一起长大,你根本对我没有半点关心!”

洪袖儿道:“我们对你那点不好,你肯为了她冒这么大的险,要是死的是我们呢?你会这么做吗?”

楚桂儿道:“他巴不得咱们死了呢,他心里只有这个狐狸精!姐姐们,咱们走,不跟他一起了,他就是个白眼狼!”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不错,走!”

三个姑娘是真生气了,尤其是听到玉霄为了卓悠悠不顾自己的性命,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去追日,简直都气坏了,她们嫉妒,吃醋,也是气恼,当真是气的要命。

凌玉霄当然也知道她们真的生气了,赶忙过来又抱拳,又作揖,陪着笑道:“三位师姐,你们吃醋了?”

曲仙儿重重敲了他一下,怒道:“吃你个大头鬼!别理我,你看好她去吧,省的她再死啦,我们死就死,你又不管,我们死我们的去!”

凌玉霄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拍拍三个人的头,伸出手来,一个个的握住了她们的手,将手举起,发誓道:“当时追日的时候,你们就不要叫我去,可是我非要去,当时我就对你们说,若是地上躺着的是你们三个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也一定会去追日救你们,若是骗你们,就叫我再追日的时候,死无葬身之地,你们看如何?”

三个姑娘消了一点气,但依旧鼓着嘴道:“说的好听,谁知道真假。”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这个很简单呀,那。”

他说着,抽出自己的九子凝冰剑,递给了曲仙儿。

曲仙儿不知什么意思,愕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玉霄笑道:“这意思很简单呀,那,你们三个现在呢,立刻自刎,等你们自杀了死了后,我立刻去追日,哦……不不不,现在恐怕不行了,太阳已经下山了,这追月**我可不知道灵不灵呀,这样吧,明天早晨,你们再自杀,有了太阳后,我再去追日,到时候,你们就知道真假了,你们觉得这办法好不好?为了试验真假,你们明日就自杀吧。”

三个人气的都跳了起来,众人都气的哭笑不得,这叫什么办法?玉霄简直也太逗人了。

曲仙儿气呼呼的重重敲了他好几下,嗔道:“你有毛病呀?你叫我们自杀?我要自杀也要先杀了你!”

洪袖儿气呼呼的拧住了他的耳朵,气道:“你这算什么馊主意?我们没事自杀玩?你也太坏啦!”

楚桂儿道:“你怎么不去死,你这叫什么主意?你想害死我们,你就心满意足啦?到时候,你再不去,那我们不是真死啦?我们才不这么傻来……”

凌玉霄嘻嘻道:“你们不是吃醋吗,只有这办法才能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不过呢,等你们自杀死了后,我先在你们脸上画满了乌龟,然后呢,再脱掉你们的裤子,一人打上一百鞋底,因为你们害我又去冒险,所以该打,然后呢,我再去追日救你们……”

他没说完,早就被三个姑娘围了起来,三个姑娘这个气,没想到自己自杀后,他竟然会这么做。

“你简直坏透啦,我们死了,你还欺负我们?”

“哎呀,师姐,你们死了就没知觉了,就算给你们画乌龟,你们也不知道的,就算脱掉你们裤子,打你们,你们还是不知道的,你们欺负我这么多年,我那时候不好好的回报回来,岂不是都对不起自己嘛……”

“你还说,臭无赖……”

“流氓,你就会欺负人,你敢脱我们的裤……”

三个人好一顿把玉霄收拾,直到玉霄呻吟着喊痛,这才住手。

卓悠悠气道:“喂,你们怎么这么野蛮?他都受了伤了,你们还打他?”

曲仙儿怒道:“痛死他活该,他又不是为我受的伤!”

“打的就是他,他耍无赖……”

凌玉霄连连摆手,将四个人都拉到身边,正色道:“你们四个人别闹了,我说的是真的,不管你们谁有了危险,我都会这么做的,你们还记得吗?你们曾问我,你们四个都掉进河里,我会救谁,当时我就告诉过你们,只要你们任何一个人死了,我救不了你们,我会陪着你们一起死,这句话永远都是真的,我要是骗你们,就叫我吃法噎死,喝水呛死,做梦娶媳妇美死,吃糖甜死,就叫我娶一百个美丽漂亮的老婆,让我伺候老婆累死……”

众人这个气,暗暗的道:“这小子真是没个正经,你这么发誓赌咒,恐怕人人都想死了,你这是发誓呀,简直是许愿做美梦吧。

四个人也是气的哭笑不得,曲仙儿嗔道:“好事都你的了,你简直都坏透啦。”

凌玉霄微笑道:“怎么,这誓言是不是不隆重呀,那好吧,再换一个吧,那就叫我爬山摔死,被刀砍死,被箭射……”

他还没说完,一双双玉手纷纷不约而同的按住了他的嘴,四个人一起出手,手都碰到了一起,不由得脸上一阵发烫,赶忙都抽回了手。

曲仙儿嗔道:“你发这么毒的誓做什么?你傻呀……”

洪袖儿道:“不准你胡说八道。”

楚桂儿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过往神仙莫怪,这孩子有病,就当他放屁了。”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们信了吗?”

四个人均是轻轻点点头,再也不胡闹。

叶方士沉声道:“悠悠,你过来,我给你看看相。”

卓悠悠看了看玉霄,玉霄轻轻点点头。

叶方士认真的看了看卓悠悠,又看了看卓悠悠的手相,又掐指算了算,不由得神色凝重的道:“恕我直言,霄儿说的一点没错,若是从你的手相来看,你的确今年必死无疑!”

叶方士叹了口气接着道:“你印堂发黑,气色十分不好,乃是气绝之相,其实,你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看来玉霄所说的不假,你当真是天命当绝,若不是他逆天而行,恐怕你早死多时。”

凌玉霄担心的问道:“二伯伯,你看看她以后如何?还有没有危险?”

叶方士掐指算着,看了看卓悠悠的气色,神色凝重道:“她气色依旧很不好,要知道你逆天而行,乃是违背天意之举,虽然是救了她回来,可是神灵一定会震怒,恐怕她再要是不加提防,还是难免再送命,所以,她一定要小心谨慎,多加提防才行。”

凌玉霄道:“我担心的就是这点,所以,我才叫她时时刻刻不准离开我半步,否则,就怕她再有什么闪失,不过,我不管什么天命不天命,我就要逆天而行,只要老天再要这么不公,那我还要去追日,我只要没事我就去追日,弄的天天时光倒流,搅他个天翻地覆,让这些死神仙,死老天不得安生!”

曲仙儿又捂着了他的嘴,嗔道:“你还胡说?不准胡说。”

凌玉霄傲然道:“我什么都不怕,自从老天不公的害死了我们傲人族,我早就对这些畜生神仙以及老天不满了,若是惹恼了我,天上有神,我骑着天马杀到天界,把所有的神仙斩尽杀绝!地下有鬼,我就骑着龙鱼钻到地下,把这些妖魔鬼怪全都斩尽杀绝,然后撕烂他们的什么破生死薄,我看那个鬼神敢惹我!”

楚桂儿气的使劲捂着他的嘴,嗔道:“行啦,行啦,知道你厉害行了吧,你简直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