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1章 逆天2

第七十一章 逆天2

叶方士叹了口气道:“霄儿,逆天而行本就是大忌,你已经犯了一次,所以一路上才会有这种种心魔,其实呢,你之所以能大难不死,是因为你是仙缘深厚之人,其实这也是天意,也许,天下宝物自有归属,故此,才令你阴差阳错,因祸得福的得到了天地苍穹剑,现在你有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天下最可怕的两把剑都被你一个人得到,可见这正是天意,这两把剑具有毁天灭地的法力,你要好好运用,多做一些对百姓有意义的事,对人类有意义的事,这样也算将功补过了,若是你一再的胡闹动用追日**令时光倒回,那样不但救不了人了,而且你自己也会丧命,所以,不可再胡闹,至于悠悠既然活了,我看只要在你身边不离开,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因为你的气势太冲,就算是鬼神都会畏惧你三分的,因为你是天命当归,也许,你的出世,恐怕也是天意,至于为什么让你得到这么多宝物,这个乃是天机,谁也猜测不透,只有到时候,才能知道天意了。”

凌玉霄点头道:“我明白,姐姐,从今日起,你跟悠悠要寸步不离,她要去拉屎撒尿你都要跟着,其他的时候,她不得离开我,因为她正走霉运,所以必须要小心。”

卓悠悠红着脸嗔道:“你才拉……真粗俗……”

凌玉霄道:“这世上我三位师姐,悠悠还有我姐姐,不管他什么天意不天意,只要敢害了她们,我就逆天而行,再去追日,我就不信斗不过天意。”

凌玉霄说罢笑嘻嘻的对众人道:“各位不好意思,你们要是死了,我可不一定会这么做,因为我总不能死一个人就去追日,那我就算一百个都死翘翘了,对不对?所以呢,你们大家可要小心点,别胡乱行事,要是死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小师傅,小师娘,你们也是一样呀,千万要小心。”

陶天喜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重重的敲了他一下,怒道:“喂,你就这么厚此薄彼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人都是要死的嘛,所以说,师傅要归天去享福去,那我怎好挽留呢?”

陶天喜不住的吐着口水,气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过往神灵就当他放狗臭屁了……”

凌玉霄对着三老道:“喂,三位老伯伯,你们也是一样,所以呢,一切要小心呀,到时候……”

没等他说完,小糊涂仙早就伸手堵住了他的嘴,气道:“行啦,怕了你了,我们一定会活他一万年的,不敢劳驾你老人家。”

凌玉霄哈哈笑道:“常言道,千年王八,万年龟呀,你们真要变成乌龟呀,那我就祝三位伯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永垂不朽,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二十几个人都被玉霄逗得哈哈大笑,他这后半句,还是说三个人死了。

三个老头被气的无可奈何,只好摆手道:“大爷,我们叫你大爷了,你就行行好吧,别捉弄我们了。”

凌玉霄微笑道:“那好吧,我就祝三位老伯伯于天地同寿,日月同在,唉……不过吗,寿比南山是不可能的,人谁又能不死?于天地同寿更是扯淡,于日月同在更是虚伪,所以说,人要死的时候,谁也挡不住,三位伯伯好自为之啦。”

三个人这个气,他一半好话一半坏话,总是气的人啼笑皆非。

凌玉霄对着其余的人道:“各位师兄师姐们,各位也要多加小心呀,万一对付妖魔的时候不幸嗝屁着凉了,那我可救不了你们,所以你们若是不想参与的,就请回吧。”

雪紫儿气呼呼的道:“多谢您老费心啦,我们可没这个福气让你来救,你就不要操心了。”

魏晓晨傲然道:“生死有命,用不着你操心,斩妖除魔,是我们修道人的本分!”

廉政也是不高兴,虽然他很敬佩玉霄的修为,可是对玉霄的口无择言胡说八道的胡闹,他是真看不惯,他本就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人。

廉政道:“在下若是死了,乃是天命,不需要任何人救,而且斩杀妖魔,乃是本分,乃是正义之举,责无旁贷,小师弟就不要操心了。”

凌玉霄赞道:“好,廉大哥不愧是正道中人,佩服。”

他打了个哈欠,然后自己走到了石**,笑道:“哎呀,我追日追了一天一夜,可谓是累死了,我睡床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众人哼了一声,龙女派的女人暗自生气,暗暗的道:“这臭小子的脸皮真是够厚的,本来说让给我们的,而现在他居然自己占了,这家伙真不是好东西。”

但大家也都知道,他的确是疲惫不堪,而且跟他争个石床,的确也不像话,让人嘲笑,所以都不理他。

凌玉霄哈哈笑道:“不过呢这石床很宽大,各位若是不嫌弃咱们就挤一挤,几位姑娘,若是嫌冷的话,不妨跟我挤在一起睡,我保证给你们温暖,抱着你们睡,让你们不冷,有老鼠来了,我就替你们赶走,不知谁想过来和我一起睡呀?”

四个姑娘简直气坏了,几乎一起就直奔他来,凌玉霄哈哈笑道:“吆,原来悠悠和三位师姐要陪我一起睡呀,那欢迎欢迎,我就委屈点抱着你们睡啦。”

曲仙儿气的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喂,你能不能别胡闹啦?你还要不要脸啦?”

洪袖儿拧住了他的耳朵,怒道:“你再要胡闹,看我们不收拾你!”

卓悠悠气的拧住他另外一只耳朵,嗔道:“你这和无赖有什么区别?坏蛋,坏死啦,该打……”

楚桂儿道:“男女有别不知道吗?谁能跟你一起睡?男人和女人能随随便便一起睡觉吗?你有毛病呀?”

凌玉霄苦笑道:“喂喂喂,我可是好心礼让一番呀,难道客气几句也错啦,再说啦,男女有别?有什么区别呀?我咋不知道呢?喂,三位师姐,你们说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你个头,区别就是,你是乌龟王八蛋,明白了吗?”

“客气你个大头鬼,有你这么闹的吗?”

“快睡你的吧,还玩?”

凌玉霄微笑道:“我是想睡呀,不过呢,就麻烦三位师姐件事,你看看这石床这么硬,睡的好不舒服呀,三位师姐是不是去洞口给我抱点干草来,我也好睡的舒服呢?”

曲仙儿怒道:“喂,你真当我们是丫头啦?”

洪袖儿气道:“你怎么不叫悠悠去呢?”

凌玉霄嘿嘿笑道:“你们四个人就好像小狗似的,在一起就爱打架,所以我不放心呀。”

“你才是狗呢!你是臭狗,死狗,癞皮狗……”

凌玉霄故意装作难受的样子,挣扎着爬了起来,苦着脸道:“唉,好吧,既然你们不去,我只好自己去了,咳咳咳,痛死我啦,我吐了好多的血呀。”

三个姑娘气的跺跺脚,嗔道:“好吧好吧,你就别动啦。”

凌玉霄暗自好笑,故意道:“喂,你们这么不情愿,别到时候故意的在干草上撒尿捉弄我,千万别在上面撒尿呀……”

三个姑娘气的纷纷转过头,一起奔上前来,七手八脚的重重拧了玉霄一下,这才气呼呼的道:“你这无赖……”

三个人真的抱来了干草,玉霄铺在了石**,微笑道:“喂,各位不好意思,我要睡觉了,你们呢,就随便吧,龙龙,飞飞,你们过来。”

天马和龙鱼跳了过来,凌玉霄亲昵的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微笑道:“看你们这么乖,我师姐她们又不跟我睡,那就便宜了你们吧,就叫你们睡在我旁边。”

他说着,伸了个懒腰,微笑道:“各位晚安,晚安。”

他当真是说睡就睡,过了一会就打起了呼噜,他也是真累了,累的真是精疲力尽。

龙鱼和天马就趴在石床边上,菁菁鸟也落在他的旁边,到好像是守护着他一般。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睡的跟死猪似的。”

卓悠悠眼中无限的柔情,掏出手绢要给他擦擦汗,曲仙儿一把拉住了她,沉声道:“他睡觉的时候你可离他远点,你以为那龙鱼和天马是在那睡觉呢?那是在给他守夜呢,你要是没事过去,非咬你不可,你可别没死在外面,死在了这里,再害了他。”

卓悠悠还真不敢过去了,叹道:“唉,其实他真的累坏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的他这样。”

几个姑娘就盘膝而坐,静坐休息。

另外的人也是如此,他们都是修道之人,打坐休息对他们来说,跟睡觉是没什么区别。

只有玉霄是真累坏了,是又困又乏又累又伤,故此真是睡的死沉死沉的。

玉霄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日的临近中午,没人叫他,他还睡的死沉死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睡死过去了。

他是真累坏了,睡的是真香,正在这时,忽听有人摇着他叫道:“小师弟,你快醒醒,快醒醒……”

“霄哥哥,快醒醒吧,你看谁来了,快醒醒……”

凌玉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揉了揉惺忪的双睛,一看曲仙儿和卓悠悠等人叫醒了他。

凌玉霄皱眉道:“喂,什么事呀?吵什么呀?我还没睡醒呢。”

卓悠悠惊喜的道:“你快看看呀,是谁来了呀,是犇犇和皛皛来啦,他们还活着呢,你快看看呀!”

凌玉霄猛地坐了起来,失声道:“你说什么?是谁来了?”

“是犇犇和皛皛呀!”

凌玉霄立刻清醒了,道:“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他一抬头,只见面前站着两个人,纷纷对着他微笑着,一个年少的和尚,只见那和尚身高过丈,生的是威猛彪悍,但看上去却有忠厚朴实,他脖子上挂着斗大的黑色念珠,另外一个少年,则生的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面皮,英俊不凡,凌玉霄是一个也不认识。

冷玉蝶道:“霄弟,这个和尚就是犇犇呀,那个人就是皛皛呀!”

凌玉霄脑子翁了一声,知道自己的两个好朋友也是侥幸逃过大难,这时也已经长大成人了,不由得是又惊又喜,赶忙下了石床,冲上去就把二人抱住了。

那个和尚和白净少年正是已经长大了的白皛皛和牛犇犇。

二人也是落了泪,也是紧紧的抱住了玉霄。

凌玉霄抱住二人是放声痛哭,痛哭道:“原来你们果然没死,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三个人本就是最好的朋友,当年小时候,玉霄有五个好朋友,小龙和小鱼都已经死去了,他在天机镜中只看到了五个人逃了出去,姐姐和悠悠,另外还有犇犇和皛皛,还有一个小毛下落不明。

看到自己的好友还活着,他简直高兴坏了。

多年后,曾经的好友知己还能有几人?

三个人相拥而泣多时,这才彼此高兴的拉着手像小时候那样转了几圈。

牛犇犇哈哈大笑道:“玉霄,你还是没有变,依旧是这么爱哭爱笑的。”

白皛皛也笑道:“谁说没变,他可长高啦,也本事多了,不再是以前只会玩嘴的顽皮小子啦。”

凌玉霄笑道:“你们可大变样子,我根本认不出你们来了,你们怎么走在一起的?这几年,你们都在那里?还有,你怎么做了和尚了?”

牛犇犇道:“唉,话说来就长了,真是一言难尽,咱们慢慢叙谈。”

玉霄拉着二人亲亲热热的坐在了石**,三个人开始叙谈了起来。

原来,二人相约前来也是报仇的,不过因为跟玉霄他们一样,想念家乡,也想念着曾经最多回忆的山洞,故此前来看看,没想到却遇到了卓悠悠等人,玉蝶她们还以为是贼人,但经过彼此通报姓名,这才知道,竟然是同族的朋友,几个人这才叙谈了起来,然后才叫醒了玉霄。

牛犇犇道:“玉霄,从此之后,世上再也没有牛犇犇这么个人了,小僧法号禅印,乃是昆仑谷梵音阁梵仁大师的徒弟。”

凌玉霄失声道:“你入了佛门?你好好的做什么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