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2章 出击2

第七十二章 出击2

凌玉霄叮嘱道:“悠悠,你就跟我一起骑着天马,哪里也不准去。”

他拉着卓悠悠一起骑在了天马上,卓悠悠轻轻点头,紧紧的拉住了玉霄的衣襟,柔声道:“恩,我听你的。”

三个姑娘可是十分不高兴,但知道卓悠悠在此运气不好,有一劫,故此三个人只好装作不知。

曲仙儿嗔道:“喂,小师弟,她也一身的本事,难道对付小妖也会出事吗?你是不是太多虑了?”

凌玉霄摇摇头道:“三位师姐,你们就不要跟悠悠争了,就算是小妖,恐怕她都会有危险,因为我这是逆天而行,她就算是喝口水,都会有危险,因为神仙鬼怪,说不定就会出其不意的带走她,哪怕她不小心摔一跤,都很危险,你们明白吗?所以,她只有跟着我,才会没有危险,因为我身上有数宝,就是神鬼妖魔都会畏惧三分,所以,你们不要胡闹。”

曲仙儿不言语了,但却小声嘟囔道:“就知道向着你的悠悠,我要是也这样,你才不会这么关心我呢。”

凌玉霄苦笑着摇摇头,道:“三位师姐,你们也是一样,不要胡闹,要多注意安全,你们在我心中同样的重要,谁出事我都不想看到,明白吗?咱们还是好好看师傅们怎么引豺兽出去吧。”

再看姚霞和二老都在很远处等候,陶天喜和表弟谈天笑二人到了豺兽族。

陶天喜本就是诙谐幽默的人,谈天笑也是一样,他们一个是嘻嘻哈哈,一个是疯疯癫癫的。

豺族就在山脚下,四周围着一些栅栏门,二人落到兽族的大门前,只见高高的大门紧闭,几十个豺头人身的兽妖正在巡视。

他们刚落到兽族门前,就被发现了。

陶天喜二话不说,祭起日月风雷刀,就见两把刀空中一道白芒,犹如两条巨龙一般当空就照着大门斩落!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这大栅栏门刹那间就被风雷刀给斩成了粉碎!

谈天笑也不闲着,也祭出了手中的七星龙渊剑,就见龙渊剑犹如一条巨龙一般咔嚓咔嚓,几下就把大门附近的栅栏给毁掉。

二人这一毁掉了栅栏门和栅栏,那些在栅栏门楼上巡视的豺兽一个个猝不及防,就随着破碎的栅栏门摔了下来,摔成半死。

在寨中也有一个小瞭望台,高也有十几丈,那小妖看到有了敌人进犯,赶忙敲动了手中的铜锣,大叫道:“敌人来啦,大家戒备,迎敌……”

他刚敲了几下,陶天喜一指那瞭望台,再看两把刀化作一道金光就砍向了那个粗有三尺的台柱,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根巨大的木柱子就被双刀从中斩断,那小妖大叫一声,随着吊斗一起栽了下来。

刹那间,就是一阵大乱,再看那些半人半兽的豺兽,一个个呐喊一声,就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有埋伏在外面的树林中的,有埋伏在寨子中的,这些人兽拿着刀枪,张弓搭箭,看样子早有准备。

陶天喜和谈天笑二人也不进去,就在寨门口破口大骂,将手中的仙器祭来飞去,就胡闹了起来。

就听一声断喝道:“哪里来的糟老头子,竟敢到这里撒野?”

再看,寨内走出一个五个奇奇怪怪像人又像兽的人来。

当先一个看上去有几分像狗,但却已经修成了人形,怪模怪样的正是豺郎君,豺郎君手中拿着一根又细又长好似人大腿骨的东西,这正是它的法器骷髅断肠鞭,他身边跟着的几个人兽,有的是人的头,身上长毛,身后有尾巴,有的则是豺的头,人的身子,这正是近年来,这只豺魔/奸//污人类的女人,让女人怀孕生下的人兽,他的豺儿子,他这几个半个人类的儿子也都学了不少法术,深受他的喜爱。

豺郎君厉声道:“你们俩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来我的寨中捣乱,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吗?”

陶天喜哈哈笑道:“喂,你们到底是人呀还是兽呀?看上去怪模怪样的,真是好玩,好玩,喂,我能玩玩你们的尾巴吗?”

谈天笑拍手叫道:“哈哈,哈哈,好玩好玩,不过,大哥,它们的尾巴太臭了,撒尿的时候说不定都尿湿啦,你不嫌臊呀?”

这些人兽这个气,一看这两个老头疯疯癫癫的,简直就是两个老疯子。

陶天喜就像孩子一样,高兴的手舞足蹈,道:“喂,老弟,咱们要不要抓几个回去养着玩呢?要是闷的时候,咱们骑着它们到处溜达溜达不是挺好玩的吗?”

谈天笑道:“这主意真不错。”

陶天喜一指那几个赤、身、裸、体还没穿上衣的女人兽,在豺郎君身边的那个穿着虎皮裙,拿着铁棒的女人兽,正是豺郎君的跟人所生的女儿,就见它的女儿,生的是人的头,还真有几分姿色,虽然是人的身子,后边也有一条小尾巴,从虎皮裙的后面的特意留的窟窿眼中尾巴露了出来,还不停的晃着,更好玩的是,那女人兽,赤/、裸、着的上半身还真有点像人类女人的、乳//房,只是不同的是,她的有点小,像小笼包似的,不过,乳/房却比人类的女人多,人类的女人都是两个/乳/房,而这女人兽却是四个、/乳/房,就好像母豺一样,只不过不是四条腿走路,而是会两条腿走路,将肚子露在了前面而不是地下了。

人类没学会直立行走的时候,岂不也是肚子朝下,、乳//房朝下吗?

陶天喜看了看那女人兽,扑哧笑道:“喂,老弟,你看到那个女人兽了没?你不是还没老婆吗?抓回去给你做老婆好不好?”

谈天笑气的跺脚骂道:“喂,大哥,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它又不是人,是母豺呀,我能要她吗?”

陶天喜坏笑道:“这又有什么?豺可以跟人**,人就不能跟母豺、交、/配吗?而且人家是半人半豺了,人家它爹是豺,它妈可是人呀,可以说是有咱们人类的一半血统了,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就算不做你老婆,也可以做你奶妈呀,你看看,那四个、乳//房,咱把她抓回去,当奶牛养着不也挺好玩的嘛,到时候,你想喝牛奶了,就挤点喝嘛,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嘛……”

可把谈天笑气坏了,二人虽然来引诱人兽追杀,可却没商量这番对话,陶天喜看到人兽这模样,竟然开起了他的玩笑,虽然两个人爱开玩笑,但这么开玩笑臊的谈天笑脸通红。

气的谈天笑照着陶天喜的脑袋就是一个脑崩,谈天笑大骂道:“喂,你能再缺德点不?你这不是糟践人吗?有你这么做表哥的吗?”

陶天喜笑道:“喂喂喂,我这可是好心呀,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们说的话,人兽基本都能听懂,它们本就算半个人类,而且也学过人类的语言,所以一听这话,人兽都气坏了。

豺郎君气的使劲哼了一声,厉声道:“小的们,抓住这两个疯子,别叫他们跑了!”

再看众多人兽呐喊一声,就扑了上来,那个女人兽可气坏了,当先大吼一声就扑向了二老。

陶天喜依旧玩笑道:“喂,你的相好的来找你啦,你可别舍不得打她呀。”

谈天笑气道:“我叫你看看,我不但要打她,我还要杀她呢!”

那女人兽那知道二老的厉害,刚刚冲上来,谈天笑驭手中七星龙渊剑,半空中就斩下!

那女人兽将手中法器一迎,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手中法器早就被七星龙渊仙剑给断成了两截!

谈天笑一声怒吼,将仙剑又当空劈下,就听到咔嚓一声,那女人兽惨叫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

原来,谈天笑气表哥胡言乱语将一股怒火全撒在了这女人兽的身上,出手狠辣,一剑就当场劈死了女人兽!

陶天喜嘻嘻笑道:“好呀,你还真舍得呀,多可惜呀,好好的一头母牛没了。”

谈天笑气道:“你喜欢吃、奶,回家吃你老婆姚霞的奶、、吧,随便你吃……”

陶天喜气的脸色通红,不打人兽,上去在表弟的白头上就打了一巴掌,叱道:“喂,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她可是你表嫂,就这么对嫂子不尊重,该打,再胡说八道,我打你的耳光,看你还敢不敢……”

谈天笑苦着脸道:“你这人就是重色轻友,自从有了嫂子,你就变啦,哼,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啦。”

凌玉霄这个气,虽然他听不太清二人说的什么,但看二人在打仗的时候还胡闹,简直被气的啼笑皆非。

他们杀了女人兽,早就气坏了豺郎君,豺郎君大怒,厉声道:“快,杀了这两个混蛋,杀!”

再看众多人兽就把二人团团围住,二人杀了几只人兽,一看这些人兽真如玉霄所说,还真挺厉害,竟然都会法术。

陶天喜道:“表弟,咱们走吧,不好玩,不玩啦。”

谈天笑道:“是呀,真不好玩,这么厉害,走啦!”

二人说着,御剑就飞出了包围圈,然后转身就逃。

边跑二人还边笑道:“喂,我们不玩啦,玩够啦,咱们改天再见吧,不用送啦。”

“就是,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不用这么恋恋不舍的了……”

豺郎君气急败坏,厉声道:“给我追,别叫这两个混蛋跑了!”

他的几个儿子答应一声,带着一群人兽呐喊着就追了下去。

这些人兽边射箭,边在后追赶,二人也不打了,是撒腿就跑,虽然二人都能御剑而行,可是也不用法术,就跟这些人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在外面遇到了姚霞三个人,五个人合在一起,又开始往西逃去,人兽就紧紧追赶,有的也能驱物而行了,但顾忌着五个人厉害,故此跟大批的人兽一起追了下去。

凌玉霄就停在半空看着,追出去的人兽足足有二百多,而余下的人兽最起码还有将近二百多,还是不少,但总的来说,却是少的多了,而且用弓箭的人兽大批的追了下去,这也少了不少的威胁。

只是他有点担心五个人的安危,不过转念一想,五个人都是本领高强的人,就算打不过,逃是没问题的,而且小师傅的本事,他一个人对付这些人兽都没事,更何况有这些帮手了。

看到人兽渐渐的追的远了,凌玉霄这才要准备进攻了。

第七十三章灭豺

豺,又名豺狗,生性凶残暴戾,跟狗,狼乃是近亲,喜欢群居,后人形容一个人的凶残常常用豺狼这两个字来形容。

豺郎君足足有三百多年的修为了,这才修成了人性,一只动物要想修成人形,最少要三百多年之久,所以说,修行之道极其的不易。

凌玉霄虽然不想伤害这些动物,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些是他的仇人,不但是他的仇人,也成了全人类的仇人了。

这些豺狼狈狗结成一体,目的就是想将人类毁灭,豺狼之心昭然若揭,人类若不赶紧趁其羽翼未曾丰满将其消灭,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们修道者本就是人类主权的捍卫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这时,豺兽有一大部分被引诱走了,余下的还有一半,不过,可谓是少的多了,再要对付可就方便的多了。

凌玉霄一看人兽追远了,这才将双剑凌空一举,然后运足清虚紫府真气,对着下面的豺兽当空就劈了下去!

就听到一声巨响,半空中一道月牙形的气剑轰然而下,将人兽群中的人兽们斩死了也不知有多少!

这就是出击信号,只要他开始动手,四周的人就立刻行动灭豺兽。

众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但没有命令,不能随便轻举妄动,以免坏了大事,故此,众多修道者一个个的只好远远的停在半空焦急的等待。

终于,屠杀豺兽的命令出现了。

再看四周,半空中立刻涌现出了这些埋伏好的修道高士,一个个祭出了法宝就下了绝情。

豺郎君刚刚回到屋内,正生着闷气,被二老这么一胡闹,杀了不少人兽,他简直都气坏了,豺本就是极其暴戾的动物,虽然他修成了魔道,可是也不例外。

他刚刚回来不久,就听外面一阵大乱,就知道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