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3章 灭豺1

第七十三章 灭豺1

他赶忙拿着法器骷髅断肠鞭就跳了出来,再看,漫空仙器纵横飞舞,半空中,地上,屋顶上已经打成了一团!

他几乎失声惊叫,他抬头一看,只见人并不多,也就只有二十来人,可一个个的都是修道高手,他如何能不吃惊!

他刚刚一惊,只见半空中一道紫光凌空斩下!

他不敢大意,赶忙跃起避开,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自己住的这茅屋,从当中就被劈成了两半!

这一刀正是紫雪儿所发,紫雪儿乃是龙女派的第一高手,心高气傲,目空无人,她一看这些兽妖,奸污少女,把她们女人当成了玩物和生兽的工具,她是又羞又气,简直怒不可遏,她自己就是女人,看到自己的姐妹被兽奸污,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她是负责东边,这时一见这豺首,二话不说,就将紫芒刃祭出,凌空斩落!

豺郎君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美貌少女所发的这一招惊天动地的一刀,不由得暗自称赞,再一看紫雪儿的容貌,更是暗暗称奇,怒喝道:“你是什么人?”

紫雪儿虽然为人孤傲,但却也是正直之人,她的美自不必说,在龙女山中,她的那份犹如傲雪的美,早就被人认可。

她的确是很美很美,尤其是她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更是令人心醉。

紫雪儿怒喝道:“好你个畜生,奸污妇女,制造人兽,可杀不可留!我是龙女派的掌门人宣静真人的首徒雪紫儿是也,叫你死的瞑目,拿命来!”

她说着,将紫芒刃祭起,又是一刀斩落!

豺郎君更是吃惊,暗暗的道:“原来是龙女派的人,难怪如此的厉害!”

但这时并不是说话的时候,而是拼命的时候,他不由得大吼一声,驭手中魔器就跟紫雪儿斗在了一起。

豺郎君厉声道:“小豺,你负责对付西面,大豺,你对付北面……”

他的那些豺兽子孙,修为也已经不错,这时,听到父亲吩咐,心中安定了下来,于是,豺兽也分了工,一面有五十多名豺兽,纷纷跟玉霄等人厮杀在了一起。

凌玉霄叮嘱道:“三位师姐,你们要小心,没事就留在半空中,最好别下去。”

曲仙儿哈哈一笑道:“我们打架最是斯文,哪像你们这般的毫无诗情画意的,来,姐妹们,咱们也玩玩吧。”

她说着,就踏在凤鸣碧玉箫上,然后将凤凰栖霞披抖开,在几丈的高空中就弹起了七弦琴,就听琴声铮铮,这个难听。

最可怕的还不是琴声,而是琴剑!

再看半空中气剑纵横,纷纷就激射向了人兽。

洪袖儿则随着旋律翩翩起舞,边甩着两条红袖边皱眉道:“姐姐,你能不能谈些好听的?这么难听的曲子,听的真让人心烦。”

曲仙儿扑哧笑道:“我就是弹难听的,那些畜生想的到美,临死想听我抚琴呀,没门。”

洪袖儿甩着红袖,就见空中红云滚滚,两条红袖犹如天上落下的巨龙一般,就见两条红袖轰的一声,瞬间变得十几丈长大,不住的轰击在地上,专门往那些人兽身上轰击而去。

凌玉霄道:“师姐,小心点,这些房间内还有不少咱们的姐妹,不要伤了她们。”

楚桂儿哈哈笑道:“你就放心吧,对了,我玩点什么好呢?这样吧,我就画一些可怕的猛虎飞豹吓吓这些畜生吧。”

冷玉蝶和凤翙翙二人娇喝一声,早就跳下了云端跟人兽战在了一起。

凌玉霄苦笑着摇摇头,道:“喂,我去杀敌了,看好了,别打中我。”

玉霄说罢,一晃双剑,骑着天马就从半空中俯冲而下。

凌玉霄嘱咐道:“悠悠,你抓紧我,不准你跳下天马,你就跟我在一起。”

卓悠悠心里甜滋滋的,心爱的男人这般关心自己,她觉得真是好幸福。

她一只手环抱着玉霄的腰,将身子贴在了玉霄的身上,一只手抽出霜寒剑,护住了玉霄的身后。

凌玉霄就觉得心中一荡,卓悠悠丰满柔软的**就贴在了他的身上,他那里能感觉不出来,他也是成年人了,心中也有了男女的**。

凌玉霄暗自苦笑,暗暗的道:“看来男女靠在一起真的会出事,唉,悠悠大了,再也不是小姑娘了,以后我要跟她保持着点距离才对。”

卓悠悠心中甜蜜,三个姑娘可气的直跺脚,一个个的不由得骂道:“狐狸精,就会装可爱……”

但三个人也没有办法,知道卓悠悠的特殊,三个人气没地方出,就把气撒在了这些人兽的身上。

曲仙儿弹得是越来越难听刺耳,听的人真是心烦意乱,不但人兽听的厌烦心躁,就连远处的龙女山和天帝山的人听到了这琴声也是眉头紧蹙。

洪袖儿则气的双袖卷起这些人兽,半空就摔了下去。

楚桂儿最是悠闲,坐在自己的七色彩虹桥上,连连挥舞玉龙点睛笔,画了一些猛虎飞豹,都是插着双翼会飞的那种,嘴里还不住的骂道:“咬死你,咬死你,臭狐狸精,咬死你……”

那些飞豹由于她心里骂着卓悠悠,有的还真扑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气的挥剑就把空中飞来的猛兽击破,不由得喝道:“喂,你睁大两瞎眼看清楚,你放这东西是咬我呢,还是咬人兽呢?”

凌玉霄将双剑舞开,沉声道:“悠悠,别理她们,她们就这样,你抓紧我。”

他一会落下,一会飞起,就跟人兽战在了一起。

人兽有的开弓放箭,有的举剑相迎,有的是慌乱想逃。

因为半空中那些猛兽乱飞,而且还是它们的天敌,唬的这些人兽是东窜西逃,乐的楚桂儿是哈哈直笑,笑弯了腰。

楚桂儿也够坏的,知道卓悠悠是女孩子,心里也会怕那些虫呀,蛇呀什么的,蜈蚣,蛤蟆,蟑螂什么的,于是她玉龙笔一挥,画了一些蜈蚣,蝎子,毛毛虫什么的,什么恶心难看,她就画什么,而且还不是往人兽哪里派去,而是专门将这些可怕的小动物往卓悠悠头顶上撒去。

曲仙儿和洪袖儿这个笑,当真是啼笑皆非解气的很。

卓悠悠抬头一看,漫空什么毛虫,蜈蚣,蟑螂就在头顶上盘旋,不由得吓得花容失色,赶忙运用玉女玄冰诀来了招寒冰罩体,把自己跟玉霄罩在了冰罩内。

然后一伸手,化雾成露,化露成冰,扬手就洒出一把把的冰剑,这些冰剑轰的一声巨响,就跟这无数恶心又可怕的小动物相撞,撞成了粉碎,均消失不见。

卓悠悠气的脸色铁青,破口大骂道:“喂,臭桂儿,你有毛病呀?画这么恶心的东西,你是打人兽还是打我?背后使坏,卑鄙无耻!”

凌玉霄也气的使劲哼了一声,没想到自己的师姐淘气的就连这厮杀玩命的战场上也捉弄卓悠悠。

凌玉霄对着菁菁叫道:“菁菁,给我啄这臭桂儿一嘴,啄她的屁股!”

菁菁鸟呱呱叫着,还真听玉霄的话,一道光就扑向了楚桂儿,隔着七色彩虹桥照着楚桂儿的屁股就啄了一嘴,然后呱呱叫道:“我完成任务啦,一下够吗?”

楚桂儿羞的脸通红,骂道:“臭菁菁,臭玉霄,为什么啄我?”

凌玉霄边骑着天马打,边喝道:“为什么?你胡闹,在这里你胡闹什么?再要胡闹,我叫龙龙咬你,看你还敢不敢。”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哼,就会欺负人,不理你啦,人兽加把劲,打这个臭玉霄,我跟你们加油呀,人兽加油,加把劲……”

凌玉霄被她气得啼笑皆非,人兽打着打着都被楚桂儿逗笑了,纷纷想到:“这丫头到底是那头的?”

这个寨子很大,凌玉霄就从西门攻了进去,那些人兽虽然有五十多个,但哪里是玉霄的对手。

人兽射来的箭都对他毫无作用,只要飞箭射来,就见不必他动手击落,天马双翼一扇动,早就把这些飞箭半空中就扫落。

更可怕的是玉霄的龙鱼,就见龙鱼更是凶猛的很,不等玉霄动手,龙鱼就扑了上去,若不是玉霄叫龙鱼不准吐火,恐怕这里早成了一片火海了。

这些寨子内还有不少可怜的女人,若是大火着了起来,那这些女人就倒了霉了。

凌玉霄骑着天马,双剑频频祭出,运用神龙御剑术,不过眨眼间,就把这拦着他的五十多个人兽给诛杀。

玉蝶和凤翙翙几乎都没有怎么出手,这些人兽就被玉霄双剑斩杀,或者是被龙鱼活活咬死。

二人看到龙鱼这般的凶恶,真是心有余悸,就见龙鱼咬死这些人兽,也不吃,只是将人兽拦腰咬断,血淋淋的就给咬成了两截!

龙鱼就好似鳄鱼一般的凶恶,嘴上流着鲜血,一条龙尾还不住的来回挥舞,凡是被它尾巴打中的人兽,不是被它一尾巴给抽的筋断骨折,就是头骨碎裂,当真是死的极其的悲惨。

人兽畏惧龙鱼甚至比畏惧这所有的修道者还厉害,它们也是兽类,知道龙鱼的厉害,有的撒腿就逃,有的见到龙鱼连打都不打。

凌玉霄哪里能放过一个活口,万一要是给另外几处报信那不就遭了?

所以,他命龙鱼就在寨子四处转着,见到人兽逃走,就杀之。

凌玉霄跟姐姐攻破了北门,再看北边的一些房间内,真有不少的赤身**的女子,凌玉霄暗自叹息,他一个男人,不方便,只好把这些女子交给了姐姐,凌玉霄道:“姐,你跟我三位师姐,你们五个人就不要去了,好好保护住她们就行了。”

凌玉霄对着半空叫道:“喂,三位师姐,别玩了,给你们个任务,下来保护这些姐妹,快点。”

三个人鼓着嘴,但也不再胡闹,知道不是玩笑的时候。

再看屋内的那些女人一个个赤身**哭哭啼啼简直惨不忍睹,三个姑娘气的脸色铁青,一看这些女人被奸污**的奄奄一息,不由得怒发冲冠。

曲仙儿厉声道:“这些畜生简直不是人!”

凌玉霄气道:“废话,它们本来就不是人,好了,这里交给你们了,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们,给她们找衣服穿上,这样实在不像话,我去助其他的师兄师姐们。”

洪袖儿推了推玉霄道:“去吧去吧,还看?非礼勿视你不懂?色狼……”

楚桂儿道:“他本就是无赖流氓色狼,臭男人,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凌玉霄嘻嘻笑道:“你爹不是男人呀,那你爹也不是好东西了?”

“你……你连你师傅都骂,我非告诉爹爹不可,无赖……”

凌玉霄不再理他们,骑着天马来到了北面,只见北面依旧在激战,虽然血红等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却没有玉霄有龙鱼和天马,玉霄有龙鱼就顶了好几个高手,故此,他是最快结束自己这面的战斗的。

凌玉霄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幼时的好朋友,他不由得暗自称赞,暗暗的道:“犇犇和皛皛果然是有出息了,修为很高呀,看来,梵音阁和凤凰山的道术不可小窥,有其独到之处。

再看禅印和尚,也就是牛犇犇,手中的紫金降魔杵也不祭出去,而是抡起降魔杵横冲直撞,降魔杵砸的人兽四散乱窜,也不知有多少人兽被他砸的脑浆迸裂,他浑身已经都成了血红色了。

仿佛他只有亲手砸死这些畜生,才能解心头之恨一般。

白皛皛也是如此,骑着乘黄,舞动着手中的银戟,也是横冲直撞,就好像骑着战马厮杀一般,不过不同的是,他**的神兽,一会飞起,一会落下,他手中的银戟犹如铁枪一般的锋利,就听到噗噗噗噗噗之声不绝于耳,然后是惨叫不断,没等这些人兽倒下,身后的禅印已经到了,就抡起降魔杵把这些人兽砸了个稀烂。

二人一个骑着乘黄前面冲锋,一个在后收拾这些人兽,当真是所向披靡。

就连岳商血红等人都惊异非常,他们看的出,这二人并非不会道术,而是不惜用道术,好似用道术杀这些仇人不解恨一般。

岳商等人祭起仙剑杀人兽,还不及二人这般快捷,这些人苦笑,也不再祭出仙剑了,而是随着就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