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3章 灭豺2

第七十三章 灭豺2

凌玉霄到了的时候,战斗基本就结束了,当禅印击毙最后一个人兽时,这才大笑道:“痛快,痛快!”

凌玉霄骑着天马飞到,微笑道:“犇犇,皛皛,你们这么厉害呀,我还挂着你们呢。”

三个人在一起又说又笑,禅印叹了口气道:“唉,要是咱们早有这些本事,咱们傲人族又怎么亡族?我父母亲人又怎能会死?唉……就算学会了杀人的本事和道术,又有什么用,也不能救了咱们的父母了……”

他无限的伤感,眼中噙着泪道:“爹,娘,儿犇犇这就为你们报仇雪恨,将贼人妖魔碎尸万段!”

白皛皛道:“唉,那时咱们还小,咱们也没有办法。”

卓悠悠吃吃笑道:“喂,犇犇,你们佛家不是说,慈悲为怀阿弥陀佛的吗?你怎么杀生害命?”

禅印道:“我之所以出家,你以为我真的想入他娘的佛门?我还不是为了学艺报仇?什么都是狗屁,还慈悲为怀,咱们傲人族被灭,亲人被杀时,他们都死的那么惨,谁对咱们慈悲来?所以,对付妖魔鬼怪只有杀!”

卓悠悠笑道:“你杀气这么重还怎么做和尚,不如别做和尚了,而且做和尚又不能娶媳妇,你们老牛家不就绝后了吗?”

凌玉霄哈哈笑道:“就是呀,你别做和尚了,悠悠也大了,你就还俗,就叫悠悠嫁给你做小媳妇吧……”

卓悠悠红了脸,气呼呼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话你也敢说,无赖……”

禅印哈哈笑道:“我可没这个福气,悠悠可是咱们傲人族的一朵鲜花,哪里能插在我这牛粪上呢,悠悠不是霄大哥你的小媳妇吗,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呀?”

白皛皛道:“就是,谁不知道你俩呀,你的小媳妇,我们哪敢有非分之想呀,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对不对悠悠大嫂?”

卓悠悠臊的脸色通红,嗔道:“喂,你们就喜欢合起来欺负我,一个个都是坏蛋。”

凌玉霄哈哈笑道:“非也,非也,常言道,妻子女人就好像穿在咱们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一样,没了这件可以换上那件嘛,正所谓妻子如衣,兄弟朋友如手足,这件衣服咱们弟兄何必客气呢,谁穿不是穿呢?当然是谁穿的合适就谁穿了。”

卓悠悠气的使劲敲着玉霄的头,嗔怒道:“这混蛋话谁说的?谁说我们女人像衣服?简直混蛋透顶。”

凌玉霄笑道:“当然是我这大圣人说的呀,怎么,你承认想做衣服啦?不知道你是想做我们弟兄谁的新衣服呢?你喜欢做谁的衣服,你就嫁给谁,看看,我们对你多好。”

卓悠悠气的在后咯吱玉霄,嗔道:“你还说,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还敢不敢了……”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不敢了不敢了,我小时候就说过,打是亲骂是爱嘛,你这样算什么?算又亲我又爱我呀?”

卓悠悠嗔道:“我爱你个大头鬼,你个混蛋,就知道气我,没事就惹我生气。”

血红,岳商,落日互相看看,均是苦笑摇头,玉霄什么时候也忘不了玩,三个人真是没有办法。

岳商道:“小师弟,好了,别玩了,咱们去接应其余的弟兄吧。”

凌玉霄道:“恩,咱们这就去,不过,这边应该也有一些赤身**的女人,咱们要放了她们,将她们先保护起来,以免伤了她们。”

血红皱眉道:“她们赤身**,咱们不好相见。”

卓悠悠道:“这个交给我吧,我保护她们就是。”

凌玉霄道:“你可不行,你不准离开我一步,哪里也不准去。”

卓悠悠嗔道:“你这真把我当作是废物啦?我可是一身的本事呢。”

凌玉霄紧紧握住她的手,正色道:“悠悠,我三弟给你看过相,你也知道你最近有劫难,就算是小妖,放来的冷箭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非是你没有本事,而是你最近运气不好,我逆天而行,若是真的有妖魔鬼怪神灵的话,出其不意的说不定就会害了你,所以,你只有跟着我才最安全。”

白皛皛和禅印哈哈大笑,皛皛道:“喂,大嫂,霄大哥说得对,你就听他的吧,常言道,听丈夫话跟丈夫走,管保幸福平安无忧愁,这就叫夫唱妇随嘛。”

禅印道:“对极,对极,这就叫三从四德嘛,悠悠,你可要做一个淑女,可不准再像小时候那么泼辣野蛮了。”

卓悠悠脸色通红,嗔道:“你们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们的嘴。”

二人赶忙捂住了嘴,装作害怕的样子,轻轻道:“嫂子,我们不说了还不行吗?”

“就是,嫂子,我们错了。”

卓悠悠心中是又甜蜜又羞涩,红着脸嗔道:“谁是你们的嫂子,不要脸,臭玉霄都是你,每次都欺负人家。”

凌玉霄苦笑道:“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过,不准你离开我半步,这乃是我这主帅的命令,违令者,打一百鞋底。”

卓悠悠轻轻道:“行了,行了,怕了你了,我不去保护她们,谁去呀?”

凌玉霄笑道:“这样吧,三位师兄,你们就留下守住就可以了,等我们走了,你们去把我姐姐和仙儿她们叫来,让她们把那边的女子都调到这边来守护,那边西门太危险,万一其余的人兽杀了回来,就不好办了,三位师兄就跟仙儿她们负责保护这些女子就行,我走了,我们去接应那些人。”

三个人只好点头,落日赶忙去通知曲仙儿等几个女人。

凌玉霄则直接闯到了东边,一看,东边正打的热闹,雪紫儿一个人力斗豺王,其余的四人正奋力的跟其余的小人兽厮杀,一时间,打的不相上下。

雪紫儿跟豺王可谓是棋逢对手,斗了个骑虎相当不相上下。

凌玉霄跳下了天马,对着悠悠道:“悠悠,这里动手厮杀的事你不要参与,你骑着飞飞先到天上等我。”

卓悠悠嗔道:“为什么不准我动手?我又不是废物!”

凌玉霄紧握住悠悠的手,柔声道:“悠悠,难道你想我再去冒一次险再追一次日不成?你命中有此劫,虽然我救了你,可你若是不小心,一定还有劫难,故此,你没事最好离着危险远一些,就当救我好吗?你要是再出事,我一定还去追日,到时候,我一定会死在追日的路上,你难道就安心吗?”

卓悠悠十分的感动,轻轻低下头,柔声道:“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凌玉霄微笑道:“傻瓜,咱们是好朋友,你是我的小媳妇,只要你出事,我拼了命也会去救你,所以,你不想我出事,你自己就一定要小心,你自己不要出事,因为你的生死也就是我的生死,你不想我死,就听我的话。”

卓悠悠温顺的点点头道:“恩,我一定听你的话。”

凌玉霄开心的摸摸她的头,然后将天马一拍,道:“飞飞,带着悠悠去半空等我,没我的话,不准下来。”

他看了看回来的龙鱼,看了看菁菁鸟,道:“龙龙,菁菁,你们俩也上去陪着飞飞在一起,记住,好好保护悠悠,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可找你们算账,去吧。”

龙鱼和菁菁鸟也飞上了半空,盘旋在卓悠悠身边左右不离。

凌玉霄安置好了卓悠悠这才放了心,有了龙鱼和天马的保护,卓悠悠是万无一失了,就算是再厉害的妖魔,追不上天马,也打不过龙鱼,所以卓悠悠是万无一失了。

凌玉霄飞身上前,高声道:“师姐,请把他交给我吧!”

紫雪儿正打的兴起,一看玉霄来到,皱眉道:“喂,你那边解决了吗?”

凌玉霄点点头,笑道:“恩,都解决了,师姐,请把他交给我,我跟他有深仇血债,我要亲自解决它。”

雪紫儿哼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转过身去对付其余的妖魔去了。

凌玉霄稳步上前,冷笑道:“豺王,你还记得我吗?”

豺王正累的气喘吁吁,因为雪紫儿的确厉害,雪紫儿就好似男人一样的盛气凌人,丝毫也不退让,虽然只是打了一会,他就觉得雪紫儿的确是一等一的高手,这时,一看雪紫儿退了下去,走上来一个少年,不由得还暗自庆幸。

豺王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屠杀我们豺族的人?”

他是打了这么半天都不知道为什么,雪紫儿连理都不理他,他除了看出来雪紫儿是出于龙女派的之外,至于为什么要跟他拼命,根本没搞明白。

凌玉霄喝道:“豺王,八年前屠戮傲人族的事你难道忘了吗?你还记得那一年曾经有个孩子告诉过你们说,总有一天我会找你们算账的,你还记得吗?”

豺郎君吃了一惊,当年在他们手下,他只记得有一个活口,那就是玉霄靠着追日靴带着山海老人数宝逃之夭夭。

豺郎君失声道:“你就是当年那个小孩?凌云翔之子,凌玉霄?”

凌玉霄冷笑道:“不错,正是我,让你死也死的明白,你是否还记得,你将刀架在我奶奶的脖子上,我奶奶就死在你手,这笔血债,今日我要亲手讨回来!”

豺郎君又是吃了一惊,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当时屠杀凌辱傲人族的人时,在场的人都杀光,根本没有人看到,而玉霄却把这件事都讲了出来,他如何能不吃惊。

当时豺郎君拿玉霄的奶奶威胁凌云翔屈服,结果,他刚把刀架在了老人的脖颈上,玉霄的奶奶自己就撞刀而死,令他至今记忆犹新,傲人族所有人的铮铮傲骨,宁死不屈的精神,至今他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他那里知道玉霄借助叶方士的天机镜,已经将自己所有亲人被害的场面看的一清二楚,他已经将这些仇恨记在了心里,时时刻刻不忘提醒自己,激励自己,为亲人报仇!

凌玉霄冷冷的道:“当年你们五个妖魔,一个个的折磨羞辱我们傲人族族人,这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今日,我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凌玉霄说罢,怒喝一声,然后飞在半空,连人带剑化作一道光当头就斩了下来!

豺郎君只好咬牙接了玉霄这两剑!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豺郎君,身子猛地一震,就连脚都陷进了青石中!

凌玉霄虽然硬拼了一下,将豺王震得身子一歪,表面上看他没什么,其实连他也难受的很。

原来,玉霄的内伤还没有好,虽然没有大碍,但豺王必经有三百多年的道行,修为不在他之下。

幸好豺王跟雪紫儿拼斗了好半天,也是有点疲惫了,二人这才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不过,豺王更是难受,因为玉霄的两把剑实在是厉害,一把至寒,一把至热,他就觉得两种不同的力道顺着他的左右两臂传了过来,刹那间就觉得一半身子如堕寒冰,一半身子如入火炉一般的难受!

豺郎君一看这两把剑,心中一凛,颤声道:“莫非是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

凌玉霄道:“正是!”

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名震天下,不管是神鬼妖魔都听过这两把剑的传说,都知道这两把剑的厉害,也都想得到这两把剑。

凌玉霄左手凝冰剑右手苍穹剑,就跟豺王斗在了一起。

二人只打了几个回合,豺王就知道不好,他发现,玉霄的本事还在雪紫儿之上!

忽然间,豺王将手中的骷髅断肠鞭祭出,然后他仰天嚎叫!

那声音犹如狼嚎,传出去很远很远。

凌玉霄这么聪明,哪里能不明白豺王的用意,他这一定是召唤被诱走的一半人兽返回,里外夹击他们。

这时,再看雪紫儿等人也基本把东边的人兽消灭干净了,而南面还在打,凌玉霄边跟豺王动手,边高声道:“雪师姐,这里交给我们三兄弟就可,麻烦你带人去接应南面,等消灭了南面的人兽,立刻赶往西面,因为那些被引走的人兽就要赶回来了!”

雪紫儿点头道:“好,你要小心,这头豺狼很厉害。”

虽然她一向心高气傲,也看不惯玉霄的胡闹,不过,对于玉霄的决定她还是满欣赏的,这一次诱敌之计,各个击破,的确是省了不少的事,而且玉霄不再跟她玩笑,也关系到胜败,所以她毫不犹豫,立刻跟其他的玉龙九女赶往了南面,去接应魏晓晨、廉政等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