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4章 血战1

第七十四章 血战1

廉政等人这一阵厮杀,基本上活下来的人兽已经不多了,再加上雪紫儿五个高手支援,所以,立刻就消灭了剩余的人兽。

十个人一碰面,立刻又赶往了西面前来堵住寨门,以免被人兽来个两面夹击。

单说凌玉霄、禅印、白皛皛三人,三个人除掉了那些多余的小妖,一起又来对付豺王。

如今,除掉妖魔最重要,什么单打独斗,根本没那个道义可讲,更何况跟妖魔有什么道义可讲的。

三个人三面,成三角形就把豺王困在垓心,卓悠悠也不甘寂/寞,也不管玉霄所说的什么危险不危险,也跳了下来,四个人就把豺王围住。

凌玉霄这时候也顾不得将卓悠悠赶走了,而且卓悠悠也不是弱质女流,也是高手,而且报血债也有她一份,故此玉霄也不多说,只是在悠悠身边,准备随时保护悠悠也就是了。

这时,就听一阵喊杀声,那追赶陶天喜被诱走的人兽也赶了回来!

第七十四章血战

这七八年来,人兽生了还真不少,豺兽足足有四百多,狗兽也有四百多,狈兽三百多,狼兽四百多,四处人兽加起来足足也有千余人之多了!

这七八年来,周围附近方圆五百里之内的男男女女都被这四大妖魔抓了起来,女的跟公兽交、配,生人兽,男的跟母兽**生兽人,只是可怜了那些人类的男人和女人。

那些人类的男人被迫跟母狼母狗**,在**中难免弄痛那些畜生,所以身上被狼狗咬的遍体鳞伤。

更可怜的是那些女子,活活的被畜生见污,想不怀孕都没有办法,坏了人兽后,就生了下来,等人兽四五年长大后,再被自己生的人兽见污,这些女人简直就成了母狗了,怀胎五个月生完人兽,然后又被见污,再怀孕,再生育,就这么反反复复的不停的生育,受不住折磨的就惨死于人兽的夸下,活着的女人也是奄奄一息,整日里痛不欲生的忍受着痛苦。

这些年的日子,简直就好似活在地狱中一般的可怕!

这一次玉霄带人斩妖除魔,这些女人激动的哭了,一个个也勇敢的捡起了刀枪,八掉了人兽身上的衣服,暂时的穿上遮住了羞人的躯体。

曲仙儿等人就在周围房间内不断的救出这些女子来,只是北边和西边两处就救出了二百名挂身上还流着畜生的女人。

这些女人不住的痛哭,然后就给曲仙儿,玉蝶等人人磕头拜谢,玉蝶等人都是女子,不由得悲从心生,一个女人活活的被这些畜生这般的凌辱,那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时,雪紫儿和魏晓晨带着龙女派的人也赶到了,男人不方便相见,血红,廉政等人则退到了寨外,守住了西门。

玉女派的女人就开始和曲仙儿等人在房间内四处找寻那些可怜的少女,把这些被捆绑住的女子放了,然后组织在一起,保护了起来。

这些人救出了这些少女,不过还有不少的小人兽,浑身生着毛,人的头,长着尾巴,咿咿呀呀的只有几个月大。

没等玉龙派的女子们动手,那些可怜的女人早就哭着抱住了那些人兽,先是抱了抱,然后纷纷都给摔死在当场!

那些小人兽是她们自己所生,虽然母爱乃是天性,但她们却恨透了这些人兽,而且这些人兽根本不是人,如何能叫这些人不人,豺不豺的畜生活在世间?

也许,这些小生命只是来错了这个世界,毁灭它们也许对这些可怜又可恨的生命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吧。

也许所有的生命都是来错了世界,来着无情的世界受尽磨难,然后再无可奈何的死去,既然是一场空,何必来这世上受苦受罪?

像这些小人兽一样,不知不觉好没有痛苦的毁灭掉,至少不必再受尽折磨和忍受人世间的痛苦折磨,不知不觉中被毁灭,难道不是一种幸福?

那些摔死自己亲生骨肉的女人们,放声痛哭,若不因为它们的父亲根本不是人,她们也是被奸污所生,无可奈何生了这些畜生,她们又怎能狠心摔死自己所生的这些小人兽?

但她们也知道,不杀了也不行,等这些人兽长大,必定又是祸害,所以只能狠下心来斩尽杀绝了。

前前后后的,从东西南北四面找到了大约三百多个女子,一个个都是不挂,这些女子把死去的人兽的衣服扒下,或者是找块破布遮住了身子,有的甚至光着身子,这些女子就聚集在了一起。

只是玉霄等人和豺王都不在寨内厮杀了,好像打着打着已经打到了山上。

豺王一看不妙,边打边退,好逃之夭夭,玉霄怕在这里打施展不开再伤了那些女子,故此闪开个缺口,也是边打边退,退到了空旷之处这才围住了豺郎君。

而这时,追陶天喜等五人的二百多人兽听到豺王的呼唤,一个个也不再追杀陶天喜,纷纷赶了回来,幸好玉霄早有准备,命雪紫儿等人守住了西门。

这杀回来的人兽就跟这十几个人就厮杀在了一起,杀的是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凌玉霄等四个人也没有闲着,也跟豺王这罪魁祸首激战了起来。

那豺王甚是厉害,他三百多年的道行可非同一般,玉霄等人虽然修为都不错,可是却仅仅只有八年的修为,哪里能比得上这豺王的修为高。

但幸好四个人都是刻苦修习,本门的几大内功修习的都不错,故此,四个人也敌得过豺王。

不要说四个,就算凌玉霄一个人,以玉霄如今的本事,再加上两把神剑之辅,对付豺王都不是问题,只不过因为他追日受了重伤,故此功力是大打折扣罢了。

豺王当真是凶恶的很,被困在垓心,依旧是负隅顽抗,手中的骷髅断肠鞭果真是有独到之处。

只不过,四个人一人一方,紧紧就把它圈住,无论豺王往哪里突围,另外三面就一起攻击。

卓悠悠厉声道:“畜生,你是逃不掉了,今日就叫你血债血偿!”

白皛皛也跳下了乘黄,手挺银戟也怒目而视,厉声道:“识相的,自尽谢罪,省的我们费事!”

禅印大吼道:“等擒住了你,我将你碎尸万段!”

豺王一阵狂笑,将手中骷髅鞭一挥,就扑奔了禅印!

禅印毫不退缩,将紫金降魔杵一挥就当头击下!

豺王一退,禅印大吼一声,左手推出,只见一个金光灿灿的佛家卐字符号,闪着金光就击向了豺王!

豺王道:“好一招梵音卐字护体真言!”

豺王将骷髅鞭朝着卐的中间就点去!

轰的一声巨响,卐字就不见,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个人一看禅印跟豺王斗法,不好上前,以免误伤,只好随时准备接应。

禅印梵音护体真言被破,紧接着嘴里念道:“唵、嘛、呢、叭、咪、吽……”

再看,禅印身边金光灿灿,空中闪着金色的六个梵音字,围着他直转,禅印单手合十,紫金降魔杵漂浮在他的头顶。

这正是六字大明咒,乃是梵音阁的真传绝技,当真是非同一般。

禅印身上闪着金光,就好像一个成佛得道的罗汉一般的威风!

豺郎君失声道:“六字大明咒!”

禅印睁开大眼,用手一指,再看他身边出现了六道门,每一个门上,都有一个字,这六大真言,就在门中间闪着金光。

这正是梵音阁的六道轮回阵!

禅印道:“各位,我先跟他比比,大家都退后!”

禅印将手一招,道:“来,豺王,敢不敢闯一闯我的六道轮回阵!”

豺狼大吼一声,当先将手中骷髅断肠鞭祭出,就见骷髅鞭转了几转,竟然不敢碰那个金光灿灿的六道轮回的阵门。

原来,它这骷髅断肠鞭,乃是天地戾气之物,见到佛法真言,自然畏惧三分。

豺狼召回骷髅断肠鞭,将鞭一抖,分心便刺!

刹那间,就见禅印将手一挥,双手做兰花指状,再看那六扇门,旋转不止,竟然将豺王关在了门内!

禅印手掐法诀,念动六字真言,就听梵音袅袅,似乎九天十地的神佛一起吟唱一般。

唵、嘛、呢、叭、咪、吽……

豺王被这肃穆充满着煞气的六字真言给念的心烦意乱!

不要说豺王心烦意乱,就连凌玉霄都觉得这梵音真是烦死人了,都不想再听。

豺王被关在门内,再看,六扇门内,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恶鬼,地狱,正好是六道轮回。

这六道轮回共分为两种,一种是三善道,一种是三恶道。

三善道有天道,人道,阿修罗道。

三恶道有畜生,恶鬼,地狱道。

三善和三恶道正好是一道善道,一道恶道,阵内善恶交替,再看,每个门中不同的幻象浮现!

善恶交替,乃是六道轮回,所以分为善恶,佛也一样,屠杀众生时,面目狰狞,普救众生时,又是一副慈悲之相,佛也是两面性,谁又知道,那一面才是佛的本性?谁又能肯定,佛究竟是恶还是善?

三善道中,福光普照,金光灿灿,三恶道门内,恶鬼幽灵,血雨腥风,黑云滚滚,黑烟弥漫!

就见六扇门围着豺王乱转,转的豺王心慌意乱!

再加上这六字梵音,豺王简直都要疯狂了!

豺王将手中的骷髅断肠鞭一阵乱挥,然后猛然开始嚎叫了起来!

就听一声凄厉悲惨的狼吼声就刺破了天地苍穹,也打破了六字真言的禁锢!

豺王将骷髅断肠鞭一抖,嘴里嘶声怒吼,然后将手中的骷髅鞭就狠狠的戳在了天道的唵字门上!

就见六字渐渐的黯淡了下去,终于砰的一声巨响,被豺王击破!

豺王怒吼一声冲向了禅印,就见禅印双手合十,再看他身边那阵阵金光,猛然间大盛,就见漫天都是金光,笼罩了整个云层!

这一招正是佛光普照!

豺王被照的眼花缭乱,赶忙将骷髅鞭一甩,再看阵阵黑云笼罩在身畔,就把佛光隔断。

还没等他杀上前去,就见禅印双手合十,忽然间向着天际苍穹一指,只见一道金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双手合十,念动法诀,再看漫天佛光中,竟然隐隐显出无数的佛陀!

而他微闭双目,盘膝而坐,低声吟唱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再看随着他梵音吟唱,再看漫天的金光,竟然化作了无数的小佛陀,只见漫空都是佛陀,而他则像一个大佛陀一般,漫天神佛都围在他身边上下盘旋!

这一招正是梵音阁闻名于世惊世骇俗的一招万佛朝宗!

豺王大吃一惊,没想到不过才八年不见,曾经一个个可怜的孩子竟然都学成了无上的**力!

豺王不敢大意,赶忙咬破中指,将鲜血在骷髅断肠鞭上一抹,再看骷髅鞭更加狰狞恐怖了,血淋淋的滴着鲜血,那骷髅鞭上无数的阴魂冤鬼立刻也开始哭了起来!

就听鬼哭狼嚎,宛如到了十八成地狱!

再看豺王身旁,浮现出无数的冤魂厉鬼,就跟这些佛陀撞在了一起!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连天地都似乎为之震撼!

二人不断运用法力互相冲撞,天地之间,一半是黑云滚滚,一半是金光灿灿,一半是佛光普照,万佛朝圣,一半是幽暗魂怨,厉鬼狰狞!

刹那间,再看豺王又是将中指咬破,喷在了骷髅鞭上,再看一个个恐怖无比的血骷髅张牙舞爪的就出现在半空中,以排山倒海之势就朝着万佛中的禅印撞去!

凌玉霄众人退开了一段距离,卓悠悠看的心有余悸,紧紧的挽住玉霄的手臂,轻声道:“没想到犇犇哥的修为这么高,这一招万佛朝宗,真挺厉害,不过,这梵音太难听了,霄哥哥,你看谁能胜?”

凌玉霄沉声道:“犇犇不是豺王的对手,虽然他的修为高,若是单打独斗的斗法,他还不是豺王的对手。”

果不其然,玉霄的话音刚落,再看骷髅断肠鞭又是一抖,这一次出现的也是一些幽魂,不过不同的是,却不是厉鬼幽魂,而是漫天无数的赤身罗体音秽不堪的女幽灵的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