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4章 血战2

第七十四章 血战2

再看那些女幽魂,一个个美艳绝伦,扭动着腰肢,轻轻揉错着自己双、乳,嘴里呻、吟着,女人的妙处也展露在漫天神佛的眼前,做着音秽不堪的动作,令看到的人脸、红心跳,不能自控。

卓悠悠臊的满面通红,轻声嗔道:“呀,怎么有这种法术,音秽不堪,肮脏无、耻,羞死人了。”

凌玉霄嘻嘻笑道:“喂,等你嫁了人,女人就要脱掉衣服在男人面前,然后一男一女就做这事,这怎么能说恶心和肮脏呢?这就叫爱呀,这种事男人喜欢,女人也爱,这就叫两厢情愿嘛,哈哈,等你做了我的小媳妇,咱们也这样……”

卓悠悠羞的脸色通红,使劲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哼……”

凌玉霄连连道:“喂喂,你做了人家的媳妇不跟男人亲热,那个女人是这样的呀,你讲不讲道理?到时候,你做了人家的媳妇,就要伺候丈夫的,懂吗你……”

“去你个大头鬼吧,谁做你媳妇,少臭美啦,这时候还闹,你真是无赖混蛋……”

凌玉霄也不玩笑了,叹道:“漫天神佛可谓是开了眼了,看到这么多赤身的美女,真是艳、福不浅呀,真好看,悠悠,你比她们还好看。”

卓悠悠气的捂住了玉霄的眼睛,嗔道:“好看你个大头鬼,非礼勿视,不准你看,不准你看。”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吧好吧,那我只看你一个人行了吧?”

“你还说,你还说……”

她说着,气的咯吱着玉霄,两个人竟然玩笑了起来。

这些**的女魂一出现,将女人的妙处都展露在神佛面前,再看漫天神佛立刻就黯淡了下去!

神佛哪里能经受得了女色,那见过这些不堪入目之物,尤其是这么多光的女幻影,神佛简直都羞于观看,故此,这万佛朝宗这一招,就被女色所破。

禅印气的怒吼一声,但也无可奈何。

豺郎君一阵狂笑道:“哈哈哈哈,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你们这些秃驴都说得好听,真要让你们见到了**的女人,你们不也是凡心动了吗?不也想找女人吗?啊哈哈哈哈,依我看,你们和尚又不是没有男人的东西,装什么正经,我就不信你们和尚没有**,除非你们不是男人,你们**有了怎么解决?难道也是用手自己解决,还是去找女人呢?恐怕之所以有尼姑,正是为了泄欲方便的吧……”

凌玉霄赞道:“这豺王说的还真有点道理,就是,和尚的确也有**,又不是没有男人的小鸟……”

卓悠悠气的重重敲了玉霄的头一下,红着脸嗔道:“你个大色、郎,胡说八道什么?你是那头的?你怎么帮妖魔讲话,还说什么和尚也有男人的小……”

凌玉霄故意笑道:“小什么?”

卓悠悠气的掐了玉霄一把,嗔道:“小你个大头鬼!”

二人正在玩笑,就听白皛皛怒喝道:“妖魔休要逞强,看箭!”

再看白皛皛将身后的弓取出,张弓搭箭,对准豺王就是一箭!

再看那支箭空中光芒大盛,快到了豺王近前时,刹那间,一支箭变成了三支箭!

豺王侧身避开,然后挥舞手中的骷髅断肠鞭就打在了三支飞箭上!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三支箭消失不见!

豺王的心一震,一看白皛皛手中的弓箭,沉声道:“你这是什么弓?莫不是射日弓不成?”

白皛皛冷笑道:“不错,正是当年后羿射日时留下的神弓,金雕射日弓!”

就连凌玉霄都一惊,他也万万没想到,白皛皛身后背着的一把金色的弓箭,竟然会是金雕射日弓,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后羿射日弓!

卓悠悠失声道:“哇,这就是射日弓呀?小白居然有射日弓!”

凌玉霄笑道:“可惜没有射日箭,否则,这一箭就可以将太阳射下。”

就见白皛皛将银戟立在身边,然后张开射日弓,也不取身后背着的九支羽箭,而是凭空的拉开了弓,对准了豺王,厉声道:“叫你见识一下射日弓的厉害,看箭!”

他拉满了弓弦,然后一松手,就见凭空中赫然又是三箭,分三个方向射向了豺王!

原来,他竟然可以将气化于无形之箭,凭借着射日弓的法力发出,以无形气箭可以杀敌!

豺王左躲右闪,终于杀到白皛皛近前!

白皛皛将弓背起,然后将双手在头上一拍,喝道:“奇门遁甲出鞘!”

再看他身上立刻幻化出一件八卦仙衣,只见这件仙衣金光灿灿,好像是凤的羽毛制成!

这件仙衣正是他师傅凤仙人赐给他的,有了这件衣服,上天下地,入水,穿墙是无所不能,他学的就是奇门遁甲之术,遁甲之术,共分五中,又成为五遁奇术,有金遁,木遁,水遁,火遁,土遁五种奇术,均是道家不传之秘。

奇门遁甲之术,多数只要是用来行或者敌人周旋使用的多,其实,这种奇术,玉蝶也是会的,因为她是凤凰的徒弟,对于奇门之术也是深通。

白皛皛的师傅凤仙人是玉蝶师傅的丈夫,是凤,凤仙人没有多收徒弟,就只有一个徒弟就是白皛皛,故此将自己的仙衣用凤凰的羽毛混合天蚕金丝织就的羽衣给了徒弟,让他前来报仇。

有了这件仙衣护体,就算徒弟不敌妖魔,想要逃脱也是易如反掌,因为他可以使用土遁之术,妖魔是无论如何也追不到的。

凌玉霄当真是佩服的很,没想到好朋友竟然会这种奇术,就连他对于五行遁法,奇门之术都不会,没想到自己的朋友竟然有这种本事,他真是暗暗称赞。

白皛皛用出奇门遁甲之术,就跟豺王斗在了一起!

虽然他道术惊奇,可要想以八年的修行胜了豺王三百多年的修行,可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这时,就听喊声震天动地,显见那些豺兽又杀了回来!

凌玉霄暗自着急,知道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将双剑一摆,大喝道:“冲,破!”

再看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化作一白一赤两道璀璨的光芒就射向了豺王!

豺王赶忙避开,不敢招架,因为他吃过一次亏,一碰到两把兵器,那冷和热两种真气他是真吃不消!

凌玉霄飞身上前,道:“皛皛,把他交给我了!看我的!”

“小心点,这个豺王很厉害!”

凌玉霄微微一阵冷笑,他自信想要打败这个豺王,还不是问题,若不是因为他受了内伤,早就把这豺王斩杀了,刚才不过他想看看自己朋友的本事,所以暂时没插手罢了,这一次,时间紧迫,他必须拿出点真本事早点解决了这豺王也好去接应别的人。

故此,他一出手,就用出了神龙御剑术!

神龙御剑术共有九层,每一层有三招,其中,入门剑术一层三招,基本剑术两层六招,水中剑术三层九招,空中剑术两层六招,最高剑术天雷御剑诀,神电御剑诀,总共六招,分为清虚和紫府两种运用之法。

凌玉霄将手一挥,一招蛟龙出海,两把剑分左右就射向了豺王!

豺王最忌惮的就是凌玉霄,因为他发现,凌玉霄的本事远在这些人之上,只不过好像有点气力不足受过内伤罢了,但即使这样,它也知道玉霄的厉害。

两把剑射向了它,它不敢大意,知道这是两把天底下最可怕的两把剑,绝不可轻视!

故此,他闪避开,暗暗的道:“我在这里打什么?看来我不如早早逃生,以免丧命在此!”

但他也知道想逃那有这么容易,各个方位都被堵住,他本想欺负卓悠悠是女子,想从悠悠那杀出去,但一看卓悠悠身边的天马和龙鱼虎视眈眈的样子,它就没敢过去,它当然知道龙鱼的厉害,那敢惹龙鱼。

至于其他两面,他也见识到了禅印和白皛皛的厉害,知道一招半式根本没有可能突围,而这面又有强敌凌玉霄堵住,他真可谓是上天无,入地无门了!

凌玉霄的剑当真是厉害至极,他将九子凝冰剑一挥,一道寒冰就射出,将天地苍穹剑一抖,就是一道烈焰!

只见寒冰纵横,烈焰腾空,若是被寒冰击中,必然全身如堕入寒窖一般的难受,若是被烈焰射中,就全身是火了!

其实,玉霄的九子凝冰剑就是一条冷龙的灵魂附在剑上,故此才这般的冷,而天地苍穹剑却是一条火龙的灵魂附在剑上,故此才可以射出烈焰,有了这两把剑的辅助,玉霄真可谓是如虎添翼了。

凌玉霄左手清虚,右手紫府,左手九子凝冰剑,右手天地苍穹剑,当真是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凌玉霄将神龙御剑术运用的淋漓尽致!

只见神龙御剑术的招数层出不穷,一层有三招,一招又可化为九式,神龙御剑术的招数有,飞龙在天,蛟龙出海,神龙摆尾,云龙九现,亢龙有悔,万剑归宗等等……

凌玉霄虽然所学甚是杂,可是他毕竟是聪明的,主要深入学的就是神龙御剑术,清虚紫府两大先天真气,其余的他不过就是懂一些罢了,所以,他的神龙御剑术可谓是娴熟至极,而且是青出于蓝了。

就连陶天喜都说,再要传他道术,恐怕他都可以做九子的师傅了。

可以说,天帝九子的本事基本都被他学走,天帝山三代弟子中,就连岳商,血红,廉政等几大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了,故此,他才能击败众人在比试中夺魁,这绝不是他运气,而是凭着他的刻苦和聪明所换来的结果。

禅印和白皛皛更是钦佩万分,自小他们就对玉霄佩服的很,因为这么多孩子中,就数玉霄聪明,在玩的时候,他们都是玉霄的手下,一切都听玉霄的,玉霄俨然成了他们的头头。

今日等长大这么一看,玉霄依旧在他们之上,他们当真是自愧不如,但心中却是很欣慰,因为玉霄代表的就是整个傲人族的脸面,因为他是傲人族中唯一没有屈膝跪拜的英雄!

豺王越打越是心惊胆寒,暗暗的道:“这臭小子这般厉害,又有这么厉害的两把剑,当真是不可对敌,再要斗下去,我必然丧命,我要快走才行!”

想到这里,他偷眼一看,只见脚下倒是有缺口,因为他们已经在半空中打着,豺王一看地上没有人拦,暗暗的道:“我只要出其不意的落下地,然后寻而逃,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对,就这么办!”

他打定了主意,避开了玉霄的两把剑,猛然间身子沉了下去,就往地上落了下去!

凌玉霄何等的聪明,他眼珠一转,看了一眼脚下,他就明白了八分,当他落下时,他就做好了准备,冷然一笑,将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往四周一划!

再看,无形中出现了两道屏障,就阻住了豺王的逃!

这一招正是他自创的鱼跃龙门!

鱼想要跃过龙门成为神鱼又谈何容易?想要成为神鱼像龙鱼一样,必须有跃过龙门的本事,故此,他根据自己的龙鱼创出了这一招!

豺王一看两道真气拦,赶忙一转身,身后又是两道真气拦!

还没等他将两道真气击破,凌玉霄那容他击破两道真气逃脱,立刻将两把剑祭在半空中,用了一招飞龙在天!

再看两把剑,半空中两道金光长达几丈,化作一白一赤的双龙,咆哮着就扑了下去!

两把剑凌空劈下,当头就斩下!

豺王大叫一声,那敢大意,也赶忙祭出了手中的骷髅断肠鞭,迎着两把剑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再看那骷髅断肠鞭竟然被两把剑断成了三截!

豺王痛彻心扉,这是它多年的宝贝,今日竟然被玉霄的双剑所毁,它是又痛又恨!

豺王怒吼一声,平地一滚,再看豺王不见了,平地里出现一个足有五丈大小的豺狗,这豺狗金黄色的狗毛,呲牙咧嘴,张着血盆大口,窜了上来,就扑向了凌玉霄!

这正是豺王的本来面目,豺郎君足足有四百多岁了,修炼了整整三百多年才修成了人形,不过,成为了人形虽然好看,可是法力却没有本身那么大了,它知道今日难逃性命,没有了法器,只有一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