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4章 血战3

第七十四章 血战3

于是,这才化成本形,要跟玉霄拼命!

它也知道,今日只有击毙玉霄,才有可能逃的性命,否则,就算逃也逃不过天马和龙鱼的追踪,他知道天马和龙鱼的本事,也知道,只有玉霄才能驾驭这两大灵兽,所以,就跟玉霄拼了命!

卓悠悠吓得失声惊叫,这么巨大狰狞的豺狗,她可从没见过!

凌玉霄也是一样,暗自吃了一惊,这豺王显出原形,竟然是如此的可怖!

豺王张着血盆大口,呲着锋利的豺牙,就扑了过来,张嘴就咬向了玉霄的咽喉,两只巨大的爪子就按向了玉霄!

若是被它两只巨大的爪子按住,那真是必死无疑了!

还没等豺王扑过来,豺王嘴里的腥臭之味就刺鼻难闻,令人作呕,凌玉霄赶忙闭住了呼吸,运用水中的功夫,开始用皮肤呼吸,他怕豺嘴里喷出的气有毒,故此才这么做。HTTp://

凌玉霄大叫道:“你们都别过来,这个东西太危险了,尤其是悠悠,待着别动,看我的!”

凌玉霄边说话,边用出了洪袖儿跳舞用的幻影蝴蝶步,就巧妙的避开了这一招,他召回了两把剑,就见双剑归鞘,插在身后!

还没等凌玉霄对付豺王,豺王一声怒吼,又扑了上来,凌玉霄闪身避开,刚到了豺王的身后,就见豺王猛地将巨大的尾巴一甩,就抽向了玉霄!

凌玉霄惊得一身都是冷汗,赶忙又用幻影步避开,刚刚避开,就见豺王的后腿就蹬了过来,蹬向了他的小腹!

凌玉霄大喝一声,飞身跃起,暗暗的道:“我就像对付双龙那样,跳上它的脊背,跟它拼了就得了,省的打起来费事!”

他打定主意,半空中就落在了豺王的背上,然后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豺的长毛,死死的再也不松手!

他本想爬到豺王的头前,勒住豺王的脖颈,然后抠瞎它的眼,但想要爬过去那有这么容易。

豺王也不是傻瓜,一看玉霄跳上了自己的脊背,就知道不好,因为它想咬咬不到,而且玉霄要在它背上下毒手,它是躲都没处躲!

就见豺王怒吼一声,忽然头朝上,脚朝下,直着就飞向了青天!

凌玉霄被猛地甩起,豺王太大,不像龙那样,双脚可以盘住,他双脚根本盘不住,双手环抱都抱不过豺王的躯体,豺王这一头上脚下像人一般的飞起,玉霄也被摔得荡了起来!

幸好玉霄早有准备,就将豺王厚厚的毛在手上使劲缠了几圈,然凭豺王怎么折腾,也甩不掉他的!

凌玉霄是打定了主意,暗暗的道:“我看你怎么办,我就是不下去了,折腾死你!”

他一只手紧紧的缠了几圈豺毛,右手空了出来,恶狠狠的挥拳就狠狠照着豺王的肚腹砸去!

龙鱼和天马也不管卓悠悠了,一看主人在豺背上跟这庞然大物的豺狗做殊死搏斗,一个个急的连蹦带跳,但也没有办法,豺王乱蹦乱跳,玉霄又在上面,两只灵兽都无法帮助玉霄,只好也随着玉霄和豺王飞上飞下,那样子是等玉霄一旦抓不住豺背摔了下来,天马好飞过去接住,龙鱼好拦住豺王拼命的保护主人。

天马和龙鱼早就有了默契,一个负责载着玉霄逃走,一个负责拦住强敌,这已经成了两只灵兽的默契了。

凌玉霄恨得咬牙切齿,一想到奶奶就死于这只豺狗之手,他就恨不得将豺王碎尸万段!

这时,他就如疯了似的,身子在空中乱荡,而右手握拳狠狠的就击在豺郎君的肋骨上!

就听到砰砰砰砰,玉霄的拳头犹如一点一般的砸向了豺王的肋骨!

豺王痛的仰天怒吼,忽然间凌空俯冲而下,看那样子似乎是想冲到地上,在地上翻滚,将玉霄甩下自己的脊背!

凌玉霄何等的聪明,哪里能不明白这一点,赶忙松手,身子由于被豺王这一牵引,也往下飞去。

还没等玉霄驭剑而出,稳住身子,天马一声龙鸣,在半空中就接住了玉霄!

龙鱼大吼一声,刚想窜上去,凌玉霄喝道:“龙龙回来,去保护悠悠,看我的!冲,破!”

他怕龙鱼受了伤,也怕悠悠再有什么闪失,故此派出龙鱼去保护悠悠,就见两把剑化作两道光,就奔豺王斩去!

豺王又是一窜,避开了两把剑,又恶狠狠的扑向了玉霄,玉霄召回两把剑,然后将两把剑握在手中,对天马飞飞道:“冲!”

就见天马展动双翼,凌玉霄手握两把神剑,在空中骑着天马跟豺王上下盘旋就斗在了一起!

也就是几个回合,凌玉霄俯下身子对天马道:“等会冲上去的时候,别直着迎上去,而是附身往下落去,落到它的肚腹下,明白吗?”

说着,玉霄怕天马没听明白,轻轻拍拍它的头,告诉它是往下。

天马飞飞也是聪明的很,跟主人这么久,玉霄的话基本都能听懂,当先立刻明白了玉霄的意。

天马一声龙鸣,又跟豺王打了个对面!

豺王刚刚扑上来,这一次天马并没有侧身闪过,让玉霄用剑迎战,而是猛然间一抖双翼,立刻沉了下去,在豺王的肚腹下飞去!

天马飞到豺王肚腹下,立刻停住,等候主人这一击!

凌玉霄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时,一看计策成功,赶忙将双剑并举,对着豺王的肚腹狠狠的就刺了进去!

就听到璞的一声响,两把仙剑齐根就插进了豺王的肚腹中!

就听豺王一声惨嚎,声嘶力竭的叫声,令听到的人心都为之而碎!

这一招也太狠了,双剑一寒一热,深深的刺进了豺王的要害,任凭豺王三百年的修为也禁不住这一击!

没等玉霄拔出双剑,豺王惨嚎一声,就跟疯了似的,没命的就往前飞去!

鲜血溅了玉霄一身,豺王负痛狂奔,他猝不及防,连剑都没来得及拔出!

凌玉霄喝道:“追!”

他边追,边用手召回了双剑!

再看两把剑一阵剧烈的颤动,终于一声龙啸就在豺王的肚腹内穿剑而出,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这要是普通的两把剑,根本就没这个本事自动射出,但这两把剑是有灵性的两把仙剑,听到主人的召唤,故此一阵剧烈的晃动,锋利的剑身刺透豺王的肚腹,就飞了回来!

豺王重伤,肚腹上的鲜血哩哩啦啦漫空四溅,就连肠子都从破了的两个大窟窿内滑出,豺王刚刚落在了地上,就已经奄奄一息动弹不得!

刹那间再看,巨大的豺狗不见了,转眼间,又化作了一个人形豺头的豺郎君,就见豺郎君肚腹心窝之处,鲜血淋漓,显见,这两把剑正好一剑刺中肚腹,一剑正中心窝!

更奇怪的是,肚腹之上的伤口,焦臭无比好似被火灼伤烤焦一般,而心窝处却笼罩着一层层寒霜。

显见,天地苍穹剑刺中了他的肚腹,而九子凝冰剑则刺中了他的心窝。

凌玉霄转眼间骑着天马就赶了上来,卓悠悠等人也急忙赶了上来,四个人围着豺郎君身边,纷纷握剑在手,怒目而视。

豺郎君惨然一笑道:“好,凌玉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败在你手,当真是心服口服!你杀吧!反正我也活不了了!”

凌玉霄冷冷的道:“你杀我亲人,灭我傲人族,又奸污**妇女,做尽了坏事,可谓是罪不容赦,我本该将你碎尸万段,但算了,杀了你也就罢了!”

卓悠悠一咬牙,狠狠一剑就斩在豺王的腿上,厉声道:“这么死,便宜了你!”

白皛皛一戟就戳在了豺王的肚腹上!

禅印口念佛号,一降魔杵就将豺王的头骨击碎!

豺王一命呜呼,惨死于当场。

禅印泪流满面,仰天悲声道:“爹娘,各位叔叔伯伯,我们已经杀了第一个妖魔了,很快就会为你们报了这血海深仇了,你们在天之灵别散,看我们为你们报仇!”

凌玉霄长叹一声,不忍再看,道:“咱们走吧,立刻去支援其余的师兄弟们。”

他知道,二十来个人正在斗二百多人兽,虽然这二十多个人都是高手,不过,人兽太多,也是危险万分,故此,凌玉霄不放心。

凌玉霄骑上天马,带着卓悠悠,四个人就往战场飞来。

第七十五章计议

西门前依旧是一场大战,二十几个人迎战二百多人,力量相差太过悬殊,若不是因为这二十多人都是修道高手,恐怕早就惨死于当场了。

曲仙儿三姐妹以及三老就负责保护着这些女子,三老中,除了谈天笑有点本事外,至于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则是一般般。

幸亏楚桂儿善于绘画幻影,这时,画出无数的幻影,就组成了一道道人墙护住了这些女子,而曲仙儿和洪袖儿则在幻影内挥袖抚琴,再加上三老的辅助,故此还勉强应付。

那些可怜的女子也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一个个也捡起刀枪,若是有人兽攻进来,这些女子也是纷纷上前,七手八脚就将人兽诛灭。

陶天喜本来打算引远一些,可是人兽听到呼唤,故此不顾他们,着急赶了回来,陶天喜只好也在后赶了回来。

陶天喜的本事可远在雪紫儿等高手之上,这一次,陶天喜就守住了中门,双刀上下飞舞,就把人兽拦了下来。

雪紫儿,魏晓晨,谢雨霏,廉政,血红,岳商等人,一个个虽然都是高手,可这时也累的浑身是汗,这才知道为什么玉霄一再叮嘱不准单独行动的原因了。

这些人兽果然厉害,一个个也都会法术,而且还十分的凶残勇猛,众寡悬殊,以寡敌众,的确打的艰险,二十几个高手对二百多人兽,是累的气喘吁吁。

若是这二百人分散开,这二十几人五人对付五十多人还好说,可若是二百多人兽集中在一起,再要对付,可真是太难了。

而且这些人又不敢飞上半空,不敢离开这里,因为后面就是那些二三百多不会法术的妇女,他们若是离开,那些可怜的妇女就遭了央,故此,这些人只有拼命的死战,勉强应付这些人兽。

就见乱箭到处乱飞,刀枪四周乱刺,二十几个人纷纷运用本门的护体真气,龙女山的弟子运用寒冰罩体,护住了自己,然后就以血箭,冰剑射那些人兽,天帝山的弟子则运用清虚和紫府真气护体,然后以手中仙器祭出杀妖。

一时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二十几个人就被人兽围在中间,人兽实在是太多了,二百多人兽,对二十多人,那力量实在是太悬殊了。

这一阵拼杀,虽然杀了五十多人兽,可是还有一百五十多人兽!

凌玉霄赶到时,这里正打的激烈,二十多人早就人人鲜血淋漓了,就连那些爱美爱洁净的女子们也都浑身是血了。

凌玉霄一看三位师姐并没有事,姐姐师傅他们被困在垓心,他早就急了,大吼一声,骑着天马就飞进了包围圈中!

就见天马双翼一震,早就将射来的羽箭给扫落在地,凌玉霄双剑在手,大吼一声,用了一招万剑归宗,再看两把神剑立刻幻化出无数的剑,就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人兽们纷纷后退,挥动兵器就开始招架飞来的仙剑以及那些法宝!

凌玉霄一看将人兽逼退,包围圈打开了个缺口,立刻道:“大家快退后,别叫他们围住咱们,三位师姐,你们带着这些女人退远一些,免得伤着,龙龙,你去保护那些女人!”

曲仙儿正着急,看到这么多人兽,几个姑娘也是心惊胆寒,正盼望着玉霄赶到想个主意,这时,听到玉霄的吩咐,赶忙护着这些女子纷纷退出去了很远,而龙鱼也飞了过去,护住了这些女人。

凌玉霄一看这些女子没有了危险,他这才安了心,准备对付这些人兽了。

常言道,人无头不走,各自为战,只是一盘散沙,凌玉霄这一来,立刻分兵布阵,二十多人这才安定了下来。

人兽刚刚退却,立刻又呐喊一声,扑了上来。

凌玉霄将双剑在地上一划,再看四面清虚紫府真气幻化而出的屏障气罩就将众人割断,这一招就跟画地为牢的一招极其的相似,不过,却并非画地为牢那一招,而是玉霄自己创出的那招鱼跃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