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5章 计议1

第七十五章 计议1

再看,一道冰墙和一道火焰墙,外火里冰,就组成一道屏障,高有十几丈,当真犹如龙门一般的难以翻跃。冰@火!中文

在众人前后左右四面,共有四道屏障,都是火和冰并在了一起,火在外,冰在内,就将众人保护了起来。

外面飞来的羽箭根本射不透这两道冰火气墙!

因为这两道冰火气罩,是用他的这两把天下间至寒至热的两把剑配合清虚紫府真气幻化而成的,火是真火,冰是真冰,并非是虚无缥缈的真气幻化出的幻影。

这些羽箭射在第一道气罩上,就算能突破第一道屏障,也射不透冰罩,故此暂时的安全了。

凌玉霄一看四周都被自己的冰罩护住,然后骑着天马飞上了半空,高声道:“龙女派的师姐们,上天在空中用血箭冰剑对付它们,各位师兄弟们,就祭出法宝对付它们!大家杀呀!”

凌玉霄怕有人兽冲过去对付那些女子,他半空中双剑又是一挥,两道冰火气罩就冲天而起,一道天然长达几十丈高达几十丈的气罩就形成了,隔断了到那边去的路。

龙女派弟子一个个飞上了半空,有的咬破中指,用出了化血为箭,有的凝雪成冰,用出了冰剑!

卓悠悠坐在玉霄身后,也是凝露成霜,凝霜成雪,化雪为冰,凝冰做剑,将无数的冰剑就像弓箭一般的就射了出去!

凌玉霄的两把剑更是厉害,天地苍穹剑只要用紫府真气催动,遥遥一指,就是一道火焰射出,下面轰的一声巨响就炸了开来!

九子凝冰剑只要用清虚真气催动一指,就是一道冰剑!

禅印将自己脖子上的一百零八颗佛珠摘下,将念珠的扯断,颗颗犹如珍珠大小漆黑如墨的念珠刹那间就化作无数的暗器射了出去!

他将法力运用在念珠上,当作了暗器,他这念珠更巧妙的是,射出去后,还能自动飞回,然后再回归原来的样子。

白皛皛骑着乘黄飞上半空,将银戟横在乘黄背上,然后取下金雕射日弓来,虚拉弓弦,也不搭箭,以自己的真气凝聚到弓上,借助宝弓的无上法力,就开始在半空中射起了箭!

射日弓乃是十大神器之一,就跟伏羲琴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可以将无形剑气变成杀人之剑,威力比单单以真气幻化出来的气剑可大得多了。

刹那间,再看人兽可倒霉了,只见空中剑气纵横,火蛇乱舞,冰剑乱飞,当真是无处不在,漫天都是,而地上,种种法器也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就这样,在天上和地上交织成了一张天网,人兽哪里能有好!

惨叫声,怒吼声,血光,剑光,交织在了一起!

只是一转眼间,一百多人兽就惨死了一半多,余下活着的只有五六十多只人兽了!

那些人兽见事不好,就想逃之夭夭!

但哪里能走的了,众人又怎能放这些畜生们逃走?

并非这些人斩尽杀绝,一个是对这些人兽不能留情,再一个就是万一放走一只人兽,再给别处的人兽送信,那可就麻烦了,故此,众人是紧追不舍,半路上,终于将豺族的所有人兽都给斩尽杀绝!

当消灭了人兽时,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有的人不但身上被鲜血染红了,而且也受了伤,幸好伤都不重,也幸好这二十多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弟子,故此,还没有人伤亡,玉霄才心安了些。

不过,虽然没有人伤亡,可是大家却是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了。

这时,厮杀了半天,天都黑了下来了,众人休息片刻,纷纷聚在一起商议下一步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有的主张一把火把这里烧毁,有的主张立刻去夜袭人狗族,还有的主张,先将这些女子安置好,大家七嘴八舌众说不一。

凌玉霄沉思了好久,道:“各位师兄师姐,我认为这里不可烧毁,因为若是一烧毁,大火汹汹而起,势必会惊动其余的妖魔,所以,咱们不能烧毁,至于这些女子的安置,小师傅,小师娘,三位伯伯,就请你们五人护送这些女子先去傲人族的山上暂避一时,等这里妖魔消灭干净了,再叫她们寻亲的寻亲,自找归路吧。”

陶天喜点头同意,这就要走,凌玉霄拦住道:“师傅,先不用着急走,天已经黑了下来,等住一晚,明日再走也不迟,而且咱们都太过劳累了,今晚先不去狗族了,先休息,等明日清晨或者黄昏时再去。”

曲仙儿失声道:“咱们在这住?你疯啦?”

洪袖儿道:“就是,万一再要有兽妖赶来呢?那咱们怎么办?”

楚桂儿道:“我看,这破地方咱们不能待,立刻就走最好,就是你们傲人族那破地方也比这强。”

凌玉霄微笑道:“这里离着咱们傲人族有三百多里地呢,咱们赶回去,再赶回来,这不是疲于奔命瞎折腾吗?还有,难道你们不知,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如今,这里的人兽都已经死了,而且这里离着人狗族二百里地,离着狈族三百多里地,如今又是黑夜了,也没有人兽来了,咱们在这休息岂不是正方便,等明日咱们休息的差不多了,再去灭狗,岂不是以逸待劳吗?”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均认为玉霄的这主意不错。

楚桂儿道:“可万一人兽来呢?”

凌玉霄笑道:“谁没有事大晚上瞎溜着玩的?你以为那些人兽跟你们似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晚上出来玩吗?”

楚桂儿嗔道:“你才吃饱了撑的呢!”

凌玉霄道:“而且那些畜生哪里那么多美女,若是我,我没事晚上也不会出来,抱着美女们风流快活岂不是美哉快哉,不比没事出来溜达要好玩的多吗?”

曲仙儿气的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个小色鬼,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似的,不要脸,这种话你也说……”

卓悠悠捏住了他的鼻子,嗔道:“喂,你说话能不能考虑一下再说,这么无耻的话,你也说得出?再要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凌玉霄苦笑道:“喂喂,我只是说说这天下间人和兽的心理罢了,不管是人和兽,都这样,放着美女帅男不享用,那有平白无故大晚上出来没事溜达的?你们怎么乱打人呢,女人,唉……女人就是假正经……”

洪袖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说谁假正经?”

凌玉霄苦笑道:“难道我说错了呀?有本事你们女人都别嫁人呀,嫁人的女人就是假正经,晚上跟丈夫犹如蜜一样的如胶似漆的,白天却要装作一本正经的保持着距离,明明心里时时刻刻的盼望着跟妻子丈夫天天风流快活,可嘴上却一本正经的,装作男女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似丈夫和妻子之间,根本没在一起睡过觉,相拥相抱,亲吻风流似的,人呀,真是虚伪透顶……”

众人这个气,虽然知道玉霄的话说的都有道理,可是大家明明知道是什么事,但却从不能明说的。

就算知道成了亲的女人和男人在一起**快活,做那肮脏不堪入目的男女风流之事,也不能明说,明说了,就是不要脸了。

玉霄一句话就把人类虚伪的真面目戳破,在场的男男女女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三个小姑娘羞的脸色通红,就听玉霄微笑道:“就像我小师傅和小师娘一般,明明成了亲,可你们要是问他们,在一起睡过觉没?他们一定说,没有,我们还是冰清玉洁,以礼相待呢,就好像三位师姐这样,就算师娘们有了你们,你们小时候要问,你们怎么来的,师傅师娘们也不会说是两个人睡觉生出你们来得,而是会告诉你们是捡来的,在土里刨出来的,或者干脆说你们是石头缝里蹦出来得,哈哈,对不对呀,小师傅,三位师姐……”

陶天喜没想到玉霄比喻,竟然比喻到自己头上了,气的陶天喜跳起来就重重敲了他一下,叫道:“喂,仙儿,桂儿,打,打他,叫他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

姚霞也羞的满面通红,大家都知道成了亲,男女之事当然难以避免了,可那有人把这事这么明着说的,这岂不是叫人脸红害羞吗?

姚霞心中暗自骂道:“这个玉霄,那都好,就是没个正经,总爱胡说八道的。”

曲仙儿,卓悠悠四人就把玉霄团团围住,好一顿收拾。

凌玉霄连连道:“喂喂,说实话难道错了吗?不信你们问问小师傅,是不是跟小师娘还冰清玉洁的,你们若是不信,等你们嫁了人,就明白我说的没错啦,你们要不要跟我打赌,等你们嫁了人,有本事别跟男人在一起睡觉,要是你们嫁了人都没跟男人在一起睡觉,那样的话,就算我输啦,敢不敢呀?包括在场所有冰清玉洁的师姐们,谁敢打这个赌呀?”

所有的女子被玉霄臊的脸色通红,所有的人啼笑皆非,纷纷苦笑着摇头。

四个姑娘这个气,七手八脚的,把玉霄收拾的连连叫痛。

凌玉霄好不容易摆脱了,连连讨饶道:“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都说错了还不行吗?成了亲的男女依旧是冰清玉洁以礼相待,一个个都是君子淑女,君子以礼相待,淑女守身如玉,就算成了亲,男女连手都没拉过,这还不行吗?”

卓悠悠气道:“这么多姐妹,你就胡说八道,再要胡说,撕烂你的嘴,无赖,混蛋……”

曲仙儿道:“这还差不多。”

凌玉霄嘻嘻笑道:“要是那样的话,但不知这孩子究竟是怎么来的?难不成,三位师姐你们真的是捡来的,或者是像红薯一样,地里自然生长的,师傅师娘想要个宝宝了,就拿着锄头去锄地,结果咔嚓,一锄头下去,就挖出一个曲仙儿来,洪师傅,大斧头一抡,咔嚓又是一声,劈开了土地,挖出了袖儿你来了,楚师傅玉笔一挥,刷刷点点,就把桂儿你画了出来,看样子,一定是这样……”

三个姑娘气的纷纷跳了起来,她们这么大了,当然知道是父母生出来的了,当然也明白是父母怎么生出来得,玉霄这么说,无疑就是捉弄她们玩,三个人气的一个个又围住了玉霄,曲仙儿拿玉霄的头简直都当了木鱼了,叮叮当当敲个不停,嗔道:“你才是捡来的呢……”

“你才是土里刨的呢……”

“你才是画出来的呢,你简直无赖,混蛋……”

凌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是呀,我的确是捡来的呀,那三位师姐既然不是捡来的,又不是土里刨的,也不是画出来得,那你们究竟在哪里来的呀?我这人太笨,不懂,请教,请指教……”

众人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三个姑娘气的都快要哭了,但要是承认是生的,那玉霄再要问怎么生的,为什么男女在一起会生,做过什么事会生孩子,那她们还是哑口无言,所以,三个姑娘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不再跟玉霄辨理,用行动教训他。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还打呀,我都被你们打成猪头啦,我的耳朵快掉啦,我的鼻子都红啦,常言道,打是亲,骂是爱,你们打我是不是喜欢我啦?”

三个姑娘立刻住了手,再要不住手,那就是说喜欢他了,虽然心里的确喜欢他,可这么多人又怎能让别人看出来。

曲仙儿气道:“你还说?再说我……”

凌玉霄连连摆手道:“喂喂喂,你们可别骂我呀,骂我那就是说爱我,打我是亲我喜欢我,骂我是爱我要嫁给我,你们看着办吧,究竟是打我还是骂我呀?”

卓悠悠和冷玉蝶扑哧一声就笑了,这是玉霄小时候经常用来对付说不过他打他的小姑娘的话,这时,又来这么一招,依然是有效的很。

三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打又不是,骂又不是,一个个呆在了原地,气呼呼的直跺脚。

楚桂儿跳上去,使劲呸了一口,嗔道:“臭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