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6章 诛狗2

第七十六章 诛狗2

而且他亲眼看到,刚刚玉霄一剑就射出一连串的火焰,当真是令他惊异非常,他这才怀疑玉霄的两把剑就是传说中的两把神剑!

凌玉霄道:“不错,叫你见识一下厉害!”

凌玉霄骑着天马上下飞腾,手中双剑频频祭出,卓悠悠手中的冰剑也是频频射出,不过才打了几招,黑犬郎君就知道不好,再看下面,也是打成了一团,他看的出,来的一个个也都是高手。

黑犬郎君暗暗的道:“我不如投降得了,看的出,凌玉霄是来报仇的,我要是出卖了我大哥狼王,他一看我有利用价值,说不定就会答应饶我一命,唉,现在已经是人类的天下了,我们狗族要想活下去,只有投靠人类才行,我何必投靠魔界呢?”

狗,自古以来就是动物中最没有骨气、最没有尊严、最不知廉耻的一种最可耻的动物,但人类却喜欢狗,还美其名曰大赞狗的忠诚,虽然狗的近亲狼是凶残了一些,可是却比狗可敬,更何况,人类的凶残难道比狼差吗?有时候,人类甚至比狼还要凶残!

狼就算凶残也只是为了生存,而人类呢?其凶残不比狼差,所以说,狼虽然凶残,却有很多优点,它们一身傲骨,绝不会像狗那样摇尾乞怜,它们热爱自由,团结,聪明,这一些,都是值得人类去学习的。

而狗呢?仅仅为了一碗残羹剩饭,就可以摇尾乞怜没有了自尊。

人类,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驯服了狗,把狗当作宠物玩弄,高兴了摸摸狗的头,不高兴了,踢狗几脚玩玩,而狗却可怜的只能对着人类趋炎附势,不断的献媚,摇着尾巴,只为了那残羹剩饭,狗难道不可耻?难道不可怜?难道可爱吗?

黑犬郎君虽然修炼成魔,但它狗的本性却没有变,一看不好,就想出卖自己的朋友狼大哥,投靠人类,做一只顺狗,以此来保住狗命,什么道义,什么义气,什么良知,在狗的眼中,都没有它们自己的命重要!

黑犬郎君想到这里,连连摆手道:“慢慢慢,凌玉霄,咱们别打了行吗?其实,我只是帮凶呀,我也没有办法,都是狼王逼迫我做的呀,求求你,我宁愿投降,帮着你们除妖,做一条好狗,我们狗族愿意投靠你们人类,为你们人类看家护院,做人类的好狗,我愿意归降,改恶从善,请你饶我一命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黑犬郎君就在空中给玉霄跪下了,一副可怜相,摇着尾巴,满脸媚笑。

凌玉霄打心中就看不起没有骨气的狗,心中暗自骂道:“真是走狗!”

但他眼珠一转,立刻有了主意,立刻停止了厮杀,笑道:“喂,你可是真心归降?”

黑犬郎君道:“我发誓,若是欺骗主人,不得好死,请主人饶命吧,饶命吧,只要主人肯饶我狗命,我就是主人的好狗,就是人类的好狗,我的狗子狗孙都会投靠你们,助你们灭狼,我知道狼住在哪里,一切的动静我都知道,不知道主人可否容我将功补过,饶我一命?”

凌玉霄心中暗笑,但正色道:“好,只要你肯投降,真诚的投靠我们人类,那我就饶了你。”

黑犬郎君狂喜道:“真的?”

凌玉霄道:“那是自然,我是傲人族的人,傲人族的人说话一向算数,我不杀你,你看好不好?”

卓悠悠气的脸色铁青,眼前就是杀害自己父亲的仇人,眼前就是屠戮傲人族的主谋之一,眼前就是奸污**人类女人的畜生之一,而玉霄竟然要饶恕了这只狗,难道他疯了不成?

卓悠悠喝道:“凌玉霄,你说什么?你要饶了它?你!”

她刚说了一句,还没等说完,玉霄一只手使劲伸到她的大腿上,就掐了她一把,然后玉霄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卓悠悠的大腿,好像在轻轻的写着什么字。

卓悠悠脸色通红,心里一阵痒痒的感觉,她是女人,大腿男人那里能随便摸,但她一看玉霄掐了她一下,虽然不重,就知道玉霄有另外的主意,虽然没感觉处玉霄写的什么字,但知道玉霄肯定有他的决定,当下她只好气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黑犬郎君苦笑道:“主人,您的夫人若是杀我呢?请主人开恩,我愿意将功补,请夫人也原谅我吧。”

凌玉霄朗声道:“你弃暗投明,又肯将功补过,乃是好事,我们怎能伤害你呢,我答应不杀你,一定不会杀你,只要你不再动手,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好不好?”

黑犬郎君开心的道:“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多谢主人饶命之恩,多谢主人饶命之恩。”

凌玉霄暗笑,赶忙朗声叫道:“喂,大家先不要动手,都退后!别打了!别打了,再要动手,军法处置!”

黑犬郎君也赶忙在半空中下令道:“都不要打了,别打了,别打了!”

众人纷纷不知什么事,一个个退后纷纷看向了空中,只见凌玉霄竟然不打了,众人简直都愣住了。

黑犬郎君大喝道:“喂,小的们,大家都退后,先别打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各位,黑犬郎君肯带领他的狗子狗孙投降咱们,咱们是一家人了,大家都别打了,谁要是再动手,就是违反军令!明白吗?”

众人这个气,凌玉霄竟然要收下这条可耻的狗,这只狗魔作恶多端,凌玉霄竟然不杀它了,他难道有病?

众人真是气不过,没等别人说话,雪紫儿当先厉声道:“凌玉霄,你有毛病吗?”

魏晓晨也大喝道:“这种狗杂种,收下它们做什么?”

凌玉霄大喝一声,道:“大胆,不准胡说八道!”

他说着,骑着天马就飞下了半空,然后跳下天马,走到这几人的面前,面对着雪紫儿和魏晓晨以及几位师兄师姐,对着雪紫儿和魏晓晨挤挤眼睛,努努嘴,雪紫儿和魏晓晨等人就是一愣,均不知玉霄搞什么鬼。

但她们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就知道玉霄有什么事,故此虽然一肚子气只好装作不知,不言语了。

凌玉霄又在其余人的面前装模作样的走了一圈,然后纷纷又给这些人使了个眼色,暗地里告诉众人不要胡闹。

凌玉霄大义凌然的道:“常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黑犬郎君肯弃暗投明,咱们人类就要大度,谁能没有错?错了就改,这就对了,咱们人类,就应该给它们一个改过的机会,明白吗?我警告你们,谁要是不听我命令再私自厮杀,就是抗命,我可不轻饶!”

众人心中暗笑,曲仙儿吃吃笑道:“你搞什么鬼?”

洪袖儿轻轻摸摸玉霄的头道:“你发烧了?神经不好?”

楚桂儿最是聪明,看到玉霄使眼色,赶忙轻轻在身后拽了拽二位师姐,那意思是告诉师姐们别多话。

凌玉霄狠狠瞪了曲仙儿和洪袖儿一眼,重重的在二人的头上敲了一下,叱道:“不准多嘴,都听我的命令。”

凌玉霄交代完毕,曲仙儿和洪袖儿跟玉霄一起长大,当然知道玉霄鬼点子最多,当先一看玉霄这样子,就知道有事,故此一个个闭嘴不言语了,众人也一样,一看他连使眼色,就知道玉霄玩什么把戏,故此一个个虽然气愤不过,但也只好忍气吞声的退到了一边。

凌玉霄对着黑犬郎君和蔼的笑道:“喂,现在你放心了吧?还不快归降?”

黑犬郎君大喜,赶忙飞下来,跪倒在地就磕头道:“多谢主人不杀之恩,多谢主人赦免之恩,黑犬一定忠心耿耿为主人办事,孩儿们,大家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参拜主人?”

再看那些人狗兽一个个看到黑犬郎君跪倒在地,也都跪倒在地了,不住的叩头道:“我们愿意投降,从此之后对人类忠心耿耿……”

凌玉霄哈哈一笑,将宝剑归鞘,亲手搀起了黑犬郎君,亲热的拍拍黑犬郎君的肩膀,微笑道:“黑犬老弟,迷途知返,果然聪明,这就对了,世界是我们人类的,只有投靠我们人类,你们狗族才可以永远的生存下去,我们就几个人,你们这么多人,你们要是假意投降,那我们不就吃亏了?你若是真心的话,就请让你的狗子狗孙放下兵器吧,你看如何?”

黑犬郎君急忙摇着尾巴道:“好,这……对了,主人,不知道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凌玉霄拍拍它的肩膀,正色道:“我们人类一言九鼎,怎么能骗人呢?而且你要帮我们灭狼,乃是立了大功了,我怎能不原谅你呢?我发誓,我凌玉霄若是杀你,就叫我不得好死,你看如何?”

黑犬郎君这一下是真信了,它一向知道傲人族的人最讲信用,而且凌玉霄又发誓,他当真是信了。

凌玉霄道:“为了大义,个人的仇恨是小事,我再也不准任何人找你报仇,悠悠,不准你再替报仇的事,明白吗?”

他正色的走到悠悠面前,使了个眼色,然后拉起了悠悠的手,轻轻的在悠悠手上抚摸了两下,叹道:“唉,主谋是狼王,黑犬是迫不得已的,既然它肯悔过,又肯助咱们灭狼,完全可以将功补过了,报仇的事就算了,为了大义,咱们就不要斤斤计较了,只要杀了狼王,就算报了仇了。”

凌玉霄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看似是真心的劝说,实际上是暗地里告诉卓悠悠配合他一下。

卓悠悠也是聪明人,一看玉霄连连使眼色,又这么一本正经,当下也道:“好吧,就听你的!”

禅印和白皛皛更是对玉霄百依百顺,也最是了解玉霄,刚刚玉霄走了一圈,对着他们都打了个眼色,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只有狗兽们看不见,因为玉霄是背对它们的,所以他们知道玉霄一定有什么主意,故此,也不说什么。

白皛皛自幼就跟玉霄是好朋友,一向会配合玉霄,这时也大义凌然的道:“不错,玉霄说的对,咱们仇人是狼王,既然黑犬情愿做咱们人类的好狗,那过去的恩怨就算了。”

凌玉霄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微笑道:“黑犬,这次你放心了吗?”

黑犬郎君大喜,赶忙道:“快,都把兵器放下,退到一边去,把兵器都放下,咱们是一家人了!”

那些人兽一听,这还打什么,一个个将兵器都丢在了一起,就见兵器都堆成了个小山了。

那些人兽放下了兵器,然后退到了一边,凌玉霄假装亲热的拍着黑犬郎君的肩头,微笑道:“黑犬老弟。”

黑犬郎君赶忙跪倒在地,磕头道:“黑犬不敢,以后您就是我的主人,我就是您的狗奴才,有什么事,主人尽管吩咐就是。”

凌玉霄心中暗笑,亲手搀起黑犬郎君道:“起来吧,不要多礼了,我有件事向你请教。”

黑犬郎君道:“主人请讲,黑犬知道的,一定直言不讳。”

凌玉霄微笑道:“我怎么只见到一些女人,怎么没见到男人呢?请问那些男人都在哪里呢?”

黑犬郎君道:“哦,主人原来是问这个,回禀主人,那些男人都被拉到狼窝和狗窝里跟母狗和母狼**去了,我们怕那些男人反抗,每个人都砍下了一只手臂,那些男人几乎都在在这往南一百里的一个大山脚下的寨子里,哪里也有我的人看守,主人要释放他们,都是我一句话。”

凌玉霄道:“哦,原来如此,很好,你真是一只好狗,喂,那狼王和狈王都在哪里呢?”

黑犬郎君为了表示自己忠诚,真是以诚相告,赶忙道:“狼王在北边的大山中,离此有六百多里,狈王在东北方,紧靠着狼王,离着此地有四百多里吧,主人,我二哥狈王是极其的狡猾,我愿意引诱他出来,将他一举歼灭,只要能为主人效劳,黑犬一定竭尽所能,替主人报仇。”

凌玉霄嘻嘻笑着,拍拍它的肩膀,微笑道:“很好,很好!”

他说着,忽然猛地将手一翻一掌就重重的打在了黑犬的胸膛上,凌玉霄立刻变了脸,厉声道:“杀!立刻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