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7章 斗妖1

第七十七章 斗妖1

众人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一看玉霄竟然这样,一个个不由得哈哈直笑,这才明白玉霄原来是逗狗玩呢。

黑犬被重重一掌击打在胸前,猝不及防,虽然它修为很高,可是玉霄这一掌打的真不轻,它没有提防,中了一招,当时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它不由得都愣住了,失声道:“你!你竟然言而无信?”

凌玉霄悠然笑道:“我哪里说话不算数了?”

黑犬厉声道:“你说过饶我一命的!”

凌玉霄哈哈大笑道:“不错,我是说过,我也说话算数,我是说过饶你一命,可没说饶你的狗子狗孙一命,这怎么能算说话不算数呢?而且,我也不准备杀你,我只要将你四只狗爪子剁掉,留你一命就是了,我也不算言而无信吧?再说了,我答应饶你一命,我的弟兄们可没答应饶你一命吧?而且我说,我不会骗人的,可我并没有说,我不会骗狗呀,你是狗,不是人,我骗狗难道不行吗?我可是话说在了明处了,怎么能说是失信呢?不过嘛,你要是不反抗,让我剁掉你的狗爪子,你依旧可以活命,来,乖乖的,伸出爪子来吧。”

黑犬简直都气蒙了,没想到凌玉霄竟然会玩这一手,它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凌玉霄说绝不会骗人,的确没说绝不会骗狗,而且它的确是狗不是人,玉霄说饶他一命,却没有说饶它的狗子狗孙,凌玉霄说饶他一命,可要是斩断它手脚,不杀它那也算饶他一命,也不能算是失信,它就算辨理,都没有理可讲,它这时才明白,原来凌玉霄逗他玩呢!

它那里能让玉霄斩断手脚?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了的好了!

黑犬郎君大吼一声,气的眼角都瞪裂!

卓悠悠扑哧笑了,她这才明白玉霄为什么给她暗示了,原来玉霄这是一计,既可以让这黑犬说出一些秘密,又可以令这些人狗兽放下兵器,等会再杀的时候,就省事的多了。

卓悠悠真是被逗坏了,暗暗的道:“玉霄还是这么滑头顽皮,就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真是坏死了。”

卓悠悠也笑道:“更何况,跟狗有什么信义可讲的?不过,我们还是会守信,只砍掉你四个爪子就行了,这样,我们还是没失信。”

黑犬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怒吼道:“好哇!原来你们竟然骗我,我跟你们拼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喂喂喂,这可是你不守信用的,你不守信用,对我不忠诚,不做好狗,那我可就杀你了,可不算我不守信了!”

凌玉霄晃双剑,就跟黑犬斗在了一起!

他一伸手,偷眼一看人兽和这二十几人均是呆呆的发愣,那二十几人还吃吃的笑着,竟然忘了动手,气的玉霄大吼道:“喂,快动手杀狗兽呀,一群笨蛋,还愣着做什么?等它们拿兵器杀你们吗?趁着它们手里没兵器,快杀呀!”

众人哈哈大笑,就连雪紫儿,魏晓晨,廉政等人刚刚对玉霄十分气愤的人,这时都禁不住开怀大笑,实在没想到,玉霄竟然玩这么一手,把这条狗给耍的团团转,既探听到了秘密,又令这些人兽放下了兵器,再要杀真是省事的多了。

更可笑的是,玉霄说的头头是道,任谁也说不出他失信的原因,这一来,所有人简直被逗得啼笑皆非,但也真是佩服玉霄的聪明和机智了。

这些人兽都放下了兵器,满以为投靠了人类,活了命,不用再打了,这时一看又有了变化,一个个刚想捡兵器拼命,众人哪能让它们这么容易捡兵器,一个个大吼一声,跳了上去,就跟这些人兽又激战了起来!

第七十七章斗妖

凌玉霄可谓是顽皮至极,血战厮杀时,他竟然还有心情逗狗玩,虽然他一口答应,但心中却是想好了坏主意,故此,才说不杀它,而却要斩断它的四肢,却要杀死它的狗子狗孙,真可谓是够气人的。

但是他说的头头是道,任谁都不能说他失信,因为他的确是只答应饶黑犬郎君的命,但没说不把它变成残废。

黑犬郎君简直都气炸了肺,自己不顾廉耻,摇尾乞怜,对着玉霄百般的献媚讨好,不惜做出出卖狼王大哥的事,真可谓是忠心耿耿的狗了,可是凌玉霄竟然会这么玩它,令它丢尽了人,也丢尽了面子。

就算它是狗,一向不懂的廉耻和自尊,这时,狗脸都挂不住了,涨得通红!

就这样,凌玉霄边打还边奚落他,道:“喂,别打了,我只是斩断你的四个爪子,又不杀你,我还是说话算数的,这样吧,你再给我多磕几个头,我就给你留一只爪子,你这么好的一条狗,我又怎么舍得杀你呢?来,快快给主人跪倒在地磕他一百个响头,那我就斩断你三只爪子,给你留一只,你看看,这样多好?来,好狗,磕头吧……”

卓悠悠一边跟玉霄斗狗,一边也奚落道:“小狗狗,你摇尾乞怜的本事真不错,你磕头的本事也不错,你现在已经修成了人形,不知道还喜不喜欢吃屎呀?我们会遵守诺言的,不杀你,虽然剁掉你的三只狗爪子,不过一定不会撕烂你的狗嘴的,到时候,我们就喂你吃你们狗最喜欢的东西,吃屎,就这么养着你,你看好不好呀?哈哈哈,嘻嘻嘻……”

黑犬郎君简直气疯了,它一生中还从没这么生气过,今日竟然被人这么玩弄,简直都活活的快被气死了。

它再一看,自己仅仅活着的那一百多人兽,由于丢掉了兵器,转眼间就被斩杀了一半,简直是惨不忍睹!

人兽们虽然在厮杀,虽然在拼命,可是这些狗兽一个个都在心里骂,不是骂玉霄,而是骂黑犬郎君。

本来它们就不是对手,但虽然不是对手,可是人多,还能支持一会,现在倒好,连兵器都丢掉了,想要捡兵器拼命,在捡兵器的刹那间,就被人活活的剁掉爪子,砍掉狗头,活活的被人砍死,当真是死的肢离破碎惨不忍睹!

黑犬郎君是恼羞成怒,也拿出了真本事开始拼命了!

黑犬郎君狠狠一口就咬破了自己的手臂,猛地吸了一口黑狗血,然后将这口血就吐在了自己的白骨噬魂魔棒上!

再看这根犹如人大腿骨的魔棒,被喷上了血红的鲜血,犹如白生生的枯骨上洒上了斑斑血迹一般,是那么的诡异,那么的可怖,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再看那根白骨噬魂魔棒上,那白森森的大腿骨上,发出幽碧的磷光,就好像来自于九幽十府中的幽灵一样的诡异狰狞!

黑犬郎君将白骨噬魂棒用力一抖,再看漫空阴灵浮现,一个个都是白骨森森的骷髅模样,张牙舞爪,鬼叫着就扑向了玉霄!

它的这根白骨噬魂棒上也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那些生灵的魂魄似乎被这白骨噬魂棒所吸收,一旦用鲜血激发这噬魂棒的魔性,就可令这些可怖阴灵邪恶之魔力注于魔棒上,再用来伤人杀人,真可谓事半功倍,可谓是邪恶万分!

凌玉霄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根魔棒这么邪恶,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恶鬼幽灵在九幽地府中喷薄而出相似!

凌玉霄那敢大意,他怕卓悠悠受伤,赶忙将双剑斩下,将围绕在身畔的两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幽灵斩断,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一道青幽的磷光闪过,一个恶鬼幽灵就被破掉!

凌玉霄来到卓悠悠面前,将剑祭出,御剑而飞,拉着卓悠悠就跳出了幽灵的包围,然后抱起卓悠悠,将卓悠悠放在了天马背上,叮嘱道:“你不可过来!我自己对付的了,飞飞,带她离远点!”

天马飞飞一声龙啸,就飞离了这危险之处,远远的观战。

原来,凌玉霄一见厉鬼幽魂浮现,知道自己逆转光阴,违背天意,怕万一幽魂对卓悠悠不测,一个不小心,她的魂魄再被幽魂吸走,那就麻烦了,故此,他才将卓悠悠赶走。

卓悠悠心中暖暖的,知道玉霄是为了自己好,当先只好应允,叫道:“霄哥哥,你要小心呀!”

凌玉霄答应一声,然后将双剑凌空一阵挥舞,然后凌空一指,就在身前身后,画出了一个清虚紫府真气幻化而出的光环,就见天空中照射出一道清紫色的光就将玉霄罩在里面!

这一招是玉霄自创的一招,名叫妙想天开,乃是护身的一招。

这一招也是他没事瞎琢磨自创出来的,他早就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将天破开,然后他就骑着天马遨游天外天,故此,他就想,若是一剑能将天刺破个大窟窿,然后从那窟窿中飞出天外,那当真是好玩极了。

故此,他凭着自己的喜好和自己的神兽,创出了五招,这五招就是天马行空,纵横翱翔,鱼跃龙门,妙想天开,九九归一。

其中,鱼跃龙门和妙想天开就是用来护身的一招。

鱼跃龙门这一招,用来大范围的护身之用,但却需要凭借两把神剑,而且这两道冰罩和火罩,遇到敌人的撞击,经不住撞几下。

而妙想天开这一招却是仅仅护住自己,将清虚紫府真气融汇贯通,利用清虚紫府真气,再凭借着两把神剑之力,将天地中的精华吸收引入,护住自己的周身要害,故此,最是牢靠,可用来自保,也可以用来进攻,当真是能攻能守的妙招。

他这一招果真起奇妙无穷,就见那无数的阴灵幽魂,一见到天地正气所化的真气就畏惧了三分,等被黑犬郎君一催动,不得不上前时,碰到这个光圈,就被光圈所散发出来的无上正气所毁灭!

凌玉霄闭住了呼吸,而以皮肤开始呼吸,就见空中磷光不断闪着,一层层的幽魂阴灵就这么相撞而毁。

凌玉霄将两把剑抛在头顶上,然后默念法诀,用出了神龙御剑术中的九现云龙的一招,这一招又叫云龙九现,刹那间,一把剑变作九把,再一变就是十八把,再看,九子凝冰剑幻化出九把剑,天地苍穹剑也幻化出九把剑,凌玉霄将手一挥,剑随心动,再看十八把剑分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不同的方向漫空就射去!

这些剑刚射出,另外又化出十八把剑来,又被他射出!

就见白剑耀眼夺目,光辉灿烂,而又寒气透骨逼人,混合着冰霜雪雾就激射而出!

赤剑血红如血,每把剑上还挂着火焰,喷着火蛇就激射而出!

就听到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爆豆一般的响声,一支支剑就穿过幽魂阴灵而过,射中一个幽灵,就是啵的一声响,就是一道道磷光炸开!

再看半空中,无数的磷光炸开,犹如到了一个奇幻诡异的幽灵世界,又宛如到了荒坟野冢中,好似千千万万的幽灵在不断的闪着鬼火!

噼噼啪啪,哔哔啵啵,响声不断,磷光不断!

只是一眨眼见,再看这漫空的幽魂瞬间就被摧毁化为一阵阵幽碧色的磷光一闪就不见!

黑犬郎君暗叫一声厉害,仰天狂叫一声:“汪汪!”

然后,猛然间张口就是一道道火焰喷出,射向了凌玉霄!

它吐的这火可是三味真火,乃是它修炼的真元之火,若是烧到人的身上,普通的水都不易扑灭!

凌玉霄也是暗暗心惊,它吐的烈火,早在八年前,凌玉霄就在天机镜中见到过,当时它杀了卓悠悠的父亲,打伤了自己的父亲,除了自己父亲之外,其余的人都被它屠杀,然后它就喷出一口烈火,就把整个树林烧毁!

凌玉霄知道它真火的厉害,早有准备,赶忙将九子凝冰剑召回,握在手中,用力一指,再看九子凝冰剑刹那间就生出一道冰盾,就扑向了那道烈焰!

金木水火土是为五行,五行相生又相克,水火互相克制,火猛则开水,水多则灭火,以致寒灭火,正是好办法。

黑犬郎君虽然火焰厉害,但哪里又比得上九子凝冰剑的寒气!

而且,凌玉霄一道冰盾射出,紧接着,将九子凝冰剑在自己的前面轻轻的画个圈,又是一道冰盾,他虽然没有楚桂儿那般的心灵手巧,可以迅速的幻化出很多复杂的动物,可是画山,画石,画圈什么的,他可是随手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