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7章 斗妖2

第七十七章 斗妖2

他就以清虚真气幻化圆圈,用九子凝冰剑的寒气将其冰冻,然后将一个个的圆形冰冻的气圈推出,这就好似一个个的冰盾相似,故此才叫冰盾。

黑犬郎君吐火那有他画圈快,只是一眨眼间,玉霄就画出了九个冰盾,九个冰盾一个接着一个的就扑向了它吐出来的魔火!

第一个被魔火烧化,可是还有第二个,第二个被烧化,可第三个又扑了上来,就这样,魔火一寸寸的被压了下去,直到第九个冰盾扑来,魔火已经被完全压下!

黑犬郎君惊异非常,赶忙白骨噬魂棒挥出,将冰盾击破!

凌玉霄冷笑一声道:“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有了?现在叫你看看我的厉害吧!”

凌玉霄说罢,将双剑往空中一抛,念动法诀,再看空中,一变三,三变九,九变十八,十八变三十六,刹那间,空中浮现出数不尽的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这正是神龙御剑术中第八层中的一招万剑归宗!

这一招的厉害,黑犬郎君当年亲眼目睹圣帝真君用此招大战天魔,它知道这招的厉害!

黑犬郎君失声道:“神龙御剑术的万剑归宗!”

其实,万剑归宗还不算是神龙御剑术中最厉害的一招,神龙御剑术中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天雷御剑诀和神电御剑诀,其实,将天地雷电之无穷无尽的威力,引到剑上,然后运用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发出,那才是最厉害最凌厉的一招!

不过,凌玉霄由于有两把天下间最厉害的剑,就算没有将天雷神电之威引到剑上,那威力也是不可小窥!

凌玉霄大吼一声,双手连挥,再看漫空中剑气纵横不断,就好似九天银河绝了堤,开了口,无数的星辰,化作一道道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落下了九天!

众人是暗自钦佩不已,只是这一招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就连天帝九子见到玉霄用出,都不仅赞不绝口。

这一招,玉霄可谓是懂得了这招的真谛,将这一招练的可谓是纯熟至极,他为了练这一招,都练了足足一年多!

其中,他下的苦功没有人知道,众人都知道光彩的一面,却不懂得这光彩一面却是用血和泪换来的!

众人都不用动手了,本来就只剩下了四五十个人狗兽,凌玉霄这一用出了万剑归宗这一招,只见漫空剑气乱飞,飞到哪里,哪里就炸了开来!

这万剑齐发,不仅仅射向了黑犬郎君,也同时射向了地下的那些人兽!

就听空中啪啪啪啪啪啪……嗖嗖嗖嗖嗖嗖……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不断的响起,这两把神剑之威力真可谓是有毁天灭地之力量!

这些气剑飞到哪里,哪里就炸开!

这些气剑射到人兽身上,就穿胸而过,然后砰的一声炸开,就将人兽炸毁,人兽就死于非命!

那寒冰气剑射到人兽身上,立刻就变成了一块冰剑,就刺透人兽的心窝!

眨眼间,再看那些人兽,就被这神剑幻化出来的冰剑和火焰剑给击毙!

火焰剑射到哪里那里就炸开,冰剑射到哪里,哪里被洞穿,这一道道的剑光,根本不是虚幻之剑,而是以清虚和紫府真气配合两把神剑幻化出来的真冰和火焰之气!

虽然还比不上天雷神电之威,可是对付这些人兽是绰绰有余了。

这一招虽然凌厉至极,威力奇大,可是也极其的耗费真气,故此,凌玉霄一般不轻易使用。

不过,有了这两把神剑相助,他就算用这一招,耗损的真气也没那么多了。

众人纷纷动手将没死的人兽又一一击毙,然后纷纷御剑空中,分四面八方就包围住了黑犬郎君。

这漫空飞剑就好似有眼睛一般,专门射那些人兽,自己人却不会射上。

黑犬郎君骇的目瞪口呆,拼命挥舞手中白骨噬魂棒拨打这些飞剑!

凌玉霄将双手左右一分,然后用手一指,再看万剑归一,一个个纷纷收回,形成了一条直线,又成为了两把剑。

凌玉霄大吼一声,然后双手一合,用手一指,再看万剑又分开,分为四队,前后左右就射向了黑犬郎君!

于此同时,玉霄手握双剑,人也化作了一道剑光,半空中挥动双剑就凌空斩下!

再看,空中两把剑的剑芒瞬间长达几十丈,两道巨大的剑锋,犹如两条巨龙一般,就斩了下来!

剑未到,剑芒先到,这两道剑芒,笼罩着两把剑,九子凝冰剑上的剑芒瞬间又凝成了一道寒冰剑罩,而天地苍穹剑上的剑芒则是烈焰!

四周是无形的气剑,当头是两把神剑斩落,黑犬郎君是避无可避,闪无可闪!

黑犬郎君没有办法,知道这招的厉害,只好咬牙拼了!

它大吼一声,再看它全身泛起一道道黑雾,只见黑烟滚滚而成,就向四周激射而出,迎住了射向它的那四队无形的气剑,而他自己,将毕生三百多年的修为功力都化在自己的白骨噬魂魔棒上,一咬牙,双手紧握魔棒,奋力挥出!

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空中轰然斩落!

两把剑还没斩在黑犬的身上,剑芒先到!

白骨噬魂棒上的黑气也是先腾腾而上!

黑气和两把仙剑的剑芒轰然相撞!

轰!轰!轰!

响声不断,凌玉霄手握两把仙剑一尺一尺的逼近!

黑气和剑芒一尺尺的消失,慢慢的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终于,两把剑和白骨噬魂棒轰然撞在了一起!

就听到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再看黑犬郎君身子一歪,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而它手中的白骨噬魂棒也被两把仙剑给断成三截!

于此同时,它发出的护体黑气也没有完全抵住那些气剑,就听到砰的一声响,又有数道剑气击在了他的身上!

一道冰剑刺透了他的肩膀,刹那间,冰剑入体,随着鲜血融化。

那些气剑虽然撞在它身上没有刺死它,可是也将它重伤了!

黑犬郎君连遭两番重击,哪里能禁受得住,所以,一口鲜血就喷出,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

它一看自己的白骨嗜血魔棒被双剑所摧毁,是又痛又恨!

黑犬郎君受了重伤,知道不是对手,再一看,自己的狗子狗孙早就死光了,只剩下了自己了,而四周自己竟然被包围了,当真是胆寒心怯!

黑犬郎君哇的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半空中,哀告道:“主人!求求你饶了我的狗命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凌玉霄心口也是一热,一口鲜血也差点喷出,也暗自惊叹黑犬的修为果然非同一般。

不过,他双剑威力太大,而且他又是将气剑吸引了黑犬的部分法力,然后才凌空下击,故此他虽然也被震了一下,可是却并不严重。

凌玉霄最看不起这种没有骨气的走狗,厉声道:“你要想活命也行,我也可以履行诺言,不过,我却要将你四肢斩断,免得你再去害人!”

黑犬郎君颤声道:“你……你当真这么狠?”

卓悠悠飞身跳下天马,怒喝道:“当年你亲手杀了我父亲,这笔账他不跟你算,我也要跟你算!我不但要斩断你的四肢,而且我还要将你的狗舌头割下,狗眼抠掉,鼻子割掉,我要活活的折磨死你!”

黑犬郎君一阵阵发寒,不由得仰天狂叫了一声:“汪……”

它大叫一声,怒吼道:“既然这样,我就跟你们拼了!”

他半空中一滚,再看黑犬郎君不见了,继而出现的是一只高达五六丈,张着血盆大口的大黑狼狗!

只见这只黑狼狗甚是凶恶狰狞,全身黑漆漆的黑毛,四只大狗爪,锋利无比,好似利剑一般!

这就是黑犬郎君的真身,这时,它拼了命,化出了真身,当真是做最后一搏了。

黑犬郎君张着血盆大口就扑了过来,边扑了过来,边喷出一道火焰!

卓悠悠早就恨透了这只黑狗,怒喝一声,也不管什么天命不天命,有没有危险了,她想起了自己父亲的惨死,这时,她也拼了命,丝毫没有半点惧怕和胆怯!

凌玉霄暗暗的吃惊,暗暗为卓悠悠担心,大叫道:“悠悠,小心!”

卓悠悠道:“放心!我没事!”

她说着,一招寒冰罩体,然后化露为冰,一道冰盾射出!

她双手紧握霜寒剑,恶狠狠一剑就朝着狗头剁去!

于此同时,禅印大吼一声,也扑了上去,厉声道:“我爹爹也是死在你的手上,拿命来!”

白皛皛也扑了上去,大吼道:“还有我,还记得树林中你杀我们父亲的情景吗?”

的确,这三个人的父亲确实是死在黑犬郎君之手,当时,他们的父亲挟带着他们杀出了重围,赶到了林中,然后让他们几个快逃,就在这时,半空中黑云滚滚,黑犬郎君就杀到,黑犬郎君白骨噬魂魔棒祭出,就击毙了禅印的父亲和白皛皛的父亲,然后张嘴喷出一股烈火,就把他们二人的父亲活活的烧成了灰烬,二人远远的看到,真是痛不欲生,但为了报仇,只好咬牙逃命!

卓悠悠也是一样,也是被父亲抱着来到了密林中,逃出去几百步远,就见黑犬郎君杀到,也是把父亲当场击毙,然后烧成了灰烬,除了凌云翔被打成重伤没死之外,护送他们出重围的人无一幸免。

三个人当真是跟黑犬郎君有切齿之恨!

禅印大叫道:“玉霄哥,你不要过来,这是我们三人之间的仇恨,我们对付的了!”

卓悠悠道:“不错,霄哥哥,不用你插手,我们来杀了它,为爹爹们报仇雪恨!”

禅印更是勇猛,他乳名叫做犇犇,小的时候就力大无穷,他长大后,依旧是力大无穷。

禅印见到大黑犬扑了出来,也不躲不避,连手中的紫金降魔杵都不用,就将降魔杵踩在脚下,而空出两只手来,大吼一声,也朝着黑犬郎君扑去!

黑犬郎君的两只巨大的狗爪子就被他生生的抓住,禅印怒吼一声,双手用力,狠狠的就跟黑犬郎君较起了劲!

二人从半空中打到了地上,就在地下翻滚了起来!

禅印两只手死死抓住黑狗的爪子,用尽所有力气就往两边生生的掰了过去!

终于,还是他力气胜过黑犬郎君一筹,禅印大吼一声,就听到咔嚓一声,黑犬郎君的两只黑爪子竟然被他生生的掰断!

于此同时,卓悠悠和白皛皛二人也飞身而到,卓悠悠咬紧牙,恶狠狠的一剑就朝着五六丈高大的黑狗的后面直立的双腿就剁了下去!

而白皛皛则一戟狠狠的就扎进了黑狗的胸膛!

就听到咔嚓一声,黑犬郎君双腿早就被霜寒剑砍断,没有了支撑,黑犬郎君惨嚎一声,就滚在了地上!

它前面的两只爪子被禅印活生生的折断,后面的双腿又被卓悠悠一剑砍断,而胸膛又中了一戟,这无数的重击,它如何能受得了!

黑犬郎君一声惨嚎,就在地上翻滚起来!

白皛皛用力过猛,素白亮银戟就插在黑犬的肚子里都没来得及拔出!

卓悠悠愤恨交加,恶狠狠的扑上去,将霜寒剑抡开犹如疯了似的就是一阵乱砍乱剁!

卓悠悠怒吼道:“你还我爹爹的命来,你还我爹爹,你还我爹爹!”

她这一剑一剑的乱剁,再看黑犬郎君,半个身子都被卓悠悠给斩的七零八落,肢离破碎!

禅印也是愤恨交加,仰天大叫道:“爹爹,孩儿给你报仇啦,您瞑目吧!”

他猛地扑了上去,双手探出就恶狠狠的抠瞎了黑犬郎君的双眼,然后猛地抱住黑犬巨大的狗头,生生的给揪了下来!

再看,一道鲜血喷射而出,就射了禅印一身一脸!

卓悠悠依旧不解恨,虽然黑犬恶狗已经死去一动不动,她依旧是恶狠狠的咬着牙怒骂着,霜寒剑乱砍乱劈!

凌玉霄长叹一声,飞身上前,抱住了几乎疯狂了的卓悠悠,柔声道:“悠悠,好了,它已经死了,它已经死了,你不要再砍了。”